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和你們說,我真是太倒霉了!我從第一層到這裡,先是手上的地圖是沒用的。它是第一層的地圖!隨後我就找了個方向隨便走。誰知道就看到了一隻土巨人。好不容易殺了土巨人,拿到了裡面的土之石。但是卻又碰上了一隻鬼面蜘蛛。這隻蜘蛛一隻腳都長三米,整個獸身高大的很,顯得我那叫有個渺小啊。我一看,這不行啊,我打不過!這可怎麼辦呢?於是我就跑了。」

季言澤前面還在訴苦,到了後面,說著說著就變成了說書的狀態。沈鈺趁著他吃肉的功夫,讓他不要那麼多廢話,直接說事。

季言澤被說了,只好委委屈屈的直接說:「後面就是我一直跑,鬼面蜘蛛一直追著我。跑的我都累死了。我到了後面冰霧都維持不住了。好在天快黑了的時候鬼面蜘蛛終於放棄了。然後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冷意。又有感應告訴我應該往這邊走,我就過來了。果然就看到了一座房子。我的直覺告訴我,石柳言就在裡面,所以我就敲門了。」

這樣都能找到,沈鈺也是給季言澤的那個感應跪了。這麼厲害的東西,他們真的不是什麼傳說中的天機一派的傳人嗎?就是那種可以窺視天命的。

石柳言倒是沒有沈鈺這麼多雜七雜八的念頭,他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火鍋,然後拿出地圖不死心的問季言澤,「你知道這是哪裡嗎?」

季言澤接過地圖一看,樂了。「嘿,我還真知道。」

真的?

沈鈺和石柳言都看向他。沈鈺更是忍不住的問他:「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就這麼一片茫茫沙漠,他是怎麼看出地形來的。

季言澤也是茫然的臉,「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知道。」

行吧!你厲害!

當天晚上三個人就在房間裡面睡著了。四品靈符組成的法陣散發著融融的暖意,讓人覺得舒服不已。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又變成了熱的冒汗的溫度了。不過這回有季言澤在,他們覺得很是涼爽。季言澤帶路,一路上遇見了好幾隻的土巨人。還有石柳言昨天碰到的蠍子。三個人一同出手,所有攔路的都被打死了。

路上他們也見到過幾個人,不過遠遠的就離開了,並沒有上前來。恐怕也是害怕他們三個人會上來打劫他們吧。

季言澤知道的地方是地圖上的一個小角落。等他們到達了那個小角落的時候,終於看到地圖上浮現出了一個紅色的小圓點。

三個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這個圓點代表手拿地圖的人,那麼只要在這塊地圖的範圍里,不管去哪裡都不會迷路。

只是他們心裡只想罵一句mmp!

要不是走到了這裡,他們根本不知道和這個地圖有什麼作用。萬一擁有地圖的人沒走到地圖所在的區域卻誤認為自己走的是對的呢?真是坑爹啊!

沈鈺感覺到了升仙秘境深深的惡意。

隨後,三個人就按照這個地圖往通道的方向走去。地圖上也有一些綠色的小點,那些小點代表的就是寶貝了。

他們走到第一個小綠點那裡,遇見的是三隻土巨人。土巨人全身上下都是由沙石組成,核心的力量就是來自於土之石。土之石是很好的一種煉器材料,現在外界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大概也就升仙秘境還有土巨人這樣的東西。所以他們絕不放過任何一隻土巨人。

而且土之石也可以用來做傀儡的動力,比普通的靈石要好上很多。

所以貧窮的沈鈺和石柳言決定將地圖上所有的小綠點都走上一遍。為此,他們一路上都是御劍飛行的。

不過,不是所有的同伴都像恨與他們這樣彼此信任的。這天,他們就看到了一個互相殘殺的畫面。

他們是沖著一個小綠點去的,結果到的時候發現那裡已經有兩個在那裡打鬥了。而且很明顯已經是兩敗俱傷了。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可以聽出,他們早就為分配不均而心生不滿了。現在又是出力多的拿得少,一氣之下就動起手來。結果兩個人就這樣兩敗俱傷的躺在那裡了。

