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抓不到我,你們抓不到我吧?」

她因為一直在看着後方,所以根本就沒看路,直接撞到了蘇招娣身上。

蘇招娣趕緊伸手扶住她,皺眉道,「小心些,你……你沒事吧?」

那女子抬起頭,透過散落的長發蘇招娣看到了一雙眼睛,很澄澈,可是卻又很孔洞,女子嘴角帶着笑,忽然一把抓住蘇招娣的手,激動道。

「大姐姐,你陪我玩兒,陪我玩兒嘛。」

蘇招娣因為並未掙脫,被她拉着走了幾步,秋月跟夏蟬同時上前,一把把那個女子給扯開了。

被扯開后,那女子很生氣,怒瞪着夏蟬跟秋月。

「你們幹什麼呀?我要跟大姐姐玩兒。」

秋月對着女子施禮,說道。

「對不起,我家主子身子不是很好,你找別人玩兒吧。」

女子忽然在原地用力的跺腳,憤怒的大吼,「我不要,我不要嘛,我就要大姐姐陪我玩兒,我就要大姐姐陪我玩兒嘛。」

秋月還要上前,蘇招娣伸手拉住她,對她搖搖頭。

奕王妃已經上前,拉住了那個發瘋的女子,沉聲道。

「誰讓你跑出來的?不是說不能出來嗎?在自己的院子裏玩兒。」

那女子看到奕王妃,立刻又抱住了奕王妃的胳膊,激動道。

「嬸嬸,嬸嬸陪我玩兒嘛,院子裏一點兒也不好玩兒,嬸嬸陪我玩兒嘛。」

蘇招娣以為奕王妃要生氣了,從剛才她的神情來看,她是有些憤怒的,可是此時她卻發現,奕王妃臉上的怒火早就消失了,望着這女子的目光還帶着慈愛跟縱容。

「算了,你想出來玩兒,那就玩兒一會兒吧,但不能跑出去,不然奕霖回來怕是要着急了,知道了嗎?」。 「當然,這次旅遊出去所有的花費,除了你們自己的購物以外,全部有公司報銷。」

「李總萬歲。」

「李總霸氣。」

「李總大氣。」

「你們別光謝我啊,也謝謝你們秦經理啊,你們沒看見他臉都他臭了嗎,小心他之後給你們使絆子哦。」見到大家光顧著謝他了,李方開玩笑的說道。

本來並沒有黑臉的秦澤武,見李方都這麼說了,只能配合著李方,把臉給來了下來了。

「別啊,秦經理也威武霸氣,秦經理最帥了。」

「就是,秦經理最明事理了,肯定不會給我們穿小鞋的,李總別詆毀秦經理啊。」

「好啊,你們秦經理一黑下臉,你們連我都能懟了是吧。背後說也就算了,我現在可還在這裏呢,你們還有沒有節操了,節操是不是掉一地了。」李方笑罵道。

所有人聽了也都笑了起來,包括站在李方身後的秦澤武,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行了,今天要說的也就是這個事,現在事情說完了,這裏就交給秦經理了,我就不打擾他安排工作了。」說完,李方就走了出去,把會議室交給了秦澤武,自己則來到秦澤武的辦公室處理了一些秦澤武事先準備好,需要他簽字的文件。

等李方把所有要簽字的文件都簽上字了,秦澤武也已經安排好接下去的工作回到了辦公室。

「所有的文件我都看過了,該簽的字我也已經簽完了,你看一下,這邊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的,李總。」

