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都不打了?本王沒什麼意思,就是來看看,你們繼續,不用客氣。」 此時此刻,後邊的眾人也是全部趕到,然而他們卻只是看到了周導師跳下去的身形。

此時的周珊站在入口處,看著剛剛跳下去的父親,她卻依然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那入口是被人用靈力能量製造出一片靈力結界而封印起來的,沒有特定的手段,是無論如何也進不去的。

眾人此時看著那躍下藏屍洞的周導師,卻是一臉的疑惑,因為他們都還不知道,在藏屍洞之內,究竟發生了怎樣的事情。

處於好奇,眾人也是一個個圍觀在這裡,靜靜地等待著周導師從藏屍洞之中出來的一刻。

而隨著眾人的圍觀,這裡的聲勢也是越來越大,到得最後,竟然是赫寧學府將近一般的弟子都趕來了這裡。

要知道,整個赫寧學府據不完全統計,有將近三千名弟子!一半已經是有著一千多人!

重生一醫世無雙 而這個地方一共也就這麼大,此時此刻,看起來聲勢也是浩浩蕩蕩!

甚至,在這一千多人當中,還有內門弟子!

有一些是剛從藏屍洞晉陞到內門的,他們對於藏屍洞之中的種種兇險如今都是歷歷在目,此時自然是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

而還有一些,則是喜歡看熱鬧的,只要有人多的地方,自然就少不了他們。

此時此刻,在藏屍洞之內,葉天的身形眼看著就要被那九條蛇尾纏繞,然而就在此時,一隻大鳥從天而降!

那大鳥發出一聲凄厲的鳴叫,身形夾雜著這那通道兩側的一片片碎土!直接是將那狹窄的通道衝撞而開!場面看起來極為壯觀!

大鳥沖入通道,而就在葉天即將被那九條蛇尾抓起來的時候,大鳥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發出一陣比之前更加凄鳴的叫聲,而後直接是對著那蛇尾沖了上去!

大鳥有著尖入長劍的堅硬嘴巴,那嘴巴直接刺進了那蛇尾之中!

當即,那蛇尾便是再度一陣抽搐,而後便是再度縮了回去!

然而,此時的大鳥卻是不願善罷甘休,直接是用它自己尖尖的嘴巴將那九條蛇尾全部刺的遍體鱗傷!

而後,葉天竟然詫異的發現,大鳥竟然是張開自己的嘴巴,將那九條蛇尾盡數吞進了它自己的腹中!

此時的葉天早已經是傻了眼,面前的大鳥葉天再熟悉不過,那正是自己的坐騎,黑翅妖獸啊,而此時,葉天無法相信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幕。

葉天原本以為,黑翅妖獸遠遠沒有現在這般兇殘,然而,此時看來,葉天知道是自己想錯了!

九條蛇尾儘管有著龐大的蛇身支撐,然而面對黑翅妖獸那尖尖的嘴巴,也是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片刻的時間,便是被黑翅妖獸盡數吞噬!

而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感受到,咪咪此時已經是跳上了自己的右臂。

當即,葉天緩緩側頭,而後看著右臂之後的咪咪,當即便是明白了過來,原來咪咪之前那一蹦一跳的舉動,就是為了召喚黑翅妖獸前來救場啊!

而與此同時,再度有著一道極為強悍的能量襲來,黑翅妖獸正在吞噬蛇尾的動作被打斷,甚至身形都是倒退了十幾丈之遠!

而看到這一幕,葉天自然便是知道,一定是那周導師進來了,因為周導師身上那股通幽境後期的氣息極為明顯!

當即,葉天也是站穩了身形,而後便是等待著那周導師的到來。

可與此同時,在那房梁之上,卻是有著另外一條九尾蛇,那九尾蛇之前被葉天爆掉了其中一個蛇頭,此時還有八個蛇頭,而此時此刻,那八個蛇頭也依然是盯著葉天目不轉睛。

然而,黑翅妖獸面對剛才周導師的攻擊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當即它便是再度站起身來,而後尖尖的嘴巴便是探到了那房梁之上。

當即,那八個蛇頭當即便是嚇得四處亂竄!

