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怕失眠。」陸含自己倒了一杯清水。

唐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把茶杯輕輕放下,看著陸含說道:「你是不是有話想要跟我說?」

「你說你會帶我去見鄭根。」陸含秀氣安靜的眸子看著唐浩。

「應該快了,就算我不能帶你去,海妖也會帶你去的。」唐浩笑道。

「我不想讓海妖帶我去。」陸含那安靜的眸子里透出一絲堅定。

唐浩聞言,微微一笑:「好,等這次回來,我就帶你去。」

「你確定嗎?」 重穿農家種好 陸含問道。

「嗯。」唐浩肯定的應了一聲。

陸含撩起眼帘,看著唐浩,問道:「這次會有危險嗎?」

「嗯。」

「你是要去為鄭根報仇嗎?」陸含問道。

唐浩搖了搖頭:「不是。」

「那是什麼?」陸含隨口問道。

唐浩笑了,他發現今天的陸大夫好奇心很重嗎?平時她可不是這樣的,她是從來不會多問什麼的。

陸含看著唐浩,說道:「我知道你是兵神,我知道兵神團,我也知道兵神團不在了。我還知道覆滅兵神團的一個叫落月的人,你搜集速成戰士,就是為了對付落月。你的事情我基本都知道了,你也不用瞞我了。」

聽了這一連串的分析,唐浩眉梢一挑,看著陸含笑道:「你知道得可真夠多的。」

「你的事情都跟我有關,我不想知道也都知道了。」陸含安靜的看著唐浩。

「好,我告訴你。我這次要去的就是異科集團的總部,也就是速成戰士的總部七色天堂島。我要解決了速成戰士的頭頭,解決了他,我才能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落月身上。」唐浩說道。

陸含聞言,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按照速成戰士等級的戰鬥力階梯排列,紫字頭的實力應該跟現在的青天差不多。」

「是的。」

「你跟青天比,誰更強大?」陸含看著唐浩的眼睛說道。

「你覺得呢?」

「你。」

「嗯。」唐浩很隨意的點了點頭。

陸含聽到肯定的答案,她的目光微微一松,又說道:「哪裡還有多少速成戰士?」

「至少有五百。」唐浩答道。

聽到這個數字,陸含的柳眉又微微動了一下,說道:「算上霍雲在內,你只帶五個人?」

「嗯。」

「是不是太少了?」陸含說道。

「五個人夠用了。」唐浩很放鬆的說道。

陸含看了唐浩一眼,放下了眼帘,說道:「你別忘了,你還要帶我去見鄭根。」

「我知道。」

「你可不能再拖了,這次回來之後,必須帶我去。」陸含抬起了眼帘,看著唐浩,目光中透著堅定。

不知道為什麼,唐浩竟然從陸大夫的語氣中感受到了那麼一點點撒嬌的味道。這感覺一出來,他便立刻告訴自己,肯定是錯了。陸大夫是不可能撒嬌的,她是一個安靜成熟的女孩。她的經歷比可比任何一個十八歲女孩的經歷都豐富,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說是世界第一。她笑的時候都少之又少,又怎麼會跟人撒嬌呢?

陸含放下眼帘,繼續說道:「你要多久才能回來?」

唐浩沉思了一下,說道:「最多十天。」

「為什麼要這麼久?」陸含問道。

「很遠。」

「你們怎麼去?」

「坐遊艇去。」

陸含聞言,微微一愣:「飛機應該比遊艇更快吧?」

「他們不會想到我們竟然乘坐遊艇去,所以才更安全。」唐浩解釋道。

「如果你十天還不回來呢?」陸含問道。

「如果真的十天還沒回來,那就說明發生了我預料之外的事情。」唐浩答道。

陸含聞言,不解的問道:「你說的預料之外,指的是什麼?」

諸天武俠之旅 唐浩發現,今天的陸大夫可真是有點不成熟,怎麼突然變成了一個問題女孩,她好像什麼都想知道。他只能答道:「比如說出現了我越聊之外的敵人,比如說發生了我預料之外的事情。」

「如果真的發生了這些預料之外,你會怎麼樣?」唐浩問道。

「會死。」唐浩笑道。

陸含聞言,面色一凝,安靜的目光立刻變得很複雜。

過了一會兒,她問道:「如果你死了,我們會怎麼樣?」

「你們會活著?」唐浩平靜的說道。

「他們會放過我們嗎?」陸含蹙著眉頭問道。

唐浩搖了搖頭,說道:「永遠不要指望你的敵人會放過你。」

「那我們怎麼還能活著?」陸含問道。

「我是不會一個人孤獨的死去的。如果我死了,我一定會把該帶走的人都帶走。也就沒有人能威脅到你們了。」唐浩很輕鬆的說道。

陸含一聽這話,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我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也不希望。」唐浩說道。

