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去!能不能再無恥一點?」

林逸投給了姚若天一個鄙夷的眼神兒,不過倒是不敢反駁啊!

一來,這天心是天原勝的女兒,那可就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千金大小姐,他實在不想給自己找麻煩,畢竟天原勝對他著實不錯,如果鬧掰了,彼此的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再者,天心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這要是鬧翻了,豈不是有欺負女人的嫌疑,他林逸也拉不下來這個臉啊!

不過對於天心,林逸的心裡倒是充滿了濃濃的好奇,一個女孩子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壓的整個酒樓內,幾十名強者如此老實,這手段可不一般啊!

天心見眾人都恭敬行禮了,倒是不好再多說什麼了,當即神色平淡的說道:「都好好吃飯,不得打鬧,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是是,我等一定謹遵師姐的吩咐!」

眾人紛紛抱拳謹小慎微的說道。

天心見狀朝著林逸跟姚若天所在的位置上走了過去。

「嘖嘖,真是霸氣啊!」

林逸咧嘴小聲笑道。

「小妖,你也坐下吧!」

天心坐在位置上,淡淡的說道。

「噗嗤!」

林逸一聽,再也忍不住當場就笑了起來,姚若天在崑崙虛,在整個天諭書院那可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啊!

可現在,在天心的口中,竟然被稱作小妖。

「是!師姐!」

姚若天一臉的黑線,奈何,不是天心的對手啊!根本不敢放肆,天心雖然不會在天諭書院殺人,可架不住她一直打你啊!

姚若天曾經僅僅只是稍微表現出了一些對天心的不滿,結果,足足被天心打了三年啊!

那三年簡直就是姚若天這一生之中最黑暗的日子。

天心不快樂了打他!

天心高興快樂還是打他!

總之沒有任何的理由,一天最少保證一頓打還是可以保證的。

最要命的是天心根本不管你是在上廁所,還是在睡覺,還是在拉屎,她想要打你的時候,就一定會找到你。

便是強悍妖孽如姚若天,最後也只能屈辱的接受了小妖這個稱呼。

「你有意見?」

天心一看林逸竟然笑了,那白如玉的額頭不禁微微一皺,神情冷漠了一分,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那不能,您可是我的師姐啊!在天諭書院,咱們兩人可是最親密的親人啊!」

林逸也坐下討好的笑道。

「我聽說你的力量很驚人?」

天心見狀面色稍微好看了一分,盯著林逸淡淡的問道。

坐在天心兩側的兩名仙子,此時那秋水一般的眸子,也充滿了濃濃的好奇,盯著林逸笑而不語。

「呵呵,比你厲害一點點吧!」林逸心裡有些得意,不過這話倒是不敢說出來,莫著自己的鼻尖兒,一臉討好的訕笑道:「都是訛傳,當不得真的。」

「我現在一拳大概是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

天心見狀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此話一出。

姚若天頓時頭皮一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林逸的恐怖他知道,可是林逸具體有多大的力量他卻不清楚,可是天心報出來的這個數字就有些恐怖了。

無垠森林之中強者如雲,而且很多人因為智商比較低,他們只能體修,所以體修也是最多的,可也沒有聽說那個年輕一輩的體修強者能夠達到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啊!

這個力量簡直能夠橫掃無垠森林年輕一輩的所有強者了。

「難怪師姐如此暴力,感情實力竟然恐怖如斯啊!」

姚若天深吸了一口氣,看向天心的目光越發的敬畏起來。

「我知道你想要我的魂技,這東西我可以給你,不過我要你的煉體法門。」

天心再度開口說道。

「啊!煉體法門?」

林逸愣住了,他有個狗屁的法門,六道輪迴訣乃是他壓箱底的功夫,是斷然不可能做交換的,再者就算是交換,天心也無法修行啊!那可是他研究了一輩子的東西,修行起來的難度簡直讓人震驚。

「啊什麼?我可告訴你,不要以為師姐我占你便宜,我的這一門魂技,乃是我家祖傳的,殺傷力十分驚人,你絕對不會虧的。」

天心見林逸似乎不太想要交換,不禁有些不樂意了,她從小就對力量非常的痴迷,否則,也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啊!

林逸見天心的決心竟然如此堅定,不禁有些有些蛋疼了,只能一臉尷尬的訕笑道:「師姐,不是我不給你交換,我這法門兒的確不可能給第二個人知曉的。」

林逸直接說出了實話,畢竟這種事兒,磨磨唧唧,吞吞吐吐,最後也是這個結果,還不如早點跟天心說清楚,長痛不如短嘛!

