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放屁,赤龍為了你背叛幫派,他會捨得放棄你?」

高大漢子拿起一張桌子,狠狠砸在牆上,頓時四分五裂。

「你要是敢不告訴我他的下落,我就把你這酒吧一把火給燒了。」

「冤有頭,債有主,你有事直接去找他,別來找我,我已經跟你們過了,我沒跟他沒有一關係了。」老闆娘怒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只好將你給抓了,我不信赤龍不出現。」

高大漢子完,蒲團似的大手朝老闆娘抓去。

葉雄正想動手,突然只聽聞外面傳來打鬥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動手。

「我就,找到你,一定能找赤龍。」高大漢子完,走了出去。

酒吧門口,還有三個人,其中兩名跟一名長發的男人戰一起,另一名男子,則在一旁觀戰。

高大漢子走到觀戰男子身子,淡淡地喊了一句:「右護,我要不要出手?」

觀戰男子佔了頭,道:「你也一起去吧,他們兩個贏不了赤龍,就算加上你,也未必能贏。」

高大漢子聽完,心裡非常不痛快,沖了出去,跟另外兩人聯手戰那名長發男子。

葉雄站在旁邊,看著四人在戰鬥,暗暗心驚。

這三名漢子的實力不弱,比起龍組一般的組員實力還強,三個人圍攻那名長發男子,那長發男子依然不落下風,可見長發男子的實力非常強悍。

長發男子手上速度很快,揮出層層手影,看起來讓人眼花繚亂。

重生之王爺請娶我 葉雄腦海里,閃電般跳出一個名字。

雲幫左護赤龍,剛才那高大漢就提過這個名字,看來這長發男子就是雲幫的左護赤龍了。

傳聞,赤龍自練就一雙快手,比起普通人手速快,現在看來,果然不一般。

想起剛才何夢姬打來的電話,雲幫有人進入江南,看來根本就不是來對付自己,只是來抓叛徒的。

葉雄鬆了口氣,今晚的約會,可以繼續下去了。

「打架有什麼好看的,咱們上去,繼續約會。」

葉雄拉著楊喬柔嫩的手,準備回到酒吧之中。

楊喬似乎對這些打架的事情沒啥興趣,了頭,兩人正準備進去二人世界。

「兩位,很抱歉,今晚暫時不做生意了,就當我請你們喝酒,請你們離開吧!」老闆娘郭芙蓉臉上露出黯淡的神色,目光望著外面的長發男子,臉上露出擔心的神色。

葉雄回想起剛才那大漢的話:赤龍為了老闆娘,叛逃出雲幫。

看來兩人之間,關係不一般呢!

「老闆娘,你怎麼還不報警,再下去,你心頭人就要出事了。」葉雄笑道。

「胡八道,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心上人。」郭芙蓉白了他一眼,有些不太高興。

「話可以騙得了人,眼睛騙不了人,不信的話,你問問我女朋友,她能不能看出來。」葉雄捏了捏楊喬的手。

「老闆娘,你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關心他。」楊喬同意。

郭芙蓉回頭看了一眼裡酒吧,依依不捨地嘆了口氣:「原本以為,可以找個地方安安靜靜地過日子,現在看來,又要搬走了。」

「什麼,你要搬走?」楊喬急道。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個舒服的靜吧,準備周末來坐一下,她甚至已經跟葉雄約定,把這裡當成兩人的定情地,沒想到這麼快就落空了。

「老闆娘,你不能搬走。」葉雄堅定地。(未完待續。) 「你這年輕人怎麼話的,這是我的酒吧,我想搬就搬,你管得著嗎?」郭芙蓉有些不太高興。

「老闆娘,我只是覺得……」葉雄知道自己剛才的語氣有些重了,這郭芙蓉一看就知道是有個性的女人,不容許別人三道四的,所以他連忙換了態度,道:「我只是覺得,你在這酒吧花費了這麼多心血,就這樣扔了,捨得嗎?」

「是啊,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來,你開這酒吧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一份情懷。這裡的每一塊木頭,每一張桌子,椅子都是你精心挑選的,沒有一張桌子是有瑕疵的,你在這裡投入那麼大的時間跟金錢,就這樣扔了太可惜了。」楊喬依依不捨地。

「沒想到你們還能看出這酒吧的不凡之處。」見兩人成自己的知音,郭芙蓉態度分明好的一些,:「只可惜,我得罪了大人眾,只能躲躲閃閃過日子,這裡被人發現,以後不可能有平靜日子過了。」

「老闆娘,你要怎麼樣才能不搬?」 勾火總裁,老婆吃你上癮 葉雄問。

老闆娘看了葉雄一眼,見他氣質不凡,以為是有錢人家的公子,習慣用錢壓人,當下道:「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可以把酒吧轉讓給你,讓你經營下去。」

