• 未分類
  • 0

「既然神影大人對小女子有偏見,那小女子先行造退。」碧蘿裝成一副以德報怨的樣子。

像神影這麼強大的人物,她自然不想得罪。

等她離開之後,葉雄目光這才落到神影身上,問:「今天一戰,你有幾成把握贏?」

桑天搞不明白他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葯,猶豫了一下這才回道:「五成吧!」

「最多四成,你的實力本來已經差了一籌,加上氣勢輸了,此戰必輸無疑。」葉雄道。

「你的意思是?」桑天把握不住他的目的,出言詢問。

「我可以幫你打敗伊夢,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為什麼要幫我?」桑天問。

「我不想她成為始祖。」葉雄回道。

「我怎麼才能相信你?」桑天問。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張早就寫好的紙張,遞了過去,說道:「這張紙上詳細介紹了關於伊夢的所有神通,還有破解之法,包括她更強的幻術跟最強的神聖之光,如果你擁有此物,還打不敗伊夢,這個始祖你也別當了,當起來也丟人。」

神聖之光是葉雄傳給伊莎的。

四重幻術,他也知道清清楚楚。

他還花了半年時間跟伊夢切磋,對她的底細了如指掌。

可以說,在自己的指導之下,伊夢的輸率絕對跌到七成以上。

「為什麼幫我?」桑天又問了一次。

「剛才我已經說了,不想讓她成名始祖。」葉雄重複一遍。

「你的要求是什麼?」桑天問。

「答應我一個要求,但是這個要求我還沒想好。」

「若你提出的要求過份呢?」

「我不會提出對你過份的要求,是你力所能及,不會損害你的。」葉雄說道。

他暫時也沒想到對桑天有什麼要求。

「好,只要我能登上始祖之位,我就答應你的要求。」桑天答應了他的要求。

葉雄一揮,手中的薄紙甩了出去。

桑天接過,看了一眼之後,頓時又驚又喜。

這份資料太詳細了,對於伊夢的最強神通跟破綻,都描寫得一清二楚。

他是伊夢的同門師兄,兩人也切磋過,他也知道對方一些神通,他一眼就有看出來,這份資料絕對是真的。

「我還有一個要求,不能殺她,你若敢殺她,我便殺你。」

拋下之句話,葉雄轉身,大步離開。

歷史的車輪既然已經偏離了軌道,他就必須拉回來。

為了自救,沒有辦法。

哪怕,有人會為此悲痛欲絕。。

被最信任的姐妹出賣,被心愛的男人出賣,他似乎明白為什麼伊夢的性格會轉變那麼大了。

命運,給他開的玩笑,實在是太大了。 第二天,聖斗星之外,宇宙之中。

無數修士,聚集在半空,靜靜等待。

今天是歷史性的一天。

舊始祖辭位,選出新的始祖。

作為兩大熱門人選的伊夢跟桑天,贏的人就是最新的始祖。

半空之中,懸浮著一人,正是前始祖獨孤行。

雖然修為很高,境界也是半步大乘,但老態龍鍾,精神不好。

「規矩我再說一遍:對戰範圍就在這片星域,不得離開,神通不論,沒有過多的要求。一方認輸,另一方必須要停手,不得下殺手,都聽明白了嗎?」獨孤行簡單地將規則再說了一遍。

至於輸的人要離開聖界這一點他沒說,私底下知道就行了。

「師尊,聽明白了。」伊夢點了點頭。

「我也明白了。」桑天回道。

「所有人離開標識範圍之外,否則後果自負。」獨孤行命令。

眾人紛紛退了出去,留下一個足夠大的範圍,給兩人交手。

伊夢跟桑天迎面而站,目光相視。

「師妹,請指教。」桑天拱了拱手。

「師兄看起來挺有信心的。」伊夢道。

「信心肯定是要有的,沒有信心還不如不打。」桑天笑道。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師兄還是以平常心對待吧!」

「我的心一直都很平靜。」

「如若平常心,又怎會用下三濫的手段?」

「誰用下三濫手段了,師妹別血口噴人了。」

「我都懶得跟說,手下見真章吧!」

伊夢一邊說,一邊凝聚神聖之光,七層神聖之光,她的身體,散發出如同太陽一般的光芒。

遠處的圍觀者,全都震驚不已,被她氣勢征服。

這底蘊也太強了吧!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神聖之輝。」

伊夢一聲怒喝,身上暴射出的光芒,化成一隻滔天的巨龍,狠狠地朝桑天殺去。

桑天同樣凝聚元氣,一掌轟出!

兩股毀滅宇宙般的威勢在半空炸開。

兩人同時震飛出去。

桑天被震飛得更遠。

「再吃我一掌。」

伊夢再次一掌拍出。

神聖之光凝聚在她身上,化成一隻滔天巨掌,從半空壓落。

鋪天蓋地,幾乎籠罩兩人所有決鬥地域,根本無法阻擋。

遠處的人,望著這一掌之威,幾乎要窒息。

這一掌之威,太恐怖了!