只是他話音一落。

氣氛卻瞬間冷的有些瘮人了。

天心帶來的兩名美若天仙的女子,也同樣愣住了,顯然根本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拒絕,有膽子拒絕她天心的交換。

姚若天在這一刻,更是緊張十萬分啊!放在桌子下面的腳,一個勁兒的踹林逸,希望林逸能夠答應,千萬不要招惹整個暴龍了,否則,拆掉整個天香樓梯都是正常的啊!

天心那朱唇玉面的臉頰上也瞬間陰鬱密布,充滿了憤怒之色,在她看來,自己的這個要求可是一點都不過分啊!

魂技的珍貴程度,整個崑崙虛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便是這存在了無數年的天諭書院,也找不到一門合適修行的魂技啊!更不用說她這魂技可是母親一脈相承的至寶。

可現在林逸竟然拒絕了,這就讓天心不樂意了。

「如果我再加上一顆神魂果呢?」

天心面容冷漠,聲如鬼魅,冷酷的質問道。

「轟!!!」

林逸的腦海轟然一震,驚訝的尖叫道:「崑崙虛這種地方怎麼可能誕生神魂果呢?」

神魂果那可是真正的天才地寶,最少都需要生長十萬年才能夠結出來的。 就這,還必須是靈氣無比濃郁,環境無比清靜之地,這神魂果對於生長之地的要求簡直嚴苛到了極點。

便是在域外星空,這都是無比珍貴的東西,簡直堪稱是價值連城,與其說它是寶葯,到不如說它是天然生長的丹藥。

任何人,只要吞下這神魂果,他的神魂必定能夠極大的增幅,這對於修行魂技的人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了。

可現在,天心竟然說她手裡有一顆萬年的神魂果,林逸如何能不驚訝呢?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無比尊敬的看著天心笑道:「師姐,這魂技跟神魂果的確都是我非常需要的,可我的修行法門真的不能傳給師姐,還請師姐見諒了,請提出其他的條件,我林逸一定照辦!」

「哼!不知好歹的東西,如此看緊你的修行法門,你這是自認為價值跟修為都在我天心之上了?」

天心白凈的小手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拍,整個桌子都猛的一震,杏眼怒瞪,盯著林逸咆哮了起來。

那兩名女子聞言,看向林逸的目光越發的好奇了起來,敢對天心這麼說話的縱觀整個天諭書院也找不出第二個了啊!

「師姐,師姐,你不要激動,不要激動,這小子,喝多了,我幫你勸勸他啊!」

姚若天一看慌了神兒,得罪天心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啊!弄不好,接下來的幾年,林逸都要在天心的追殺之下艱難度日啊!他可是有過親身體驗的人,自然不想林逸跟著他一起倒霉了。

「你閉嘴!」

天心瞪大了眼睛盯著姚若天冷冰冰的呵斥道,隨後憤怒的鎖定了林逸。

「咳咳,應該跟師姐差不多吧!」

林逸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在他看來,人還是不能太驕傲了,再者,這個可是她的師姐,當然要給師姐留點面子了。

「我去!你小子是不是瘋了啊?」

姚若天一聽,頓時眼精一瞪,一臉的絕望之色啊!在他看來,林逸說這樣的話,幾乎是在找死了啊!卻不知林逸是真的謙虛了,否則,以天心的那點東西在他林逸的面前還真不夠看的。

可周圍的眾人都跟姚若天一樣啊!他們根本不知道林逸的可怕跟恐怖。

以至於林逸此話一出,整個天香樓頓時安靜的針落可聞啊!

每個人都被林逸的話驚呆了。

開玩笑。

天心那可是整個天諭書院最恐怖的暴龍啊!

她的力量舉世皆知,無敵於整個天諭書院,單純論力量還真沒有是天心的對手。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自己跟天心差不多,這簡直瘋了!

便是天心帶來的兩個文靜女孩,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都有些鄙夷了,顯然,也都認為林逸在說謊。

畢竟,天心的實力,眾所周知。

「呵呵,好啊!好好!」

天仙咬著槽牙,一連說了幾個好,這下也是徹底的被激怒了,她為人雖然囂張跋扈,經常欺負人,可骨子裡卻跟林逸差不多,同樣是一個極為護短之人。

本來,林逸能夠成為她唯一的師弟,她還是比較開心的,這次過來,雖然面色陰沉,可也僅僅只是為了考驗林逸,卻沒想到林逸竟然給了她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和老娘差不多?哈哈,那我倒要試試了,接我一拳吧!」

天心怒極而笑,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說道。

可那可怕的怒火,在場那個人感受不到呢?

