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說過,我這一生只侍候將軍一生,絕不作第二人想法。那樣,你把我姜唯唯看成什麼了?」姜唯唯眼眶中含淚,匕首都快把細嫩的脖頸壓出血來了。

「那好,暫時為婢吧。」唐春嘆了口氣,輕輕拿下了匕道。

姜唯唯起身侍候唐春洗浴更衣,不久又捧著一個考究的麻黑色木頭盒子過來,上面還貼得有封條。

「裡面就是火碧衝天丸?」唐春天眼打開往裡探視過去,不過,一碰到盒子時就給反彈了回來。知道是姜天峰設置得有護盒的東東。

只見姜唯唯伸手一拂,盒蓋咔嚓一聲打開了,她說:「這盒子要有姜家最正統,而且,還要有祖宗傳下來的葯氣才能打開的。」

唐春發現,裡面躺著三個羊脂白玉的瓷瓶子。二指頭寬大,輕輕挪開瓶蓋, 黑色交易:總裁舊愛新歡 ,頓時,唐春感覺全身都狂燥了起來。

發現居然是一顆紅得似血的藥丸,大如牛黃安宮丸。唐春趕緊蓋上了蓋子。手一拂蓋上了盒子,再一拂,盒子憑空在姜唯唯面前消失了。姜唯唯眼光一亮,盯著唐春。

「你……你是不是用那個裝的?」(未完待續。。) 「你也知道那個?」唐春神秘一笑。

「爺爺果然有眼光,將軍居然有那種神秘之物。唯唯能為婢女值了。」姜唯唯說道。

「呵呵,等有機會時我也給你弄一個。」唐春笑道。

「真滴?」姜唯唯眼突然睜得老大,貌似不敢相信有這種好事,「將軍肯定是說著玩的,唯唯一個婢女哪敢有這種奢望。」

「當然真的,能跟著我唐春的人必幸福。乾空袋算什麼,我先賞你這個。」唐春說著一動,從那白衣女子手中換來的地階極品彎月刀出現在了空中。

望著那彎月刀上溢出一強悍的殺氣,姜唯唯雙眼閃彩。


「真給小婢我嗎?」

「當然,拿去吧。你先試著融合一下。」唐春說道,把自己的印記抹去了,彎月刀輕輕落於姜唯唯之手。

「謝謝將軍賞賜。」姜唯唯激動的福了一福,拿著彎月刀輕輕拂著,摸著,愛不釋手了。

「好像是地階極品。」

「嗯,看來你眼光不差。」唐春肉痛的得瑟著。雖說自己現在有了天階下品的極刃,但地階極品兵器也是好東東。這貨在心裡狠罵著自己這般不爭氣,居然被美色所迷,這嘴巴一大,把好東東送人了。

但轉爾一想她是我唐春的女人後心裡又平衡了起來。其實,唐春也不想想,那七品火碧衝天丸可是比這彎月刀珍貴得多滴。

姜唯唯出去練功熟習寶刀了,唐春披上衣服走了出去。發現胖子這親衛頭頭居然斜靠著帳蓬正呼嚕聲如雷一般的大。那啥喇汁流得滿胸脯都是。一見這傢伙如此就氣不打一處來,唐春一腳踢去。

「幹嘛幹嘛昵,我的美妹子啊。」胖子迷迷糊糊的啰嗦著,一睜眼,發現唐春正冷冰冰盯著自己,這傢伙一摸那肥腦袋,訕訕然道,「不好意思,昨晚上也喝高了。幸好,沒出事吧?」

「出事。出事你就等著來為老子收屍就是了。」唐春沒好氣的哼道。


「嘿嘿。我知道有個美女進來陪你的。所以,我放心睡去了,不想打擾你們好事兒。」想不到胖子居然乾笑聲聲。

「丫滴,你知道還放她進來?」唐春被狠狠噎了一下。

「又不是刺客。是姜老伯的親孫女。那個長得美啊。可惜她不喜歡胖子我。春哥。人活一世不快活枉來一世的。

上戰場是鐵血,隨時掉腦袋,休息時妹子過來給你舒展一下有什麼不好。你看包毅那傢伙。表面上堂堂正正,實際也差不多。九環谷的異姓女子估計給他糟糕過多少也不清楚了。反正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胖子乾笑道。

