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感覺這件事情應該是從頭到尾都被人設計好的。」陸雅可拿著筆在紙上面寫寫畫畫的,口中還不斷分析著這件事情。

「死者跟那個狙擊手無冤無仇的,所以那個狙擊手殺他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根據我的推測,他很可能是被別人給指使的,有人花錢雇傭他殺了死者。」

顧佑麟點點頭同意了陸雅可的推測:「還有死者的妹妹,她一直在奔波想要查清楚死者真正死亡的原因,這很有可能就是她被殺死的理由……」

那個真正想要殺死的人不願意他死亡的真相被查出來,所以才會對他的妹妹下手,想把他的妹妹殺了,這樣子就不會有人再繼續去為死者奔波。

而那個瘋子很可能就是他們推出來殺死妹妹的工具,他很可能是因為受到了操控,所以才會把死者妹妹殺死。

而他本人的死亡很可能也不是自願的,雖然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人為的痕迹,但是也不能代表著他一定就是自己想去死,或許是有人引誘他也說不盡。

事情到這裡就差不多串聯起來了,陸雅可丟下了手裡頭的筆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看來還是得先去找出死者死亡的原因才行,查出到底是誰想讓他死,說不定就能拔出蘿蔔帶出泥,弄清楚後面所有的事情了。」

不把第一環的關鍵問題查清楚,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直接去查後續的事情,只有先弄清楚那個想讓死者死的人究竟是誰,他們才能夠連帶著把後續的事都搞明白。

顧佑麟也跟著站起身:「你要去調查死者死亡的原因嗎?」

「嗯。」短短的幾秒鐘內,陸雅可已經把死者的資料都拿上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兵分兩路吧。」顧佑麟飛快回復一句:「你去調查死者死亡的原因,我去查一查那個瘋子跟把他接走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個把瘋子接走的人實在是太可疑了,不去查一查他的底細顧佑麟實在是沒有辦法放心,兩個人兵分兩路,這樣子比較能夠節省時間。

「行,那就這樣說定了,有消息了記得通知我一聲。」話音剛落,陸雅可轉身就往外面走,顧佑麟同樣也跟在她的身後一起走出來。

兩人出了警局的大門之後才分開,陸雅可按照之前死者妹妹帶她過去的地方一一進行排查,走訪了很多認識死者他們兩個人的鄰居以及同事。

鄰居跟同事的評價都是差不多的,死者是一個特別孤僻的人,除了他妹妹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跟他不怎麼合得來。

而死者妹妹人緣就要比較好一點,但是因為她的哥哥性格古怪,所以除非有必要不然也沒多少人願意跟她接觸,頂多就是平常碰面的時候笑著打一聲招呼罷了。

眼看著他們兩個人實在查不出什麼特殊的地方,陸雅可也只能先放棄這一邊,轉而去調查狙擊手的事情。

她想弄清楚狙擊手到底為什麼會選擇殺了死者,到底為什麼會是他呢? 顧佑麟在離開了警局之後,先是去調查了瘋子的有關事情,但瘋子性格擺在那裡,願意跟他接觸的人同樣也不是很多。

很多人甚至在碰到他的時候是會主動遠離他的,畢竟瘋子殺人不犯法這個觀念深入人心,誰都害怕自己跟他接觸多了會突然沒命。

顧佑麟走訪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辦法問出有關於瘋子的事情,萬般無奈之下同樣也只能先放棄他的事,去調查那個把瘋子接走的人。

那個接走他的人現在還被關在警局裡面,經過長時間的詢問,他現在的精神已經很薄弱了,顧佑麟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他正在對面前的警察發脾氣。

「你們到底還要我說幾遍啊,我不是都已經解釋過了嗎?我就是因為擔心他,因為擔心他所以才會把他接出去的!」

「這番話騙一騙你自己也就行了。」顧佑麟一邊說著話,一邊走到負責審訊的兩個警察,旁邊對著其中一個輕輕點了點頭。

那個人很快就起身離開了,顧佑麟走到原本屬於他的位置坐下,抬起頭來看在前面時面前那個人早已經用一臉不滿的眼神瞪視著他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不願意騙我自己也就算了,我說的可全部都是實話!」他似乎很不樂意自己被顧佑麟打上一個騙子的印記,一開口就特別凶。

