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也是!」

……

「好,竟然這樣,那黑狐來擔任隊長,雷神來擔任指揮官。」風神知道大隊長的性格和挑選人的眼光,不可能讓一個平庸之輩來擔任指揮官的重要角色。因此他毫不猶豫選擇相信大隊長。

「好了,既然隊長和指揮官的職位已經確定好了。那我就和風神到首長那裡彙報一下,將此記錄在冊。你們九人就在這裡相互認識一下好了。然後回到營房住處,休息一晚,明天早上一起搭乘直升機,去無人荒島參加比賽。」大隊長笑道。

「黑狐,百合,你們幾個要跟雷神兄弟和火鳳凰一定要好好交流一下,現在你們是一個團體,是戰友,可不能把關係搞僵硬了。如果誰給我在明天的比賽中掉鏈子,拖後腿,老子回來收拾你們。如果不想當兵,老子讓你滾回老家!」

風神丟下幾句狠話就和大隊長肩並肩離開了。

大隊長和風神一走,黑狐就看向韓刀月說道:「鳳凰,好久不見了。近來可好?自從你神秘失蹤后,我每天都在打聽你的消息,可惜部隊有規定,不能擅自打聽你的消息……」

「你給我閉嘴!黑狐,我實話告訴你,本小姐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你也別這麼厚著臉皮說這些噁心人的話,你知不知道,我非常非常討厭你?」韓刀月面若冰霜,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咳咳!」爆破王假裝咳嗽幾聲,說道:「兩位現在不是討論感情的時候,我們應該商量一下明天比賽的事情……」

「阿尼陀佛,爆破施主說的言之有理,以和尚之見,個人恩怨情仇暫且放下,還是商議比賽之事要緊!」苦瓜僧念了一句佛號說道。

黑狐冷哼一聲說道:「這還商議個屁啊,明天一切聽我命令就是,我現在是你們的隊長,我帶著大家絕對穩拿第一……」

「哎呀,好囂張啊?穩拿第一,五號軍區的兵,都是這麼吹牛逼長大的?」

就在這時,廣場上,一行人向喬君這邊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身材壯碩,目光倨傲的高大男子走在最前頭,他一過來就滿臉戲謔對黑狐嘲諷一句。

喬君盯目看去,這一行人正好九人,每個人迷彩服的臂章上都刻有SS的字樣,喬君肯定這九人是SS集團軍區派來參加比賽的九人。

這說話的男子應該是他們的隊長,而且他也是一名古武者,實力在玄階中期,可以秒殺黑狐。

「就是啊,比賽還沒開始,就揚言要拿第一名,我真不知道你們五號軍區的人是有真才實學呢,還是吹牛皮大王?」另一名軍人也是滿臉嘲諷的說道。

「哦?原來是SS集團軍的人啊?呵呵,失敬失敬!」爆破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八段內力,不過如此!」帶頭的軍人不屑的瞥了一眼爆破王。

「你你,你怎麼知道我有幾段內力的?」爆破王滿臉震驚的問道。

「你想知道啊。可以啊,跪下來磕幾個頭,我就告訴你!」帶頭的軍人眼裡帶著輕蔑,滿臉戲謔的看著爆破王說道。 領頭軍人說話間來到就要發怒的爆破王的面前,左手抬起,直接搭在了對方那寬厚結實的肩膀上。

見領頭軍人的手落在自己肩上,爆破王神色突然大變,一雙冷厲的目光一下子吃驚起來。

「兄弟,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強者,什麼叫弱者。」

領頭軍人神色倨傲的說道,沙啞低沉的聲音,讓人聽起來不禁感到畏懼。

話落,領頭軍人微微一用力,看似輕飄飄的一壓,其中,卻蘊含了強大到讓人膽寒的力量。

唰!

