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我們可以合作!」

江山答應了合作。

那些西方人,之所以許以厚利,想和萊蒙托夫將軍談合作鋪關係,就是在提前布局。

等毛熊老大哥一倒下,全盤西化之後,他們便裡應外合迅速出擊,在第一時間,把毛熊老大哥值錢的東西,全部搜刮乾淨。

按照正常歷史進程,他們是能夠得逞的,而且是大獲全勝。

靠著這一次的勝利,他們在世界上,掌握了絕對的話語權,位居世界中心,稱王稱霸。

但可惜的是,他們碰上了江山。

而且是具備了一定能量的江山。

此刻的江山,有資金,有實力,有靠山,也有人脈。

這也讓他具備了,和西方世界的玩家,在一張桌上玩牌的資格。

當然,從上桌開始,他們就都是贏家,唯一的輸家,只是成為籌碼的毛熊老大哥。

至於贏多贏少,各憑本事。

但江山相信,他一定會是牌桌上,最大的贏家! 良久,他睜開眼。

深吸口氣,壓抑道:「你繼續在這休養,本王會讓人好好保護你,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但是,別再提休夫的事,本王不允許。」

他轉身出去,走到門口停下來,沒有回頭,「你不想看到本王,本王果斷時間再來看你。」

說完,他開門離去。

顧冷清看著門口的方向,面色雖然很冷,但心裡卻很不是滋味。

居然還反過來糾纏上了!

「沒拿到葯,你還有臉回來見朕!」

養心殿內傳出明弘帝暴怒不滿的責罵聲,氣得他怒拍桌面。

宮裡御醫都拿淑妃的病沒辦法,明弘帝知道,現在就只有顧冷清有辦法。

「你去,把齊王妃給接回來,她要是不肯回,就說是朕的旨意,朕就不信,她還敢抗旨不從。」

明弘帝命令剛下,尉遲墨不管不顧,不怕死地拒絕道,「清兒重傷在身,請父皇收回成命。」

「她怎麼就受傷了?不想給淑妃治病,還裝上啦!」明弘帝憤怒,認為她就是在跟齊王耍花槍,對她受傷一事一無所知。

「啟稟父皇,並非清兒裝病,前日夜裡清兒遇刺,生死關頭,所幸藥王谷的人出手才僥倖逃過一難。」尉遲墨一想起當時的情況還心有餘悸,心疼的不得了。

就算今日得罪了父皇,他也不會讓她回來。

明弘帝的怒火瞬間收斂了許多。

他了解尉遲墨的為人,知道他不會說謊。

「居然膽敢刺殺王妃,是誰人那麼大膽,可查清楚了?」明弘帝的臉色陰沉的可怕,暴怒道,「又是齊王妃,又是秦王妃……這秦王妃也被刺殺,怎麼,有人要針對皇家嗎!」

昨日眾多御醫廢了九牛二毛之力,才把秦王妃救回來。

據御醫所說,幸虧此刻當時刺的不是心臟,只是肩頭偏胸口的位置,這要是再偏上一寸,秦王妃必定凶多吉少。

想不到這短短兩日,居然有兩王妃遇刺,簡直豈有此理。

提起秦王妃,尉遲墨面無表情。

明弘帝龍顏大怒,沉聲吩咐道:「你好好調查一下,到底何人所為,無論是背後是誰,一旦查出來,絕不姑息。」

尉遲墨道:「刺殺清兒的人,兒臣已經查出來,也已經處理過了,至於秦王妃,京兆府的人也調查過,現場痕迹被人清理過,兇手沒有留下任何線索,要想調查,恐怕要等兇手再次犯案。」

「難道要等下一個王妃出事了才行嗎!」明弘帝暴躁地喝道。

「依兒臣所見,刺殺秦王妃的人,是跟秦王妃有私仇,可見別的王妃不會有什麼危險。」尉遲墨的說辭張口就來。

他不殺了她,是給蘇太傅面子。

明弘帝一聽,眯起銳利的眼眸。

遲疑了一會兒,火氣稍稍壓下來不少,「此事交給你負責,你看著辦,總之朕不想再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兒臣遵命。」尉遲墨作揖。

等尉遲墨退下后,常公公安慰道:「皇上,淑妃吉人天相,會醒來的,御醫都說了,淑妃脈象平穩,沒有性命之憂的。」

他頓了頓,「且齊王妃也受了傷,齊王如此關心,說明兩人關係有所緩和,皇上該高興才是。」

明弘帝重重一哼,「兩個媳婦,一個妃子出事,真高興的起來嗎!再者,齊王真當朕老糊塗了,這齊王妃才出事,秦王妃跟著就出事,你說,能有這麼巧的事?」

常公公不解地皺起了眉頭,「皇上的意思是?」

明弘帝的語氣嫌棄起來,「怎跟著朕這麼多年也還沒學聰明?這秦王妃無端端的出事,你說能跟誰有關?一點線索也沒留,誰有這個本事?又何以動怒至此?」

「榆木腦袋!」

明弘帝嫌棄地重重一敲常公公的腦門。

常公公呦的一聲,同時也真開竅了。

他頓時倒吸了口氣,「這……該不會就是……不過也怪不得齊王生氣,他也是重視齊王妃才會給秦王妃一些教訓。」

「算他還有點仁慈,沒把人殺了。」

明弘帝眼裡盛滿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這些個兒子兒媳裡頭,一個個都不安分,宣王陰險殘忍,宣王妃也不是省油的燈,秦王則老謀深算,蟄伏整整一年,跟心思深沉的秦王妃更是絕配。

倒是齊王感情用事,也是三人裡頭最重情義的,就連老三媳婦齊王妃也是這麼多王妃裡頭最出息,他最是喜歡的,偏偏,兩人感情不合……

另外紀王和魏王沒這份心思,懷王又還小……

一個個明爭暗鬥,讓他如何能放心!