既然這樣,沈鈺他們也就毫不客氣的上前。看他們的傷勢已經沒救了。

那兩個人本來也是心生絕望的等死,卻發現有三個人過來了。其中一個樣貌清秀的竟然還直接伸手拿走了他們的儲物袋。嘴裡還念叨著什麼不能浪費什麼的。氣的他們兩個氣血上涌,直接一口鮮血噴出,暈倒了。

季言澤幸災樂禍的笑了,「哎,你把人家都氣暈了。」

沈鈺有些心虛,隨後又理直氣壯的說:「這可不能怪我,是他們自己太脆弱了!你看他們本來就受了傷的!」

隨後她看了看季言澤,「你去搜一下他們身上的有沒有什麼東西?萬一他們把地圖放在身上了呢?」

季言澤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得罪沈鈺了。行吧!

於是季言澤就上手搜身了。果然搜出了兩塊地圖。

真不知道說他們運氣好還是不好,這兩塊地圖都是第二層的,但是他們根本沒找對位置。現在地圖還落到他們的手裡了。真是!

拿到地圖之後石柳言發現,他們的這兩塊地圖好像是可以和他的地圖拼接在一起的。試探性的對了一下,這兩塊正好可以拼在石柳言地圖的兩端。

只見地圖上的光芒一閃,兩塊地圖就完整的和石柳言的地圖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塊大一點的地圖。

「誒?這是什麼?」石柳言看到地圖上一個土黃色的點,忍不住說道。

沈鈺也湊過去看,然後忍不住用手指點了一下那個黃色的點。立馬上面就亮起了介紹。【這是一座宮殿,裡面有著一塊陰陽靈土】

石柳言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來。陰陽靈土!這是他需要的五行靈物!

沈鈺感覺到了他的緊張,當下就拍板道:「行,我們就去那裡吧!」

季言澤也點頭同意。

石柳言心中感動,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默默的記在了心裡。每次碰到這種情況,石柳言的心裡都會覺得很是熨帖。

既然決定去哪裡,那麼這裡剩下的土巨人他們就不在乎了。直接去土黃色的點所在的位置。

第二層很大,沈鈺三人御劍飛行了兩天才到了那座宮殿。毫不意外的看見已經有人在宮殿的門口了。

「他們為什麼不進去啊?」沈鈺好奇的問。

季言澤壓低聲音,「應該是有結界擋著吧。他們是在等結界的薄弱時刻。」隨後他就看見了一個熟人。

「季三,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季言澤問一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的人。

那個人拍了拍季言澤的肩膀,「季五,你的眼睛怎麼這麼尖!我都特意躲著了,你還能看到?」

季言澤嬉皮笑臉,「沒辦法,誰叫季三你和別人都不同呢!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來這裡一天了。噥,你看那邊的雲法宗的弟子,是他推算出來宮殿的結界會在兩天後變得薄弱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撕開一個口子進去了。」

季言澤早就看到那個雲法宗的弟子了,但是沒想到居然是他推算出來的。厲害啊!

「行吧,我知道了。對了,到時候進去的時候你要不要跟著我啊?」季言澤關心的問。

季三很是嫌棄的擺擺手,「算了吧,我自己進去就好了。你快走吧。」

季言澤聳聳肩,「那就算了吧。我走了。」

回到沈鈺他們這邊,季言澤把聽到的消息告訴他們。沈鈺點點頭,「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兩天吧。反正升仙秘境會開放一整年。時間還是夠的。」

到了晚上,看著在寒風中用法器抵禦寒冷的各位修士,沈鈺和石柳言默默的造起了一座小屋子。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們這邊。

被這麼多人注視著有些不自在,沈鈺他們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小房子造好了。他們直接鑽了進去,隨後啪的一下關了門。

