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反悔了!」

驀然間,紫霞將紅蓋頭給扯下扔到地上,雙眼流著清淚都弄花了妝。「我不想跟他結婚,我騙不了自己,不想就是不想,這婚……我不結了!」 扔下紅蓋頭,紫霞仙子就是雙腳踏空要從城主府逃跑。

來觀禮的賓客都是嘩然一片,城主的臉色更是難看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紫霞的兄長也是眉目一鎖,朝著城主訕訕一笑,便凝眸朝著那些跟著紫霞一同從碧波城來的紫家族人呵道。

「還不攔住她。」

數名天至尊級別高手踏空追趕,紫霞的兄長更是腳向下用力一踏,右手向前虛握。還沒跑出幾百米的紫霞仙子頓時被一股無形的力給抓住,不慣她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

與此同時,碧波城紫家的族人也是將其擒住,重新抓回到婚禮的高台。

「你抓住我也沒用,我不想結就是不想結。你們就是今天逼著我把這婚給結了,只要以後你們給我機會,我還是會跑。有種你們就日日夜夜的盯著我,看著我,千萬別讓我逮到機會!」

紫霞仙子瞪著眼怒喝,來觀禮的賓客都是茫然的看著這一切。

「紫霞!」青年怒喝。

「紫雲,這就是你們紫家教出來的!」紫嫣城城主此時已是暴怒,他狠狠瞪著眼看著紫霞的兄長怒喝道,「你們紫家,是來故意下我灰六的臉么!」

「城主,您別動怒,紫霞她就是……」

還未等紫雲將話說完,城主之子便已是先行一步朝紫霞發問。

「紫霞,你為什麼這麼說。難道你是擔心我跟其他公子一樣,會有三妻四妾以後對你不好么?我發誓我灰火此生就娶你一人,一心一意的對你好的。」「跟你沒關係。」紫霞回過頭看向城主之子,「我不是說你不好,也不是針對你,而是我心裡早就有了心上人。他很早就跟我說過,有朝一日他會架著七彩祥雲來娶我,從那一刻開始,我的心就已經交給他了

,也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嘩。

剎那間,整個婚禮場都是嘩然不止。

當紫霞將這話說出,都已不是簡單的面子問題,而是在硬生生的打紫嫣城主的臉。盛怒下的灰六手臂、脖頸和額頭上的血管都是爆起,雙眸充斥著血絲,氣息涌動,整個人已是到了爆發的邊緣。

同一時間,紫嫣城城主府的虛空之上。

紫霞仙子的這番話,同樣讓葉子晨怔住。

在這種場合下,面對著如此多的大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得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就她的這番話,也證明了她對大聖的情義到底有深多濃。

朝著身旁的大聖看去,坐在祥雲上的大聖身軀也在輕微的顫抖著。察覺到葉子晨的目光,他趕緊別過頭偷偷的抹了下眼睛。

他是在拭淚……

只不過他依舊未曾動身。

婚典上的鬧劇還在朝著最讓人意外的方向發展,城主的盛怒,城主之子的茫然失措,紫霞仙子的決然。

這一刻,需要有個人站出來將這場鬧劇平息。

不然紫嫣城的這場婚禮將會成為整個妖族的笑柄,儘管……現在已經就是了。

「紫霞,閉嘴!」紫雲怒斥。

「憑什麼是我閉嘴,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們憑什麼逼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憑什麼!」

「我讓你閉嘴!」

啪的一道脆響,紫雲一巴掌打在了紫霞的臉上。

這一巴掌打的沒有絲毫留力,紫霞的嘴角都流出絲絲的血跡。

賓客們怔住了,據理力爭的紫霞也愣了數秒,轉瞬間她的臉上便是伴滿了慘然的笑。

「打吧,你就算是打死我,這婚……我也不結。」

當打出這巴掌時,紫雲就有些後悔了。從小到大,這是他第一次打她,不管她以前怎麼胡鬧,他最多也就是呵斥教育,關她幾天禁閉。

但今時不同往日,這裡不是紫家,是紫嫣城城主府。

是有著整個北國賓客到訪的婚典!

