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還以為我今天就要走了呢,原本行李都打包好了。」

「哇,蓬蓬你也太幸運了吧,恰好可以進去,咱們幾個都進了,我簡直太高興了。」

「太好了,不過這前幾名的都沒怎麼變過,還真厲害哎。」

「管那麼多乾乾什麼,第五輪撐過去已經很吃力了,幾天晚上我們可慶祝一下,哈哈哈。」

何韻詩的臉徹底黑了下來,肆無忌憚的崩著臉朝著那邊的喧鬧惱怒的說:「你們聲音能不能小點,有沒有素質,真是深怕別人不知道你們進了,是吧。」

其中一個女生也不是什麼善茬,立馬氣呼呼的反駁「我們過了不能高興一下啊,大家都是選手。你語氣好一點要死嗎?」說完還不忘嘟囔一句。

「自己沒進還看不慣別人,嫉妒!」

何韻詩黑著臉破口大罵,「我嫉妒你,你要臉嗎?即便過了又能怎樣,你能得第一嗎?說的話好大的口氣,還不如趁早回去省得丟人。」

旁邊的的幾個女生勸著剛才說話的那個。

可那個女生也是個暴脾氣,「我再怎麼我也進了,總比某些沒過的出來陰陽怪氣的嫉妒來的好!」

幾人的大聲對話引來了工作人員,嚴肅的隔斷了她們的對話。

「這裡是比賽,要吵退出比賽到外面去吵。」

兩邊的人都停了下來。

那個女生對著工作人員抱怨的說,「你們查監控錄像好了,是這個人挑起的,大家都看到了,她自己沒過就找我們發泄脾氣,這樣的人幸好這一輪就淘汰了。」

工作人員了解視頻情況后,走過去朝著何韻詩說「這位小姐,請你現在出去。」

何韻詩丟不下,立馬灰溜溜的離開。

等童淺淺走出來她就跟了上去。

童淺淺察覺到,就轉過頭皺眉撇了眼她,絲毫沒有把這個人放在眼裡。

「跟著我幹嘛,不是已經被淘汰了嗎。」童淺淺淡定的說。

何韻詩被發現的時候驚了一下,緊接著找了個理由,啃啃巴巴的說,「我就想來和你說聲再見。」

童淺淺心裡是不屑的,可表面上依舊平靜,「行了,我只知道了,可以走了。」

她心裡想著爸爸到底有沒有幫她處理,今天去看成績的時候對方還很淡然的坐著。

她惡毒的想著最好是明天早上讓她知道,看她們還能照常比賽不。

何韻詩立馬可憐巴巴,「我可以先到你房間坐一會嗎?反正我等會就要走了。」

「隨便你。」童淺淺想著事,睨了眼人,沒什麼好在意的直接開門。

何韻詩閃著眼睛跟了進去。 看着馬修諾震驚中還想說什麼,唐四上前道:「馬修諾爺爺,到我了嗎?」

馬修諾看了眼唐四,道:「很有禮貌,不過就是急躁了些。好吧,你來吧。」

唐四走到剛剛唐三站的位置,釋放出自己的武魂。

當見到百年黃色魂環出現,淡白色半透明的麒麟武魂從唐四身旁,走出來的時候。

馬修諾驚嘆老頭又驚呼起來!

