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你嫌魚小啊?有本事你給我釣條大魚啊!」周憐惜撇著嘴道。

金清石把受傷的右手從後背伸出來在周憐惜眼前晃了晃道:「我要不是手受傷了!直接下海給你抓一隻大龍蝦回來!」

「你手怎麼了?」周憐惜連忙放下魚竿緊張的道。

「被蛇咬了一口!」

「啊?是什麼蛇咬的?有毒嗎?」

「一隻七米多長的眼鏡王蛇!你說能沒毒嗎?」金清石笑著道。

「啊?你為什麼不早說啊!你要馬上去醫院打抗蛇毒血清才行!」老漁民急著道。

「這..這..這怎麼辦啊!」周憐惜抓著金清石的手焦急的道。

「不就是蛇毒嗎!怎麼可能難倒我這個小神醫!」金清石笑著道。

「小夥子!眼鏡王蛇的毒液可是混合毒,你可千萬別大意了!」老漁民擔心的道。

「我已經吃了解毒藥,而且毒血已經被我擠出去了,應該沒什麼事了!」

「那隻眼鏡王蛇呢?」周憐惜緊張的問道。

「被我打傷后,逃走了!」

「小夥子!你真不簡單!居然把眼鏡王蛇打跑了!不過你以後可要小心了,蛇可是最記仇的動物,就是隔了幾年它也不會忘記你!」老漁民擔心的道。

「我還不想放過它呢!」金清石笑著道。

老漁民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從船艙里拿出一捆拉網同,慢慢將網下到了海里,將100多米長的漁網全部放在海里后,開始啟動漁船緩慢的向前開去。

金清石好奇的問道:「大叔!這個網能打到什麼魚啊?」

「這個叫拉網!是淺灘和內陸用的捕撈網,捕一些小一點的馬鮫魚、魷魚、炮彈魚沒有什麼問題!」老漁民笑著道。

「能捕到大魚嗎?」

「很難!因為大魚一般在海里深處,這個拉網只能捕到在海下2米到3米活動的魚,想要捕大魚一定要用拖網!」

「南海有什麼好吃的魚呢?」周憐惜一邊看著漁網一邊興奮的問道。

「南海里的魚有600多種,最多的魚是金槍魚、鰻魚、馬鮫魚、鯧魚、帶魚、紅魚、石斑魚…等四十多種魚!鰻魚有強精壯腎的功效,現在這裡已經很難捕到了,如果能打上一網來,那可賺大了!」

「我最喜歡吃用金槍魚、鰻魚做的壽司了!不過以前吃到的都是冰鮮的,如果能直接吃到新鮮的就好了!」周憐惜咽著口水道。

「會有機會的!到時候我買一條大船,去深海里捕大魚!保證你一次吃個夠!」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時候漁船拉著漁網慢慢的轉一圈后,老漁民開始雙手抓著尼龍繩快速的收著漁網。

一條二十厘米長的馬鮫魚首先出現在漁網上,周憐惜立即撲了上去雙手抓著馬鮫魚興奮的尖叫著。

金清石伸出左手幫著拉著漁網,雖然只是一隻左手,可是單臂也有千斤之力,收網的速度立即快了起來,一條條活蹦亂跳的馬鮫魚、魷魚、炮彈魚出現在漁網上,周憐惜又興奮的尖叫起來!

一網下去,所有魚加起來差不多有200多斤,老漁民高興的道:「沒想到一網下去能打到這麼多魚!我的酒錢又出來了!」

「這裡可能是很久沒有人過來打魚了,已經成了魚兒的避風港,今天我們可以好好大吃一頓了!」金清石笑著道。

「我來給你們做好吃的!」老漁民高興的道。

一個小時后,香煎馬鮫魚、白灼魷魚、清蒸石斑、炮彈魚湯放在了甲板上,三個人迎著清涼的海風一邊吃著海鮮一邊聊著大海里神奇的故事。

下午三點鐘,漁船慢慢的停靠在碼頭上,金清石將一萬塊錢塞在了老漁民的手裡,然後帶著意猶未盡的周憐惜回到了酒店裡。

金清石和周憐惜的汽車一離開白沙碼頭,碼頭上的兩個年輕人立即拉著老漁民來到了黃磊的辦公室。

老漁民把金清石和周憐惜所做過的事情向著黃磊講了一遍后,黃磊點了點頭道:「老王!希望你今天說的都是實話!否則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二哥!我知道!我知道!我真的什麼也沒說!這是他們給我的一萬塊租船錢!」老王連忙掏出金清石給的一萬塊錢遞給了黃磊。