那怕隔的極遠,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種威壓。

這一次,桑天沒有硬撼,身體不退反進,穿過威壓極強的巨掌,瞬間在掌心之處消失。

寵妻狂魔:腹黑帝王養成記 「這是……」

伊夢目光震驚地看著四周天空,根本就沒有桑天的蹤跡。

下一刻,她突然感覺到一股危機襲來。

桑天突然出現在她面前,一拳轟出。

白色拳芒,當頭劈落。

千均一髮際,伊夢一連在面前布了好幾道的防禦,才險險躲過一擊,目光震驚地望著對方。

「你是如何破我的神聖之光的?」她震驚地問。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神聖之光還有一個破綻,就是剛才桑天出手,她才知道的。

「哪有破不了的神通,你若害怕就認輸。」桑天冷哼。

「想我認輸,沒門。」

伊莎再次施展神通,這一次是神聖之光帶起來另外的神通!

讓她震驚的是,無論她使出何種神通,何等厲害,桑天總能用最省力,最簡單的辦法破掉,還差點重傷於她。

三番四次之後,伊莎終於知道原因:對方對神聖之光了如指掌,甚至比她還熟悉。

一定有人指點,不然,他不可能破得了。

神聖之光不能用,她還有別的神通。

「幻滅之劍。」

伊夢掌心一吐,面前凝聚一把光劍,一化三,三化九,朝對方殺去。

三把劍在半空之中,幻化為滔天巨龍,帶著氣吞宇宙的威勢,殺了過去。

九龍奪珠。

面對九龍,桑天冷笑一聲,一掌掌拍出,砰砰砰!

連綿不斷的聲音傳來,八道劍道幻化的劍龍,全都被擊碎,只留下一把真劍,被他躲了過去。

桑天乘勢而入,一連拍出十幾重滔天掌影。

伊夢哪想到對方破解她神通的速度會這麼快,幾乎在電光火石之間。

等她重新防守,為時已晚!

轟!

一掌狠狠擊在她的護體罡氣之上,將她震飛出去,血氣翻滾。

「不可能,你是怎麼看穿的?」伊夢壓制著胸口的一口淤血,不敢置信地問。

對方對她的神通,也太了解了吧!

她最引以為傲的攻擊神通,在對方面前破綻百出,彷彿被研究了千萬遍一樣。

有大部份神通,她幾乎都沒有向桑天用過。

甚至,連師尊都不知道。

伊夢腦海之中,跳出一道人影。

除了他,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對她如此的知根知底?

「看穿你還不容易,怎麼,不敢出手了?」桑天並沒有繼續出手,冷笑著。

伊夢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破綻,他不如索性等對方出手。

「誰告訴你我的神通的,是不是神影,告訴我,是不是他告訴你的?」伊夢怒吼。

此刻,她心如刀絞。

碧蘿背叛,她忍了,但是神影的背叛,她實在是接受不了。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那麼強大,幾乎是她的偶像一般的男人,還是她愛慕的男人,就這樣出賣了她,讓她如何都接受不了。

周圍的人見她有些失控,個個都面面相覷,不知道原因。

「神影,我知道你在,出來,你給我出來說清楚。」伊夢朝著四下大吼。

「伊夢,別再傻猜了,如果不敵,那就認輸,別找借口。」桑天得意地說道。

「桑天,你是什麼貨色我還不清楚,憑你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打敗我。」伊夢怒道。

「能不能打敗你,等著瞧。」

桑天一直在束力,此刻身上湧起滔天的星辰之力,讓他的氣勢,攀升到極致。

伊夢受傷,此刻還陷入悲痛之中,正是氣勢最弱的時候。

此刻不全力出手,還待何時。

「蒼穹一劍!」

所有的星辰之光,在他的胸口,凝聚成一把光芒四射,霸絕天下的光劍。

那星辰之光,照亮了所人的眼睛。

這一劍之中蘊含的力量,毀天滅地。。

「伊夢,我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桑天雙手一推,光劍,疾射出去。 若在平時,接這一劍,不在話下。

但是伊夢此刻身已受傷,又陷於悲痛憤怒之中。

氣勢已弱,她不可能碰接這一劍。

她突然飛起,身上飄起無數的=粉紅色桃花,滿天飄蕩,就像塵埃一樣,密密麻麻。

多得數不清,數不盡,遍布整個天空。

一片片桃花林,無水而生,無土而生。

正是她最得意的幻陣之一,境花水月。

這門神通,若不知道底細,根本就看不穿。

她就可以在桃花樹之中,化成一朵桃花,得到短暫的恢復時間。

等自己恢復,再慢慢想辦法,跟對方一戰。

伊夢的真身化成一朵桃花,落到萬株桃花樹之中的一株之上。

「好美的幻術,就像真的一樣。」

「茫茫桃林,那一朵桃花才是她的真身?」

「單單是這幻術,就讓伊夢落於不敗之地了。」

周圍的圍觀者,個個嘆絕不已,他們何曾見識過,如果鬼斧神工的幻術。

這簡直就是神通的藝術。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桑天這一劍,如同老虎吃龜一樣,無處入牙的時候。

光劍帶著毀天滅地之勢,穿破重重的桃花,在桃花林之中穿梭,尋找,就像游龍一樣。

突然,一聲嬌喝傳來!

剎那間,所有幻術,全部消失。

桃花樹消失了,桃花消失了,青草消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