明弘帝雙手背在身後,腰桿很直,王者氣息渾然天成,但此刻,他身上還泛著一股淡淡的愁,瀰漫在這養心殿內。

這尉遲家,只怕馬上就會迎來腥風血雨了!

顧冷清休養幾日,加上有沈青欒的照顧配合用藥,她的傷勢好得很快,如今都能下床了,但不能太久,始終是卧床休息更好一些。

不過這幾日沈青欒總能說一些笑話來逗她,可能也跟尉遲墨沒再過來有關,她的心情特別好。

唐煜也天天來,偶爾會跟沈青欒鬥嘴。

尉遲墨留下的護衛,反而顯得有點礙眼了,但她趕又趕不走,沒辦法,就由著他們,反正只要他不在就行。

慈善堂有魯神醫坐鎮,幾乎沒什麼麻煩到她的,就算有,也讓唐煜給打發了。

倒是這幾日,感冒靈和藥膏賣斷貨了,她也沒機會補上,百姓們都挺著急的,她又趕緊補了一些葯去賣,生意越發地紅火。

慈善堂的名聲,傳的更廣了。

又過了幾日,她的身體算是痊癒了。

傷口癒合的很好,已經能下床走動,就直接搬回了府中,見她總算回來,元嬤嬤涕零淚落。

轉眼,半個月就這麼過去了。

這天,正準備出門,一道身影卻匆匆跑來,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哇哇大哭,「三王嫂,嗚嗚嗚,我可見到你了,你快跟我回去吧,我母妃快不行了。」

同時,尉遲墨出現在她面前。

她平靜的內心蕩起一絲漣漪,才看清楚撲來的小身影是小懷王,聽他哭得那麼傷心,俯下。身來,一邊擦眼淚,一邊心疼地安慰,「怎麼了,慢慢說,乖,別哭。」

「三王嫂,母妃昨夜忽然脈搏轉弱,御醫說可能快不行了,三王嫂你的醫術那麼厲害,你快回去救救她好不好。」小懷王哭得一抽一抽的,眼淚如豆大般掉下來。

。 陳寧一行重新上了旅遊大巴,進入金陵市區,來到金陵最有名的酒店之一,青龍酒店。

大家下車,扶老抱幼,拖着行李,走進青龍酒店富麗堂皇的大堂。

陳寧微笑的說:「請給我們開三個豪華套房。」

前台美女嫣然道:「好的,請把你們的身份證拿出來一下。」

陳寧等人,把身份證遞上去。

前台美女拿過陳寧他們的身份證,刷了一下之後,笑容很快就凝固住了。

她把身份證退還給陳寧,冷冷的說:「對不起,你們是我們酒店的黑名單,恕不接待。」

「保安,把他們這些人趕出去。」

立即,就有幾個酒店保安要來驅趕陳寧他們。

宋家眾人又驚又怒,他們以前就沒有來過金陵,也沒有住過青龍酒店,怎麼就成黑名單了?

陳寧也是緊皺眉頭,喝住幾個保安,然後冷冷的問前台美女:「你可以解釋一下怎麼回事嗎?」

前台文員面無表情的說:「我也沒法給你解釋,輸入你們身份證信息,我們酒店系統提示你們黑名單,按照規定不能接待你們。」

陳寧冷漠道:「既然你沒有資格給出解釋,你就讓有資格的人出來見我。」

很快,一個戴着金絲眼鏡的中年胖子趕來了。

這中年胖子叫黎強,是青龍酒店的總經理。

他帶着幾個跟班,大搖大擺的過來,不悅的問:「怎麼回事,吵吵鬧鬧的?」

前台文員立即報告說:「經理,系統提示他們都是黑名單,我按照規定趕他們出去,他們不樂意,要我們給解釋。」

黎強說:「我看看!」

然後他就看了看陳寧跟宋家眾人的資料,旋即就冷笑的對陳寧說:「一個小時之前,你們是不是跟我們董事長的少爺發生衝突,還把我們少爺弄進了拘留所?」

陳寧皺眉:「少爺?你說的是曹少元!」

黎強冷笑的說:「沒錯,他就是我們董事長的少爺,你們大概不知道這青龍酒店就是曹家的產業吧?」

「我們董事長說了,把你們這些人全部拉近黑名單,曹家所有產業都不歡迎你們。」

宋娉婷生氣的說:「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換一家酒店便是了。」

黎強得意洋洋的說:「哈哈,你們恐怕不知道,我們董事長曹國華,是金陵酒店飲食大亨。」

「你到別的酒店或者飯店,可能都是我們董事長的產業。」

「而且就算不是我們董事長的產業,但是其他酒店老闆跟飯店老闆,肯定認識我們董事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