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曾經聽過一首琴曲,講的是一隻小鳥在黑暗中努力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那片天空。它飛了好久,卻始終沒有找到。它終於很累很累了。它雖然有著翅膀,面對廣闊的天空。卻不知道該飛向何方。就在小鳥迷茫時,突然想起了一句話:當你的眼睛一直看著天空的時候。不要忘了,你的腳始終沾著塵土。」我忽然想起以前聽別人彈奏過一首曲子,裡面的含義跟現在蔣亦夢內心的想法可謂是一模一樣啊!

「呵呵,面對著廣闊天空,卻不知道該往哪裡飛,或許只有最笨的鳥才會這樣吧。」蔣亦夢無奈的笑了笑。

「可我不一樣,我在期待著可以帶我逃離這個無形牢籠的另一隻鳥。」蔣亦夢說完看了看我,臉色也越來越紅了。

難道這丫頭對我有意思嗎?說這些話的時候幹嘛看著我啊!就好像在跟我說一樣。

我避開她的眼睛看了看窗外,此時的太陽已經被遮天蓋地的烏雲遮擋住了,風把外面的廣告牌吹的嗚嗚的響。

起風了,終於要下雨了嗎?高溫天氣持續了這麼久,也該下一點雨了。

「轟隆隆」一道刺眼的閃電夾雜著沉悶的雷聲響了起來,接著,昏暗的天地間變成了模模糊糊一片。

傾盆大雨如同瓢潑一般從天空傾瀉下來,外面的行人紛紛四處躲避雨水的肆虐。

「老鄉,正宗的湘菜來噠,你們兩個慢吃哈!」胖廚師帶著幾個服務員端著幾盤熱氣騰騰的菜過來了。

竹筍炒臘肉,辣椒炒肉,剁椒魚頭,更讓我喜出望外的是居然還有一盆羊肉燉荷折。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啊!荷折只有衡陽才有,也是屬於衡陽的一種特產吧!衡陽的荷折尤其以渣江生產的最為出名,它是選用衡陽當地紅薯磨成粉,再製成荷折后晾乾而成,成品味道十分鮮美,口感彈牙,營養豐富,老少皆宜。

當新鮮的羊肉配以的精緻彈牙的荷折時,那種鮮美的口感真的想不出可以用什麼詞語來形容。

「老鄉!一起坐下喝一杯咯!畢竟在台南很難碰到幾個衡陽人」我朝胖廚師招了招手。

「好啊!老鄉你喝啤酒還是白酒啊?」胖廚師爽快的答應了,然後坐下來笑眯眯的看著我。

「謝謝老鄉,我正在戒酒。我還是喝點飲料就好了。」我舉起一杯飲料笑了笑。

「老鄉莫客氣,趕緊吃菜啊!要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來,嘗嘗羊肉燉荷折吧!」胖廚師幫忙舀上滿滿的一碗羊肉燉荷折放在我的面前:「來,嘗嘗看。看一下有沒有家鄉的味道。」

我點了點頭,急忙拿起筷子夾起一片荷折送進嘴裡,辣椒的辣味與花椒的麻味一下子在我的口腔裡面散發開來。 學院,宿舍裏,剛剛起牀的柳塵,正要前往軍事科上課,但一條緊急軍令傳達過來,讓他愣住。

“第九軍團集結命令:由於塔羅族來勢洶洶,大戰在即,召回所有在外的第九軍團戰士,即刻迴歸,戰爭即將來臨了!”

看着這一條緊急軍令,柳塵呆在那裏,久久都無法平靜,這是第九軍團的緊急戰爭動員令。

凡是所有第九軍團的戰士,不管是在哪裏的,都要趕回去集合,準備奔赴戰場,因爲戰爭即將來臨了。

這不是小打小鬧,很可能是聯邦一百多年來最大的一次戰爭,關係着整個聯邦未來命運。

“隊長!”

“隊長哥哥!”

