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來晚了。嘯哥,聽話水有消息了?」

秦穆然關心地問道。

「是的,這幾天,三幫聯動,總算是將在我們中海市流通的聽話水都奪過來了。」

劉嘯看著秦穆然激動地說道。

「好!這次你們辛苦了!」

秦穆然讚歎道。

「聽話水都在哪裡呢?」

秦穆然接著問道。

「根據你說的,三幫收集到的聽話水都集中存放在一個郊外的倉庫之中,三幫都派了人把手,防止任何一幫有人動手腳!」

劉嘯如實地說道。

「這樣最好!」

秦穆然點點頭。

三幫互相監視,難免有一方的人因為一點私心將這些順帶些走。

他們並不知道聽話水的威力,可是秦穆然卻是心裏面門清。

邪無罪 「狐狸,阿龍。」

秦穆然看著一旁的狐狸和陳龍,說道。

「然哥,我們在。」

「你們通知下去,監視最近接觸這些聽話水的人,尤其是外國人,一定要將他們的活動範圍摸清楚,還有他們接觸了哪些人也要知道!」

秦穆然鄭重地說道。

「是!」

狐狸和陳龍點點頭。

「青竹。」

「嗯?」

「你手下的龍爪也該出動了,調動所有的情報網,對血手幫進行嚴密的監視,如今聽話水與血手幫同時出現,攪和在了一起,我擔心血手幫在這個時候有什麼行動就不好了,要以防萬一。」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說道。

「放心吧,一直安排著龍爪的人在監視著呢。」

蘇青竹點點頭。

「嘯哥,替我約一下杜幫主和洪幫主,就在中海會所,這件事,我需要給他們一個解釋了。」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

說完,劉嘯便是到一旁拿起手機開始聯繫杜守成和洪少全。

「然哥,約好了,一會兒我們過去吧?」

諸天人物附我身 劉嘯打好電話走過來,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便是跟劉嘯坐車向著中海會所趕去。

到了中海會所與趙忠義打了個招呼后,秦穆然和劉嘯待在龍鱗的專屬包廂裡面等待著杜守成和洪少全的到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兩名幫主這才到來。

「穆然,到底是什麼個情況,我們手下都已經炸開鍋了。」

洪少全看到秦穆然,迫不及待地問道。

「洪叔叔,別著急,坐下喝口茶,我這不是來給你們解釋了嘛!」

秦穆然笑了笑,引著二人落座,劉嘯給他們看茶。

「穆然,到底怎麼回事?即便到現在我也不懂為什麼要掃蕩這個聽話水。」

杜守成從手下那邊也是稍微了解了下聽話水,在他的眼中,聽話水也不過是一個下三濫的手段,不至於三幫如此興師動眾。

甚至看那個勢頭,是不把聽話水在中海滅絕不罷休啊!

「這件事比較嚴重,當時情況比較緊急,來不及細說,就沒有告知二位。」

「不過幸虧,兩位叔叔都相信我,幫助我,幾乎動用了青幫洪門的全部力量來搜尋,穆然都記在心裡,他日,有用到我的地方,秦穆然必當全力以赴!」

秦穆然看著兩人保證道。

杜守成和洪少全原本還有些雲里霧裡,可是因為做了這麼一件事,得到了秦穆然一個如此大的承諾,讓他們心中震撼,更加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 趙小川摔入廁所後,頓時感覺眼前一暗,驚訝地發現他整個人竟然懸浮在半空中,而他的周圍一顆顆星辰正不斷閃爍着個耀眼的光芒。

“我不是進入廁所了麼?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趙小川腦中剛閃過這樣的念頭,頓時感覺周圍的星辰迸發出耀眼的光芒,而眼前的景物漸漸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牧童,葉楓,你們聽的到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眼前白光刺目,瞬間失明,心中升起濃濃的危機感,不在顧忌許多,立刻大聲的吼叫起來。

但是他體內不論是葉楓,還是牧童根本就沒有半點回應,而他想要催動體內的不知火,更是沒有半點反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心中大驚,感到一股孤立無援的感覺。

就在此時,他感到一股冰涼的感覺從他的四肢百骸竄出。

他渾身一顫,發現眼前漸漸出現了一層淡淡的綠光,隨即那股綠光中無數綠色的光點漸漸凝聚,一團綠色的光團慢慢顯現出來。

“這是。。鬼璽?”

