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說的不夠清楚嗎?咱們謝家,承擔不起這樣的損失!」

謝千豪道:「那現在怎麼辦?」

謝千山沉聲道:「這個辦法不行,那就換個辦法唄。」

謝千豪撓了撓頭:「還有別的辦法能讓這些人離開嗎?」

「我覺得,這不太可能啊!」

謝千山沉聲道:「未必要讓他們離開。」

「林漠身邊人雖然多,可是,真正的高手沒有幾個。」

「既然明的不行,就來暗的。」

「千山,你給家族打電話,讓家族派一批高手過來。」

「咱們可以偷偷潛入望江園,將這些人暗殺了!」

謝千豪有些懵圈:「大哥,這……這辦法能行嗎?」

「這些人,帶了幾千人去幫林漠啊……」

謝千山瞪了他一眼:「幾千人,全部都在林漠身邊站着嗎?」

謝千豪一時間語結:「呃,這……這倒不是……」

謝千山:「那不就對了?」

「咱們的目標,主要是林漠,其他人並不重要。」

「這次潛進去,如果可以悄無聲息地帶走林漠,就不用管其他人了!」

「就算真的被他們發現,以咱們謝家這些供奉高手的實力,想突圍出來,也不是難事!」

「林漠是這批人的頭領,只要抓住林漠,這批人就如同一盤散沙了,到時候再想對付他們就容易了!」

「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懂吧?」

謝千豪眼睛一亮:「大哥,我懂了!」

「好,我這就去聯繫家族,安排人手!」

謝千山點了點頭,沉聲道:「記住,千萬不要走漏了風聲。」

「既然要偷襲,就要低調行事,明白嗎?」

謝千豪連連點頭,滿臉喜悅:「大哥,把這姓林的抓出來,能不能先交給我處置?」

「這王八蛋,偷襲我,把我傷成這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謝千山皺眉:「抓回來再說吧。」

「這個人還有用處,至少得讓他交出再造丸的配方吧。」

「你這點傷算什麼了?再造丸,那可是價值數千億甚至上萬億的神葯啊!」

「若是咱們謝家能掌握這再造丸,到時候,絕對能進入華夏十大家族前五,就真的沒人敢再小瞧咱們了,懂嗎?」

「你的仇,等配方拿到手,再報也不遲啊!」

「到時候把人交給你,你想怎麼處理,隨便你!」

謝千豪一臉激動,使勁點頭:「明白!」 中海人彪悍,剛愎自傲,這樣的特點,在退商會的事情上,表現的很突出。

退了,不受會長、副會長的管轄了。

而且,紅日·中海,成立了一個「紅日商會」,吸納了不少的成員。

當會長的,還是高小玲。

這娘們兒,可得勁兒了。

這是統領一方有錢人了嘛!

王霞對此事,也是氣的吐血,但又無可奈何的感覺。商會,本來就是個民間組織的,進退自願。

於是,北部新城、中海濕·地公園的工地,熱火朝天。

容喜的工地,冷清了許多。

林洛嬌對於這種局面,和宋三喜早有預料。

她讓顧芸夢處理日常工作,她在周文兵等人的陪同下,已經去鄰市,找建築商、材料商,洽談合作了。

宋三喜的想法也是,中海人不與中海人合作,那中海的錢,給外人掙,也是一樣的。

顧東,高於市場通行價格百分之四五十,確實在建築、材料等方面,是巨大的誘惑,也把容喜打壓慘了。

但,林洛嬌和顧芸夢的核算之下,鄰近的市,怕是能讓他們高於市場價格百分之二三十,甚至百分之十,也能把工地繼續做着走。

輸給紅日,怎麼可能?

大不了,時間會耽誤那麼十來天,以後的利潤少賺一點點就好。

顧東這種打法,就是傷敵八百,自損三千。

雖然容喜在積極努力,但中海的小道消息,傳的也多,對於容喜是相當不利的。

民間的口碑,有些下滑的厲害。

更為要命的是,資金鏈出現問

題了。

四大工地,這資金投入,是相當不小的。

目前,已經所剩下不多了。

宋三喜考慮的是,實在沒辦法,把維維的四個億拿出來頂上。

還有,王霞那裏,也應該能拉幾個億過來頂着,那問題就不大了。

這周去省城,跟蘇有晴商量一下,畢竟錢在她卡里。

鬼石場的事情鐵板釘釘的搞定,中海市上先撥款下來,那就好辦了。

這些壞的局面,不斷發生。

宋三喜還是很淡定的。

他只是給朱永標打了電話,說老同學,你這麼干,還為以後着想嗎?

朱永標說對不起啊宋三喜,人都是現實的,人家給錢特別高,我們也要生活的嘛,以後,還有合作機會的。

宋三喜說人各有志,我不強求。你在建的工程款,半年之後再來拿吧,以後容喜永不用你。

朱永標還冷笑了,說:「行了吧,別這麼想拖欠。你跟紅日真沒法比,人家是先給錢,后做事。我拖也拖的起,但半個月之後,不把款項結清,我起訴你!」

宋三喜笑着掛了電話,不想和這種朝秦暮楚的老同學再打交道了。機會給夠了,就不用再給。

駕車出門,碰上高小玲開着大勞,也出門去。

這娘們兒,這兩天心高氣傲,相當有成就感和滿足感。

她的車,把宋三喜的車擋住。

漂亮的波浪卷新髮型,探頭一甩,好有味道。

「宋三喜,最近這幾天,你們家的消息不怎麼好吧?我那天晚上提醒你呢,你還不搭理我,踩我車。現在工地停擺,到處有人找容喜要錢,感覺很舒·服了?」 法國魔法部,地下會議室