李方離開了傳媒公司,直接開車來到了廚師培訓基地,在這裏,李方花了大半天的時間,給基地里的廚師們,教授了這個月的八大菜系招牌菜。

到了下午的時候,接上諾諾直接回到了村子裏。

「你們回來了啊,我還以為你們趕不上了呢。這不準備給你們留一些飯菜呢。」見到兩人從門口走進來,端著菜的張若梅說道。

「答應你回來吃飯的,怎麼能不做到呢。好香啊,廚房裏燉着什麼湯嗎?」李方吸著鼻子問道。

「就你鼻子靈。秦銘他們昨天不是回來了嗎,帶了一些藥材回來,給我們也拿了一些。我就挑了一些五指毛桃,用它煲了只雞,五指毛桃煲雞,你去廚房裏面端出來吧。」

「方子,五指毛桃是什麼東西啊。我都沒聽說過?」諾諾好奇的問道。

「五隻毛桃是一種中藥,具有健脾補肺葯,行氣利濕葯,舒筋活絡葯等功效。用它煲的雞湯,具有清肝降火、舒筋活絡、止咳化痰、解毒消暑、溢氣生津,祛濕化滯、安神養顏的功效。你有沒有聞到一股很獨特的芬芳,這就是五指毛桃的香味,經常喝這種湯的話能增強人體免疫功能。媽,這估計是乾媽他們拿回來給小離煲湯的吧。」

「對啊,提前備着的。如果生完小孩沒奶水,和這個效果也挺好的,不比王不留行差多少。這不是看小離太瘦嗎,擔心生完小孩沒奶水,所以特意買的。」

張若梅這話一出,諾諾一下子紅了臉,李方也是一臉的尷尬。

「媽,你說這個幹嗎,諾諾還在這呢。」

「這有什麼,你們以後不也得經歷這個事情嗎,我這算提前科普了。」

見張若梅還要繼續說什麼,李方拉着諾諾趕緊走進了廚房。

砂鍋冒着熱氣,李方打開蓋子,發現裏面除了五指毛桃以外,還有土茯苓、靈芝。土茯苓有除濕,解毒,通利關節的功效。靈芝有治療虛勞、咳嗽、氣喘、失眠、消化不良,惡性腫瘤的功效。

「這雞湯你等會要多喝點,你最近不是有點上火嗎,喝這個對你有很好的治療效果。」

「是嗎,那等會我要多喝點了。」

李方拿了兩塊布,端著砂鍋走出了廚房。

「誒,方子回來了啊。」爺爺和奶奶倆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對啊,爺爺奶奶,我回來了。」

「諾諾呢,她沒一起來嗎?」奶奶沒看見諾諾,隨口問道。

「來了,在廚房裏面拿碗呢。呶,這不是出來了嗎。」李方努了努嘴說道。

「你怎麼可以讓諾諾拿碗呢,你那不就行了。」看見諾諾端著碗出來,奶奶目露心疼的說道。

「奶奶,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端著雞湯呢嗎,那裏還有手端碗啊。」見奶奶這麼說,李方無奈的解釋道。

「那就再跑一趟啊,多大點事。」奶奶滿不在乎的說道,一邊說一邊去接諾諾手上的碗。

「奶奶,沒事的,就幾個碗而已,又不重。」諾諾那能把碗給奶奶啊,趕緊走了幾步,把碗筷放到了桌子上。

「以後這種事叫方子做就行了,你這手是用來畫圖的,少做這些事。」奶奶拉着諾諾的手說道。

看着奶奶這樣,李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對着奶奶說道:「奶奶,你這太不對勁了吧。之前諾諾又不是沒來過,之前來的時候她也捧過碗啊,當時你也不是這樣的啊,為什麼這次來你變了這麼多啊。」

爺爺在一邊看不下去了,對着方子解釋道:「方子,你別理你奶奶,她是看見冰清這麼對小離,所以才這麼對諾諾的,學人家呢。」

冰清就是秦銘的媽媽,聽爺爺這麼一說,李方瞬間就明白了。

「奶奶,小離那是挺著大肚子呢,所以乾媽才這樣做的,諾諾這什麼事都沒有,你不用那麼緊張的。」

不知道是不是李方這話起了反作用,這時諾諾突然有了一陣嘔吐感,連忙把手從奶奶的手裏抽出來,捂住嘴跑進了廁所。

李方和爺爺奶奶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不知所措起來。

「還愣著幹嘛,快去看看啊。」奶奶突然反應過來,狠狠一拍李方的手臂說道。

李方這時才反應過來,趕緊往廁所走去,因為走的急了,還差點撞到了端著菜出來張若梅。

「你跑什麼,慢點走。」張若梅把菜放到桌子上對着爺爺奶奶說道:「這方子,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毛毛躁躁的,成什麼樣子。」