黃磊接過錢從上面抽五張遞放在了老王的手裡,然後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是給你的油錢!你也算是我們鯊魚幫的家屬,我也不能讓你做虧本的買賣!」

「謝謝二哥!謝謝二哥!」老王連忙點頭感謝道。

在南亞市市中心的一棟18層高的大廈頂層的辦公室里,一個四十多歲、身高180、穿著一身皮爾卡丹的中年人,從辦公桌子的抽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轉身走到坐在沙發正喝著咖啡的一個年輕人身前,微笑著道:「陽少!這卡里有一千萬,是上半年的分紅!」

「嗯!」那個年輕人點了點頭直接將卡放進了口袋裡,然後向著那個中年人小聲的道:「老費!最近不要再出貨了!而且讓你的手下也不要惹是生非,今晚市局將會對全市進行大檢查,這種情況會一直延續到9月底!」

「哦?是來了什麼重要人物嗎?」那個叫老費的中年人皺著眉頭道。

「從京城下來了很多大神的子弟!這些人都是惹不起的人,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誰都承擔不起!」那個年輕人點了點頭道。

「他們不會是沖著那些地來的吧?」老費吃驚的道。

「這些地本為就是被他們內定的!不過出了點情況,現在變成了拍賣,南港市有15塊黃金地、十個無人島進行拍賣!這兩天會有人過來看這些地方,市委和市政府已經開了全體動員會,在那個部門出了事,那個部門的負責人就要承擔全部責任!」

「陽少!那東陵島怎麼辦阿?我還能拍嗎?」老費急著道。

「現在我也不知道!只能走步看一步了,希望他們看不上東陵島!」陽少搖了搖頭道。 「陽少!東陵島的重要性你可是知道的!萬一被別人拍走了,那我們的損失可就太大了!」老費急著道。

「這些人就是買了也是放在那裡等著升值,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意!而且我們也可以私下裡再買小島買回來!」陽少笑了笑道。

「我就怕他們買回來搞什麼度假的地方!而且就是再買回來,我們恐怕也要付出很多吧?」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難道你想跟他們爭?你如果被這些人給惦記了,我第一個殺了你!」陽少冷冷的道。

「我不爭!我不爭!我聽陽少的安排!」老費連忙點頭道。

「哼!你好自為之吧!」陽少轉身走了出去。

老費將陽少一直接到大廈的外面,看到陽少的路虎消失在視線里,才轉身向著跟在身後的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彪形大漢道:「通知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馬上來我辦公室!」

「是!大哥!」那個大漢連忙點了點頭道。

二十分鐘后,黃磊和三個年輕人陸續的來到了老費的辦公室里。

鯊魚幫幫主、白沙集團的董事長費廣遠黑著臉坐在大班椅上,向著黃磊他們四個人點了點頭道:「今天把你們急著叫過來一是通知你們,今天晚上市局將對全市進行大檢查,你們要管好自已的手下,將那些身上案子的人趕緊送到外地躲幾天,二是關於東陵島的事情,陽少的意思是不讓我們和外來戶爭,怕他們報復!大家商量一下看這件事情怎麼辦!」