眾人看著緊閉的大門,好像忽然被啟發到了,有土靈根的人也都開始弄起來了。

季三也就是季佳澤本來也是準備硬抗的,但是看到季五竟然有這麼舒服的一個地方,立馬站起來,走到屋子前敲門,要求進去。

季言澤當然是同意他進來的了,好歹也是兄弟嘛。

季佳澤進門之後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意。屋子裡面的溫度和外面的溫度完全不同,相當的暖和。而且他還看到屋子中間正咕嚕咕嚕的煮著熱騰騰的湯。

季佳澤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湯的香氣飄到了他的鼻尖,讓他有些沉醉。

外面的人在季言澤開門的時候也感覺到了他們裡面的溫暖,當然隨之而來的還有那一抹食物的香氣。在這樣寒冷的環境中,即使是修真者,他們的心理也和普通人一樣,不過是希望一個溫暖的房間和一碗熱騰騰的肉湯。

終於有幾個人不好意思的上前敲門了。他們也不是要求住進去,而是希望是沈鈺他們能幫他們也造一下房子。

假戲真做,呆萌甜妻不簡單 沈鈺和石柳言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與人方便自己方便。而已就是造個房子,這兩天他們已經很熟練了。很快就就能造好的。

沒多久,宮殿的門口就立起了一座座的小房子。他們都鑽了進去,然後學著沈鈺的樣子用靈符弄了個法陣。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滿意的神色,同時心裡也對沈鈺他們充滿了感激之情。就連雲法宗的那一位心裡也對他們很是佩服。

能將法術運用的如此靈活,想必修為戰鬥力也是不錯的。

白天的時候小房子也沒有拆,與其在烈日下暴晒,還不如躲進屋子裡。雖然也很熱,但是至少有陰影遮擋一點。而冰靈根的修士這個時候就很受歡迎了。

像沈鈺他們,這個時候就讓季言澤弄了些冰出來,正美滋滋的喝著冰果汁呢。

說好的兩天就是兩天。第二天的晚上,宮殿的結界果然開始了波動。上面波紋陣陣,不斷遊動。雲法宗的那一位弟子拿出一個法器來不斷的測算,終於找到了一個方位。

「就是這裡。攻擊這個點。」他沉聲的說。

眾人的法術都齊齊的落在了這個點上面。結界上的波紋越來越大,終於,出現了一絲裂縫。

雲法宗弟子見了,立馬高聲呼喊:「加油!馬上就好了!」

裂縫不斷的擴大,直到變成能容納一人的入口。雲法宗的弟子不知道取出了什麼東西往裂縫上一放,就看見裂縫維持在了這個大小。

「快,快進去!」他催促道。

眾人沒有遲疑,一個接著一個的進去了。沈鈺三人也鑽了進去。雲法宗的弟子走在最後。他伸手往那個裂縫上一碰,一個東西落入他的手心。隨後就看見原本能容納一人通過的裂縫不斷的縮小。最終消失不見。

沈鈺他們進去的地方是一個大殿,所有人都在大殿裡面面相覷。在他們的對面是好幾個入口,顯然,走哪一個他們都在猶豫不決。雲法宗的弟子最為果斷,上前選了一個便進去了。看到他的背影,很多的人也急忙選了一個入口。季佳澤也跟著自己的感應進去了。最後只剩下沈鈺三人。 美食獵人 石柳言手裡的地圖又變了。現在上面顯示正是這座宮殿的地圖。他們也不看別的東西,直接就看向陰陽靈土的位置。現在首要的是要先拿到陰陽靈土。其他的要是還有機會的話再去看一看。

地圖上顯示的關於陰陽靈土的路線是要從第三個入口進去。石柳言仔細的核對了好幾遍才帶著沈鈺他們走進去。

石柳言他們並沒有因為地圖在手而放鬆警惕,相反,他們反而更加謹慎了。走過一條長長的通道,他們看到了前方的大門。大門上鐫刻著一條條明亮的紋路,沈鈺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是一種陣法。不過這個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關係。