「胖子,你在背後埋汰老子是不是?老子啥時玩過女人了?」包毅居然冒出頭來,狠狠盯著胖子,拳頭捏得咔嚓咔嚓直響,貌似要教訓胖哥一番。

「姓包的,你盯著我幹嘛,有何居心?」胖子臉漲得有些紅了。無視包毅的威脅,有唐春在,包毅絕不敢對自己怎麼樣滴。

「盯個屁,老子有那閑情還不如多練功。昨晚上路過發現你居然睡得像豬一樣,就是有敵人進來你丫滴也不會清醒的。老子代你盯了一夜了你還在背後講我壞話,小人一個。」包毅譏諷道。

「我說的難道不是真的,你不可能不玩女人。」胖子嘴硬道。

「不信是不是,你打我幾拳試一下。」包毅冷哼。

「你明曉得胖爺我功力比你低,那是自找沒趣。」胖哥挺了挺胸脯。

「老子練得有童子功,將軍試一下就清楚了。」包毅說道。

「啊,你還……不可能吧……你一個女人都沒。」 深度索愛:首席的寵妻

「不是叫你試嗎,這童子功一試就清楚。」包毅冷笑。

胖子垂下了頭,不過,轉爾又嘴硬道:「那是因為你要練童子功才不敢動女色。其實你心裡早就想這個了。」

「放屁!」包毅惱了。

「好了,咱們進賬聊聊。」唐春擺了擺手。

兩個傢伙氣喜喜的對看一眼坐了下來。

「現在雖說新招收了姜家莊人馬二千多,但咱們肩上的擔子將更重了。」唐春說道。

「是啊,這多了二千多張嘴,不對,是多了一萬多張嘴,吃喝拉撒都得負責。這銀兩哪裡來。而且,就是給他們制一批軍衣都難找到銀兩了。功力高的還要配鎧甲,都得配兵器,銀子啊。」包毅發愁了。

「嗎滴,引來一窩的叫花子。還真是頭疼,乾脆咱們劫富濟貧去。」胖子一拍腦袋想出一餿主意來。

「正好了,紫衣衛大批高手不正在富州城。你劫上幾家就可以到他們那裡報道了。」唐春哼道。

「不劫哪來銀子啊,而且需要得急。」胖子犯難了。

「叫李北再賣字畫怎麼樣?」包毅說道。

「屁用,這泰古縣也是窮得掉渣,有幾個懂得欣賞詩詞歌賦的。富州城還差不多。」胖子哼道。

「唉,元石也耗盡了。銀兩也花光了。身上可以抵押的基本上就剩下這衣服了。」唐春嘆了口氣,琢磨著賺錢之道。

胖子跟包毅也是一籌莫展樣子,這時,李北進來,小聲問了胖子后也是一臉的無奈樣子。

良久,唐春突然一拍桌子,說:「有了,刀子縣不是我的封地嗎?」

「當然是,聖上有頒下聖旨的。」李北說道。


「好,咱們就用刀子縣去抵押換銀票。」唐春說道。

「這個不妥啊唐兄,這刀子縣可是你的第一個封地。而且,聖上還連帶著封你為男爵。

一旦封地失去你這爵位難保啊。你現又是戴罪之身,這爵位跟封地尤其難以得到。

這是你重新踏入貴族門弟的叩門磚。絕不能抵押了。到時弄不回大筆的銀兩你的封地爵位都將失去了,你將一無所有。並且,影響也不好。」李北說道。

「不用議了,這事就這麼定了。為今之計就是要收復刀子縣,這事搞不下來的話首先我這腦袋難保。空有封地有什麼用?」唐春態度堅決。

「就怕錢莊的人也不敢要,你這封地雖說是你的,但現在卻是在火蘭國手中。人家哪肯花了成堆的銀子來換一個只有空頭而無實質的封地。當然,如果是屬於大虞皇朝的又另當別論了。」胖子說道。