「大哥!市局進行嚴打那一定是來的重要的客人,如果真是他們真想要那個島,我們還真不能跟他們爭啊!」黃磊想了想道。

「這些人就是把島買下來又怎麼樣?我們明的不行就來暗的!給他放放火、斷斷電,*著他們離開就好了!」老三魯志平大聲的道。

「大哥!如果這樣我們只能再去找別的地方了,不過這可不是短期內能找到的!」老四嚴森道。

「這事陽少也要出把力吧?每年幾千萬不能白拿啊!如果沒有了這個生意他還分個屁啊!」老五齊宏福瞪著眼睛道。

「陽少是不會幫忙了!他剛剛還說好果我們不聽話就直接滅了我們!」費廣遠冷笑著道。

「這小子也太囂張了!他老爸也不敢跟大哥這樣說話吧?」老三魯志平瞪著眼睛道。

「大哥!省城的那條路鋪得怎麼樣了?」老四嚴森想了想道。

「已經搞定了!對方已經把錢收下了!」費廣遠點了點頭道。

「這次拍賣的黃金地塊那個人是什麼意見?」

「什麼也沒說!不過讓我以後多拿一些地!說是土地很快就升值了!」

「看來中央為了推動南海省的經紀發展,要給一些優惠政策了,而且這個政策一定很吸引人,要不然這些神二代不會跑到這裡來!大哥!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啊!」嚴森高興的道。

「老四!你的房子現才賣出幾套,如果再買地那不是把資金全壓住了嗎?」老三魯志平搖了搖頭道。

「三哥!你不懂!等黃金地塊一拍賣完,中央的政策馬上就會公布出來,用不了一個月,我們的房價一定會翻幾倍的增長!現在正是拿地的好時候!」嚴森笑著道。

「你能確定嗎?」費廣遠向著嚴森問道。

「大哥!你就信我一次吧!」嚴森認真的道。

「嗯!那我晚上去找陽少,通過他的關係先圈點地再說!反正現在的地價也不值什麼錢!」費廣遠點了點頭道。

「大哥!那黑岩島和東陵島的事情怎麼辦?那批貨現在也沒有找到!」黃磊連忙問道。

「你問一下我們在飛魚幫里的人,這事是不是他們乾的!如果是,你帶人直接把惡虎殺了,然後把飛魚幫收編了!」費廣遠冷冷的道。

「是!大哥!」黃磊點了點頭道。

帝宮賦:凰飛紅牆外 「明天還有一批電子產品過來,這批貨怎麼辦?」魯志平急著道。

「還是放在東陵島!要多派一些人把守!」費廣遠想了想道。

「萬一還有人要上島呢?」黃磊擔心的道。

「先拖兩天,等把這批貨處理完再說!」

「好吧!」黃磊點了點頭道。

下午周憐惜和金清石剛剛回到酒店裡,周憐惜就接到京城總部打來的電話,她和麗莎共同開發的商業廣場,因拖欠工資工人們開始罷工,而且還找來了很多新聞媒體,周憐惜黑著臉匆匆忙忙的連夜趕回了京城。

第二天,金清石看到右手傷口已經癒合,東陵島的那片沙灘還不知道淺灘深度,他又開車來到了白沙碼頭上,當他來到王大叔的漁船前,說自已還想上島的時候,王大叔小聲的道:「昨天晚上鯊魚幫通知我們,這兩天誰敢上東陵島就毀誰的船!你趕緊走吧!」

「昨天不是挺好的嗎?今天怎麼就不讓去了呢?」金清石奇怪的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你快走吧!他們過來了!」王大叔看著兩個鯊魚幫的人向著這裡跑了過來,他急著道。

金清石點了點頭,直接回到了汽車上,那兩個人向著王大叔問了幾句話后,立即向著辦公室跑了過去。

金清石冷笑一聲,開著汽車直接離開白沙碼頭回到了酒店裡。

黃磊聽到手下彙報說那個男人又要去東陵島,他向著魯志平小聲的道:「這個人不會發現什麼了吧?」

「應該不會啊!現在島上什麼也沒有啊!我估計他是真的想買東陵島啊!」

「大哥不讓得罪這些人,可是沒了東陵島我們這些小弟喝西北風啊?每個月可是要發工資的!」黃磊鬱悶的道。

「大哥現在是越來越膽小了!如果不做這個生意我們倆負責什麼啊?靠著那點海鮮能掙幾個錢?」魯志平憤憤不平的道。

「小點聲!讓大哥知道就麻煩了!晚上收完貨我們去西陵島上玩一玩!我聽說那裡抓了幾個鬼妹!」黃磊小聲的道。

「正好我也要找惡虎商量一下,西陵島也是要拍賣的,我想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如果大哥把生意停了,我們可以和惡虎偷偷的干!」魯志平點了點頭道。 凌晨一點鐘,在東陵島的南面海面上,一艘掛著巴拿馬國旗貨運船正靜靜的停在海面上,船上的吊機吊著一張大網,大網裡裝著一個個紙箱。

