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樣?很不爽吧?」葉天淡淡的笑著,「放心,我不會殺你!」

石昊一喜,以為葉天終究沒有瘋得徹底,以為葉天這是顧及他的家勢,可葉天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如墜深淵。

葉天說道:「我會讓你好好的活著,下半輩子都活在噩夢之中的,真正的噩夢之中!」

「什麼?」

石昊驚呼,不等他說完,便感覺困意泛起,頓時便進入沉睡。

周圍的一眾紈絝子弟們見狀,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道這究竟是哪一出。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石昊傷成這樣子,居然還能睡著,他屬豬的嗎?還是故意這樣做,好躲避他們的報復?

可下一刻,他們卻發現石昊身體不斷的抽搐著,神情猙獰變化,似乎陷入到了恐怖的噩夢當中,卻怎麼也醒不過來一般。

回想著剛才葉天的話,這些紈絝子弟們頓時心生寒意,退讓了開來,心中無比的驚恐。

就在這時,數輛吉普車飛馳而至,迅速的停在了近處,從車上下來了十幾個人。

其中,一個板寸頭男子見到滿地躺著,紈絝子弟,筆直站在這些紈絝子弟當中的葉天和愈秀兒,頓時大喝道:「你是什麼人,居然敢對少爺們動手,你這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見到這些人過來,這些紈絝子弟們紛紛鬆了口氣,紛紛叫道總算是有救了。

原來這些人是他們的保鏢,各個都是退伍的特種兵、金牌打手、超級保鏢那種存在,原先是一直跟著他們的。

只是這些紈絝子弟嫌這些人麻煩,影響他們當暴走族,便讓他們遠遠的吊著,不要太接近他們,所以這些保鏢都落在後面,依靠他們摩托車上的定位器跟著。

這時候會過來,想來是發現他們的摩托車停留的時間太長,覺得事情不對勁。

看著這些人到來了,紈絝子弟們頓生希望,感覺得這個葉天再強,也就跟他們的這些保鏢一個檔次。

雖然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手段,讓石昊突然間便入睡,似乎做起了噩夢,但怎麼不可能讓所有人都突然入睡吧?

眼下這麼多同檔次的人打葉天一個,而且這葉天身邊還有個女孩,估計葉天就不是對手了。

那個板寸頭男子似乎是領頭的,對葉天喝完后,看向了石昊,看著石昊這副慘樣,也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道:「石少爺沒事兒吧?」

可石昊正處在噩夢之中,神情猙獰,渾身抽搐,哪裡能回應。

邊上,有紈絝子弟道:「你看我們這副模樣,就知道我們肯定有事兒!都愣著幹什麼?把這小子給往死里打啊!」

板寸頭男子點頭,揉捏著手腕,獰笑的走向葉天,冷道:「小子,你居然敢將這些少爺們打成這樣,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今兒個,哥不讓你吃個教訓,你就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些人不是你這種小癟三能招惹得起的!」

說這話的時候,板寸頭十分自信,輕鬆就能把葉天制服。

儘管當前的場景,是葉天一個人把這麼多人打倒在地,足以證明葉天也不是一個尋常人物。

可即使如此,板寸頭也絲毫不懼,因為想要放到這些紈絝子弟們,根本不算什麼麻煩的事情,他輕輕鬆鬆就能做到。

等下這少年看著年輕,就算有些身手,也萬萬不是自己這種苦練出身,更是在各種實戰之中摸爬滾打過來之人的對手

面對這些個衝過來的保鏢,葉天卻是不屑道:「喲!小魚小蝦嗎?來得再多也只是垃圾而已!