葉雄看著楊喬,以目光詢問。

只要她喜歡,他馬上就可以把酒吧接下來,反正值不了幾個錢。

楊喬搖了搖頭:「做靜吧的,關鍵不是酒吧本身,而是做酒吧的人。這麼漂亮的酒吧,如果落入其他人手中,到時又成了斂財的具,烏煙瘴氣,人聲吵雜的,沒什麼意思。」

「老闆娘,你就不能繼續經營下去嗎,只要你有心經營,沒人能攔得住你。」葉雄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是不是因為外面這五個人?」

葉雄指著纏鬥之中的四個跟旁邊觀戰的那名男子:「如果他們全都離開了,從此不再踏江南一步,你是不是可以留在這裡?」

「年輕人,做人不要太狂妄,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郭芙蓉覺得面前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知天高地厚了。

「長發那,叫赤龍,是雲幫左護,站在那裡觀戰那個叫青虎,是雲幫右護,至於剩下那三個,我不認識,也沒興趣認識。」

那三名,還沒資格落入葉難的法眼。

「你既然認識他們,還如此狂妄?」郭芙蓉驚問。

難道眼前的年青人,有什麼大背景不成?

聽聞雲幫左右護法的時候,現在哪個人不是嚇得屁滾尿流?

「老闆娘,你只需要回答我,行,還是不行?」

「我答應你,只要他們不再來纏著我,我就留下。」雖然郭芙蓉一都不相信他,不過她還是答應了。

誰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沒有奇迹?

郭芙蓉答應之後,以為青年會掏出電話救援,哪知道他大步朝戰鬥的人走去,頓時嚇了一跳。

不但是她,就連楊喬也嚇了一跳。

場中戰鬥的人,全都是高手啊,打鬥起來,她看得眼花繚亂,葉雄現在要上去,她不擔心才怪。

「阿雄,別過去。」楊喬連忙拉住他的手。

她雖然知道葉雄會武功,但是不相信他能一個人打贏他們那麼多人。

見她緊緊拉住自己的手,臉上露出擔心的模樣。

葉雄心底,一陣柔軟被打動了。

「我不想你冒險……」

話還沒完,一個火熱的唇,貼在她紅潤的嘴唇上。

葉雄動情之後,摟著她,當著老闆娘的面,吻了起來。

「阿雄,你瘋了……」

楊喬大腦轟的一下,一片空白,最後都不知道自己了什麼,就忘情地融化在他的狂吻之中。

郭芙蓉直接無語,現在的年輕人,也太放肆了,還有沒有當自己存在啊!

足足吻了一分鐘,葉雄才鬆開她,看著她嬌艷欲滴的面容,越發喜歡。

「只要你喜歡,我連星星都能幫你摘下來。」

「阿雄……」楊喬一把拉住她。

「相信我。」

葉雄朝她重重地了頭,這才朝打鬥的四人走過去。

旁邊恰好有一個垃圾筒,葉雄飛起一腳,直接將垃圾桶踢飛,朝場中戰鬥的四人踢飛出去,恰好落在四人中間,把四人的打鬥中斷。

赤龍跟其他三名男子紛紛跳了出去,暫時罷斗,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非常奇怪。

就連在一旁觀戰的的青虎,也奇怪地望著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不知死活的傢伙。

面對五大高手的逼視,葉雄毫無懼色,拍了拍剛才因踢垃圾桶而弄得有髒的皮鞋,淡淡地道:「各位,我打斷一下,你們打擾我跟女朋友約會了。」

此話一出,全場碉堡。

所有的目光不由得落到他身上,那目光就像看傻子一樣。

這種時候還敢站出來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傻子,另一種是高手。

看葉雄打扮,斯斯文文的,又那麼年輕,怎麼看都不像高手。

所以,四下的人,想當然地把他當成了傻子。

楊喬站在酒吧門口,心裡很緊張。

「都什麼時候了,這個傢伙還有心情開玩笑。」

郭芙蓉目光落到楊喬身上,忍不住問道:「你男朋友腦子沒病吧?」

「沒有啊,挺正常的。」

「呆會他就會被打得腦子有病。」

郭芙蓉很清楚雲幫的殘忍,他們絕對不會放過打斷他們抓人的傢伙,呆會這個傢伙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臭子,你沒死過是不是?」高大漢子大吼。

「死過一次,不過又活過來了。」葉雄回道。

他這是實話,當初他被埋在地下大半個月,沒死。

在周圍的人耳朵里,這分明就是一句嘲笑的話。

高大漢子覺得自己被羞辱了,大步邁了過去,一拳朝葉雄臉上擊落。

「老子廢了你。」

眼見這飽含巨力的一拳,就要打到葉臉上,只見葉雄輕輕抬起左手,不偏偏不倚,正好握住大漢那隻拳頭,在半空封住。

下一刻,他飛起一腳,直接踹在大漢胸口上。

大漢就像過坐山車一樣,飛出五六米遠,一頭砸進剛才那個被他踢飛的垃圾筒裡面,連演戲都沒這麼精準。

好瀟洒的一腳!

