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只是來看看我的學生而已,不過….蕭林風同學你還真是讓我吃驚呢,居然有第二個武魂,還是一個極為強大的武魂。」

「額呵呵,是嗎,我也覺得很強大,老師你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

「那好,我就直接說主題了,這次的新生大賽就靠你和睦月了,不要讓老師我失望哦。」沈寧雪一邊說一邊玩弄著蕭林風的身體,還時不時的撫摸蕭林風的臉龐。

「一定…我一定不會讓老師失望的。」蕭林風都快哭了,我這是遇到了一個怎樣的老師啊。

「那好,老師就先走了,你慢慢休息啊。」

「是,老師你走好。」

在目送沈寧雪離開后蕭林風總算嘆了一口氣。 蕭林風看著離去的沈寧雪老師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模模糊糊的睡著了。

「嗯?我在那兒?」

蕭林風周圍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

就在此時,一聲龍吟聲響起,蕭林風下意識的抬頭看,一頭虛幻的神龍與他對視。

「小子,告訴汝一個消息。」

「太虛宙龍您有什麼消息?」

「小子,這個世界的能量層次無法承受吾的能量,吾只能將汝的能量也就是你們所說的魂力與吾的能量相結合,這樣汝的能量層次會提高到一個很高的層次。」

「太好了,這樣….」還沒說完就被太虛宙龍打斷了。

「汝不要得意,就算你的能量層次提高了你的身體也無法承受這麼高的能量,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我只能把汝的身體改造為祖龍之軀了。」

「什麼!那….那要怎樣的改變?」蕭林風又興奮了。

「先說好,汝要有一個心理準備。」

蕭林風頓時就迫不及待了:「我已經準備好了。」

「那好,要將你的身體改造為祖龍之軀,先是….」

蕭林風還沒聽到太虛宙龍說什麼,他的意識就已經醒來了。

還是那白花花的天花板

「靠!我怎麼在這個時候醒來了。」蕭林風埋怨的給了自己一個巴掌。

「喂!蕭林風你不會傻了吧!」

蕭林風側眼看去,睦月在一旁驚訝的看著他。

「我沒事,只是想讓自己清醒一下而已。」

「那你沒事吧。」睦月有些擔心的看著蕭林風,有些患意識不是自己把他打傻了。

「我真的沒事。」蕭林風說道

「是么,拿你的傷怎麼樣了。」

「我的傷?」

「是呀,你不是受傷了嗎?」

「哦~原來睦月這妮子以為他自己把我踢傷了呀,嘿嘿。」蕭林風心中想到。

「哎呀,我的腰啊。」

蕭林風做出一幅誇張的樣子,這演技…..也是絕了,偏偏睦月還信了。

「蕭林風你沒事吧。」睦月有些著急的看著蕭林風

「沒…沒事,就是腰還有點疼。」蕭林風一手捂著腰,一手捂著額頭說道。

「對不起,我不該用那麼大力氣的。」

「沒事,我不怪你。」

「真的么?」

「真的。」

「那…謝謝你。」

「沒關係的。」

總裁換換愛 就在此時,意外發生了。

「啊啊!」

蕭林風的右手臂發出虛幻的光芒,形成一隻虛幻的龍爪!龍氣形成了時間流速蔓延了周圍,劇烈的疼痛讓蕭林風措手不及。

「啊,蕭林風你沒事吧。」睦月大為吃驚!

「我…我沒事,快去叫老師。」

「蕭林風你撐住了,我這就去叫老師。」

「不用叫了,讓我來看看。」

一個蒼老而有力的聲音響起。

只見一名渾身繚亂老人一手拿著雞腿,一手負在背後走了進來。

「您….您是…」蕭林風一眼就看出來他是海神閣玄老

「小子不用驚慌,你這是魂骨融合了,只不過你這魂骨非常奇怪,讓你的手跟魂獸的手沒有區別,應該是一個非常強大的魂骨。」玄老說道。

聽玄老這麼一說蕭林風就知道太虛宙龍說的是什麼了:「靠,原來是先用魂骨把我全身改造,然後進一步提升我的身體,最後成就祖龍之軀,這麼說最後我將成為一隻全新的太虛宙龍!」蕭林風想到這裡貌似連疼痛都沒有這麼劇烈了。