我原先已經放過你們了,可你們居然不知死活,指望這些垃圾來報復,真是想得太簡單了。呵呵……既然你們做出了選擇,那就不要怪我了!」

「小子,你敢罵我垃圾,找死!」

板寸頭大怒,也不廢話,一個箭步衝到葉天跟前,抬手一拳打向葉天的腰間打去,拳勢狠辣,這是對葉天剛才敢罵他垃圾的教訓。

葉天冷笑,身體連動都不動,便要一個抬腳,將這些人踹翻。

「住手!黑牙,快給我住手啊!」

就在這時,一聲疾呼傳來。

名叫黑牙的板寸頭,一頓回頭看了過去,只見十幾個中年人滿臉著急的沖了過來。

在看到跑在最前面的那人時,他更加的驚訝,仍不住叫道:「石老闆,余師傅,您們怎麼來了?

我正在教訓這小子,這小子居然在我們沒有跟上來的情況下,將幾個少爺打傷,特別是石少爺,簡直是不可饒恕!」

可那被叫做石老闆的中年人卻是滿臉的驚恐,上來便是給他一個耳光,怒罵道:「你他媽瘋了?想死也不要連累我們啊!」

那被叫做余師傅的人,也是上了一個耳光,打在了他的另一邊臉上,這力氣可遠比石老闆大多了,直接將黑牙另一邊臉打得浮腫起。

這一下,黑牙是徹底的懵了,完全沒能弄明白眼下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明明是為少爺們報仇教訓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雖然有些失職,可也不至於一上來,就打自己啊!

這簡直是太委屈了,好不好?

而且他有些不明白,這些老闆們怎麼會都過來的,他們不是實際上和名義上都日理萬機的嗎?

黑牙不明白,地上躺著,已經沒有人注意余豐,卻知道是怎麼回事,可心中的震撼卻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原來這些老闆們會過來,是因為余豐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打了個電話給他的父親,也就是開武館的余師傅。

道觀有隻美男妖 本是打算讓自己的父親帶人過來,好好的教訓這個葉天,順便趕緊將自己送去醫院,說不定還能有救。

原先自己的父親在聽到自己被人廢了,腰以下沒有任何的感覺,也是憤怒到了極點,大叫著要殺了那個人的。

可在聽到自己說廢了自己的這人,名叫葉天,而且出生柱國世家葉家后,頓時是尖叫出聲,聲音都走了調,如同女子被強上一般。

之後,自己的父親便沒有了剛才要殺廢了自己之人的憤怒,反倒是破口大罵,其自己沒事找事,給他們家帶來殺身之禍。

雖然他們余家也是柱國世家,排名第十,比葉家還高上一個名次。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可余豐的父親因為不能修鍊,根本不受余家的重視,只能自立門戶,歸入余家的旁支了。

所以平時他們能夠用余家的名頭做事,但如果遇到了什麼大事,余家絕對會撇的一乾二淨的。

眼下惹到葉天,便是大事,而且是天大的事。

和余豐不同,余豐的父親雖然不能夠修真,但他還是對修真者的存在有所了解。

也因為全社的發展不錯,雖然被歸入旁支,但還是能夠進入余家的核心圈,知道一些普通人不能知道的信息。

這其中,便有昨天那轟動的消息。

葉天一人一劍,哦不,是一人七劍,殺得三大虎榜高手以及十幾個許家強者伏屍於門外,更是駭退了虎榜第七的陸正一。

一戰之後,帝都巨震,天下皆名,恐怖如斯!

這樣的恐怖實力,直懟上了,別說是他這個余家的旁支,就算是余家本身,也得瑟瑟發抖。

畢竟余家雖然也是柱國世家,排名比葉家還高上一個名次,但余家手上的強者也不過是兩個虎榜高手而已。

這確實是比葉家強,但在殺三大虎榜高手如殺雞一般的葉天面前,卻是遠遠不夠看的。

所以在今天,葉家巨變,葉軒登臨家主之位,傳出將葉天徹底從族譜刪除,不再是葉家之人後。

可不知道情況的人,都在大罵這葉軒白痴,居然將這樣的高手趕走。

知道真相的也許明白,葉軒這是徹底的倒向了許、陸二家,要將這葉天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扼殺。

就算知道真相,也是大為惋惜,認為這葉軒確實無能無德無胸懷,否則怎麼會做出這樣事情。

得到這些信息的余豐父親明白,整個余家一起上,恐怕都不夠葉天一人殺的。

而眼下,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居然對上了葉天這個大魔頭,簡直是要了親命了!

