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正想找公孫復,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很好。」

地上突然湧起一根蔓藤,公孫婷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被緊緊纏住。

公孫婷拚命掙扎,但是她很快就發現,這青藤堅韌到讓人震驚的地步,無論她怎麼掙扎,都沒辦法掙脫。

「救小姐。」

咣咣,兩道劍芒亮起,兩名婢女同時出手,出手相救。

砰砰,兩人身體同時被擊飛,跟先前的獨眼男子一樣,從窗口被砸出去。

葉雄控制著青藤,將公孫婷拉過來,來到自己的面前。

「這麼漂亮的臉,一會肯定會更嬌艷。」葉雄笑道。

「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我曾爺爺是地王。」公孫婷又是驚又是怒。

「公孫白,掌嘴。」葉雄喊道。

「啥?」公孫白傻眼了。

「被欺負到這份上,都不敢還手?」

公孫白頓時為難了,他只不過是一個私生子,在公孫家沒有地位,公孫婷可是公孫家後代之中,赫赫有名的人物,這一巴掌如果真的打下去,後果無法想像。

「公孫白,你敢打我,考慮過後果嗎?」公孫婷威脅。

她不信公孫白敢對自己動手,那不異於找死。

啪!

響亮的一巴掌,直接把她打蒙了。

公孫婷白嫩的臉上,瞬間就多了四道指跡。

「公孫婷,你以為我不敢打你嗎,沒有公孫家,你就是一個廢物,你的境界全都是用靈藥堆上去,老子這可是自己一步步,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沒有公孫家,你就是個屁。」

「公孫白,我保證,你會死無葬身之地。」公孫婷咬牙切齒。

啪!

響亮的耳光,再次拍在她臉上。

反正已經打了,多一個不多,反正都是死,不如打個夠。

公孫白平日里被她欺負的情景,歷歷在目,這一下全部都爆發出來。

啪啪啪!

左右開工,連續不停的聲音傳來,片刻之間,公孫婷那白嫩的臉上,就被扇腫了。

公孫婷開始還在不停地說著威脅的話,但見公孫白就像瘋了一樣,自己越是說,他打得越狠,頓時就不敢再說什麼了。

酒樓之上,很多人見識到這一幕,全都被公孫白的瘋狂給嚇到了。

更多的人,對葉雄的身份產生了好奇,他們很想知道,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明知道公孫婷的身份,還敢讓公孫白下手。

葉雄控制著青藤,順手一扔,公孫婷就被扔出酒樓外面,狠狠地砸落地上。

「小姐,你沒事吧?」

「小姐,你傷著沒有?」

兩名婢女連忙上前扶住她。

「公孫白,老傢伙,你們等著,你們一定會後悔的。」公孫婷扔了句狠話,帶著仇恨揚長而去。

酒樓恢復了平靜。

公孫白傻傻地坐著,看著自己的手,還沒反應過來。

他剛才居然打了公孫婷,還把她打成豬頭一樣。

葉雄看了他一眼,問道:「後悔了?」

「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後悔了。」公孫白故作鎮定,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只能隨遇而安了。

「公孫家在什麼地方?」葉雄問。

「你連公孫家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公孫白有些傻眼地看著他,突然對他十分好奇。

整個南方星域,誰不知道公孫家在北寒星,佔據整整一顆星球。

「不知道,直接說。」

「公孫家在北寒星,離這裡不遠,如果利用傳送陣的話,不到一個小時,就能到這裡。」公孫白回道。

「既然這麼近,我就在這裡等等好了,浪費不了多少時間。」葉雄淡淡地說道。

「前輩,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公孫白問。

南方星域不懼公孫家的人沒幾個,這個傢伙顯然不是能跟公孫家抗衡的幾個人物之一,他到底是誰呢?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葉雄賣了個關子。

原本以為至少要一個小時,公孫家的人才會過來,哪知道不到半個小時,外面就傳來一聲炸雷似的聲音。

「誰欺負婷兒的,給我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外面有人喝道。

聽到這個聲音,公孫白的臉色頓時非常難看,說道:「前輩,我三叔來了,他的實力很厲害,金丹巔峰,戰力逆天,在公孫家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奇怪,他怎麼會在這裡?」

葉雄正好吃完飯,當下化成一道流光,衝出酒樓,來到外面的半空之中。

半空之上,公孫婷身邊站著一名外貌四十多歲,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留著黑黑的鬍子,外表看起來十分威武,氣勢如虹。

此人正是公孫復的第三個兒子公孫霸,他就在附近,聽到公孫婷的求援之後,馬上就飛過來幫忙。

「三叔,就是他。」公孫婷馬上指著葉雄,咬牙切齒地說道。

「臭小子,婷兒是你打的?」公孫霸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惡狠狠地問。

「不是我打的。」葉雄搖搖頭:「她不配,我讓人打的。」

公孫婷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這麼狂妄的人。

自己堂堂公孫家青年一輩之中,最出色的人之一,還不配他出手打?