因為,翱翔在高空之中的鳥類,天生便是蛇類的剋星!

而就在此時,周導師的聲音也終於是響了起來。

「葉天!你給我住手!」

周導師的身形未到,聲音便是傳入葉天的耳朵,當即,葉天也是四處看了看,此時此刻,那四周的通道早已經是被黑翅妖獸破壞的沒有了原來的樣子,葉天的視野也是開闊了許多。

片刻之後,葉天終於是從那通道之中看到了周導師的身形,當即,葉天也是走了上去。

周導師此時飛掠而來,似乎是拼盡了渾身的力氣,生怕他自己趕來晚了一步。

而葉天此時看著那剛剛落地的周導師,當即便是抱了抱拳,而後說道:「周導師此言何意?」

對於葉天的疑惑,周導師自然是知道,當即周導師也沒有絲毫的廢話,他先是回頭看了看那已經被破壞的一片狼藉的通道,再度抬頭看了看上方已經瀕臨坍塌的房梁,而後終於是開口說道:「葉天,你已經達到了我的要求,萬不可繼續在此地造成破壞!」

葉天聽著周導師的話音,卻是有些不太理解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看了看那依然在不斷尋找著九尾蛇身形的黑翅妖獸,而後說道:「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啊!再說了,我還沒有從這裡走出去,怎麼就通過了呢?」

對於葉天的話,周導師此時也是無奈的甩了甩袖子,而後繼續說道:「我說通過就通過了!感覺讓你那大鳥停下!」

葉天聞言,終於是明白了周導師的一絲,當即也是再度轉頭,而後看著那不斷尋找的黑翅妖獸,旋即說道:「過來!」

聞言,那黑翅妖獸再度呼扇了幾次翅膀,而後便是乖乖的來到了葉天的身旁。

不過,周導師看著那黑翅妖獸扇動的翅膀,再度看著四周那搖搖欲墜的房梁,當即也是心疼的咧了咧嘴,而後看著那黑翅妖獸終於是安靜了下來,周導師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當即,周導師便是再度看著葉天說道:「怪不得……」

「怪不得什麼?」

葉天看著周導師那吞吞吐吐的樣子,當即也是疑惑的皺了皺眉問道。

「怪不得你不願使用感測竹簡……」

而周導師此時卻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面前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語氣恍然大悟的說道。 說完,宮佑冥一撩衣袍,直接坐在了殿首的血晶大椅上,一隻腳曲起踩在椅座的一邊,一隻手順勢搭在了那曲起的膝蓋上,一手支頭,饒有興趣的看著大殿中正僵持著的一幕。

「閣下若不嫌棄,還請先移駕到離魂派做客,等離某處理完這裡的事情,一定會……」

然而還不等離炎奉承的話說完,就聽宮佑冥那慵懶不耐的聲音頓時響起。

「什麼離魂派狗魂派的,本王就想看你們放放煙火,趕快繼續,哪那麼多廢話。」

正說著,宮佑冥只是一擺手,頓時一道紅光快若閃電般的擊在了離炎的背上。

離炎根本還來不及防備,就被宮佑冥那一記光刀給擊出數米。

只見他手中的離魂之火瞬間熄滅,再抬起頭時,卻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離炎不可思議的看著宮佑冥,這就是凝靈階之上的實力嗎?

他竟是連一個回合都撐不下來嗎?

強撐著自己的身體,離炎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那原本就蒼白陰冷的臉色,此時更加的透明了幾分。

「閣下今日所賜,離某不敢忘懷,恕不奉陪了。」

說完,離炎一閃身就向大殿的門口處飛射而去。

今天冥王明顯是來幫暮鬼的,局勢對他不利,當然是走為上計。

但是宮佑冥聽了他的話卻是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只是微一閃身,就看到宮佑冥的身影瞬間攔在了離炎的身前。