全場驚呆,剛才的嘲笑直接變成震驚。

楊喬鬆了口氣,知道自己低估葉雄了;而旁邊的郭芙蓉,美目流盼起來。(未完待續。) 「轟」的一聲巨響,一雙石拳所過之處早已將那座白玉牌坊擊得粉碎,石室中立時揭起一陣飛沙走石湧起,殘瓦斷壁四散開來。

塵沙飛旋之中許玉揚眼見著那一雙足有千餘斤的巨大石拳向自己頭頂砸落,心中驚愕無比:這要是被砸中還不得變成肉泥嗎?

然而此時的她哪怕心中再是害怕,再是緊張卻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生怕影響雲舒掐決念咒,再有什麼閃失,只得將端在身前的右掌指訣掐得緊緊的。

就在那雙石拳即將落在二人頭頂之時,卻忽聞僧人念了一聲佛語,青木禪杖上的金光立時便又亮了幾分,僧人只將禪杖向著空中一舉,便有一道直徑三米的半圓形金色光罩徒自而生,將自己與許玉揚兩個人罩在其中。

「砰」的一聲,石像巨人的一雙石拳正好砸在金色光罩之上「噼啪」作響,說也奇怪那一雙千斤巨拳卻始終無法突破那層薄薄的金色光罩。

許玉揚正在驚愕之時卻見自己左臂一揮,一道金光立時而出,迎著巨人石像激射而去,「轟」的一身,金光落處一陣碎石墜落,石像亦隨之發出一聲怪叫,一雙巨拳隨之收回。

許玉揚身子一輕便已躍至空中,左臂疾揮,「哧」的一聲,一道黃線射出,「啪」的一聲,一道黃色符文便已貼在石像的額頭之上。

巨人石像立時發出一聲驚叫,一雙血紅色的雙眼頓時暗了下來,碩大無比的身子「轟」的一身跪倒在地,更將地面上的青石砸得粉碎,整個石室之內立時塵沙四起。

許玉揚復又落回僧人身旁,許玉揚心中竊喜不成想如此巨大的一隻石像巨人竟然這麼兩下便被僧人與雲舒收服,這也未免太簡單了吧。

然而許玉揚還沒來得高興卻見那名黃袍道人卻已縱身來到石像巨人身前只抬手一指,「呼」的一聲,石像額頭上的那張符文立時燃起火來,轉瞬間便已化作一團紙灰,墜落於地。

隨著額頭的符文被燒去,石像巨人的雙目便又燃起兩道紅光,「呼」的一聲站起身來。

許玉揚不由得慘笑一聲:看來自己想簡單了!

道人手臂一揮,石像巨人立時抬起腳來,向著僧人與許玉揚踩落,這一腳來勢迅猛,當真可謂雷霆萬鈞,而那僧人卻仍不躲避,只將手中青木禪杖向空中一指,一道金光射出,正頂在巨人石像的腳底。

石室之內金光閃爍,石像巨人的大腳再難落下半分,許玉揚只見那隻足有一米長的大腳懸在自己的頭頂三米處,踏著金光「咔咔」作響,心中驚恐萬分:這位大師若是稍有閃失,只怕自己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正在此時卻見自己左臂一揮,向著面前那樽黃銅香爐一指,一道符文立時而出,貼在了香爐之上,而後自己左臂一抬,那隻數百斤重的巨青銅香爐立時而起,隨著自己手臂的揮動向著眼前的巨人石像飛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香爐重重地砸在石像巨人的腦袋上,石像巨人的頭顱立時被砸出了凹陷,破碎的石塊瓦礫隨著香灰「噼哩啪啦」的散落一地。

而那隻青銅香爐在許玉揚左臂的指引下只在空中稍作盤旋,去而復回,便又向石像頭頂砸落。

愛久成婚 此時那黃袍道人亦有所防備,見香爐再次砸落,右臂揮舞,石像伸出右臂向著香爐迎去,「轟」的一聲巨響,那隻數百斤重的黃銅香爐竟然被石像巨人的巨拳擊飛出十數米遠,「咣當」一聲,墜落在石室的牆角之中。

