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本來就是打算找你的,給你發信息,你沒回。」

「以為你在忙,就沒敢打電話。」

「你怎麼來了?」許佳木聲音也透著一些詫異。

「看病啊。」

「你眼睛怎麼了?」

「最近熬夜熬出來的毛病,我說不舒服,大哥就推薦我來這裡了,說嫂子在。」

許佳木悻悻笑著,段林白這二貨,她是醫生,又不是什麼開餐廳的,哪有這麼推薦人來的。

「有人因為熬夜,真的導致失明,盡量別熬夜。」許佳木叮囑了兩句。

「最近失戀了啊,難受啊,憋悶啊。」

「你什麼時候談戀愛了?」許佳木笑道。

蔣二少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這不那兩個人那什麼了嘛……」在公眾場合,他沒敢直接說名字。

「那個人就在外面。」許佳木指了指門口。

隨後宋風晚聽到裡面傳來兵荒馬亂的聲音,隨後:「嫂子,我的髮型怎麼樣?」

……

待宋風晚進去的時候,蔣二少也沒走,就貼牆站著,無非是想多看她兩眼罷了。

得不到,看兩眼總行吧。

「宋小姐請坐。」給她看病是個五十齣頭的女醫生,戴著眼鏡,示意宋風晚坐到她邊上的椅子上,準備給她檢查眼睛,「我聽小許說過你的情況,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知道愛惜身體。」

宋風晚羞赧,任由她檢查。

她看了半天,說是有些炎症,叮囑她最近要多休息,別熬夜,又給她開了一些葯。

「拿著這些去繳費取葯就行。」

「謝謝。」

「給我吧。」許佳木接過藥單,其實這些葯加起來也不足一百元,宋風晚之前從南江返校,給她帶了不少特產,她總想把人情還了,就說自己去繳費拿葯,讓她等著。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已經很麻煩你了。」宋風晚直接從椅子上起來,也就是那一瞬間……

天旋地轉!

「晚晚!」

蔣二少當時還傻兮兮的拿著手機,給她拍照,忽然看到宋風晚腿軟身輕,腳步虛軟的往前栽去,嚇得手機扔了,伸手去扶她。

只是許佳木動作更快,而且無意識的拍了一下他的手,將他直接揮開,伸手接住了宋風晚。

「晚晚?」

蔣二少懵逼了。

卧槽!

女神嫁人了,這特么英雄救美的機會都不留給自己?

太狠了。

「呦,快扶到床上躺著。」

醫生趕緊扯開一側的遮擋簾,辦公室另一側就有一張床,平素檢查,提供給病人用的。

許佳木急忙扶她躺下,因為自己力氣不夠,還是醫生幫了忙。

「是不是低血糖?」因為她是猝然起身昏倒的,許佳木自然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她下意識翻找口袋,還真有幾塊糖。

「她這好像不是低血糖。」醫生給宋風晚看了下,「那應該會出汗,也應該有意識,她真的昏過去了。」

「那是怎麼回事?感冒太嚴重?」

……

辦公室內氣氛有點緊張。

女醫生五十多了,已經有了孫子,對於某些事很有經驗,給她檢查了一下,宋風晚這張臉她是熟悉的,因為當初喬家抄襲風波鬧得滿城風雨,她也因此出了名。

只是在她心底,總覺得她年紀很小,所以心底產生狐疑后,拿了之前的挂號病歷個人信息看了遍,又看向許佳木:「她今年多大?」

「大三,20歲。」她過生日,許佳木和段林白還一起送了禮物,這點她記得很清楚。

「我還以為她只有十六七歲,那可能問題就有點大了,小姑娘長得太顯小了。」

「老師,她到底怎麼了?」

「我只是懷疑,具體的,還要等她醒來,去做個檢查。」

蔣二少聽得一頭霧水,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她到底怎麼了?」

許佳木擰著眉,沒說話,把他急得肝顫上火。

……

宋風晚昏醒過來,已是大半個小時過去了,她嘴唇發白,明顯有些氣虛。

「先喝點水。」許佳木幫她泡了杯紅棗茶。

「謝謝。」宋風晚喝完大半杯,才晃了下腦袋,「我剛才……」

一切發生得太快,她來不及反應,眼前一黑,什麼都記不清了。

「你昏倒了。」

「嗯。」宋風晚抱著水杯,暖著手,「可能是低血糖,我最近作息不太規律,加上感冒,也沒什麼胃口。」

「晚晚……」許佳木示意蔣二少把門關上,此時屋內只有他們三個人。

「怎麼了?這麼嚴肅。」宋風晚呷了口水,神色還很輕鬆,「我現在已經覺得沒事了。」

「蔣奕晗,你能不能出去一下。」許佳木蹙眉,這人幹嘛呢,沒看到她們要說私密的事,還賴著?

「不行,我要聽。」蔣二少是打死都不出去,他家女神出事了,這種時候他怎麼能離開。

「那算了,隨你!」許佳木本就是醫生,自然什麼話都能說出口的,只是宋風晚有點受不住了。

因為她接下來就問了她例假情況。

宋風晚臊得慌,蔣二少更是臉一紅。

卧槽!