「根據我們這邊掌握到的資料,你跟瘋子並沒有任何明面上的往來,當然你硬要說你們私底下是好朋友好兄弟,這個我也拿你沒辦法,但既然是這樣,那就請你好好解釋解釋,為什麼在你這個好兄弟把他接出去之後他會突然死去吧。」

顧佑麟坐下來之後也沒有給對方冷靜的機會,直接噼里啪啦把所有疑問全部都砸了出去,這一連串的話把對面那個人砸的暈頭轉向的。

好一會兒之後他才反應過來:「我怎麼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自殺,我又不可能一直跟在他的身邊,他想要自殺……」

「誰跟你說他是自殺的?我們這邊已經掌握了證據,證明他不是自殺的了。」顧佑麟臉不紅心不跳地撒謊詐他。

「這不可能!」顧佑麟的話似乎讓對方感覺到十分驚訝,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一句,不可能脫口而出。

顧佑麟眯了眯眼睛,敏銳的感覺到他的情緒不太對勁,他輕輕笑了一下,但語氣裡面已經多出了幾分危險性。

「那你又憑什麼這樣斷定他是自殺的呢?你不是說你把他接走沒多久之後他就離開了嗎?你怎麼那麼清楚他離開之後就是去自殺?」

那個人瞬間就回過神來了,他懊惱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巴,看上去似乎很不想再繼續跟顧佑麟說下去的樣子。

但是顧佑麟也沒有在意,他只是不緊不慢地看著對面那個人:「不想說話我也不逼你,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不能給出一個合理解釋的話,那我們只能把你當成嫌疑人收押起來了。」

話音剛落,顧佑麟就只是這樣靜靜地盯著他,是互相是在給他選擇的機會,又是互相是在等著看什麼笑話一樣,他這悠哉悠哉的神情瞬間就刺痛了對面那個人的眼睛。

同時他心裡也開始變得不確定起來,顧佑麟的態度這麼篤定,不會是真的掌握到什麼瘋子不是自殺的證據了吧?他真的會把他當成嫌疑人關押起來嗎?

心裡頭煎熬了許久,最終那個人還是承受不住了,他重重地低下頭去看著地面,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

「我說,我全部都說,我確實是不認識那個瘋子,也不知道他是誰,我之所以會過來接他,是因為有人讓我這麼做的……」

這個人其實也是因為受到了別人的知識,所以才會來警覺裡頭接瘋子,但是把瘋子接出去之後,他們兩個人就分道揚鑣了。

他真的沒跟瘋子在在一起待多長一段時間,兩個人之間的交流也很少,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

至於剛剛那一句這不可能,是因為聽到顧佑麟這樣子說的時候,他下意識就想到了那個讓他把瘋子接出來的人。

如果瘋子不是自殺的話,那麼就很有可能是那個讓他去接人的人把瘋子弄死的。

這句不可能與其說是他覺得瘋子不可能不是自殺,倒還不如說是他在說服自己,自己相信瘋子的死亡跟那個讓他接人的人沒關係,否則他會感到害怕。

「那個聯繫你的人是誰?把對方聯繫你的號碼報給我。」這個人的話,顧佑麟立刻向他索要那個人的聯繫方式。

「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他一直都是在手機上面聯繫我的,我們兩個人從來都沒有見過面,這個就是他的號碼……」

那人一邊說著一邊掏出自己的手機吧,不久之前給他打過電話的號碼指出來給顧佑麟看,拿到了號碼的顧佑麟立刻就讓人去調查這個號碼的IP地址。

「去查一查,看看這個號碼的IP地址在什麼地方。」話音剛落,顧佑麟又回過頭去看著坐在面前的人:「你接著往下說。」

去查IP地址的警察很快就回來了,他拿著那個寫著號碼的紙條走到顧佑麟面前,一臉懊惱地對他說道:「顧隊,這號碼是一個網路號碼,IP地址是虛假的,他們把地址定在了國外。」

這個結果也在顧佑麟的預料之內,對方既然能夠設計這麼大的環節,一環節這一環扣起來,那就證明他是一個有一定頭腦有犯罪智商的人。

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拿自己的真實地址來做事情呢,查不到也是必然的,他之所以讓警察去查這個,不過就是因為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絲希望跟可能性罷了。