爆破王的腦門上,冷汗一下子流了出來,一股恐懼瞬間蔓延了他的全身

他很快就發現他想掙脫對方的這隻大手,卻奈何全身的力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約束住了,他根本使不上勁。

整個肩膀彷彿被一座大山壓著,使得爆破王整個人向右邊傾斜下去,如果對方再加大力度,他的整個肩膀就要脫離身體了。

爆破王臉色極度扭曲起來,嘶啞咧嘴,疼的他快支撐不住了。

「找死!」,黑狐動了,他怒不可遏之下,強壯的身體直接如同獵豹一般帶起一股颶風撲向領頭軍人,全身氣勢如大河奔騰,一隻碩大無比的拳頭颳起一股凌風,狠狠砸向了領頭軍人的面門……

所有人看到黑狐的動作,呼吸一滯,心說好強!

領頭軍人不屑一笑,隨機伸出一隻手掌,看似緩慢,實則速度極快,拳頭即將到達他面門的一瞬間,他就將對方的拳頭捏在手中,而後微微一發力……

咔咔咔!

黑狐的拳頭被大力捏的咔咔響,好似要被捏的粉碎,捏成渣渣!

帝霸 一滴滴冷汗瞬間補滿了黑狐的腦門,他極力爆發全身實力,但仍然無法擺脫這隻好似鋼筋鉗一樣的手掌。

此時此刻,黑狐渾身顫抖不已,眼裡充滿了恐懼,他忍著劇痛,用哀求的語氣說道:「你你快放手啊!」

「呸!垃圾,還想拿特種兵大賽的第一名,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領頭軍人放開了自己的手,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滿臉嘲諷的說道。

「走吧,隊長,教訓一下就得了。跟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計較什麼,他們就是想過過嘴癮罷了。」一名小眼睛的魁梧軍人說道。

此時這裡圍滿了很多來來自全國各個軍區參賽的特種軍人,大家看著領頭軍人輕鬆教訓黑狐和爆破王,有的人臉色凝重,有的人心災樂禍,有的人氣的牙痒痒,有的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領頭軍人瞥了一眼圍觀的眾人,而後目光停留在韓刀月和靜百合的身上,收斂身上的暴戾氣息,嘴角上揚,掛著一抹溫文爾雅的笑意,與剛才的囂張跋扈比,簡直判若兩人,「呵呵,就這種實力,還美人相配!簡直丟人現眼。呵呵,兩位美女同志,到了無人荒島,可記得來找我啊,我代號狂霸。」

韓刀月對此嗤之以鼻,滿臉不屑,根本沒有搭理狂霸。

靜百合一直是冷若冰霜,由始至終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好似一個局外人。

喬君瞥了一眼爆破王和黑狐,發現他們只是受了點皮肉之苦,並無大礙,於是看向韓刀月,淡淡的道:「我們走吧!」

韓刀月點了點頭,緊跟在了喬君身後。在她心裡,只有跟著這個神一般的男人身後,才是最安全的,至於黑狐和那個囂張的不可一世的狂霸,在她心愛的男人面前,簡直就是螻蟻。

苦瓜僧,猛牛,鐵漢子,靜百合,幻影刀王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毫不猶豫的跟在了喬君身後。

爆破王和黑狐丟人丟到家了,低著頭,滿臉屈辱的跟在了幾人的身後。

「吆喝!這就走了,最前面的,你給老子站住!」狂霸滿臉不爽的指著喬君的背影喝道。一個螻蟻也太目中無人了吧,他今天必須教訓一下對方。

喬君停了下來,然後整個人原地消失,嘭!一聲,狂霸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砸向了人群,頓時人群被砸的人仰馬翻,而狂霸本人氣血翻滾,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隊長……」SS集團軍區的參賽人員各個面露驚慌,跑過去將狂霸扶了起來。

狂霸站穩腳跟,滿臉恐懼的看著回到原地,神色淡然的喬君,「你你到底是誰?資料上根本沒有你這號人!」

「記住,不要太囂張,你是軍人不是暴徒惡霸,我想殺你如同殺一隻老母雞!」喬君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片吃驚的眾人!

這人好強!