趙小川心頭一跳,眼中露出驚訝的神情。

鬼璽似乎感受到了趙小川的呼喚,驟然向着四周發出耀眼的綠光。

周圍慘白地空間經過綠光的照射,漸漸的消退,周圍的景物漸漸恢復原狀。

趙小川再次看到了當初進入廁所中,看到的熟悉景物。

然而還沒等他鬆一口氣,他的臉色驟然一變。

廁所的水管不知何時開啓,一股股血流正在水管中流出,溢出的血液將地面染成一片鮮紅。

天花板上一張面色猙獰的,臉色蒼白的女人面孔漸漸的貼着,一臉陰笑的看着他,而他旁邊垂下的黑色長髮上,像是珠簾一般,掛滿了無數的乒乓球大小的白色眼珠。

在小便池旁邊,一名五官模糊,脖頸扭曲,身穿白色染血長袖的男子正對着他,不斷地搖晃着身體。

牆壁上不知何時出現了無數的裂縫,裂縫旁邊長滿了一叢叢黃綠相間的苔蘚,無數只乾枯的手爪正在牆壁上揮動着。

趙小川心中一驚,後退一步,卻立刻感到腳下一滑。

他猛然低頭望去,震驚的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站在一羣手指粗細的蛆蟲之中,一條條白色的蛆蟲竟然在他的腳下蠕動着。

趙小川頓時頭皮發麻,胃中一陣翻騰,然而還沒等他做出反應,一隻手猛然從他的胸口透出。

趙小川大驚失色,剛想要反抗,卻發現那隻手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影響。

不僅沒有影響,更讓他吃驚的是,繼那隻手之後又有一個人透過了他的身體。

“王大爺?他不是死了麼?”

趙小川看到那人的面孔,頓時大驚失色,驚呼一聲。

可是王大爺卻似乎並沒有看到他,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一道黃符。

只見他將黃符向前一拋,那黃符瞬間點燃。

緊接着,王大爺伸出手指向前一戳,那道被點燃的黃符化作一個巨大的火球直直的向着前面的空處飛去。

一時間,天花板上的女子面孔臉上佈滿了驚恐,頭髮繃直,無數的髮絲像是飛針射向王大爺。

無臉男子身形一閃,衝動那火球的面前,伸出雙手向前一推。

水管上的血液澆在牆壁上,苔蘚瞬間瘋長起來,化作無數的藤蔓觸手向着火球抓去,而趙小川腳下蠕動的蛆蟲則沖天而起,像是一陣波濤狠狠地向着王大爺撲去。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看着那一條條白色的蛆蟲竟然也透過了自己的身體,向着王大爺撲去,眼中佈滿了驚訝。

王大爺臨危不懼,雙手結印,火球猛然間大了一圈,隨後他快速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額頭上一陣划動,無數道慘白的電芒將他整個身體包裹起來。

衝向王大爺的藤蔓接觸到電芒後化作粉末消失在空中;長髮接觸到電芒後,天花板上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波濤般的蛆蟲接觸到電芒後,在空中爆成一團團白色的漿液。

趙小川看到猛烈的攻勢被王大爺輕易的化解,眼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同時他也發現眼前的戰鬥雖然激烈,但是卻並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爲什麼沒有聲音? 奉令成婚 爲什麼一些物體可以穿過我的身體?難道說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假的麼?”趙小川心中驚訝地想到。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王大爺發出的巨大火球卻瞬間停滯了下來。

“又是這股陰冷的感覺!”