但他也沒有指望著真的就能夠透過這個號碼查出什麼事情來,他抬起手拍了拍那個警察的肩膀。

「情理之中,先把這事情放下接著去查其他的吧,這人剛才又招供了不少事情,你去查查看是不是真的。」 把一些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顧佑麟起身離開了這間審訊室,他決定再去查一查瘋子的生平,這一回不從他的人際關係上面下手了,只查一查他平日裡頭都喜歡做些什麼事情。

事實證明,顧佑麟轉化了調查的方向之後還真的是挺有用的,雖然沒什麼人敢去跟瘋子接觸,但是再怎麼說瘋子也是一個獨特的人。

這種獨特的人一般都會挺受到關注,還真的有人知道瘋子平常都喜歡做些什麼,一個住在距離瘋子家不遠處的人告訴顧佑麟。

「那個瘋子平常很喜歡去網吧,也不知道是去玩遊戲還是去做什麼,反正三天兩頭就看見他往網吧裡面跑,他要是還活著,現在八成就在網吧裡面玩電腦呢,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玩明白。」

喜歡去網吧?顧佑麟在心裡頭把這件事情過了一遍,不知怎麼的,他的腦海裡面突然之間就出現了前些日子那個復仇女神的案件。

復仇女神裡面有不少人也是通過網上組織起來再慢慢發展到線下的,瘋子的事情會跟這個組織有什麼關係嗎?

這個念頭在顧佑麟的心裡一閃而過,他抬起頭對著面前給自己提供消息的人問道:「除了去網吧之外,他平常還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嗎?比如說跟一些奇怪的人來往之類的?」

如果真的跟那個什麼復仇女神之類的組織有關係,那麼說不定他們同樣也是有過線下接觸的,顧佑麟想看看是不是能在這一點上面查出什麼來。

「這個倒是沒有,那瘋子平常瘋瘋癲癲的,說三兩句話不對頭就要動手打人,哪個不要命的敢去跟他接觸啊?」

面前這個人一臉非常嫌棄的表情:「他也就只適合自己一個人呆著了,珍惜自己生命的基本上都不會去管他。」

聽到他的話顧佑麟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看來也不一定是真的跟這些組織有關係,不過最好還是去調查一下比較保險。

懷著這樣子的想法,顧佑麟對著面前這個人道謝之後,就直接前往瘋子經常去的那家網吧進行調查。

得知顧佑麟是為了查瘋子的事情而來的,老闆很爽快的就把他帶到了瘋子經常用的那台機器面前。

「這個就是了,這傢伙平常太不受歡迎,也沒多少客人願意用他用過的機器,這裡幾乎可以說是他固定的位置,你看你想查什麼,我找技術人員來幫你恢復吧?」

因為瘋子的性格太過於神經,其他的客人都害怕自己坐了他的位置等他過來之後會發脾氣,所以這個位置基本上沒人動,他死了之後大家嫌晦氣也一樣沒人願意坐。

本來顧佑麟不過來的話,老闆是打算要把這個位置拆掉裝成其他的東西的,現在他過來了,老闆自然很爽快的就把位置交了出來。

並且還積極尋找網吧裡頭的技術人員,幫著把電腦上瘋子瀏覽過的那些東西全都恢復,不恢復的話顧佑麟看到的就只能是一片空白。

「不用麻煩了,我會找人過來恢復這些東西的,你去忙你的吧。」雖然網吧的老闆挺熱情的,但是顧佑麟並沒有真的讓他幫著恢復。

畢竟在案件明了之前,任何一個跟瘋子有過接觸的人都可能會成為案件的牽涉人之一,所以顧佑麟並沒有讓他動手,而是自己打了一個電話回警局把警局的技術人員叫了過來。

技術人員的速度很快,沒多長時間就已經把瘋子瀏覽過的那些頁面全部都恢復好了:「顧隊,已經好了,沒想到這個瘋子看的東西還挺雜的呢。」

恢復好的網頁上面顯示著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一些是跟遊戲有關的,一些則是莫名其妙的漫畫又或者是電視之類的,反正什麼都有。

顧佑麟嗯了一聲,拉開椅子坐下去之後,就開始瀏覽瘋子才看過的那些網頁,前面那些看著都像是打發時間的東西,並沒有什麼重要的。

但是看著看著顧佑麟就感覺到不對勁了,往下拉了很多頁之後,他看見瘋子竟然點進了一個心理醫生講座的視頻裡面,並且還在底下留言了!

