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抱歉,不是我信不過你,而是,我必須為自己的安全負責。」葉雄拒絕。

沒有合約,萬一自己故意認輸之後,木婉情不承認,那自己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木婉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這才從身上掏出紙筆,準備落筆。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情嗎?」

「公主,咱們都還沒談,你就這麼快下筆了?」葉雄咧嘴一笑。

「有什麼好談的,你來參加比武招親,還不為了獎品。」

「如果我只是為了獎品,直接打敗你,獎品就是我的了,何苦多此一舉。所以,如果你想跟我做交易,就必須拿出更高的籌碼。

「你想怎麼想?」木婉情有種不好的預感。

「除了獎品之外,我還要仙階功法《長青功》的修鍊口訣。」葉雄說出自己的目的。

「不可能。」木婉情斷然拒絕:「《長青功》是我木國的無上功法,立國之本,除了本國皇室親傳,不可能傳給外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明天競技場見。」

葉雄說完,直接就走。

剛走出幾步,木婉情突然說道:「等一下。」

「公主考慮清楚了嗎?」葉雄轉身問。

木婉情猶豫了很久,這才說道:

「《長青功》功法,我只有第一層,我可以給我,但是我要你保證,不得讓任何人知道你這功法是從我這裡得來的。」

「大公主請放心,我絕對不會傳出去。」

當下,木婉情握起紙筆,在白紙上寫下合約。

「把《長青功》也寫上。」葉雄提醒。

很快,木婉情就寫好了,遞了過來。

葉雄將紙張拿過來,看了一眼,嘆道:「真乃好字,從這字之中,可以看出公主雄心壯志啊,這根本就不像一個女人的字。」

「明天,我按照約定,將東西給你,到時候你再將這字跡還給我。」木婉情說。

「這個是自然的,公主,祝咱們合作愉快,再見。」

葉雄說完,轉身離開了。

木婉情看著他的背影,眼芒閃爍不定。

回去的路上,葉雄一直在思考著。

大公主真的這麼輕易把《長青功》給自己嗎?

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陷阱?

「今天,我不但徹底得罪冰樓,跟水國成為死仇,現在還跟大公主有了不為人知的交易,現在開始,必須小心翼翼,不然一小心,就著了別人的道。」

回到半路,葉雄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月光下一株千年老樹上,似乎在等人。

赫然,是對他不屑一顧的水月。

他飛身而上,落到她身邊。

「這不是水月姑娘嗎?大半夜的,水月姑娘不在房間里睡覺,跑到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就不怕遇到色狼嗎?」葉雄嘻嘻一笑。

水月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露出一絲厭惡表情。

她半句話都沒說,因為她覺得,哪怕跟他說半句話,都覺得噁心。

她正準備離開,突然一道人影從遠處快處而至,瞬間就來到了她面前。

「水月,你今天教訓的是,我不應該……」

冰樓還沒說完話,目光落到水月旁邊的葉雄身上,頓時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水月,你怎麼會跟在他在一起?」冰樓氣急敗壞地問。

「冰樓,你聽我解釋,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水月說完,面前葉雄,怒道:「你馬上給我離開這裡,我不想見到你。」

葉雄目光在他們臉上掃過,突然笑了。

抗戰之小軍醫 (本章完) 「水月姑娘,你這樣可不對,明明約了我,現在又翻口不認人,這樣會讓我很受傷的。」葉雄笑道。

「你別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約你了?」水月氣得滿臉通紅,越發嬌艷。

葉雄不由得多看兩眼,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生起一鼓征服的慾望。

來修羅界之後,他還是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產生興趣,難道這就是男人心底潛藏的征服欲?

論姿色跟外貌,二公主木婉靈比起水月不須多讓,但是,對於喜歡自己的木婉靈,葉雄心裡反而沒有多少想法,反而這個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女人,他產生了興趣。

「如果你連說出真相的勇氣都沒有的話,那就讓我來說好了。」葉雄突然走到冰樓面前,道:「有些話水月不敢跟你說,那讓我跟說好了。其實,水月想甩掉你,跟我。」

冰樓原本就鐵青的臉上,頓時變成豬肝之色,他看了眼水月,怒氣沖沖地走了。

「冰樓,冰樓……」

水月不斷地在後面喊,但是冰樓片刻都沒有停留,瞬間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水月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雙眼爆發出強大的殺氣,如果目光能殺人,葉雄已經千瘡百孔。