「好了小子,你忍忍就好了,我先走了。」玄老一口一個雞腿,然後擺擺手走了。

「玄老你走好。」蕭林風說了一句。

玄老離開了,只是在離開的時候好像有意無意的看了蕭林風一眼。

「蕭林風你沒事吧?」睦月說道

「我沒什麼事,一會兒就融合好了。」

「嗯。」

「那個睦月你還有什麼事嗎?」蕭林風看著睦月猶豫的樣子說道

「那個蕭林風,這次的新生考核我們組隊吧。」

「可以呀。」蕭林風想都沒有想的說道

「太好了,那就這樣了,我先走了。」

「嗯。」

蕭林風看著離開的睦月

「終究還是女生啊,軟弱和猶豫以及需要依靠的一面顯現了出來。」蕭林風一個人喃喃道。

「不過,先看看我的手臂的魂技是什麼。」

蕭林風意識探過去,就知道了是什麼魂技。

「宙極指么,果然是龍辰用的技能。」蕭林風看著變成了龍爪的右手道

「真不知道下一個變化是哪一個。」

043宿舍,睦月正在修鍊,白色的雲霧包圍著他。

突然,一雙手從後面包住了她,睦月還不清楚是誰,就聽到一個聲音響起。

「睦月我回來了,高興嗎?」

睦月毫無反應。

「喂,睦月你咋不說話呀。」蕭林風搖了搖睦月道

「放手!」睦月憋了好久才從嘴裡憋出這兩個字。

「咦? 總裁,樑子結大了 放手?」蕭林風看著自己的手,然後不禁冒出了一層細汗,因為蕭林風的手正抱在睦月的胸上!!

「哇!」蕭林風一下子就退到了房間的邊緣。

「睦月,我不是故意的。」

睦月只是看著蕭林風沒有說話,氣氛一時很尷尬。

蕭林風看著睦月心中想到「睦月她不會真的生氣了把,我TM真的不是故意的呀。」蕭林風不禁在心中流淚。

過了好久睦月才說出一句話,看著蕭林風道:「看在你大病初癒的份上就不與你計較了。」

「咦?他沒有生氣。」蕭林風看著睦月,心中不由的一種感到。

「這樣大度的好女生大力去找?」蕭林風心中嘀咕道。

「喂!」睦月叫了一聲

「有什麼事嗎?」

「我怎麼一直沒看見你用第一武魂?」睦月說道

「這…」

「快告訴我。」

「好吧。」蕭林風只好說了出來。

「因為我還沒有獵取魂環。」

「什麼?沒有獵取魂環?」睦月驚訝的說道

「是的。」

「那你那兩個虛幻的魂環是怎麼回事?」

「我說那是我的武魂自帶的你信嗎?」

「……..」

「你認為我信嗎?」睦月靜了一會兒說道。

「我自己也不信,可是他就是這樣啊。」蕭林風盯著睦月道

「那好吧,」信你了。

沒有話題,兩人都進入了修鍊,修鍊不分日夜,不一會就天黑了。

蕭林風先從修鍊的狀態醒來,走到睦月旁邊道:「睦月,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睦月醒來了道:「你自己去吃,我在修鍊一會兒。」

「睦月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睦月毫無反應

「睦月你就陪我去吧….」

就這樣,在蕭林風死皮賴臉的情況下,睦月只好陪著蕭林風去集市。

「嗯?什麼味道這麼香?」睦月說道。

蕭林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是什麼味道。

「霍雨浩的烤魚果然非同凡響,可惜我的廚藝不能在這裡發揮。」

蕭林風默默嘆了一口氣,作為一個資深宅男,一般的廚藝他還是會的。

「喂喂,蕭林風我們去看看吧。」睦月拉著蕭林風往香味的源頭走去。

「烤魚。」

「五個銅幣一串!」

「哇!那學弟好可愛啊。」

「那烤魚為何如此之香!」

「這位學弟,那烤魚與我有緣!」

果不其然,周圍的人問道烤魚的氣味一擁而上。

「不好,這麼多人,烤魚肯定會賣光的。」睦月有些焦急的說道。

「沒關係看我的。」蕭林風不緊不慢的說道。

兩個虛幻的魂環顯現而出,第一魂技發動!

「時間減速!」蕭林風魂技發動,所有人的速度慢了十倍。

「誒?怎~么~回~事~我~怎~么~這~么~慢~啊~」

「我~也~不~知~道~啊~」

「是~誰~干~的~好~事~」

就這樣,蕭林風在所有人不要殺人的眼光中慢慢的走向霍雨浩的燒烤架。

「嘿又見面了。」蕭林風打個招呼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