不僅是在場的圍觀之人這麼認為,就連五號軍區的其他幾名參賽隊員也這麼認為。

靜百合平靜而冰冷的神色,終於有了一絲變化,那雙靈動而冰冷的丹鳳眼之中充滿了震驚……

黑狐看著喬君離開的背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原本以為自己在九人當中是最強的,可是喬君卻被他強上無數倍,而且他在自己的女神面前出盡了風頭,而自己呢,卻是出盡了丑相,這讓他豈能高興起來。

韓刀月跟在喬君身旁,絕美的俏臉上已經泛起了花痴,她所愛的男人就是不一樣,英俊瀟洒,威武霸氣。任何時候,任何困難,他都會坦然處置。

「雷神,沒想到你這麼生猛,太解氣了……」猛牛跟過來,激動的說道。

「呵呵,猛牛大哥,我就是看不慣這狂什麼霸的,太囂張了。」喬君笑了笑。

「就是啊,身為軍人,不想著報效國家,就知道囂張跋扈,欺負弱小,這下好了,丟人丟大發了吧!」猛牛憤憤不平的說道。

這時,其他幾名參賽隊員,連同黑狐和爆破王都跟了上來。

爆破王一邊揉著肩膀上的肌肉,一邊滿臉崇拜的說道:「雷神兄弟,我真是太佩服你了,沒想到你深藏不漏啊,兄弟我太解氣了……」

喬君笑道:「他是玄階中期的古武高手,你吃虧也在所難免……」

「什麼?他是玄階中期的高手?」黑狐震驚的問道。他自己才是黃階後期,能打的過玄階中期的古武者,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不錯。」喬君點頭。

「你是什麼修為?」黑狐立即問道。

「抱歉,這是我個人秘密。」喬君直接拒絕回答。

這大半年來,他的腦海中再一次開起了乾隆衍生決的第二層心法口訣和運功脈絡圖,並且順利晉級為築基一層。

隨著晉級築基,九陽神功的威力也跟著開始暴漲,加上他丹田內渾厚的真元,實力更是數倍的增長,神識就不用說了,可以橫掃一百公里,這讓他感覺到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 喬君一路走到食堂,時不時都會有人偷偷瞟自己一眼,臉色各有不同。甚至好多參賽隊員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正竊竊私語著自己。

蜜制新妻 喬君懶得計較,和五號軍區的幾個參賽隊員一起打來飯菜,低頭吃飯,這時鐵漢子忽然說道:「兄弟,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你看吧,這麼多人都偷偷看著你,私底下議論你呢。」

喬君淡淡一笑,沒有說話,繼續吃飯,但他能夠感覺得到此時隊友們看自己眼神變得大不一樣了,喬君也不在乎,三兩下將最後一口食物吞下去,等了一會兒大家,都大家吃完,九人默契朝外面走去。

回到廣場附近臨時搭建起來的帳篷里,大家聊了一會比賽的事情,而後都倒頭大睡了。韓刀月和靜百合被大隊長安排去了女兵宿舍休息。

七個爺們也沒什麼可聊的,倒頭下去后,就呼呼大睡了。

早上八點所有人準時起來,並穿戴整齊,來到廣場集合待命,五架武裝運輸機已經啟動,所有人被嚴格搜身,同時每個人都領了一部信號發射器,比賽時只能使用一次,一旦使用就意味著放棄比賽,到時候會有專人援救,並送回原部隊。

登機后,直升機起飛,大家坐在機艙內休息,所有人身上除了迷彩服和軍靴以及信號器外,沒有武器,沒有通信工具,更沒有食物,也沒有無人荒島的地圖,以及定位器。

約莫四個小時左右,機艙裡面的紅燈突然閃爍起來,這是準備機降的提示燈。

所有人肅然起驚,目的地就要到了,引來的將是一場殘酷無情的比賽。

沒有武器,沒有食物,什麼都沒有,還有一群暗兵時常偷襲,能堅持到一個星期能夠活下來的,能有幾個?就算野外生存,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完成的。何況是荒島上求生。

喬君看了一眼大家,一個個臉色緊張,多了幾份凝重,不過韓刀月和靜百合卻是神色如常,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接下來的艱險一般。等了幾分鐘,機艙綠燈開始閃爍起來。