可惜,葉雄的臉皮比城牆還厚,又怎麼會在乎她瞪。

「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厚顏無恥的男人,現在你滿意了吧?」她冷冷地說道。

「水月姑娘,我也是為了你好,才這樣做的。」葉雄嘆了口氣。

「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我跟你捋一捋。」

葉雄走到她面前,認真地說道:「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互相信任,你覺得你們之間有信任嗎?」

狂愛頑妻 水月瞬間無語,腦海里突然想起今天在房間里,冰樓朝自己吼出的那番話。

「他不給你任何解釋的機會,你覺得,如果他真的喜歡你的話,會這麼做嗎?」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你們之間,真的情比金堅,我想插足也不行,是不是?」

「水月姑娘,好好考慮一下吧,我現在也沒女朋友,不如咱們處處看,我相信只要跟我在一起的時間多了,你就會發現,冰樓給哥提鞋都不配。」

葉雄說完,嘴角露出招牌笑容。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絕對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

水月冷哼一聲,身影一晃,消失在夜色之中。

「水月,你遲早會愛上我的。」葉雄遠遠地大喊。

……

回到房間,葉雄躺在床上,開始考慮明天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麼不對勁,他當下意識進入內世界,想看看那曼陀羅毒藤有什麼變化。

上次得到曼陀羅毒藤種子之後,葉雄將它種在內世界之中。

「主人。」

「主人。」

「主人你來了。」

三靈正在內世界之中修鍊,見他進來,紛紛圍進來。

「冰兒,一會我出去之後,你找一下我,我將玄武獸的內丹給你。」葉雄說道。

冰靈化身當下大喜,急道:「多謝主人。」

玄武獸可是水族神獸,雖然還是幼獸,但是內丹之中也蘊含了數百年的修為,吞噬之後,它定能修為增海不少。

邪劍靈跟火靈,目光之中,都露出火熱的光芒。

「劍兒,火兒,你們兩個也不用氣餒,只要你們跟著我,一定會有機會的。」葉雄安慰它們。

「多謝主人。」

邪劍靈跟火靈異口同聲地說道。

「種子怎麼樣了?」葉雄問。

「沒什麼變化,像曼陀羅這樣的高級靈植,怎麼可能那麼快就發牙。」冰靈化身說。

「等我搞到靈木液,到時候一定想辦法讓它生長起來。」

在內世界裡面呆了片刻,葉雄就出來了,然後從儲物戒之中,將木靈胚胎拿出來。

胚胎還是沒有什麼變化,看來沒有靈木液滋潤,想將它孕育而成,短時間是不可能了。

將木靈胚胎放好之後,葉雄正準備床休息,突然外面傳來一聲佛號。

「阿咪陀佛,葉施主,請於外面一見。」

聲音似遠似近,又似在靈魂之中響起,這種境界,顯然已經不是築基期能擁有的。

葉雄暗暗震驚,心想自己不會又得罪了什麼金丹老怪吧?

既然對方都找上門了,如果自己不去,那就更加不妥。

當下,他爬起床,離開房間。

「葉兄弟,你去哪?」火焱奇怪地問。

剛才那聲音,看來是專門傳給自己的,所以火焱聽不到。

「有點事,我出去一趟。」 寶貝我們離婚 葉雄回道。

走出酒樓,葉雄一眼就看到外面一名穿著袈裟的僧人站在那裡,不顯山不露水,就像一名再簡單不過遊方僧人一樣。他身上的氣息是築基中期的,顯然被他用什麼手段將氣息掩蓋起來。

「晚輩,見過大師。」葉雄上前行禮:「不知道大師怎麼稱呼?」

「老僧金山寺和尚,法號金雞。」老和尚作揖。

葉雄瞳孔一縮,驚道:「可是金國的護國寺,金山寺?」

來修羅界這麼久,葉雄對於修羅界,再也不是那麼孤陋寡聞了。

這金山寺是金國的鎮國法寺,也是《梵聖功》的發源地。

金國皇室王子,從小就被送到這金山寺,從事佛法跟《梵聖功》的修鍊,修鍊的功法越深厚,在金國皇室的地位就越國,可以說,金國皇室跟這金山寺,有著十分緊密的聯繫。

火焱曾說,金國有一名將《梵聖功》修鍊到第四成的高僧,據說就是在這金山寺之中。

「正是。」金雞大師合什。

「原來是金山寺的高僧前來,晚輩誠惶誠恐。」葉雄恭敬地說道。

對於僧人,葉雄天生就有種敬重,一方面因為他修鍊的《梵聖功》,潛移默化改變著他的品質,另一方面,他親身體會過,能修鍊《梵聖功》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輩。