很多人甚至在這一刻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一旦天心發怒,他們說不定都要跟著倒霉啊!

正在吃飯的人拿著筷子,保持原來的動作不敢動,正在呼吸的人此時都刻意的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的動作大了一點,引起了天心的注意給自己招來滅頂之災。

「咳咳,我這個師姐也這脾氣也太火爆了吧!」林逸忍不住搖頭苦澀的笑道,隨後抬頭看著天心,淡淡的說道:「您是師姐,我是師弟,我自然不是師姐的對手,接一拳的事兒就算了吧!」

「認慫了?呵呵,剛剛你不還大言不慚說差不多嗎?林逸,別讓老娘我瞧不起你,是個男人就痛快的答應了!」

天心瞪著那漂亮的大眼睛,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咆哮道,如果不是林逸的身份現在也很恐怖,幾乎代表了整個天諭書院,按照她以前的性子,哪裡還會跟林逸在這裡說這麼多的廢話,早就衝上去暴打林逸一頓了。

萌妻擒拿酷總裁 只是現在林逸成為了她父親唯一的徒弟,更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大師兄,如果她直接動用武力痛毆林逸的話,不但會讓天原勝顏面無光,林逸自身以後在天諭書院恐怕也很難混下去,所以這才一直壓著自己的脾氣。

林逸見天心興緻如此之高,心裡也明白讓這女人罷手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訕訕的笑道:「讓我跟你對一拳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醜話我想說在前頭。」

「有屁快放!」

天心直接呵斥道,那粗魯的口吻,跟她那顏值簡直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標準的女漢子。

「我這師父看起來溫文爾雅,怎麼弄個師姐就這麼彪悍呢?哎……」

林逸忍不住在心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本來以為突然多出來了一個師姐,說不定以後還能夠享受一些被師姐關懷的感覺,卻沒想到,這丫的見面還沒有說到三句話,這就要撂挑子了,當即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天心說道:「咱們都是修士,你應該非常清楚,切磋之中難免會有碰撞,我希望等會兒如果不小心傷到了師姐,師姐能夠不跟師弟計較如何?」

「????」

在場所有人一聽,全部都傻眼了。

傷到師姐?

丫的是做夢還沒有睡醒呢?

天心也愣住了,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的醜話竟然是這樣的,一時間被氣的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

她可是天諭書院第一暴力女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傷到她?

這簡直就像是一隻小螞蟻,有一天突然跟大象說,你小子趕緊讓開啊!要不然,小心我一腳踩死你一樣荒謬。 天心帶來的兩個美若天仙的女子也愣住了,一個個都坐直了起來,瞪著漂亮的大眼睛,張著朱唇,一臉的震驚,同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好,別說你傷著我了,我天心在這裡發誓,你林逸今天就算是一拳把我天心打死,我都不帶找你的麻煩的,怎麼樣?」

天心簡直要被氣炸了,直接豎起三根白如玉的手指,當場就對天起誓了。

「呵呵,不至於,不至於,師姐請出手好了。」

林逸一臉尷尬的訕笑道,這師姐弟之間,竟然整的如此認真倒是讓他有些尷尬了。

天心見狀也不在廢話了,猛的起身站了起來,頓時,一股奇怪的氣息驟然在她的周身遊走,在這一刻,林逸甚至有種錯覺,好像眼前的天心一下子變成了一條在白雲之中遊走的神龍一般,那種強大,那種縹緲的氣息,簡直讓人震驚。

「老大,要不認輸算了啊!惹不起啊!」

姚若天用小手輕輕的拉扯了一下林逸的衣角,緊張十萬分的說道。

「姚若天你要是再敢廢話一句,我拆了你全身的三百零六塊骨頭!」

天心猛的扭頭盯著姚若天呵斥道。

正拉著林逸衣角的姚若天一聽,手臂瞬間就收了回去,那傢伙速度快的簡直就像是幻影一般人,簡直超出了他平時戰鬥的水平。

林逸此時也慢慢的站了起來看著天心笑道:「師姐是女孩子,請吧!」

「好!」

天心說了一個好字之後,手臂猛的抬起,體內狂暴的力量,在這一刻,簡直就像是一頭頭在山林之中呼嘯的猛虎,發出了驚人的咆哮,那恐怖的聲音,整個天香樓內的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簡直讓人頭皮都要炸開了一般恐怖。

「雖然你是我師弟,不過在切磋的時候,我依然不會留手,所以……你自己小心了!」

天心看著林逸淡淡的說道,而後白凈的拳頭猛的揮起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