上前推開大門,裡面是一條泛著黃色霧氣的通道。幾個人看了一下,往裡走去。

說實話,這個黃色的霧氣說是霧氣,其實應該是細小的沙粒之類的。沈鈺感覺有點像是安靜版的沙塵暴。但是等到他們一腳踏進去之後,整個空間就開始震蕩起來。這些細小的沙粒攜帶著千鈞之力拍在他們的身上。

只是瞬間,他們的身上就被拍打出了血絲。隨後,所有人都拿出來防禦法器,這才鬆了口氣。

那些沙子噼里啪啦的打在防護罩上,可以看到,防護罩上不斷的浮現出波紋。也許用不了多久,一個防禦法器就被會破壞。

沈鈺嚴肅:「我們不能這樣慢慢來,要加快速度了。」

於是,三個人沈鈺和季言澤在前,石柳言在後,形成一個三角形的趨勢不斷的往前。

尋寶全世界 然而,除了沙子的攻擊之外,當他們感覺自己往前跑了將近一半的路程之後,黃霧中突然出現了一隻金黃色好像金屬質感的爪子。

一爪子抓在了沈鈺的防護罩上。

這一爪子的攻擊力十分強悍,直接破壞了沈鈺的防護罩。雖然沈鈺並沒有受傷,但是已經來不及激發另一個了。

空氣中的沙子一下子拍在了她的身上。沈鈺只感覺全身好像都被重重的擊打著,五臟六腑都疼痛了起來。忍不住就吐出了一口血。

季言澤和石柳言簡直驚呆了。要直到,沈鈺的防護罩可以足以抵擋住金丹期的攻擊的,就這樣被一個不知名的妖獸給一爪子抓破了?

隨後他們就看到了沈鈺吐血的一幕。季言澤就在沈鈺旁邊,反應最快。見狀,立馬將沈鈺拉進了自己的防護罩里。

沈鈺這才感覺好受了許多。三個人暫且停下。沈鈺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服下一顆回春丹。隨後才開始說話。

「剛才的那個東西不知道是什麼,但是隱匿性極強,直到它出手我才發現的。而且它的爪子看上去相當的堅硬,攻擊力極強。你們剛才也看見了,它一爪子就把我的防護罩給抓破了。而且從頭到尾,我都沒有看到這個爪子的主人到底是什麼,真的是非常的小心。我覺得我們可能打不過這個東西。」

沈鈺的語氣帶著些凝重。石柳言和季言澤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們了解沈鈺,知道他不是那種會大放厥詞的人,既然他都這樣說了,那麼他們可能真的打不過啊。