一隻白皙修長的大手,瞬間掐住了離炎的脖子。

「你在威脅本王?」

宮佑冥那修長分明的手指骨節瞬間收緊,離炎那白的近乎透明的臉上頓時被憋得一陣殷紅。

被宮佑冥掌控的離炎感覺到了來自宮佑冥那濃濃的殺意,為了從宮佑冥的手中逃脫,離炎的指尖上瞬間燃起一團幽綠色的火焰,直衝著宮佑冥的面門而去。

然而宮佑冥根本就不閃躲,只是手指上漸漸的加重力道。

離炎看著那即將衝上宮佑冥額頭的幽綠火光,心中頓時激動不已。

若是離魂之火趁此機會侵蝕了宮佑冥的神魂,那麼以後宮佑冥就只能是他的傀儡了。

以後若是能擁有一個凝靈階以上的傀儡,那他豈不是可以橫行天下了。

想到這裡,離炎的眼中頓時迸發出一種瘋狂的光芒。

宮佑冥的看到離炎眼中那瘋狂的神色,頓時冷冷的勾起唇角。

輕輕的抬起另一隻手,宮佑冥只是用兩隻手指一捏,那團幽綠色的火焰頓時就被捻息了。

離炎不可思議的看著那融入了自己精魂的離魂之火,如此簡單的被宮佑冥捻息了,頓時一口心頭血就要噴出,宮佑冥厭棄的收緊捏在他脖子上的手。

離炎那一口心頭血硬是生生的被他又咽了回去。

只是這一下,離炎的心脈算是徹底的毀了。

然而宮佑冥似是還不解氣,另一隻手上瀰漫起濃濃的黑色霧氣。

「靈階了啊!可惜了!」

說完宮佑冥抬起那隻瀰漫著黑色霧氣的手,直接自離炎的頭頂處抓去。

離炎自是知道這一舉動代表的究竟是什麼。 然而,對於周導師此話,葉天卻依然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不過,此時的葉天更關心的問題卻並不是這個,而是自己究竟能不能回到郾城!

當即,葉天便是對那周導師問道:「這麼說,我就算是通過了?也就是說,你答應了我的條件?」

周導師此時已經是一臉獃滯,而再度聽到葉天此話,當即便是機械一般的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對!答應了!」

說著,那周導師的臉龐之上便是湧上一抹抑制不住的笑容。

而這抹笑容,想必也只有周導師自己一個人能夠知道,這是因為他感覺到自己撿到了一個寶貝!

而葉天聞言,也是漏出一抹笑容,而後看著周導師便是說道:「那就多謝了!」

說完之後,葉天也是不待那一臉獃滯的周導師有所回應,當即便是率先對著藏屍洞的洞口走去。

而隨著葉天的離開,那碩大的黑翅妖獸也是緩緩跟在葉天的身後,極為乖巧,絲毫看不出剛才吞噬那蛇身時候的殘暴一面。

而此時的周導師也是望著葉天和那黑翅妖獸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詫異之色也是越來越濃,現在,他不敢想象,葉天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少年!

甚至,周導師在某一刻還懷疑過,葉天究竟是不是一個少年……

而這一切,現在的周導師卻是得不到絲毫的答案,因為沒有人會告訴他,葉天也不會告訴他,這一切,只能成為周導師心中的謎底。

武帝重生 而葉天此時超絕自己周身那寬闊了許多的通道,當即也是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自己身後的黑翅妖獸,當即也是極為讚賞的雙目放光。

很顯然,葉天完全沒有想到,黑翅妖獸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威力!

而此時此刻,葉天的身形也是緩緩走到了藏屍洞的入口處,然而,還沒有往上看去,葉天便是聽到上邊一陣亂鬨哄的議論聲。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無奈的低頭嘆了口氣,葉天著實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然而此時卻也是無能為力。

此時的葉天緩緩抬頭,看著自己下來時候的台階,當即也是再度吸了一口氣,而後便是將自己的腳掌放在那台階之上。

緩緩地,葉天一步一步的對著台階之上走去,而與此同時,黑翅妖獸也是在葉天的身後緊緊地跟著葉天。

最後,葉天終於是感覺到自己的頭頂傳來了一陣光亮,當即葉天也是緩緩抬頭,而後,果然是發現,藏屍洞的入口處,此時已經是被圍的水泄不通了。

然而,即便人多如麻,葉天卻依然只是用了一眼,便是尋出了那人群之中周珊的身形。

此時的周珊依然是一臉的擔憂,當她看到葉天的一瞬間,當即便是對著葉天狠狠地撲了上來!