「你到底是何人,報上名來,我公孫霸不殺無名之輩。」 步步圍情,圈寵二婚老婆 公孫霸喝道。

「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叫公孫復過來,別再讓人過來送死。」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話。」

公孫霸夾著澎湃的氣勢,狠狠地朝葉雄攻來。

他的頭頂之上,形成一個威勢十足的法相,似虎似獅,是一種從來沒見過的異獸外形。

「三叔,你虎狼法相越來越厲害了。」公孫婷忍不住喝彩起來。

場下的人,見狀也忍不住喝彩起來。

葉雄嗖地出手了,化成一道流光,迎向威勢最強大的法相中間。

一般的修士,是不會迎著對手法相出手的,畢竟法相最強攻擊中心,葉雄這樣做,在很多人眼中看來,就像傻子一樣。

然而,很快他們都傻眼了。

氣勢如虹的虎狼法相,居然生生被一拳擊潰,消失無蹤。

當圍觀者反應過來的時候,公孫霸身體已經被一拳打飛,狠狠砸落地上,半晌沒才爬起來。

一拳,公孫霸敗。

全場石化。 一拳將一名金丹巔身打飛,這種實力,放眼整個西方星域,也找不到幾個。

「你到底是誰?」公孫霸爬起來,捂住胸口,震驚地看著葉雄。

「你沒資格知道,叫公孫復過來。」葉雄淡淡地說道。

如果前一刻,還有人覺得葉雄狂妄,那麼這一刻,沒有人懷疑了。

不是猛龍不過江,對方膽敢挑釁地王公孫復,肯定有把握。

周圍的人紛紛猜測葉雄身份,但是沒有一個能猜出來,像他這個年紀,有這種實力的人,他們從來沒見過。

公孫婷傻傻地看著葉雄,剛才囂張的氣焰完全不見了,一步步地退走。

她原本以為三叔過來,能為自己出一口氣,沒想到不堪一擊。

最震驚的莫過於公孫白,他根本就沒想到,自己隨便想找個人當擋箭牌,會傍上這麼一株大樹。

就他這實力,整個公孫家,除了公孫復之外,也沒有第二個人是他的對手。

公復霸捂著胸口,不敢再逗留,帶著公孫婷遠遠地逃走了。

原來以為會有一場大戰,誰也沒想到,大戰之么快就結束了。

「愣著幹什麼,結賬啊!」葉雄敲敲公孫白的腦袋。

公孫白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從身上拿出靈石付賬。

兩人走出酒樓,公孫白一直跟在葉雄背後,現在他已經徹底得罪了公孫家,如果離開,不會有好下場。

這根大腿,必須要好好抱著。

「告訴他們,一個小時之後來廣場,一個小時之後,我要離開了。」葉雄說道。

公孫白從身上掏出一個小瓶子,將裡面的本命元氣放起來,跟家族溝通。

周圍很多人都在圍觀,想看看事情的後續發展。

得罪公孫家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他會是個例外嗎?

葉雄站在廣場上,慢悠悠地等著。

半小時之後,天邊幾道流光飛馳而來,快速來到廣場之中。

這個廣場,是北冰城平時用來聚會,本來就不算很大,此刻卻圍滿了人,全都在觀望。

看熱鬧的人在什麼地方都不缺,這是人之本性。

來人全都是公孫家族的人,為首的是一名外表五十多歲的老者,瘦長臉,眼眶很大,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咋一看去,還以為是個骷髏頭呢!