此時,宿舍外傳來一個個聲音,驚醒了柳塵,走上去開門,才發現邵彬,雲夢,藍天,飛羽,劉坤鍵,張天浩,巖山等人都過來了。

他們一樣收到了軍團緊急軍令,一個個都跑過來找柳塵,果然一樣,軍團緊急軍令傳達至每個人那裏。

“你們都收到軍令了?”柳塵問了句。

邵彬,雲夢,藍天等人紛紛點頭,表示都收到了這一封緊急軍令,要他們立刻啓程返回第九軍團。

這是戰爭要來臨的徵兆啊,塔羅族,來勢洶洶,甚至其中還有着各種星際流浪種族的蹤影。

還有着聯邦大敵,一百年前曾戰敗聯邦的強大對手,星摩皇族,有着這一個強大對手的蹤跡在後面。

這一戰,迷霧重重,讓聯邦感到了強烈危機,但不得不迎戰,甚至要打贏這場戰爭,否則聯邦就危險了。

“搞什麼!”

劉坤鍵有些哭笑不得,說道:“我們剛剛來上學幾天啊,就又召集我們回去打仗,鬧着玩呢?”

“我還沒學到多少東西呢。”巖山撓撓頭,一臉憨笑。

大家都一樣,心裏很鬱悶,剛剛被派來學習,沒幾天呢,似乎還不夠一個月時間,就直接召集回去了。

“不用埋怨了。”柳塵臉色很平靜,安慰道:“大家既然成爲一名軍人,軍令如山,而且,戰爭即將來臨,我們身爲軍人的不上戰場,誰上?”

“隊長,我不是說不上戰場。”劉坤鍵解釋一句,說道:“我主要是鬱悶啊,剛剛來學習沒一個月呢,就又要回去,這樣來學習能有什麼作爲,還不如之前就不答應過來。”

“我也覺得,不如一直呆在軍隊裏面,一刀一槍的殺出來,從無數敵人的屍山骨海中爬出來的纔是真正的將軍。”

“學得再多的理論都不如在戰場上打一場真實的戰爭來的有效果。”

邵彬,張天浩一一表態,其實他們本來是不想來這裏的,學什麼軍事科指揮作戰。

只有在戰場上真正一刀一槍殺出來,再結合從中學習的理論知識,相互印證才能成爲一名合格的將領和指揮官。

其實他們都想錯了,這份獎勵本來是好的,是大總統提議,本意是想着給柳塵提供一個相對平穩的環境供他成長。

但天河深處那位很不滿,這纔有了這次緊急的軍令傳達,召回柳塵,他們不過是順帶的而已。

不管是來天河學員學習,還是這次緊急軍令,邵彬,藍天,張天浩,劉坤鍵,雲夢等人都是順帶的而已。

因爲同一個深淵戰隊的成員,柳塵被召集回去,隊員自然要跟着回去,這就是順帶被牽連的。

天河那位說了,要將柳塵丟去戰場,不死就往死裏整,他還不知道這一點,隊員們更是被連帶着跟柳塵一起。

“別說這麼多,我去跟紫潼教員說一聲。”

柳塵搖搖頭,正要出門,去找紫潼這位教員說一聲,但剛走出門,就見迎面走來一位紫發美女。

來人正是紫潼這位惡魔教員,她一身軍裝,英姿颯爽的走過來。

“不必了,我已經收到消息!”

紫潼一來就冷淡的說了句,並且拿出一份文件說道:“這是你們的簽證,拿着立刻乘坐軍用運輸艦,返回自己的軍團。”

“希望你們平安歸來!”

她說完敬了一個禮,冷漠的臉上露出一絲敬重,即將奔赴戰場的戰士,才最值得尊敬的。

“謝謝紫潼少將!”柳塵等人接過簽證,齊齊回了一禮。

“再見!”

柳塵點點頭,轉身帶着深淵戰隊離開了宿舍,頭也不回的揮揮手告別,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紫潼的視線中。

她默默的站在這裏,久久不動,紫色的雙眼出神的望着遠方已經看不見的柳塵等人,不清楚心裏想着什麼。

“戰場,纔是軍人該去的地方,那裏,纔是指揮官該去的地方。”

許久後,紫潼才喃喃自語的一句,說完轉身離開,背影顯得有些孤寂,帶着一種無人能理解的冰冷和失落。

……..