「不一定,咱們要價稍微低些。刀子縣既然從我開始下來收復了,而且是代表聖上的意思。刀子縣不管用多長時間。必收復的。到時。就是銀庄賺錢的時候了。刀子縣可是大縣,人口高達二百多萬。這麼大的地盤如果轉手賣給那些巨富之流,那是賺大發了。」唐春搖了搖頭。


「既然唐兄決定了那這事我去辦理,泰古縣就有順風錢莊的分號。只要一旦談妥當下來。富州那邊會用飛鷹馱來銀票的。或者用飛鷹送達。順風錢莊可是全國排得上號的大錢莊。」李北說道。接著就帶著幾個人直奔泰古縣城而去。第二天一天。唐春跟胖子幾個一起在為姜家莊人辦理入伍手續。

忙活了一天終於全部辦妥當了。這事飛雕傳書到總兵衙門報批后就可以了。晚上的時候李北也匆匆回來了,說是順風錢莊同意了抵押刀子縣的事。總抵押經額度高達四十萬兩白銀。

這在大虞皇朝也算得上是一個天文數字了,因為。七品縣令一年的奉祿也不過幾十兩銀子。當然,灰色收入不算在其中。

有了銀票就好辦事,唐春馬上安排包毅跟李北分頭出動,帶著姜家高手到臨近的州郡購買大批的帳蓬、駿馬、糧草、藥材、衣物、鎧甲、兵器……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而這邊又擴充了小分隊,一下子整合出幾十個以50人為基礎點的小分隊來加強訓練,準備實施騷擾打擊計劃。

「唉,要是有更多的錢就好了。」看著火熱操練的姜家族人們,唐春感嘆道。

「暫時來講咱們總算是能抵過去了,不過,收復刀子縣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假如說戰事拖長到一年左右,咱們的銀兩就不夠了。這四十萬兩現在就剩下一半了。最多維持四個月的後備。最大的問題還有,就是先天高手咱們現在還是缺。」李北說道。

「高手難求,請一個先天大圓滿強者一年的耗費就是幾萬兩白銀,而且還是上戰場,估計幾萬兩人家還不肯來,所以,咱們哪請得起。」唐春說道,「我的意思是想購幾隻飛鷹,在作戰時也能用上。還有,還得建造幾輛大炮,攻擊起來有力度。」

「大炮,大炮是啥玩意兒?」胖子忍不住問道。

「就是在巨車上裝上能把拳頭大的火藥擲出去很遠距離爾後炸開的東西。我從一古墓中得到的秘方,咱們試製一架看看威力如何?」唐春說道,計劃搞清朝時期那種土製的大炮。

現代社會那種精確制導的大炮唐春可沒那本事搞出來,像清朝時那種土製大炮還是能搞的。當然,唐春的土炮要求射程更遠,爆炸威力更為強大。

不然,你炸出去連一個有著內氣保護的10段位高手都炸不死還有屁用。而且,軍中七八段位的強者就是用手扔也能把火藥彈扔到千米之外,先天高手扔到幾千米之外一點問題沒有。

因此,射程太短的話就有些雞肋了。這廝拿出了早就預畫好的製作圖紙來,幾人湊一塊兒唐春詳細給解釋了一遍。

「這秘密的機關之術太神奇了,居然能讓一些鐵疙瘩變成高手攻擊,厲害。」胖子讚歎道。

「不如加入內氣煉製之術,這樣一來,打擊力度更高,射程會更遠的。」李北建議道。(未完待續。。) 「我也有如此想法,只不過咱們缺先天高手。這紅衣大炮的炮筒子經過內氣煉製之後更為堅固,也就更能承載炮彈出發時的衝擊之力。」唐春說道。