而周圍的眾弟子見到這一幕,顯然已經是徹底驚呆了!他們怎麼敢相信,平日里極為高冷的周珊怎麼可能會對一個男人如此主動?

狂拽冷少妖嬈妻 然而,此時的他們看著眼前這真實的一幕,卻是不得不信!

只不過,此時的眾人依然是對這整件事情充滿了疑惑,雖然他們看到葉天的身形從那藏屍洞之中走了出來,但是也依然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們更不可能會想到,葉天通過了藏屍洞的考核!

而葉天此時也是拍了拍自己懷裡周珊的腦袋,而後便是輕聲笑道:「沒事了……」

「以後不準再做這種沒有把握的事情了!」

而周珊此時也是緩緩抬頭,而後用她那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葉天,當即便是用嗔怪的語氣說道。

葉天聞言,也是淡淡的笑了笑,而後再度摸了摸周珊的腦袋,當即便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不會了!」

葉天說著,也是感覺自己和周珊此舉有些不太合適,畢竟這是在公眾場合,而且自己現在和周珊也並不是那種關係,這樣的舉動顯然是有些過激。

但是,葉天看著周珊那一臉認真的表情,自然也是不忍拒絕。

然而圍觀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當即便是一個個驚掉了大牙!

若說他們看到周身主動撲倒葉天懷裡是震驚的話,那麼現在則是駭然了!

周身在他們的心中是那種可望而不可褻瀆的存在,他們怎麼可能會想到,葉天竟然還有如此小鳥依人的時候?

當即,眾人之中的議論之聲也是跟著變大了起來,而此時的葉天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當即也是用有些尷尬的眼神看了看眾人。

而就在此時,葉天的身後卻是突然傳來一陣咳嗽聲。

當即,周珊便是猶如受驚的小兔一般,趕緊鬆開了緊抱著葉天腰部的雙手。

而葉天此時也是轉身,而後便是看到,周導師已經是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的身後,此時的周導師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自然,然而他卻是故作淡定,只是用手掌輕輕地摸了摸鼻子,輕咳了兩聲。

當即,葉天也是不自然的往後退了兩步,而周珊此時也是一臉膽怯的看著她自己的父親。

然而出乎葉天和周珊意料之外的卻是,周導師並沒與給葉天和周珊什麼難看的臉色,而是轉身對著那圍觀的眾人大喝道:「都在這幹什麼呢?趕緊回去修鍊去!」

周導師那嚴厲的話音落地,那一群弟子自然也是不敢反抗,當即也只好是將目光戀戀不捨的從葉天的身上移開,而後緩緩離開了這片區域。

周導師此舉不僅是讓葉天有些意外,就連最熟悉他的周珊都是不可置信。

在周珊的心目當中,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是免不了一頓訓斥的,然而現在看起來,她父親非但沒有要訓斥她的意思,反而還隱隱有著一抹喜色!

但是,周珊可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父親,此時,即便是眾人已經離開,周珊也依然是嚇得不敢直視自己的父親,她時刻都在思索著,父親何時會開始對她的訓斥!

然而,再度出乎周珊意料的卻是,周導師此時只是漠然地看了一眼自己,而後便是沒好氣的說道:「還不走?愣著幹嘛呢?」 只見離炎努力的大睜著雙眼,死死的看著宮佑冥,嘴裡發出嗬嗬嗬的奇怪聲響。

他想要求饒,他不想被拔除靈根,若是如此,他以後將會變成一個連動都動不了的廢人。

那樣的他連自殺都成為了一種奢望,此刻的離炎恐懼極了。

但是宮佑冥根本沒有給他開口求饒的機會,只見那縈繞著濃濃黑霧的手掌,緩緩地向離炎的頭頂抓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