在接到這事後,余手父親在將余豐痛罵了一頓,便掛掉了電話,打電話給了石昊,以及其他紈絝子弟的長輩們。

這些紈絝子弟的長輩們的情況有好有壞,但再好自知也比不過葉天,真要惹怒了葉天,他們的家族絕對會將他們拋出來,平息葉天的怒火。

所以知道了,這時候這些長輩們哪裡還顧得日理萬機還是萬雞,拋下了手頭上的所有事情,都趕了過來,才有了剛才這一幕。

所以這時候,看到黑牙這般太委屈的樣子,余師傅氣急敗壞的道:「我們要是再不來,所有人都要被你害死了,甚至包括我們余家,說不定都得有滅頂之災啊!」

這讓黑牙等人一愣,只覺得余師傅別是傻了吧?

余家是什麼存在,那可是堂堂的柱國世家,怎麼可能會怕葉天這區區一個人,而且還是用的滅頂之災來形容?

邊上,石老闆等人也是跟著大罵,有種要掐死這傢伙的衝動,一個個著急不安。

錦鯉仙妻甜如蜜 黑牙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忍不住道:「余師傅,石老闆,您們搞反了吧?這傢伙打了少爺們,怎麼也不應該就這樣算了吧?」

石老闆目光一寒,冷道::「你是在質疑我的話嗎?」

黑牙是石昊的保鏢,這石老闆便是他的金主,他自然不敢得罪,連忙搖頭道:「屬下不敢。」

「不敢就給我閉嘴,不要再說廢話,一邊呆著去!」石老闆喝道。

「沒錯!」余師傅也厲聲道,「再敢啰嗦,我先廢了你!」

黑牙嚇得臉色,他可是體會過徐師傅的身手,那絕對遠超他這所謂的保鏢無數,連忙點頭,不敢再出聲。

葉天冷眼看著這一幕,笑道:「各位又是唱的哪一出?」

不過,看到這些人的神情反應,葉天多少明白他們是知道自己身份了,最不濟也是知道昨天的事情,所以才一個個會有這副態度。

那石老闆等人臉色尷尬,帶著驚恐不安,互相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推舉出了石老闆上前,和葉天進行交涉。

倒不是石家也是柱國世家,且排名更高一點,排在第八名,葉天會給面子。

畢竟他們也知道,連排名第二、第三的許、陸,葉天都毫不留情的打個落花流水,排名靠後的余、石二家更不可能有用。

之所以會推舉出石老闆,是因為他長袖善舞,是個精明人,也許能夠說的過去。

當下,石老闆陪著笑臉道:「葉先生,實在是抱歉,我們沒管好這些小畜生,讓你受累,為我們管教「!」

「喲,這話說得真客氣!只是我把你兒子打成這樣子,還有那邊那個余豐也被廢了,你們也就這樣翻篇了嗎?」

葉天似笑非笑,看著這些人。

愈秀兒則從始至終,都一言不發。

此話一出,讓黑牙這些後面趕過來的保鏢們通通一驚,他們來得很晚,根本沒有追到之前發生什麼,只知道少爺們挨打了。

眼下,這石昊重傷,余豐更是被廢,那依照石老闆和余師傅的性格,說什麼也不可能會放過葉天才對啊!

可如今兩人不但不怒,反而還陪著笑臉,說什麼葉天受累,明顯是在害怕葉天,讓這些知道自家金主是什麼來歷的保鏢,一個個震撼不已。 要知道,這些個金主,雖然不是那些柱國世家或者大家族的核心成員,但本身因為有著這些大家族的關係,一個個在帝都橫行無阻,哪裡有吃過這樣的虧?