老者身邊跟著很多人,有幾名跟他有些相似。

「你就是公孫復?」葉雄目光落到瘦臉老者身上。

「我父親豈是你想見就想的,你還沒這個資格。」瘦臉老者冷哼一聲,喝道:「我叫公孫泰,是現在公孫家的家主,你是何人?」

他剛報出身份,身邊就引起一陣騷動,顯然這老者名聲在外。

「這瘦鬼是誰?」葉雄扭頭問公孫白。

公孫白已經嚇得瑟瑟發抖,手一直都在抖著,顫聲道:「他是我大叔,背後那幾個,是我的三叔,四叔,六叔,我父親,十三姑……」

原來這些全都是公孫復的兒子女兒,為首的瘦老者是大兒子。

「公孫白,你這個廢物,還不快點過來。」

公孫泰背後,一名似乎還沒醉醒的男子走出來,大聲喝斥。

此人正是公孫白的便宜老爹公孫強,公孫家十幾兄弟之中,最廢物的一個人,如果不是惹事的是他的兒子,他連來這裡的資格都沒有。 我可以成為娛樂圈明星 他的修為也是最差的,只有金丹後期。

「公孫強,我已經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有什麼資格喝斥我?」公孫白回道。

「你這個賤種,老子當初早知道將你射在牆上了。」公孫強破口大罵,目光落到公孫泰身上,說道:「大哥,我就當沒生過這個廢物,隨便你處置,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這話,明眼人都能聽出來,他是準備撇得一乾二淨了。

攤上這樣的父親,只能怪公孫白倒霉了。

偏愛,一如往昔 公孫泰目光落到公孫白身上,說道:「公孫白,雖然你只是一個賤種,但是畢竟有我公孫家的血脈,只要你現在過來,好好認錯,接受懲罰,我可以饒你一命,不然的話,別怪我下手無情。」

公孫白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他知道此刻沒有任何退路了。

穿越獸世:一曲撩人,絕代俏甜心 「士可殺不可辱,公孫泰,你們公孫家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我就算死也不會回去。」公孫白喝道。

「不知死活,我先殺了他,再慢慢跟你算賬。」公孫泰怒道。

「你剛才說什麼?」葉雄眉頭皺了起來:「如果我沒聽錯,你剛才說的是殺了我對不對?」

公孫泰根本就沒有想到,接下來的回答,會讓自己的命運發生改變。

「得罪公孫家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你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

峙著自己是公孫家的人,峙著自己父親是地王,除了尊者跟天王孤獨敗,公孫泰沒有將任何人看眼裡。

死字剛出手,葉雄就衝天而起,直上雲霄。

「想逃,沒門。」

公孫泰冷哼一聲,在背後緊緊追著。

剩下公孫家的人,也紛紛出手,衝上雲霄。

來到萬米高空之中,葉雄停了下來,掌心之中,凝聚了一把遍布雷紋的小劍,正是風雷飛劍,風系法術跟雷系法術的組合。

啾!

風雷小劍劃出一道優美的孤線,朝公孫泰射去。

公孫泰正想迎戰,那小劍在他身邊劃出一道軌跡,繞過他,朝他背後的公孫家人員殺去。

慘叫聲傳來,幾名實力弱的成員,直接被一擊即殺。

或頭部,或胸部,被刺穿一個大洞,血如雨下。

「混蛋,我殺了你。」公孫泰暴怒,殺氣騰騰地朝葉雄衝過來。

他以為葉雄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只敢躲著自己,不敢跟自己硬戰,只會朝自己的兄弟出手。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錯了。

葉雄掌心之內,凝聚了一顆冰火珠子,彈了出去。

遠遠的,公孫泰就能感覺到珠子之中蘊含的恐怖力量,正想躲開,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如果躲開,珠子就會朝自己兄弟那邊攻去。

「陰謀,一定是陰謀,我就看你這珠子有何威能。」

公孫泰不再躲閃,身上湧出滔天元氣,迎了上去,擊向珠子。

「不知死活。」等珠子到了對方的元氣面前,葉雄拳頭一握,輕聲一喝:「爆!」

巨大的爆炸聲音傳來,一鼓十分恐怖的元氣波動朝四面八方衝去。

哪怕公孫泰是半步元嬰的境界,依然被恐怖的撕扯之力拉向爆炸中心,再震飛出去。

葉雄五行劍落入手中,如同流星劃過星空,朝公孫家的人群飛去。

劍氣縱橫激蕩,一陣陣慘叫聲音傳來,那些公孫家的人,片刻之間就被殺得乾乾掉掉,血如雨下,斷肢殘骸從半空之中掉落,片刻之間,除了公孫泰之外,沒有一個還活著。

帶來七八個人,死得乾乾淨淨。 場外的人,全都看呆了,嘴巴張得大大的,目瞪口呆。

特別是公孫婷,由於她實力太弱,沒有參與追殺葉雄,所以逃過一劫。

此時此刻,她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一顆顆地流了下來,一直流到下巴,都沒有顧得上去擦。

死去的人之中,他的父親也在其中,但是她沒有憤怒,因為她的憤怒已經被無邊的恐懼代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