青石地面立時被香爐砸出一個大坑,而那滿爐的香灰亦是散落一地。

然而令許玉揚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隨著香爐的落地,一陣哀嚎之聲驟起,一股強烈的陰風立時在石室之內席捲開來。

便是雲舒的元神也為之一驚,急忙扭頭向牆角的香爐處望去,卻見瀰漫在半空之中的滾滾香灰之中竟然閃爍著無數只赤紅色的眼睛在半空之中盤旋飄蕩。

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憑藉著經驗許玉揚也已經猜出那是些什麼東西,不由自主的開口叫道:「雲舒,瞧瞧你乾的好事,這是把什麼東西放出來了?」

還沒等許玉揚把話說完,雲舒馬上開口冷笑道:「這些邪祟之物來的越多越好,本神君正好省事了。」

僧人此時亦扭頭觀瞧,堅定冷酷的面容之上亦閃過一絲驚愕,「阿彌陀佛,沒想到這些邪祟竟然被養在這香爐之中,如此大逆不道,當真乃是邪門歪道。」

雲舒控著許玉揚的肉身冷笑一聲,「大師,這些亡魂惡鬼就不需煩勞您為其超度了吧。」說話之時左臂疾揮,「嗖嗖嗖」數道黃線向著那團黑煙之中射去。

許玉揚卻見一隻只赤目亡魂被黃線射中,立時現出原形,在半空之中一陣掙扎,隨著那一道道符文「呼」的一聲燃起火來,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哀嚎便化作縷縷青煙最後消失不見。

其餘那些逃過一劫的亡魂此時早已四散而開,盤旋於半空之中,更有甚者,竟有數十道黑煙竟然奔著石室的出口處飛來。

僧人見勢驚呼一聲,「絕不可讓這些邪祟走脫,不然不知將會害了多少無辜性命。」

雲舒怎會不知其之危害,只一懸身便已到在石室的出口處,右臂疾揮,虛空中刷刷點點,一行泛著金光的怪異字體便已懸在空中,一個疾字出口,那一行金字立時金光更盛,攔在出口處。

那一眾亡魂此時已然蜂擁而至,撞在有金字封堵的出口處無法得過,只能發出陣陣刺耳的哀嚎之聲,往來盤旋。

墨鏡男此時冷笑一聲,右臂虛空一抓,三尺青木劍便已擒在掌中,但見其手臂一揮,青木劍立時向著僧人胸口射了過去。

僧人左腕一翻,掌中的破瓷碗中「噗」的一聲湧出一道金光,護在自己身前,「砰」的一聲,青木劍釘在金光中抖動不已。

墨鏡男此時卻將左掌掐指決端在胸前,口中一陣叨念,而後向自己的青木劍上一指,「呼」的一聲青木劍上立時閃出一團金黃色火焰,得到了道法加持的那柄青木劍顯然威力更盛。

僧人身前的金色光罩立時呈現龜裂之勢,身後的許玉揚雖然不知其中玄機,卻也看得明白僧人一面扛著懸在頭頂的巨人石像的大腳丫子,一面頂著那柄燃著金色火焰的青木劍,以一敵二自然占不到便宜。

許玉揚擔心不已,疾呼一聲:「大師小心。」

許玉揚話剛出口卻聞「咔嚓」一聲,僧人身前的金光已然散去,青木禪杖上的金光亦不見了蹤影,石室之內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除了那一雙雙閃爍著紅光的眼睛與身後那道閃著羸弱金光的符咒之牆許玉揚再也瞧不見其他的任何東西!

「轟」的一聲巨響,隨後便是一陣瓦礫墜落的聲音,一陣濃烈的飛塵氣味迎面撲來。

也不知是許玉揚在呼喊,還是雲舒在驚呼,「大師您還好嗎?」

說話之時,一聲響指,一團金光現在指尖之上,石室之內立時恢復了光亮,許玉揚早已忘卻心中的恐懼,急忙向方才僧人所立之處望去。

那裡已只剩下石像巨人的的一隻大腳,如何尋得僧人半點痕迹,許玉揚心中驚覺:那位僧人不會被石像踩在腳下了吧。若是當真如此,只怕這位僧人定是凶多吉少了。

燈筆 「你是誰?」

旁邊一直觀戰的男子青虎震驚地問。

吳彪是雲幫的四使,實力絕非一般,現在居然一個照面就被打敗了,面前青年的實力,只能用變態來形容,他從來沒見過,如此年青,實力就如此強悍的人。

「你們別管我是誰,以後這個場子,我照。」

葉雄完,目光落到郭芙蓉身上,問道:「芙蓉姐,幫我看看幾了。」

郭芙蓉愣了一下,他怎麼突然間喊自己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