「你一定要為鄭根報仇嗎?」

「你認為呢?」

「你一定不會放棄的。」陸含的目光中透出一絲無奈,她了解唐浩,也了解鄭根,他們都是有些執拗的人。有些事情,在他們心裡,比任何人都重要。

唐浩平靜的說道:「你放心,我說的意外發生的可能太小了。我回來之後,就帶你去見鄭根。」

「嗯。」陸含覺得她今天說的話太多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唐浩拿起一個茶杯,倒了杯茶,推到了陸含的面前,說道:「你今夜註定了還失眠,還是喝茶吧。」

陸含端起了茶杯,默默的喝了一口,抬起眼帘,看著唐浩說道:「你能陪我失眠嗎?」 狙擊小組就位后,用望遠鏡觀察了周圍。結果鐵石營的狙擊小組發現這學校周圍都是大片的起伏不平的荒地,因為有海風吹拂來鹽分這裡土質相當惡劣,所以連野草也比較稀疏。

半公裡外就是帝力市的市郊了,不過整個帝力市市中心也和於正心祖國的縣城一般,市郊更是只有各種木板塑料板搭建出來的簡易建築。

這些都是在瘋人病毒中失去家園難民聚集而成貧民區。

發現這邊的學校駐紮了一支外國軍隊,一些好奇的難民孩子走過來進行了『觀摩』。

這些孩子張望了幾眼,就到了駐地門口用口音濃重的英文索要食物。

但是於正心下令不允許四連士兵給予難民任何食物。倒不是他冷血,而是他知道這種施捨一旦開始,那麼就不能停下。

因為施捨一旦進行后,這些百姓就會認為這樣的施捨是如政府救濟一般理所應當的事情。

鐵石營萬一那一天停止施捨,百姓們就會憤怒,那樣的話,很容易產生意外。

並且,鐵石營得到的食物補給,也不過是東帝汶政府給的百來袋劣質玉米粒

因此雖然那些黑瘦的小孩很可憐,於正心還是命令哨兵緊閉駐地大門。並且讓狙擊手嚴密監視這些孩子里是否有可疑人物。

不久,狙擊手報告了一個可疑情況。

狙擊小組的觀察手用望遠鏡發現了一個小孩並不想其他小孩一般聚在駐地門口索要食物,而是蹲在一邊的一塊石頭后,手裡拿著一個帶高清攝像頭智能手機拍攝駐地。

於正心沒有下令抓捕這個男孩,更是沒有命令狙擊組開槍,而是命令狙擊手嚴密盯著這個手機男孩。

半個多小時后,要不到食物的孩子們罵罵咧咧的離開了。但是畢竟只是孩子,這些小屁孩並不怎麼記仇,片刻之後這些野孩子就忘記了飢餓,說笑著順著土路走向了貧民區。

那個手機男孩也和三個小夥伴聚在一起走向了家中。三個小夥伴觀摩著手機男孩拍攝的照片露出羨慕的眼神。

於正心和三個士兵快步趕上了手機男孩這一伙人。三個鐵石營士兵拿出了幾粒糖果,要小男孩的三個小夥伴帶著他們去帝力城裡買香煙。

而於正心則也拿出了糖果要求手機男孩帶著他到附近的海邊去。

手機男孩瞄了一眼於正心腰間掛的那把超大的超級紅鷹左輪,嚇得有些發抖。

男孩的夥伴們雖然也疑惑,但是被糖果所誘惑,興沖沖的帶著鐵石營士兵們走向了帝力城市郊的方向。

手機男孩的夥伴被引開后,於正心就露出了兇狠的表情,喝問男孩為什麼要拍攝鐵石營駐地照片。

男孩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於正心從對方口袋裡搶出手機查看了下。這手機是高檔貨,帶有精度很高的攝像頭,即使於正心祖國的白領們怕是也要省吃儉用幾個月才買得起。

這不是這麼一個貧民區小鬼可以用得起的手機。翻看了內部照片后,於正心發現裡邊除了鐵石營駐地的照片外,還有東帝汶首都帝力城裡警察局,駐軍基地的照片,也有諸如電站水站之類重要公共設施的照片。