怎麼扯到女性話題了。

「我……」宋風晚擰眉,「應該十天前吧。」

「之後你和三爺發生關係了?做措施了嗎?」

宋風晚恨不能把頭塞進面前的水杯里,紅著臉搖頭,「我太忙了,最近都沒有……」

「你例假確實是正常的?」許佳木追問。

我懟哭了整個三國 有血,那就是有的吧。

宋風晚認真點頭。

「嚇我了一跳,我以為你懷孕了,你現在這癥狀很想懷孕初期……既然你例假正常,又無發生關係,那應該不是了。」許佳木鬆了口氣。

宋風晚腦袋一下子炸開了,心底隱有不好的預感,雙腿發麻,「木子,我那個例假好像不太正常……」

「嗯?」

宋風晚低聲給她說了下。

「你這……」許佳木雖不是讀婦科的,基本常識還是知道的,「懷孕初期會有流血的,那個和例假不一樣,你趕緊去檢查一下。」

這小姑娘,是真的完全沒常識啊,那個出血量能和例假相比?

宋風晚懵了。

蔣二少更是目瞪狗呆……

這特么是什麼情況!

這兩人從女人例假,聊到懷孕,他已經羞得要死了,現在說懷孕……

他真的要去跳河了!

不帶這樣的!

剛失戀,就告訴自己,人家孩子都有了?

傅三爺,你到底是什麼魔鬼。

這一天天的,也太刺激了……

許佳木餘光看了眼獃滯得宛若智障的蔣二少,讓他出去不肯,果真被刺激得不輕,這孩子怕是要去看看腦科。 十方收到消息,還思量著要如何與客戶交代,卻不曾想其中一人猶豫著將手機遞給他……

【傅三爺高架橋上出車禍。】

媒體收到風聲,這消息已經宛若一陣風般,刮遍了京城。

當時車內就傅沉一人,出了事故,他肯定要出面解決,等到交警過來之前,對方車主定然是不肯讓他離開的。

造成擁堵,自然不少車主下車觀望,傅沉這臉又頗具辨識度,加上牛逼哄哄的車牌,馬上就認出了他。

當時高架車流不算多,對方被撞了一下,下車看了眼自己的車屁股,當即大怒。

「卧槽,你特么會不會開車,隔了這麼遠,也能撞過來,你特么故意的吧!」誰開車都會注意一下車距,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此時又不擁堵,莫名被撞,誰都沒好脾氣。

「你特么還坐在車裡,給我下來!」

「艹——你車子就蹭掉點漆,你看我的車尾燈都被撞爛了,你別躲在裡面裝死。」

……

傅沉這輩子就沒慫過,不是不敢下車,而是還沒回過神,

他與宋風晚差了九歲,他計劃著自己35歲要孩子,那時候宋風晚24,也是最佳的生育年齡,兩人還能享受四年二人世界。

可惜……

「噯——」被撞車主,不停敲打玻璃窗。

傅沉這才開門下車,他久處高位,即便臉上掛著一點抱歉的笑,也自帶一股不怒自威。

「抱歉。」

對方沒想到是傅沉,怔了下,突然語塞。

「車上的人沒事吧?」傅沉打量著他的車尾,的確慘不忍睹。

「沒事,你開車要注意點。」那人咳嗽著。

「對不起,方才有些分神,我全責,所有賠償,都由我負責。」

對方瞧著傅沉態度很好,點頭,「我已經打了電話,很快保險公司和交警就會過來。」

傅沉點頭,此時這情況,他實在不方便直接抽身離開,眯著眼盯著腕錶,「我有急事,我通知我助理過來,到時候可能會先行一步,如果他的處理結果,你們不滿意,隨時聯繫我。」

對方也知道傅沉這類人,事務繁忙,所以接了他的名片,就點頭應著。

許是沒想到他是如此好說話的人。

國產GGG 傅沉顯然很焦躁。

索性交警五分多鐘就到了,看到傅沉也有些詫異,不過他說有急事,就打了車先行離開。

對方面上沒說什麼,心底總是有些不舒服的,交警卻笑道:「你們不用擔心,他這麼大一名人,事情都傳到網上了,不會坑了你們,賠償不會少的,他也要形象的。」

對方笑著沒作聲。

傅沉打車直奔醫院。

*

京城二院距離傅沉公司,幾乎跨了三分之一個城市,當他抵達醫院時,宋風晚正坐在許佳木辦公室里,抱著一個紙杯,正溫吞得喝著水。

蔣二少蹲在角落,失魂落魄。

「三爺。」千江就守在門口,瞧見他,就點了下頭。

意思分明就是在說:

事情是真的。

「晚晚。」傅沉一開口,某個發懵的小姑娘,神色戚戚得看著他。

「三爺,你們聊,我正好還有事要忙。」許佳木將房間留給他們,出去的時候,還踢了踢角落的蔣二少,「傻愣著幹嘛,跟我出去。」

「嫂子……」蔣二少特么都要哭了。

他本想指著某人鼻子罵:傅沉,你丫就是個禽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