「上一次有去聽過老師講課,老師說得特別好,我就感覺老師把我所有的問題跟苦難全都說出來了……」

「一個瘋子居然會去聽心理學講座?」看著這條評論,顧佑麟自言自語,眼神裡頭也閃過了一絲詫異。

他是不是弄錯了什麼這個位置?其實並不是瘋子的專屬吧?一個瘋子居然會願意去聽心理學講座,他們不應該是很抵觸這一方面的才對嗎?

這種樣子的念頭在顧佑麟的腦海裡面一閃而過,但是他也沒有把這突如其來的想法當真,剛剛他已經看過網吧老闆提供的監控了。

這裡確實是瘋子的專屬位置沒錯,在瘋子沒死之前的一個月里,來這個地方的人就只有他,這視頻評論也只能是他留下來的。

但是這樣子就顯得更奇怪了,為什麼一個瘋子會願意去聽心理學講座呢?而且居然還誇這個心理學的老師說得好。

先不說這是不是符合他瘋子應該有的基本行為了,就說心理學老師說的那些話,他能夠聽得懂嗎?難道不會覺得聽著就很煩,跟他平常腦子裡面想的那些完全不一樣嗎?

懷揣著濃濃的疑惑,顧佑麟把收集到的東西全部都搜集了一份帶回到警局裡,打算回去警局之後再好好研究一下這些東西。

所以算他在這邊已經耗費了不少時間了,也不知道陸雅可那邊有沒有查出什麼結果來,顧佑麟加快自己的動作收拾好東西。

隨後便直接起身離開了這間網吧,等他回去警局的時候陸雅可人還沒有回來,他看了一圈也沒怎麼在意,直接拿著東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開始查看。

看著那個心理師講座的視頻,他的眉頭越皺越緊,這上面並沒有講什麼實質性的內容,只是吸引人去線下參加講座而已。 雖然視頻裡面並沒有什麼乾貨內容,但是這個心理醫生光是看外貌的話,看著倒是還挺正常的。

穿著一身白大褂,戴著一副眼鏡,那幾句簡單的話說的也很是斯文的樣子,也不像是有什麼威脅性,他會跟這件事情扯上關係嗎?

顧佑麟心裡頭猶豫著,正在想是不是應該找人去查一查這個心理醫生的底細呢,另外一邊警警局的大門就已經先被人推開了。

陸雅可快步從外面走了回來,臉上還帶著一絲濃濃的疑惑:「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呢……」

看見她一副遇到了大難題的模樣,顧佑麟的第一反應就是開口喊她:「陸雅可,是不是查出什麼事情來了?」

剛才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自己查到的那些事情上面,陸雅可還真的沒發現顧佑麟已經回來了這件事情,直到他開口喊她的時候,她才猛然間驚覺自己的面前還坐著一個人呢。

她張了張嘴,想都不想就直接開口詢問顧佑麟道:「顧隊你也回來了? 溺寵甜妻:強勢總裁溫柔愛 怎麼樣?有查出什麼有用的消息沒有?」

顧佑麟倒是沒有計較陸雅可沒回答他問題這件事情,他甚至覺得她可能根本沒聽清自己剛才說了什麼:「拿到了一些不知道算不算怪異的東西。」

一個心理醫生的講座,要說奇怪也挺奇怪的,畢竟按照瘋子的基本行為來說,這些不像是他們會關注的東西,

但是要說不奇怪也能夠說得通,人的性格那麼多種,誰也不可能把一個人研究透徹,說不定瘋子就真的是瘋子裡面的例外,他就真的很喜歡關注心理醫生呢。

「是什麼?」聽見顧佑麟的話,陸雅可趕緊探過頭來看著他手裡頭的東西,見到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小小的U盤,她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

「U盤?U盤有什麼奇怪的嗎?還是說裡面有什麼東西?」她一邊說著一邊動手把那個U盤拿到自己的手裡面,打算放進電腦裡頭看一下裡頭是什麼。

顧佑麟也沒有制止,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的動作,同時自己也在旁邊作補充說明:「我剛才去調查了瘋子平常的生活情況,發現他總是會去一家網吧……」

他把自己調查瘋子的情況說了一遍,尤其是著重強調了在網吧裡頭查到的那一些事情,那些是最讓他感到奇怪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曾經去看過一個心理醫師的講座?」聽到這番話的陸雅可,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這麼巧呢?」