「準備機降!」隊長黑狐沉聲大喝,

喬君隨手按下門禁按鈕,機艙門打開,隨機他丟下一根繩索,這時直升機也平穩懸停下來,盤旋在半空中。

「鳳凰,機降!」喬君看向他身旁的韓刀月,低聲說了一句。

韓刀月點頭,抓起繩索動作麻利的跳了下去,順利索降在地,其他人也紛紛索降下去,喬君看著所有人下去后,自己也抓起繩索下去。

半空中喬君發現下方周圍全是茫茫大海,茂密的原始樹林連綿不絕的匯聚在一處遼闊的島嶼周圍,而且島嶼中心區域,設有軍事演慣用的城防,看上去非常的大,大到可以容納五十多萬人。

喬君的神識只能掃一半,其他地方還無法掃到,只能隱約看見白霧繚繞的原始森林的大致輪廓。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無人荒島了!也就是此次比賽的場地了。

喬君落地后,繩索被飛行員收了回去,飛行員一個漂亮掉頭,對著大家豎起大拇指,「勇士們,祝你們好運!」然後飛機直接沒入天際,轉眼間,消失不見。其他飛機同樣如此。

等所有軍區的參賽隊員機降完畢后,偌大的原始森林裡,突然響起了一道威嚴沙啞的聲音。

「勇士們,歡迎來到無人荒島。我是本次比賽的最高評委,我慎重的告訴你們,這裡即將是你們噩夢的開始。看見了嗎?前面的軍事城防建築,每個建築里有你們需要生存的武器彈藥裝備急救包,以及你們所需的食物和飲用水。

不過想要得到它們,你們必須越過這片原始森林。當然了,這片樹林里危險重重,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至於危險是什麼,等你們跨越了這片叢林就知道了!我想到時候,我的聲音會再次在你們的耳邊響起!

好了,勇士們,遊戲正式開始!祝你們好運!」

隨著這道威嚴沙啞的聲音落下,所有參賽隊員就茫然的看向了樹林里。蒼莽浩瀚的原始叢林里古木參天,遮天翳日,數不清的藤蔓和樹木纏繞交錯在一起,形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天然大網,地面上大片小片的植物也在溫熱的環境里瘋長,氤氳瀰漫。

再往裡看,密密麻麻的樹林里就很少再有低矮的灌木叢了,到處都是高聳入雲的粗壯古樹,各種草木的枝梢交錯在一起,伸展開來的繁盛枝葉把天空遮了個嚴嚴實實。

這種地方不難想象,肯定有毒蛇以及不知名害蟲出沒,一道被叮咬,那就有生命危險,何況這裡還有數不清的暗兵把守,危機四伏,一旦稍有不慎,那就是萬劫不復,淘汰出局也尚未可知。

「這片樹林如此大,如此茂密,我們想穿過去,當真艱難。」猛牛神色凝重的說道。

「阿尼陀佛,以和尚之見,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苦瓜僧淡淡的道。

「呵呵,苦瓜說的對,只有危險越高,越有挑戰性。我鐵漢子最喜歡闖刀尖了……」鐵漢子淡淡一笑。

黑狐看了看樹林,又看了看喬君身旁神色淡然的韓刀月,陰冷一笑,不屑的道:「大家怕什麼?不就是一片樹林嗎?我從小就是在這種危險的灌木叢中長大,什麼毒蛇啊,食人蟲的,我都接觸過!以我觀察叢林的經驗來看,這個地方地勢平坦,視野相對開闊一點,我們就從這裡穿過去……」