強忍著心頭的痛楚,將擔憂壓到心底,強裝著鐵石心腸怒喝道。

「這婚,你結也得結,不結也得結。」

話音一落,他便朝著紫家的族人喊道。

「幫小姐走禮!現在到哪兒了,三拜了是吧,繼續!」

紫家族人當真扣著紫霞的頭,硬生生的將之壓了下去。

「就算你們逼著我拜堂,以後我也絕對不會喜歡上這個城主之子,我的心上人是至尊寶,他會踩著七彩祥雲來娶我,他才是我的夫君……你們現在讓我拜堂根本就沒用,沒用!」

「愣著幹嘛,繼續!」紫雲怒吼。

紫雲重新回到高堂的位置,鐵青著臉看著婚典的進行。

城主之子稍作思揣,也跟著將頭低下。

對拜結束,婚典的司儀看到這一幕,更是趕緊出言道。

「禮成,入洞房!」

葉子晨能看到大聖的雙拳早已緊握,但他卻一直在忍。

「大聖。」

雲端上的大聖依舊未曾言語,也沒有給出任何眼神上的交流。他就那麼坐在雲端上,看著下面婚禮緩緩的向前推進。

「你們困不住我的,困不住我,至尊寶會來娶我的,在他來之前,我會一直等他的!」

哪怕是被扣著,紫霞仙子還是咬著牙朝著紫雲怒喝著。

周圍的賓客看的都是暗自搖頭,紫嫣城城主灰六見到禮罷,更是右手一揮直接從高堂之處離開。

他已經沒臉在去跟那些賓客喝酒,他的臉面,都丟光了。

驀然間,天地昏暗。

雲端上的大聖朝著前方望去,葉子晨卻是眉宇深鎖,當神識探出,便感覺到至少十數道主宰級別的氣息出現在婚典現場。

婚典現場的賓客、準備離開的城主灰六,亦或是紫雲等人……

全都面色凜然,看向前方。

蔽日的黑霧下,徐徐走出十數道頭頂長著尖角,皮膚紫黑的人,在他們之前還有名身上披著黑色斗篷人走在最前方。

「魔族!」

賓客們都是大驚,沒走出幾步的灰六也是停了下來眉頭深鎖。

「不知魔族的朋友來我紫嫣城主府有何意?今日是犬子大婚,不方便接待魔族的朋友。」

「別呀,來者是客。既然是大婚,幹嘛要趕我們走?」斗篷下的人笑了笑道,「何況我還是帶著禮物來參加犬子婚典的,趕我走,這有點不近人情吧。」 北國喜好與人族為友,不代表他們也願意跟魔族和諧共處。

恰恰正相反,妖族北國還很是反感魔族。

魔族的突然入境,還是以如此高手數量,這不得不讓來參與婚典的賓客儘是眉頭深鎖。

紫嫣城城主灰六尤為如此。

犬子是自己對嫡長子的謙稱,但要是從他人的口中說出來,可就變成了另外一種味道。

要是往壞了想,完全可以理解成狗兒子。

何況魔族跟北國一直以來都是交惡,紫嫣城城主可沒辦法往好了去想。

「魔族朋友這種不請自來的習慣,還真是讓人很是困擾。」灰六停了下來,看著落在婚典場地內的數位魔族高手道,「灰某也從未有過魔族那邊的人脈,也不知魔族的朋友是為誰人而來。」