。。。。。。。 「他很厲害!沒有不怕他的。一會兒他過來會打你的。」云云害怕的勸道。

張凡現在才弄明白,云云之所以極力勸他趕緊離開,原來是怕張凡打不過那個中年男人。

看來不給母女倆一點信心,問題得不到解決。

張凡環顧了一下小院,目光落在一塊水泥空心磚上。

母女倆奇怪地看著張凡。

他輕輕彎腰,把磚頭搬起來。

兩手向內輕輕一壓。

只聽噼噼啪啪一陣響。

空心磚變成了碎渣子,紛紛落到地上,

張凡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冷冷的笑道:「他的腦袋難道比這個空心磚更硬嗎?」

母女倆完全看呆了。

云云媽媽上下打量著張凡,對這個英俊的小夥子倍加喜愛了。

云云充滿崇拜的叫道:「朱叔叔沒跟我說過呀,原來你有絕世武功啊!」

張凡輕輕笑道:「我們進屋裡談。」

云云媽媽把張凡讓進屋裡。

張凡坐下之後,也不客氣,單刀直入的問道:「昨晚上那個男人為什麼轟我走?」

母女倆大眼瞪小眼兒,看來都不想說。

張凡看著云云,一字一句地道:「他若是你的繼父,就算我多管閑事了。」

「不是,他是我家的鄰居。」云云道。

「鄰居?鄰居難道就能夠隨便到你家裡大施淫威嗎?」

張凡並未點明昨天晚上他偷看到的一切。

但是,他的話已經使云云媽媽臉上發紅了。

云云和媽媽都低著頭,一聲不吭。

漸漸的,云云輕輕地抽泣起來。

她哭得很傷心,很絕望,香肩不斷動著,一串淚水順臉而下,打濕了胸前的小衫……

媽媽見女兒哭了,摟住女兒的肩頭,輕輕的勸道:「云云,女兒不要哭!」

她自己這樣勸,卻自己忍不住也跟著哭了起來。

「嗚……」

母女倆越哭越來勁。

最後變成嚎啕大哭。

「到底發生了什麼?別光哭啊,哭有什麼用?」張凡急了,大聲的喊道。

云云止住了哭聲,抬頭看著媽媽。

「媽,咱不能再這樣憋屈的活著了,都跟張醫生講了吧。」

張凡及時地鼓勵道:「對,都講出來吧。我會幫助你們的,一點問題都沒有。你們不要怕,那個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一定保護好你們母女倆。」

張凡的話,口氣相當肯定。

母女倆不得不產生了信心,互相又對視了一會兒。

云云媽媽終於點了點頭,「小雲,要麼,你跟張醫生講講吧。」

「媽,你講。」

「你講吧,媽一講起來,會哭個不停的。」

云云抱著媽媽的肩,娓娓地講了起來。

原來這一家三口本來是一個幸福之家。

云云的爸爸是事業單位的幹部,在單位里主管財務。

他聽一個知心朋友對他透露,有一家股票公司有內部消息,公司要重新進行資產配置,股票價格要翻幾倍。

云云爸爸動了貪婪之心,在那朋友的慫恿之下,偷偷挪用了單位500多萬公款,又從社會上貸了300多萬。

把這800萬全部投入了那隻股票。

本來以為是老鼠倉,必贏。

結果,天有不測風雲!

資產配置的計劃被上面叫停,股票價格一瀉千里。

云云的爸爸就在那隻股票第七次跌停的時候,跳樓自殺了!

單位追繳贓款,把家裡尚有的一點銀行存款全部扣去。

討債公司追上門來,把家裡的東西全部搬走了。

後來,家裡的房子也被拍賣抵債了。

母女倆租了間房子,又因為交不起房租,被房主踢了出來。

正在走投無路之際,云云爸爸單位的一個司機找到母女倆。

這人很熱情,說云云爸爸生前幫過他,他現在要報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