「隊長,這個地方視野是開闊了,但四處都有制高點,萬一遇到敵人的狙擊手呢?那不就成了活靶子?」幻影刀王沒好氣的道,眼裡閃過一抹鄙視。

韓刀月同樣不屑的瞥了一眼黑狐,而後看向喬君,抿了一下嘴唇,「雷神你是指揮官,我們都聽你的!」

聞言,幾人都看向了喬君,臉龐上都掛著信任之色。唯獨黑狐臉色鐵青。

喬君沒有說話,而是走到一顆小樹前,毫不費力的將小樹擰斷,然後手掌順著樹榦一路超前,很快一根筆挺的木棍出現了大家的面前。

喬君拿著木棍,淡淡的道:「大家跟我一樣,找個木棍,用它來扒開灌木叢,這樣我們的衣服就不會被樹枝刮破了,同時還避免摔倒!」

「這個主意不錯!」

大家都很贊同喬君的這個提議,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這種茂密的森林,沒有武器的前提條件下,木棍還可以當武器使用。

「這個給你!」喬君將自己的木棍給了韓刀月。

「謝謝!」韓刀月很是開心的接過木棍,並說了聲謝謝。

喬君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其他軍區的參賽隊員,很快他發現這裡只剩下他們幾個人了,其他的參賽隊員早已經摸進樹林里了,不過都顯得很狼狽。 黑狐學著喬君的樣子,弄好一根木棍,就迫不及待的對著參賽小隊下達了命令,「大家拿好木棍,四處散開,隊伍成扇子形向樹林里推進!前進時都貓著腰,千萬不能露頭,並注意腳底下,小心草地里埋著詭雷!」

「是!」幾個人不情願的應道,畢竟黑狐是上級指認的小隊隊長,一旦到了戰場上,隊長沒有給指揮官放權的情況下,他們作為隊員就要絕對的服從隊長的命令,哪怕這個命令是要讓他們跳火坑也要堅決執行。

韓刀月看了一眼喬君,發現喬君並沒有說話的意思,於是也沒說什麼。對於黑狐的命令,她嗤之以鼻,但她還是選擇了執行命令。

喬君也選擇了執行命令,黑狐沒有給自己放權,也不跟自己商議,他想一個人帶領大家突出重圍,那就讓他全權指揮好了。他現在也是對黑狐有些反感了,自己是指揮官,而他卻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老實用那種惡意的目光看他,這讓他非常不解。

反正自己當不當指揮官,他都不怎麼在乎,在自己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雲。這個叢林他想穿過去的時候,誰也阻攔不了,只是那樣輕易穿過去了,就顯得根本沒有任何樂趣。

他要的就是樂趣。

命令下達不久,這支懶散的九人小隊在進入叢林之前,就嘎然間發生了變故,他們就如同是幾隻豺狼虎豹,四處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悄然散開,成扇子形向叢林里漸漸推進。

從他們利索的貓腰姿勢、眼神里釋放出來的警覺性、靈活性、以及迅速散開的速度上可以判定,這支小隊的整體作戰能力絕對不是普通的特種兵能比得上的,他們的戰場反應意識非常強。

十分鐘后。

「大家注意隱蔽!不要抬頭暴露自己位置,這裡很可能已經到了敵人的埋伏範圍!」

黑狐的聲音再次冷冷的傳進大家的耳中,語氣聽起來很是冰冷,甚至還有些凝重。

「是!」大家神色一肅,立刻警覺起來。走在最左側的喬君只是跟著大家一起前進,不急不慢的走著,對於周圍的一切,他早已了如指掌。

……

戰鷹躲在山樑上,夾著狙擊步槍警惕的盯著前方的密林,面對這個忽然出現在他視線的小隊,知道一場好戲就要上演。狙擊子彈早已上膛,他只能和大家一樣等待這支隊伍進入他們的包圍圈,然後來個瓮中捉鱉。

……

「隊長,這個地方不能走,有敵人的埋伏。我們還是從左側的密林里悄悄摸上去……」喬君停下腳步,看著前面的一個凹形灌木叢,淡淡的道。

黑狐打了個手勢,隊伍停下后,用犀利的目光看向凹形密林,自己感應了一下,隨機舒展開眉頭,淡淡道:「沒有危險,繼續前進!」

鐵漢子,幻影刀王,以及靜百合等人沒有繼續前進,都看向了喬君,滿臉的詢問。

喬君正要說話,卻看見黑狐冷著臉道:「你們敢違抗命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