「那怎麼辦?難不成用法器硬抗嗎?我們也耗不起啊!」季言澤皺著眉頭說。

沈鈺突然看向石柳言,「要不,問一下玄影?」

「這——」石柳言猶豫了一下,同意了。

玄影之前雖然醒了過來,但是因為升仙秘境還沒開啟,一路上趕路很是無聊,他乾脆又回靈獸袋裡睡覺了。不過這次倒是可以喚醒他。

玄影出來之後就看到周圍一片霧蒙蒙的景象,沙子不斷的拍打著防護罩,激起層層的波瀾。

石柳言摸了摸他的腦袋,問他:「玄影,你知道這裡應該是什麼情況嗎?」

玄影的大眼睛四處瞅了瞅,稚嫩的聲音響起。「這裡我好像有一點印象,但是記不大清啊。」

沈鈺三人都有一些失望,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完全都把希望寄托在玄影的身上。

「既然想不起來,那我們就只能硬撐過去了。」沈鈺拿出幾張金剛符,在身上拍了好幾張,隨後遞給季言澤一些。

「用靈符阻擋一下吧。走!」三個人小心的往前走去。玄影蹲在石柳言的肩膀上,為他們看顧著四周。

「左邊!小心!」玄影大喊。

季言澤連忙凝起冰霧,當的一聲,冰霧和爪子撞擊在一起。但是冰霧的威力還是太弱了,只是微微的減弱了它的速度,依舊堅定的拍在了防護罩上面。

就在這時,沈鈺的雲水劍到了。她對著那個爪子一劍斬下,石柳言也從後面放出了自己的異火。

當金炎火溢出來的時候,那隻爪子肉眼可見的頓了頓,隨後竟然直接放棄了往回縮去。幾人大喜,感覺自己找到了這個爪子的剋星。

石柳言也很驚喜,「看來這個不知名的妖獸害怕的是異火。」他思忖了一下,又說,「不如這樣,我們三個集中在一個防護罩里,然後我在前面打頭,只要發現有爪子出現,我就立刻用火燒它。怎麼樣?」

沈鈺點頭,「可以。畢竟現在只有你的金炎火能夠剋制它。」

於是三個人又調整了一下,然後保持著這樣的組隊形態往前走。到了後面,爪子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密集了。有時候甚至會一次性出現三四隻,石柳言催動異火也是需要靈力的,三四隻的爪子對他來說消耗不小。

好在他懷裡的回靈丹數量充足,才能勉強保持著異火的燃燒。

慢慢的,他們已經能夠看到前面出口的亮光了。 蒼青之劍 但是這一小段路程爪子的數量陡然增加到了十幾二十隻。就算石柳言的異火能夠逼退一些,但是也顧全不了全部。

沈鈺和季言澤感覺自己一點忙都幫不上,心下有些煩惱。忽然,沈鈺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疊的火靈符。這一疊火屬性的靈符其實是火炎符。使用之後可以放出一個溫度極高的大火球,沈鈺想著,那些爪子既然害怕異火,那她的火炎符應該也有些作用吧。

五品的靈符組成一個小小的陣法,這個陣法也沒什麼用處,就是讓火焰的威力更加高一些。

弄好之後沈鈺大喝一聲,「都讓開!」等到石柳言和季言澤讓開之後,沈鈺手一拍,這組符陣就直直的沖著外面的黃霧飛了出去,隨後爆炸開來。

沈鈺他們在符陣飛出去的時候就趕緊往前跑了,然後他們就聽到後面一陣爆炸聲想起,熱浪湧來拍在他們的防護罩上。本來就岌岌可危的防護罩頓時破碎了。

沒有了防護罩,狂暴的沙子一下子就拍在了他們的身上。沈鈺連忙給他們拍上金剛符,但是金剛符的顏色也在不斷的褪色當中,顯然是是用不了多久的。

「快走吧!」

只剩下最後一點路程了,剛才的爆炸差不多已經將那些不知名的妖獸給嚇跑了,所以最後一段路程他們走的相當的輕鬆。只是需要時時注意金剛符的狀況罷了。

終於從出口出來了,沈鈺忍不住釋放了一個水霖術,給自己還有他們都療傷。身上臉上都是被沙子拍打出來的細小傷口。

剛才精神緊張沒有感覺,現在出來了倒是覺得難受的很。

水霖術的作用很強,一下子所有人都恢復了精神。再加上一個除塵術,又是乾乾淨淨的一個人了。

「哎,玄影,剛才沒給你拍金剛符之前我怎麼覺得你好像也沒有被沙子打到啊?」沈鈺這個時候才想起自己剛才看到的情景。

玄影懶洋洋的說:「這不過是我的一點護身結界罷了。」

看樣子應該是像他這樣的厲害的妖獸的天賦技能,大家也只是驚奇了一陣便開始看自己出來的地方了。

這裡好像又是一個殿堂,只不過比起之前的那個,這個看起來很小,就像是一個小房間一樣。在他們的對面同樣有著一扇門。只是這一次,這扇門上面鎖著好幾根的鎖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