「什麼意思?」顧佑麟這回也跟著皺起眉頭了。

「我剛剛去調查那個狙擊手大學生的時候,發現他同樣也去聽過一個心理醫師的講座……」

回答顧佑麟問題的同時,陸雅可手裡頭的動作也半點都沒有停下來,她飛快地安裝好U盤,調動那個U盤裡頭的視頻內容。

陸雅可這回去查那個狙擊手大學生的時候,拿到了平常他使用的手機,通過手機,她也發現了那個心理醫師的視頻。

而且心理醫師開線下講座的時候,這個大學生同樣也有去參加過,看上去真的很喜歡這個心理醫師的樣子。

神醫系統:沖喜娘子美又嬌 這也是陸雅可剛剛進入警局的時候會顯得那麼疑惑的原因,他選擇去當一個狙擊手並且在毫無仇怨的狀態下殺了一個跟他不認識的人,那為什麼還會喜歡一個心理醫生的講座?

如果是因為心裡有什麼疾病,覺得在心理醫生那裡得到了安慰的話,那應該更加覺得世界美好才對吧,又怎麼可能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來?

「這麼巧?」顧佑麟的眼睛眯著:「不過也不一定就有問題了,先看一看兩個人的心理醫生是不是同一個吧。」

陸雅可這時候也已經把進度條拉到了顧佑麟所說的那個地方了,看見瘋子發表評論的那個視頻,她頓時沉默了幾秒鐘。

看見陸雅可突然安靜下來了,顧佑麟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但是很快他就自己想到了一個解答,他快速走到陸雅可的面前按著鍵盤詢問道。

「就是這個心理醫生嗎?兩個人去見的心理醫生是同一個人?」

「嗯。」陸雅可輕輕點了點頭,同時伸手把自己放在口袋裡面的手機拿了出來,將界面調到那個大學生狙擊手曾經看過的地方。

「你看一看這個,這個就是他之前見過的那個心理醫生,這上面還有他瀏覽這個頁面時的時間線……」

她把手機舉到顧佑麟面前,將狙擊手曾經看過的地方全部都只給他看,順便也把旁邊隱蔽的時間線給指了出來。

瀏覽器上面把大學生瀏覽這個界面時的時間線全部都保留了下來,除了不久之前陸雅可瀏覽的那一次,跟現在這一次之外。

還有好幾回都是挺久之前的了,算一算時間,在狙擊手被打死之前他也登陸過這個頁面好幾回,看來真的很依賴這個心理醫生。

看著海報上那個心理醫生的笑臉,顧佑麟的臉色也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你覺得這可能只是一個巧合嗎?」

如果放在普通人的身上,陸雅可還真的會覺得這說不定就只是一個巧合而已,畢竟心理醫生面向的受眾那麼多,有很多人喜歡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可問題是這兩個人全部都是出了事的當事人,就算是真的沒問題,在經過查證之前,他們也必須要慎重對待。

「想辦法查查這個心理醫生的情況吧,我總感覺這會是一個很大的線索。」陸雅可把手機收起來,毫不猶豫地對著顧佑麟說道。

既然瘋子跟狙擊手兩個人的交集點都只有這個心理醫生,那麼他們就必須要從他的身上下手了,說不定真的能從他身上查出什麼問題來。

顧佑麟輕輕點了點頭:「我也有這個樣子的感覺,他們兩個人的時間點太巧合了,瘋子瀏覽這個心理醫生講座頁面的時間也跟這個大學生差不多。」

巧合的事情那麼多,容不得他們兩個人不認真對待,兩個人重新走到一起,開始商量著接下來的計劃。

雖然心理醫生出現的節點挺奇怪的,但是在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他跟瘋子和大學生兩人的事情有關之前,陸雅可和顧佑麟也不能輕舉妄動。

兩人商議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先從線上入手,去聽一聽他的線上講座是什麼樣的,順便趁著這個機會判斷他的危險性有多高。

商議好以後,陸雅可直接預約了這個心理醫生的網路講座,講座開始的時候便直接拉著顧佑麟一起在屏幕面前坐下。

心理醫生的身影很快就出現在屏幕上,他看上去就如同封面一樣斯文溫和:「各位新朋友老朋友大家好,感謝大家來參加我的心理學講座……」

能在網路上面開講座的心理醫生真的是有一定的水平的,簡單的開場白過後,這個心理醫生後續講的話每一句都戳中了大部分人的心理特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