吊機將裝著紙箱的大網吊到了大海裡面的兩艘漁船上,漁船立即向著東陵島開了過去。

兩艘漁船來來回回不停的穿梭著,東陵島上五十多個鯊魚幫的人正將一個個紙箱抬到了山洞裡。

在貨運船的船艙里,黃磊和手裡提著一個皮箱的魯志平正向著一個身高170、皮膚黑黑、年齡在四十左右歲的的中年人微笑著道:「阿奎納!最近我們這出了點情情,今後的交易可能要停一停!」

「為什麼?」那個叫阿奎納的人吃驚的道。

「政府要把附近的這些島全賣了!我們要重新找接貨的地方!」黃磊苦笑著道。

「那你們的損失可大了!現在可正是價格低的時候,再過一段時間可能會漲價啊!」

「阿奎納!我們可是老朋友了,如果價格太貴我們只能從越南走貨了!」黃磊表情難看的道。

「越南那邊也會漲價的!因為我們是在同一個地方收貨的!」阿奎納笑了笑道。

「哦?為什麼會這樣?」黃磊皺著眉頭道。

「唉!現在很多國家都派軍隊為本國的商船護航,索馬利亞那面生意不好做,所以價格就提起來了!」阿奎納嘆了口氣道。

「哦!那我們回去再好好商量一下,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黃磊點了點頭道。

「好的!」阿奎納點了點頭道。

黃磊向著魯志平點了點頭,魯志平立即將手中的皮箱遞給了阿奎納,阿奎納打開箱子檢查了一遍后,滿意的點點頭道:「嗯!那我回去等你們的好消息!」

「好!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你!」黃磊說完轉身和魯志平從貨船上軟梯上回到了漁船上,而貨船的發動機開始傳出一陣轟鳴聲,一陣陣浪花從船底涌了出來,貨船開始慢慢的調轉船頭,向著東南方向開了過去。

這個時候一個小小的三角倒鉤,緊緊鉤在貨船船尾的護欄上,緊接著一道身影從大海里沖了出來,身體在空中一個空翻無聲的落在了甲板上,然後又沿著樓梯慢慢的向著二層走去。

人影輕輕的打開二層卧室的房門,看到裡面空無一人後,又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三層。

從第三層駕駛艙敞開的鐵門裡,傳出來一陣陣說話的聲音。

在駕駛艙里,阿奎納滿面笑容的拿著一罐啤酒和五個年輕人碰了一下后笑著道:「老規矩!大家一人一萬美金!」

「謝謝!大哥!」三個人高興的大叫著道。

「大家回去先先好好休息一下,然後我們再去索馬利亞接貨!」阿奎納笑著道。

「大哥!現在索馬利亞出現了幾支裝備精良的海盜,已經連續搶了我們幾單生意,這樣下去也不行啊!」其中一個年輕人擔心的道。

「他們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軍人!我懷疑他們是在搜查武器的,索馬利亞現在缺的就是武器,而現在俄羅斯、烏克蘭、越南的軍火商都湧向了那裡,聯合國安理會已經授權外國軍隊經索馬利亞政府同意後進入索馬利亞領海打擊海盜及海上武裝搶劫活動,這些人應該是一些國家的特種兵!」阿奎納想了想道。