“什麼?”

“我哥哥被召回部隊,即將奔赴戰場?”

當小婻聽到了這一消息,小臉頓時就變了,眼裏露出一絲惶恐和不安,豁然起身就飛奔出去。

“小婻,等等我…”

姜焱有些無奈,快速追出去,不得不帶着小婻離開了學院,正好趕到了首都星的一座太空電梯前,看到了正要登上電梯的柳塵等人。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哥哥!”

小婻大喊一聲跑過來,速度很快,眨眼撲到了柳塵的懷裏,哇的一下哭出來了。

這小妮子哭得很傷心,一聽柳塵要上戰場,整個人就慌亂了。

“別哭!”柳塵有些無奈,看着小婻哭成淚人,不得不走出電梯,身後的深淵戰隊其他成員一個個站着等待。

柳塵不斷的安慰,最終,小婻停止了哭泣。

“哥哥,你真的要上戰場嗎?”小婻擡起頭,梨花帶雨的問道。

看着她傷心擔憂的模樣,柳塵心裏嘆息,卻點點頭:“不錯,我即將要返回部隊,不過你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新兵團啊,不一定能上戰場的。”

“柳哥,柳哥…”

就在此時,學院裏面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就見一個巨大的胖子咚咚咚的奔跑過來。

那是胖子,潘小東,這小子身軀更壯了,看着就是一座小山一般奔跑過來,嚇得路上無數人紛紛讓開。

驚奇的是,在他肩膀上,正坐着一位妙齡少女,跟着他來了。

“柳哥,你要回部隊?”胖子跑上來,一臉擔心的看着他。

柳塵搖搖頭,走上前一拍胖子的肚皮,砰的一聲悶響,胖子滿臉扭曲痛苦的連連後退,差點就便祕了。

“啊,痛死我了,柳哥,你力氣忒大了點吧?想謀殺兄弟啊?”胖子捂着自己的肚子一臉害怕的問道。

他輕輕將肩膀上的少女放下來,臉蛋微紅,憨笑的介紹道:“柳哥,這是我的朋友,田依依,一直想給你介紹來着。”

“你好,我叫田依依,一直聽胖子說你如何如何的了得,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田依依笑容很甜,很文靜的一個女孩,但別小看她,這位能養星際大巖蛇做寵物的,就不是什麼柔弱的小女生。

“你好!”柳塵笑了笑,說道:“胖子是我自小就認識的兄弟,他這人就是傻乎乎的很容易被騙,你幫我看着他一點,面的被騙了。”

“放心,有我在,沒有人能夠騙他。”田依依文靜的笑了笑,迴應了這一句話,似乎帶着一種其他含義。

柳塵放心了,笑着點點頭,他看着胖子說道:“胖子,不錯啊,已經基因突變第九段了,力量不俗,防禦力也不錯,好好努力,小婻就拜託你多照顧了。”

“柳哥放心,小婻也是我胖子的妹妹,誰敢欺負她,胖爺我一把拍死他。”胖子拍拍胸脯做保證。

他點點頭,隨後看向姜焱,笑道:“姜焱,小婻又要拜託你照顧了,沒想到剛來沒多久又要回去。”

“沒事,你放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小婻有我照顧着,不會有任何一點問題,倒是你,自己小心。”

姜焱輕輕頷首,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讓柳塵安心。

“小婻,哥哥走了,好好學習修煉,來,走前再給你一點東西,記得,一定要成爲一名真正強者,等你畢業了,參軍吧,去戰場磨礪。”

柳塵在小婻耳邊輕輕囑咐,手裏悄悄從自己空間裝置裏面,將一大批藥劑放入了小楠的空間手環裏面。

做完這些,他起身轉身,大步流星的踏上了太空電梯,轉過身來,對着小婻,姜焱,胖子揮揮手告別。

“哥哥保重!”

“珍重!”

“柳哥,一定要保重啊!”

小婻,姜焱,胖子,田依依四人默默的揮手告別,看着柳塵和深淵戰隊的人一起乘坐太空電梯,離開了首都星。

這一去,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見面了,因爲所有人都清楚,聯邦現在正面臨着一場巨大的風暴。

……….