「跟灰城主之間,我們自然是沒有往來。」

寬鬆斗篷下出現一道幽幽的輕笑,旋即便看到他別過頭,看向早已心神緊繃的紫雲,漠然一笑道。

「我們其實是紫家的故友,您說是吧紫雲公子。」

重生之皇后是青梅 在這群魔族出現的瞬間,紫雲的心神便已是凜然。到現在對方如此露骨的說出,更是證實了他心中之想。

果真是他們來了,但他們怎麼會來的這麼快。

「也對,紫雲公子跟我們還是初次見面,可能還不認識我們。不過你們族內的幾位族老卻是跟我們熟的很。」

話音一落,就看到那穿著黑袍的人揮了揮手。

其身後的魔族高手頓時走了上來,而後便聽到那名黑袍魔族高手笑道。

「給紫雲公子看看咱們帶來的賀禮。」

砰砰砰。

婚典場內出現三名五花大綁的老者,臉上儘是鮮血,滿身傷痕。

這幾人赫然是碧波城紫家的三位族老,從他們的樣子上就看的出,在不久之前他們跟這些魔族高手曾有過交手,還經歷過非人的待遇。

「族老。」

紫雲咬牙怒吼,被壓著的紫霞也怔了好久,雙眸死死的望著前面的魔族。

黑袍魔族高手蹲下身將其中一名族老塞在嘴裡的布給拽了出來,輕輕的拍了拍已是昏迷不醒的他。

「醒醒,作為長輩,晚輩大婚總要說點祝詞吧。」

被打了臉的族老緩緩的睜開了眼,在他睜眼時第一時間是看了眼周圍,當看到穿著婚服的紫霞還有紫雲時,那位族老頓時凝眸怒喝。

「紫雲、紫霞,你們快跑!」

咚。

黑袍魔族一腳踩在了族老的頭上,彎著腰眼中儘是陰柔之色。

「讓你醒是為了讓你說祝詞,可不是讓你說這些話的。」

又是揮了揮手,身邊的魔族頓時又用布將族老的嘴給堵住,拖到後方。

賓客們啞然失色,這場婚典從開場到現在一直都上演著驚悚的劇情。紫霞的悔婚,魔族的降臨,在到現在紫家族老的怒吼……

魔族跟紫家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

「族老!」

紫雲的怒喝中,那名族老已被重新打昏帶到後面,黑袍魔族高手也是抿著嘴角笑了笑。

「本想讓他說點祝詞,真是掃興,不過看來我想的沒錯,那東西的確是在你們倆的手裡對吧。其實我們魔族是很講道理的人,你們要是能爽快的將那東西交出來,我們是不會難為你們的。」

與此同時,他還朝著周圍的賓客淡然一笑道。

「諸位也無需驚慌,我們是絕對不會傷你們的。來這裡就是想從紫家公子小姐這裡取一件東西,取完便走,你們婚典繼續進行即可。」

紫雲抿著的嘴唇都已經是泛白,他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

如果不出意外,這群人來的目的必定是沖著那木盒之前來。儘管他不知道木盒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既然族內族老還有父親,他們寧死都不將之交給魔族,那麼此物就絕對不能落到魔族的手中。

「我們紫家其他族人到底怎樣了?」紫雲道。

「他們很好。」黑袍人漠然一笑道,「你們的親人有我們首領親自照料,沒有人能傷的到他們。但,他們到底會不會有危險,其實這一切都取決於你們二位不是么?」

碧波城紫家淪陷了!

這對紫雲來說絕非是個好消息。

「灰城主,現在你我兩家可是聯姻,您……」

紫雲向紫嫣城城主求助,面對如此數量和境界的魔族高手,他現在能依仗的唯有紫嫣城了。

「灰城主,您確定要趟這渾水么?」黑袍魔族威脅道。

「哼,紫家的事跟我紫嫣城有何關係,聯姻……就這婚典你也配跟我提聯姻。」灰六冷眸朝著紫雲怒喝,旋即朝著紫嫣城城主的人喊道,「帶少爺回房,想拿我紫嫣城當槍用,這婚事我紫嫣城可認不下。」

「城主聖明。」黑袍魔族恭維道。

「城主!」

紫雲眼眶欲裂,紫嫣城可是他們紫家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要是他們都……

穿著戰甲的紫雲還在求著灰城主能夠回心轉意,紫霞咬著嘴唇拽住了他。

「哥,求他們幹嘛?這婚禮不作數便不作數,本來我也看不上他們,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知道什麼,現在能救咱們家的只有紫嫣城城主了,還不趕緊跟城主求情,快!」紫雲瞪眼道。

「求情?你看不出他剛才不過是說辭么?其實他是不想惹上這麻煩,就算是在求又能如何?」 妃有一劫 紫霞道。

「那你想怎樣,難道指著你的至尊寶么!」

「我好像知道我們要的東西在誰那裡了。」黑袍魔族漠然一笑,身體瞬間化作一道虛影伸手朝著紫霞抓了過去。

急怒下的紫雲瞳孔一縮,卻在這時……

虛空之上霞光耀世,將魔族的帶來的漆黑都是驅散。一片七彩的祥雲從虛空中掠過,落到紫霞仙子的面前,背對著她伸出手狠狠的將魔族高手的手臂抓住。

一瞬間,整個世界恍若都靜止了下來。

唯有紫霞仙子獃獃的看著她面前這名,穿著紫白的相間長袍的人,看著這道熟悉的背影,臉上儘是幸福的笑容,一行清淚從眼眶中流下,喃喃自語道。「至尊寶,我終於等到你。」 妖域。

虛空這上霞光閃爍,刺眼的光芒讓整個妖域的妖族都無法抬頭凝視。

在那光華的籠罩下還有著如山嶽般的威壓,籠罩著妖域巔峰族群猿猴一族的聖地花果山。

威壓的中心跪著名穿著紫白長袍的人,他雙手撐著地面。

其前方還有著一根鐵棒,棒上烙印如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