「那我們不是很危險?」

「只要我們不去搶美國、英國的船,就不會有什麼危險,而且索馬利亞幾千個海盜,他們那有時間來管我們!」阿奎納搖了搖頭道。

「最好搶的就是中國船!他們船上除了水槍什麼武器也沒有,而且他們往回運的都是值錢的好東西!」其中一個人笑著道。

「中國運出去的都是不值錢的東西,而往回運的不是汽車就是高檔電器、高級機電和電子設備!而這些東西不但好出手利潤也大!所以我們就搶他們的!」阿奎納笑著道。

隱藏在門外的人影聽到裡面幾個人的談話,立即把眼鏡瞪了起來,接著雙手一動,兩把帶著消音器的手槍出現在了雙手上,身體一閃進到了駕駛艙里,兩支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六個人大聲的喝道:「打劫!」

「啊!」六個人看著突然出現在船艙里,身穿黑色的潛水服,只露著兩隻眼鏡的黑衣人,立即發出了一聲尖叫。

做為菲律賓海蛇幫副幫主的阿奎納,主要負責把海蛇幫從公海上搶來的各種物資,走私到亞洲的幾個國家,而中國卻是他最大的客戶,80%的貨物都運到了這裡。

迅速冷靜下來的阿奎納向著黑衣人微笑著道:「朋友!千萬別開槍!錢都在這個箱子里!」

「把箱子扔過來!」黑衣人用英語冷冷的道。

阿奎納右手慢慢拿起桌子上的箱子,向著黑衣人扔了過去,而左手卻伸到了站在他身邊一個人的腰后,那個人的腰后插著一把威力強大的沙漠之鷹手槍。

皮箱「哐當」一聲掉在了地上,裡面的一沓沓美金散落了一地,黑衣人的眼光剛剛射到美金上面,阿奎納突然從那個人的腰上拔出手槍,一邊將槍口對準了黑衣人,一邊大叫著道:「殺了他!」

「噗!噗!噗!噗!噗!……」

一陣短促的噗噗聲響過之後,六個人全部倒在了地上,阿奎納手中的沙漠之鷹已經被打飛到了遠處,胸口上的一個血洞正向外噴著鮮血,而其他人都是腦袋上連中數槍,倒在了血泊中。

黑衣人冷笑一聲道:「就這點美金還想讓我分神啊?你也太幼稚了!」

「你..你..你是什麼人?」阿奎納捂著胸口吃力的道。

「海盜啊!跟你們是同行啊!這叫黑吃黑吧?」黑衣人笑著道。

「我可以出錢贖自已的命嗎?」

「當然可以!要不然留你狗命幹什麼?」

「你..你想要多少錢?」

「要多了你也沒有!就100萬美金吧!我可是要現金!」黑衣人想了想道。

「好!我這就讓人送過來!」阿奎納吃力的拿出手機撥通了黃磊的電話。 黃磊和魯志平一邊抽著煙一邊指揮著手下,將一個個紙箱搬進了山洞裡,這次的貨都是手機、平板電腦、手提電腦的電子配件,這也市場上急需的東西,這一次至少會有一千多萬的利潤。

「二哥!我們是不是該去西陵島了?再晚天就亮了!」魯志平急著道。

「老三!你也太性急了吧!你也不缺女人啊!」黃磊笑著道。

「國產女人是不缺,不過玩洋妞卻是第一次!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魯志平色迷迷的道。

「能有什麼感覺?不就是胸大、屁股大嗎!」

「呵!呵!我喜歡這兩樣大的!」魯志平高興的道。,「你別掉進去爬不出來!」黃磊剛剛說完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黃磊看到是阿奎納的電話,他連忙接聽到道:「阿奎納!又有什麼好消息啊?」

「黃先生!能借我100萬美金嗎?我下次來還你150萬的貨!」阿奎納聲音顫抖著道。

「阿奎納!是不是出事了?」黃磊聽到阿奎納的聲音有些不對,他連忙問道。

惹愛成癮:戀上小萌妻 阿奎納先是看一眼身邊的黑衣人,然後小心的道:「遇到同行了!」

「什麼?這裡怎麼可能有別的私貨船?你在那裡?我馬上送錢給你!」黃磊急著道。

「我就在離分手不遠的地方!」阿奎納一邊看著黑衣人的反應一邊回答道。

「我馬上趕過去!」黃磊放下電話立即向著手下大喊道:「都帶上武器跟我去救人!」

「二哥!這些貨怎麼辦?」魯志平急著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