「如果能把這種紅衣大炮讓氣罡境的制器高手煉製出來,那估計連先天高手都能炸死了。如果炮彈夠大的話,就是對氣罡境高手在未及防備之下也能構成威脅的。」包毅說道。

我家兒子是棵樹 。暫時咱們就不用想了,至於先天高手用內氣相助制炮方面我來想辦法。」唐春想到了羅盤子跟良豆子兩個老傢伙。

「春哥,把這製作紅衣大炮的任務交給我吧。我很喜歡搗鼓機關之術。也學過不少這方面的東西。」胖子居然對這個感興趣,自動請戰。

「那成,這紅衣大炮就交待給你負責了。有一點一定要注意,這圖紙一定要保密。還有,分部位叫人專門製作,這樣一來,即便是有一批工人給外國高手抓去了,他們也製作不出紅衣大炮的。這是屬於我唐家軍的最大的秘密。」唐春一臉慎重交待道。

「放心,就是我胖子死了也不會泄密的。因為,我胖哥也是唐家軍中一員,而且還是大將。」胖哥拍胸脯道。

「大將個屁,一個外委把總罷了。」包毅譏諷道。

「老子是把總了,你到現在不就一個百夫長,牛個屁。」胖子反唇相譏。

「胖子。不用吹。過段時間我升得比你快。」包毅賭上氣來著了。

「不可能。」胖子搖頭。

「因為,我功力比你高。就你這小六段的,到時爬到將軍一職時就升不動了。」包毅得瑟的笑了,「而且,前次戰功,我現在也洗清了。沒人再敢說我包毅是山賊了。這是得到朝庭認可了的。」

「走著瞧,這紅衣大炮沒準兒製作出來威力巨大。到時,朝庭一看,我胖子可就大功臣。到時,陞官大大的。」胖哥哼道。

「呃。對了。胖子講得還有些道理。如果這紅衣大炮真能製作成功並且威力巨大的話沒準兒會引起朝庭注意。到時,咱們乾脆辦個紅衣大炮廠。沒準兒會賺大錢。」李北說道。

「嗯,這也不失為一條生財之道。」唐春點了點頭。

胖子帶著自己的二百手下開始了工作,劃地、到鐵匠鋪購買爐子……

想不到胖子幹這一行還真有些心得。二天時間就一切就緒。只不過那爐子在泰古縣這種小地方找不到大的。只能湊和著用了。

「不如向朝庭制器府申請幾個大爐子。一批火藥、一批燃料回來過來怎麼樣?還有,還得要一批好鋼。」胖子陪同著唐春檢驗大炮作坊時說道。

「那些都有難度,他們會說你要搞什麼?不會同意你私下搞的。」李北說道。

「看來。只能自力更生了。」胖子嘀咕了一句。

「放心胖子,到時這紅衣大炮搞成功后我唐春要他們制器府過來求咱們才是。看著吧,到時,你胖子就得意了。現在我就宣布,任命你為刀子縣守備營制器坊主事。」唐春伸手拍了拍胖子肩膀。

「制器坊主事,呵呵,也成也成。」胖子笑道不以為然樣子。知道這貨嫌這身份太低丟人,唐春也沒再啰嗦。

「兩位,現在感覺身體恢復了一些沒有?」唐春轉道回到泰古縣城,進了客棧,對羅盤子兩人說道。

「好是好一些,不過,經絡不暢,使不上力。」羅盤子有氣無力的說道。

「可以發出先天之氣嗎?」唐春最關心這個了。

「發個屁啊,不是說了經絡不暢。」羅盤子沒好氣的說道。

「又沒叫你去戰鬥,就是發點先天之氣幫我煉一下幾截鋼鐵筒子罷了。」唐春說道。

「你煉那東西幹什麼,如果是好的兵器我們就沒辦法了。」良豆子問道。唐春拿出了紅衣大炮圖來詳細給兩個老傢伙解釋了一遍下來。

「不錯啊,這鐵疙瘩居然還能搞成這樣子。你這哪來的?」羅盤子居然來了興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