當測出唐四也是十三級魂力等級時,馬修諾又是連連感嘆。

見馬修諾還想說什麼嘮叨話,唐四連忙道:「馬修諾爺爺,我們的進階鑒定完畢了嗎?」

「歐,真是個急躁的孩子,你們的進階評測已經結束了。你們已經是天斗帝國一名光榮的魂師了。

以後每個月你們都可以憑藉自己的徽章,來武魂殿領取一個金魂幣的補貼。」

「謝謝。」兩人道謝。

出了武魂殿,兩個人每個多了一枚微章和一個金魂幣。

這一世有了唐四這個變數,在經過鐵匠鋪時,唐三沒有在去做學徒,畢竟現在修鍊才最重要。

回到學院后,小舞得知註冊能拿一個金魂幣后,也急急忙忙的去註冊了。

這一世唐三不需要出去打工,因此在學院每天除了修鍊還是修鍊。

偶爾去大師那裏聽聽大師的單獨課。

在唐四習慣性偷懶時,就會被唐三各樣的整鼓,直到睡意全無爬起來修鍊為止。

日子就這般充實的一天天過去。

途中,唐三很是想念唐昊能來看他們兩,可一年過去,卻不見唐昊的身影。

而這一年中,唐四修練的玄冥經和煉化的魂晶,魂力也提升到了18級。

「哥,明天就放假了,要回家了,你要不要去和大師道個別。」

躺在床上的唐四問道。

現在宿舍只剩下他們三個一年級的學生。

唐三道:「明天早上在去和老師道別吧。」

唐四故意問小舞道:「大姐大,明天你要回家嗎?」

「我……我可能不回去了,蕭塵宇他們也都去考試了,就我一個人在學校………也沒人陪我玩。」

唐四道:「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回去,怎麼樣?」

「小……小四,我們家……。」

唐三壓聲道。

唐四道:「我們家怎麼了?多一個小舞,還能吃窮我這個老闆不成?」

唐三尷尬道:「也是!」

小舞高興的直接從床上跳起,被子往上一拋,道:「好啊,好啊。」

「哎,你們家是不是離學校很近呀?」小舞問道。

唐四道:「不想走路,明天打一輛馬車。」

唐三有點不好意思道:「我…我爸爸脾氣不太好,到時候你不要往心裏去。」

小舞雙手握在胸前,眨了眨大眼睛。說道:「人家這麼可愛,你爸爸一定會很喜歡我的。」

兄弟兩被小舞的賣萌給嚇的連忙用被子蓋住頭。

別人可能被小舞的賣萌外表欺騙,可兄弟兩見過這母老虎發飆太多次了,不知道學院有多少學員吃過她的苦頭。

唐三之前還暗暗的和唐四說:以後要是那個倒霉鬼娶到這個母老虎,那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那個時候,唐四隻是怪異的看着唐三不說話。

嚇的唐三以為唐四要告他的秘,連忙許諾了一大堆好處。

小舞見他們兩把頭蒙住,掐著腰叫道:「你們兩個是什麼意思?」

唐四露出頭來,憋笑道:「沒……沒什麼……唔……唔哈哈哈!」

想到這一年來,小舞每次沒錢時,就和幾天沒吃飯的貓咪一樣,可憐巴巴的來求自己,而在王聖蕭塵宇幾人面前卻兇巴巴的樣子。

想想唐四還是忍不住的大笑。

小舞賣萌失敗,覺得很丟臉,看着唐四哈哈大笑。氣紅了臉,把枕頭朝唐四丟去,同時叫道:「你還笑,還笑……找打。」

「砰」

小舞跳到了唐四床上,騎在唐四身上就亂打。

唐四一個翻身,把小舞翻到床尾,連忙跳到唐三的床上,拉着唐三的被子,叫道:「哥,哥,救命啊,母老虎又發飆啦。」

「唐…四,你在說一遍,敢叫我母老虎!看我不收拾你。」

小舞叫着,也跳到唐三床上。

唐三在中間勸著,唐四躲在唐三身後,對着小舞伴鬼臉。

氣的小舞拳頭打來,亂中,卻打在了唐三的右眼上。

唐四見狀,怕他們夫妻合夥來打自己,連忙又跳到旁邊的床上。

「來啊,來追我啊。」

唐三看着小舞去追唐四,無奈的搖搖頭,坐在床上思考,剛剛是怎麼遭受的無妄之災。

「嗖」

微風吹過,唐三隻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身前一閃而過。

隨着兩個肩膀上傳來兩個溫熱的小手,似乎身後有人。

「來啊,母老虎,你追不到我,追不到我。」

聽到這個聲音,唐三剛剛反應過來,「砰」的一聲,感覺自己的左眼也………!

憤怒中,唐三慢慢起身,一字一頓地吼叫道:「唐——四——小——舞——。」

說着,身影迅速消失……………。

第二天早上,唐三很早就去和大師道別。

當大師見到唐三的兩個黑黑的雞蛋眼時,憤怒爬滿了面龐,剛想詢問。

唐三就解釋昨晚的事,說的大師既好笑又好氣。

感嘆這兩個大魔王在學校的一年來,就沒消停過,只能搖搖頭,嘆息一聲讓唐三離開。

唐三回到宿舍,拉起唐四的被子,叫道:「小四起床啦。」

唐四知道回去也見不到唐昊,懶懶散散的在唐三的催促下起床。

回去的馬車裏,唐四看見唐三的兩個眼睛就覺得好笑。

回到家門口,知道原著的唐四不由也忽然感覺空落落的。

唐三卻很興奮的叫道:「爸爸,爸,我們回來啦。」

可從門裏出來的不是唐昊,而是老傑克村長。

老傑克道:「歐,小三你們回………哎呀,小三,你的眼睛怎麼啦,怎麼腫?」

唐四上前,尷尬道:「傑克爺爺,您不要擔心,我哥哥這是不小心摔跤造成的。」

老傑克道:「哎呀,是這樣啊,小三,你怎麼能這麼不小心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