四個神秘人坐在會議室中,其中兩人身穿長袍,帶著奇異的面具,一看就是『達納特斯之眼』的裝扮。

而剩下的兩人則是身穿宛如中世紀時期的洛可可式古典長袍,面色慘白,紅唇如火,在陰暗的環境中隱約能辨別出是一男一女。

「腐化主教,這麼著急找我們有什麼事?」身穿長袍的男人開口道,聲音宛如來自深淵的低語。

頭戴死神面具的腐化主教敲擊著桌子開口道:「最後的屏障已經被攻破了,帕德里克·斯諾已經發現自己的間諜身份暴露了,小丑祭祀也死了。」

「這些不是早就知道了嗎?」華服女子接過話頭問道:「一切不都在計劃之中嘛!帕德里克的身份註定要暴露,小丑祭祀的意識已經開始脫離你們的控制了,他的死也是遲早的事情。只可惜『禁魔領域』沒有堅持太長時間,如果再給我們兩個月的時間……」

「但小丑臨死前機緣巧合的將那個孩子卷了進來,那孩子已經得到了小丑祭祀記錄『深淵計劃』的水晶球了,而且有七個廢物暴露了他們的改造,被那孩子殺了,『深淵計劃』應該暴露了。」腐化主教冷聲道。

身穿華服的女子臉色一變怒罵道:「你們達納特斯之眼都是廢物嗎?『深淵計劃』事關我們二十年來的謀劃過早暴露會讓那些『囚神者』有所準備!」

「事已至此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既然已經暴露了,索性開放一部分『深淵計劃』的改造,畢竟最近『圓桌騎士會』和『光明會』做的有些太過分了,是時候讓他們吃些苦頭了,正好也可以為我們爭取一些時間。只要保證不要暴露我們真正的意圖就好了!」古典長袍的男子陰森森的道。

腐化主教伯雷斯·福利思索了一番道:「我同意,也是時候該有所反擊了,而且最多一個星期『遺迹』就要開啟了,前期偶然進入了不少人,也不知道他們對裡面探索的怎麼樣了。這次『遺迹』探索事關重大,剛好可以讓『深淵改造』的失敗品為我們爭取時間,這次由我親自帶隊進入『遺迹』,我們必須找到死神遺骸和兩件神器!」

「對了,那個被死神眷顧的孩子怎麼辦?」古典長袍男子問道。

許久沒有說話的血色主教回答道:「暫時不去針對他了,最近我們的人手都有限……而那小子覺醒了『死神之力』祭祀以下的人無法制服他,而且『死神之力』對我們達納特斯之眼有克制,不太好下手。」

「我擔心他加入『囚神者』,圓桌騎士會好像對他很感興趣。」古典長袍男子道

腐化主教笑了笑開口道:「不想讓他加入『囚神者』的陣營,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他加入我們……或者加入那個人……」

「這可能嗎?」華服女子輕哼一聲

「就算不可能也只有我們知道,不是嗎?別忘了他還是我外孫……還是那個人的教子……」腐化主教說著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

晚上,馬賽港外,傭兵酒吧

「去巴黎……不去巴黎……去巴黎……不去巴黎……」

秦維傑手中抓著一朵乾癟的爛玫瑰,撕扯著花瓣,此時他還在糾結到底去不去巴黎。

水晶球之中的內容秦維傑看了,東西比較雜亂,有達納特斯之眼的據點布置、人員配置以及一些計劃。

據點布置、人員配置都會進行調整,參考價值不大,尤其是在最近這段時間,達納特斯之眼受到『光明會』和『圓桌騎士會』圍剿,據點布置和人員配置必然會有改變。

而真正有價值的就是『達納特斯之眼』的計劃,這是他們一直在經營的東西短時間不會因為受到圍剿就改變。

在這些計劃之中,有兩個計劃讓秦維傑感到不安。

第一個計劃叫做『腐蝕』,是關於滲透法國魔法部的計劃,計劃已經執行了接近十年,在小丑的印象中法國魔法部高層至少有三分之一已經被滲透了,而且小丑的記錄中還說道,他懷疑滲透法國魔法部的不僅僅只有『達納特斯之眼』還有一個組織在積極的滲透這法國魔法部。

而種種跡象表明,從五年前開始『達納特斯之眼』已經與那個神秘組織開始聯手滲透法國魔法部了,近五年來對法國魔法部的滲透效率極高,單單達納特斯之眼就已經滲透了三分之一的高層,另一個神秘組織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小丑祭祀猜測法國魔法部至少被滲透三分之二,這是一個十分恐怖的比例。

結合之前夢境中明斯克他們對自己忠告,秦維傑只感到脊背發涼,法國魔法部很可能已經徹底被滲透了。

除此以外,還有一個計劃更讓秦維傑心驚不已,那是一個名叫『深淵計劃』的布局,計劃已經準備了接近二十年的時間,就連小丑對這個計劃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深淵計劃』正在秘密改造一些巫師或者麻瓜。

他們稱這種改造為『深淵改造』,被改造的人並非『異化』卻會瞬間擁有強大數倍力量,然而任何力量是需要代價的,而這種改造的代價就是會放大內心的陰暗面,甚至讓人失去理智。

小丑不清楚這種『深淵改造』的用意是什麼,甚至不清楚有多少人接受了這種改造,他只知道這種改造的力量並非源自『禁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