可眼下,他們的兒子被人打成這樣,他們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得陪著笑臉,生怕對方打人之後,還在生氣,這簡直是顛覆了他們的三觀。

眼前這少年人到底是什麼人物,又有怎樣可怕的來歷啊?

就連後面那些紈絝子弟們,也是心中犯怵,一個個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葉天重歸葉家了,可就算是這樣子,石老闆和余師傅也不至於怕成這個樣子啊!

畢竟就算是葉天回到葉家,也不可能會得葉家重視,頂多算是跟石老闆和余師傅同等身份,不至於讓他們這樣態度對待葉天吧?

地上的余豐也想不通是為什麼,只是覺得自己找人對付葉天這種想法,也許該該放棄了。

沒有在乎邊上那些人的反應,石老闆連忙點著頭道:「只要葉先生您願意翻篇,什麼事兒都能翻過去。

這些小畜生一向缺乏管教,有您出手教訓他們,讓他們知道天高地厚,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

「沒錯!沒錯!是我們放縱這些小畜生慣了,讓他們太無法無天了,葉先生心善,替我們教訓,這是好事啊!」

「對啊!我們一直忙於工作,缺乏對孩子的管教,這是我們的失職,葉先生善意之舉,我們無比的感激!」

「葉先生受累了,我們無以回報啊!」

這時候,邊上那些個身份不凡的中年人們,一個個堆著笑臉,說著讓一邊的紈絝子弟和保鏢們三觀崩潰的話語。

葉天點頭,淡淡的說道:「哦,很好!看來你們的態度不錯,那我也就不去你們家登門拜訪了。」

石老闆等人先是一驚,隨後臉色大喜,激動的齊聲恭謝道:「多謝葉先生了!」

「只不過,你這些手下剛剛觸犯了我,這事怎麼解決?」

葉天眉頭一皺,嚇得黑牙等人臉色煞白,身體更是顫抖起來。

連他們的金主在這少年面前,都是如此的誠惶誠恐,不敢有任何得罪他們,這些保鏢就更不用說了,等下聽到這話,自然是無比恐懼了。

「快,快給葉先生道歉,你們這些沒用的東西,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石老闆連忙指著黑牙他們破口大罵,其他的中年人也是連打帶踹的。

聽到這話,黑牙這些保鏢們哪裡敢怠慢,一個個趕緊上前,對著葉天躬身道歉道:「葉先生,對不起,剛剛都是誤會!

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好歹的冒犯了您,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這回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葉天點頭道:「罷了,你們也是職責所在,我便饒了你們這一次,滾吧!」

黑牙等人自然是屁也不敢放一個,誠惶誠恐的離開了,不敢有任何的稍慢。

石老闆陪著笑臉,說道:「不知道這樣的處理,您還滿意嗎?」

葉天一笑,淡淡的說道:「很好,這次就這樣算了,管好你們的孩子,不要再有下次,不然我就要登門拜訪了!」

石老闆連忙恭敬道:「是是,我們一定管好他們,絕對不會再讓葉先生費心!」

葉天點頭,帶著愈秀兒離開。

直到確認葉天離遠了,這些個滿臉誠惶誠恐的中年人們這才散開,各自找到自己的孩子,噓寒問暖起來。

這時候,余豐不解的望著滿臉心疼的父親,問道:「爸,那個葉天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這麼怕他? 日久深情:總裁大人,輕點愛 真的這麼可怕嗎?」

余豐這話代表一眾紈絝子弟的書生,他們紛紛看向了余師傅,等待著他的回答。

「可怕?不,這已經不是可怕一詞能夠形容的了!」余師傅滿臉苦澀道,「如果真要說的話,那應該是人和螞蟻的差別吧?我們是螞蟻!」

「爸,您在開玩笑吧?」余豐不敢相通道,「那個葉天不過身手厲害,怎麼可能會有林說的這麼可怕?」

余師傅說道:「不,應該是比我說的更可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