與此同時,大總統府上,符老和武長空相繼回來了。

“大總統,事情辦妥了!”

“柳塵已經帶着自己的深淵戰隊踏上軍用運輸艦,可以直達第九軍團的主力部隊那裏。”符老一五一十的說道。

大總統回過身,目露精光,頷首說道:“這就好,告訴雷昊天,給我放開了手腳,將柳塵丟進先鋒團,讓他去折騰吧。”

“我已經交代了!”符老輕輕點頭。

大總統滿意了,說道:“好了,跟我進密室,接下來能否突破就看我們各自造化,物資和寶物有限,每個人都只能獲得一點,剩下的就交上國庫裏面,給一些軍功巨大的老元首們先用吧。”

說完,大總統帶着符老和武長空兩人走入了密室,即將使用天河深處那位以無法理解的手段送來的珍貴寶物和物資。

這是要突破現在的實力層次,想要踏上裂變級之上的一個更高層次,超聚變級別。

聯邦,需要強者坐鎮! 噗通一聲,激起萬千水花,瑩瑩水花在月光下,松柏樹下顯得微微泛著柔光,伴隨著瀑布嘩嘩聲響的是綠衣小妖和我陰謀得逞的奸笑。

林敬業被拉到水裡去,一頭黑亮若漆的烏黑長發隨風飄蕩,一絲不苟的衣服半濕半干,一臉疑惑的看著月光下的松樹,知道聽到我們的笑聲,他才反應過來。

綠衣小妖用手拘水潑在林敬業,咯咯咯笑道:「哈哈,敬業哥哥我們來玩打水仗好不好?」

我仰天大笑:「哈哈哈,怎麼可能,我家大人怎麼會玩這種小孩子才會玩的遊戲!」

我還沒笑完,就看到一把水潑在我頭上,回頭怒氣沖沖看過去,卻又怒氣全消,月光下,水潭碧綠,疏影婆娑,林敬業拘著一把水站在水潭中,一縷銀色冷冷月光透過枝丫繁茂的松柏樹淺淡照在他臉上身上,當真陌上人美如玉,公子世無雙,一股恬淡風儀,優雅沉靜,隱隱帶著一股小俏皮。

綠衣小妖咯咯咯笑著,再次拘水潑在我身上!

我大怒,罵道:「臭妖怪!!臭妖怪!」

綠衣小妖咬牙切齒道:「死肥鳥,死肥鳥!!敬業哥哥潑你的時候你能不能不要露出那種猥瑣而享受的笑容!我潑你水的時候你就大怒,你不要太區別對待啊!!」

綠衣小妖還沒說完。就見點點星星的水滴逆飛凌空而起,在月光下折射著瑩瑩月光,每一個小水滴就像是小月亮一般,通透無比的映著松樹、泉水,小水滴像是雨點一樣密密麻麻的向她打了過來。

依舊是林敬業,潑了綠衣小妖之後淡淡笑了一下。

我也哈哈大笑起來,叫囂道:「活該,這小妖怪叫你囂張啊!!哈哈哈哈哈!」

綠衣小妖左躲右閃,可腦門還是被幾滴水打到了,委屈道:「敬業哥哥你欺負我!」

我哈哈哈大笑,「就是欺負你,怎麼樣?」

林敬業與綠衣小妖對視一下……

不好……

一般兩個傢伙對視一下,絕壁是有什麼陰謀在醞釀……

事實證明,我的推測是對的……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這兩人壞心眼的同時拘水潑我!!

我抱頭亂飛,道:「不要虐待動物啊!!我們要保護動物,不要搞物種歧視啊!!我是動物你們要保護我啊喂!!!!」

最後,我全身的羽毛都濕了,打了個噴嚏,被迫落在石頭上。

綠衣小妖誇張的笑了。

林敬業淡笑著,雖然是晚上,可如積水般空明的月光卻剛好將這裡的松柏、石潭照得白亮。

石潭上波光粼粼。

細細碎碎的浪花在略微蕩漾的水中輕輕搖擺,被銀色月光渡上一層月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