「葉施主客氣了。」金雞大師雙掌合什:「不知道施主可否找個地方,跟老衲詳聊?」

「大師,請。」

葉雄找了間竹林雅座,這一帶比較安靜,又是深夜,人數很少。

(本章完) 雙雙坐下之後,金雞大師說道:「葉施主,老衲可否使用隔音禁制?」

「大師,請隨意。」葉雄回。

金雞大師手指在半空虛划,頓時一個孤形的禁制,就將兩個罩起來。

做好這一切之後,金雞大師這才問道:「葉施主,可是來自修真界?」

葉雄身體輕微一震,不動聲色地問道:「大師,何出此言?」

「《梵聖功》源自金山寺,從不外傳,但是本寺曾經有修士離開,前往修真界,所以我才猜測施主來源於修真界,不知道葉施主的師承,是金鶴還是金鵬?」金雞大師繼續問。

「原來大師認識我師傅,我師傅就是金鵬大師。」葉雄回道。

緋聞大少:來吧,小助理! 葉雄的《梵聖功》並不是金鵬大師教的,而是幽冥教的,但是他曾經是萬佛教的弟子,這是不爭的事實。

「原來是金鵬師弟,難怪!」金雞大師呵呵地笑了起來。

接下來,葉雄從金雞大師口中,得知事情經過。

原來,金山寺有五名大師,都以飛禽命名。

金鶴,金鵬,金雞,金鷹,金雕。

這五名大師,是金山寺的立寺之本,肩負著《梵聖功》傳承的重任,也肩負著除魔衛道的重任。

「千年之前,幽冥教內亂,幽冥教主失蹤,左護衛段天山企圖奪權,後來被幽冥教主封印,敗走魔界。經過一千年的休整,段天山已經在魔界站穩腳底,成為魔神王,掌管一界。他又開始蠢蠢欲動,聯合妖界跟地獄界,一直在企圖進攻修羅界跟修真界。我的師傅金山上人,憐憫眾生,為不讓魔界作亂,派五大弟子,化為五大護界神僧,深入五界,打探消息,金鵬的責任就是修真界。」

葉雄聽完之後,震驚不已。

他腦海里馬上就跳出一張胖呼呼,笑咪咪的臉。

金鵬那老忽悠是五界守護神僧之一,這也太荒唐了吧?

那老傢伙,不是個眼睛里只有錢,只會忽悠人加入萬佛教的老混帳嗎?

葉雄感覺自己完全零亂的。

吻安,撓心小嬌妻 「師伯,護界神僧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跟我說,就不怕我泄漏出去嗎?」葉雄問。

「其實你在修真界的事情,我早就有耳聞,包括你在修真界做的事情,我們都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信得過,我也不會向你和盤托出了。」金雞大師說道。

「多謝師伯信任,你找我,不只是為了說這件事情吧?」葉雄問。

金雞大師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說道:「我深夜找你,其實是想提醒你,讓你以後小心一點行事。魔界這些年,除了在修真界有人之外,在修羅界也有人,他們對你做的事情,可能一清二楚,你在修真界壞他們的事,他們恨不得除你而後快。」

「多謝提醒,晚輩一定會小心。」葉雄感激地說道。

「還有一點,如果你凝聚金丹,找不到合適的地方的話,可以往來金山寺,以金山寺的實力,可以擔保你不會受到任何外界擾亂。」金雞大師繼續說道。

「如果我準備凝結金丹,一定考慮金山寺。」

接下來,金雞大師再叮囑一下,這才離開了。

金雞大師離開之後,葉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開始,他以為自己來修羅界,神不知鬼不覺,現在才發現自己太天真了。

魔界的爪牙,早就伸到這裡,也許現在正在暗處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呢!

得罪水國,又跟木國做交易,現在又可能有魔族的人在暗處打量著自己的一舉一動,葉雄感覺自己開始有些頭疼了。

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凝結金丹吧,只有真正突破到金丹期,才能夠真正地站穩腳跟。

第二一早,葉雄如約來到競技場。

此時的競技場,已經人山人海,看的人非常多。

所有人想想看看葉雄是如何打敗大公主,贏得大公主歡心,成為木國附馬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