巨大火球停滯的瞬間,趙小川不由打了個冷顫,猛然間想起了之前他接觸到廁所門時,那股刺骨的寒意。

他轉頭望去,驚訝地發現在一隻巨大猩紅眼眸從火球的背後升起。

那巨大的火球上冒出一簇火線竄入猩紅的眼眸中,並且那火球越來越小,就像是被眼眸吸收一般。

趙小川清楚地看到王大爺臉色一變,原本扭曲的臉龐變得更加扭曲起來,隨即口型不斷變化,一個一人多高,有些模糊的“卍”字符號漂浮在他的身前。

可是還沒等那那“卍”字符號穩定,火球已經被猩紅的眼眸吸收乾淨。

隨即那眼眸光芒一閃,一道紅線刺穿“卍”字印記,擊在了王大爺的眉心處。

王大爺身體一顫,“卍”字符化作點點光芒消散在空中,一切似乎又恢復了平靜。

“功虧一簣?功虧一簣是什麼意思?王大爺他想要表達什麼意思?”

趙小川看到王大爺的身體緩緩倒下,最後不甘的閉上了眼睛,猜測着他最後做出的口型想要表達的意思。

同時趙小川驚訝的發現那猩紅眼眸射出紅線後,周圍的一切再次恢復了原狀。

除了猩紅眼眸停留在遠處和天花板上那詭異的面孔垂着頭髮將王大爺重新吊起,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這是.當初我和小寶進入廁所後看到的場景?”

趙小川看到王大爺的身體漸漸升起,眼中充滿了震驚的神情。

他隱隱感覺到眼前的這一切有可能就是王大爺死去的真正原因,而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着猩紅的眼瞳。

趙小川打量着猩紅的眼眸,猩紅的眼眸對視着趙小川。

那股熟悉的陰冷再次從他的心中竄起,趙小川心中一驚,想要移動自己身體卻發現根本動不了,而天花板上的黑色長髮則向觸手一般,慢慢的向着他伸來。

“動啊!該死的,快點動啊!”

趙小川看到黑髮襲來,想到自己可能步王大爺的後塵,眼中充滿震驚。

然而不論他怎麼掙扎,他的身體還是紋絲未動,似乎並不屬於他自己。

就在黑髮離他的瞳孔還有兩寸時,趙小川身體猛然一顫,眉心處綠光大盛,鬼璽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穆然,到底是怎麼個情況,你至少得讓我們知道點吧!看你說的,好像很嚴重的樣子。」

洪少全喝了口茶,看著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三幫聯動,橫掃整個中海的地下世界,就是為了收集一個平常根本就看不上眼的聽話水,關鍵是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有什麼用。

「是很嚴重,現在我就給兩位叔叔介紹下這個聽話水是什麼吧!」

秦穆然點點頭,臉色凝重地說道。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值得你如此興師動眾。」

杜守成同樣好奇。

「聽話水其實並不是簡單的下三濫的藥水,他是布國研製出來的一種新型的毒藥。他們利用地下的這些渠道,將毒藥擴散出去。」

「什麼?新型毒藥?」

聽到這話,一慣沉穩的杜守成和洪少全齊齊臉色變了。

青幫和洪門下面是有賣DP的,但是這些他們也都控制在一定數量里。

畢竟有市場就有需求,而且這麼大的肥肉,青幫和洪門都要運作下去,也需要資金。

再加上毒.品在他們的運轉下,能夠控制,若是讓其他人將這個生意搶走了,一旦泛濫起來,哪怕是青幫和洪門都很難管控。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毫不起眼的聽話水,竟然會是一種新型毒藥!

「穆然,你會不會搞錯了啊,聽話水據我所知,到現在沒出過什麼事情啊!」

洪少全還特意去調查過聽話水,發現只是一般的下三濫手段,也就並沒有放在心上。

「沒有弄錯,若不是我身邊的兩個朋友遭受了這個,我恐怕也不會發現!」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其中一個,你們應該都知道,紀家大少紀凌風!」

當秦穆然說出紀凌風的名字以後,洪少全和杜守成臉色齊齊變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