這些照片印證的於正心的猜測,這小孩並不是東帝汶政府派來監視自己這些外國軍隊的。

因為東帝汶政府雖然討厭自己,但是還不至於這麼敵對。而且如果要監視,聯絡官莫哈無疑是更好的選擇。

一種直覺讓於正心覺得這個手機男孩和某種暗中的勢力有關係,而這個勢力很可能與襲擊油井以及運糧船襲擊有很大關係。

男孩畢竟不過十來歲,被於正心嚇唬的不敢說話,到了後來更是假裝聽不懂英文。

於正心也不啰嗦,見到周邊沒人索性當了一回人販子,這孩子嘴巴捂住一路抱回了駐地里。

於正心和順子連同聯絡官莫哈在一間教室里審問起了這個小孩。

對於這麼一個小孩實在用不了什麼手段,莫哈翻譯了於正心和順子幾句威脅性的問話,這個小孩就全部招了。

根據小孩所說,這個手機是一個『叔叔』交給自己父親的。父親說只要這男孩拍到了叔叔指定要拍的內容,家裡就能的得到報酬,他,妹妹,還有媽媽就能得到足夠吃的。

在拍攝了幾次照片后,爸爸的確買回來了不少進口高檔的食品,因此這個小孩更加大膽和興奮的展開了行動。

於正心相信男孩大體沒有撒謊,雖然說這個男孩犯了間諜罪,可是他不可能因此處決一個未成年男孩。

當然他也不會想要放棄這麼一個線索。

到了晚上還沒有等到兒子回家的手機男孩老爸到了駐地周圍開始了尋找。

順子戴著夜視儀從一邊草叢跳了出來,把這個老爹摁在地上帶進了駐地里。

於正心讓這老爹隔著窗看了眼自己兒子,接著就把這老爹帶到了另一間牢房裡進行了審問。

於正心警告這老爹說,這裡距離海岸很近,假使明天有人發現了海面上漂了一具男孩的浮屍,只會認為那是一場意外。

而焦頭爛額的東帝汶政府也不會對此太過在意。

所以他希望這個老爹老實說出一切。

這中年男人比較只是為了家裡人才從事間諜活動,因此沒有勇氣為了背後的僱主犧牲兒子。

他痛快的訴說了一切。

那個所謂叔叔是個居住在帝力城城中心,是個成功的爪哇尼西亞商人,經營著木材生意。

這個老爹,就是在這個商人的工廠里幹活的工人。多次聊天接觸后,這位木材老闆把這老爹發展為下線。這老爹覺得自己一個大老爺們太招惹耳目,於是就讓自己兒子拍攝照片。

於正心把孩子作為人質扣下,但是讓老爹回到了家裡。與此同時詢問莫哈對於這個木材老闆是否有印象。

帝力城是首都,但是人口不到20萬,經歷了瘋人病毒的肆虐后,部分東帝汶百姓害怕在人口聚集的地區聚集,因此,這個城市的人口只剩下了六七萬。

所以,作為帝力城駐軍的莫哈對於城內稍有影響力的人都比較熟悉。

根據莫哈所說,這個木材老闆來自爪哇尼西亞,以經營木材為業。不過是在瘋人病毒肆虐結束后才來到帝力城的。

平時遵紀守法,對於軍隊和警察也畢恭畢敬。很難相信這樣一個商人會是一個間諜類的人物。

於正心卻認為這個木材老闆怕是不是間諜那麼簡單。因此他希望莫哈想辦法來幫助自己拜訪一下這個商人摸一下底。

莫哈表示,於正心可以利用自己身份,與帝力城裡華人商人取得聯繫,並且獲得幫助。

於正心認為這個主意不錯,因為這麼一來自己可以偽裝成華裔商人進行拜訪,更加的不會打草驚蛇。

第二天一早,於正心和順子帶著一些幾罐來自祖國的茶葉和酒便衣拜訪了帝力城裡最大的一個華裔商人。

華裔商人看到來的是陌生同胞面孔,把於正心和順子請到了屋內。

當於正心和順子表明了身份和目的,這個華裔商人卻猶豫了起來。

華裔商人說道:

「兩位長官,。你們也許不太清楚,東帝汶這個地方,土著人口百分之78,爪哇人百分之20,我們華人只有百分之2。」

「人少了,說話就沒分量!加之最近局勢這麼亂,我們這些華人也只好低著頭做生意。」

「不過,這畢竟也是為了長官們的大事,我和其他華人一定會提供幫助的。」

「只不過嘛。。。。。。。」

聽了這商人話裡有話,於正心知道對方並不會單單因為是同胞就幫忙,於是說道:

「都是華人,你們既然幫我們,那麼我們也一定會幫助你們的。」

那華人聽了這話臉上一喜,嘴裡卻是嘆息道:

「你們也看到了,油井和運糧船被襲擊后,帝力城這邊很亂。我們雖然不是什麼聰明人,但是也看到了有暗地裡的勢力在陰謀引起更大的混亂。」

「我和幾個華人老闆都有家小和財產在這邊,真是躲也沒法躲。所以啊,我想求長官你給些東西幫助我們保護自己。」

說完這商人,比了一個八的手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