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回事!」

戰鬥剛剛結束,一聲大喝就響了起來,一個身著士官鎧甲的戰士出現在了外圍。

「為什麼打架?」

蘇日安認識這個人,是散兵先鋒團的團長,專門管理這散兵先鋒團的。

「長官,是他們先出言不遜的。」蘇日安沉聲說道。

散兵先鋒團團戰看著蘇日安他們幾個,又看向了那幾個大漢,眉頭一皺,喝道:「王波,你又給我惹事?」

「那個長官,這不哥幾個許久沒有過了么,看到幾個美女就沒有忍住,嘿嘿,下次不會了。」十個大漢之中,剛剛第一個說話的大漢從地上飛快的站了起來,搓著手嘿嘿笑道。

「給我注意點,別到時候被人幹掉了,我可不會為你說話。」散兵先鋒團團長喝了一聲,然後轉頭看向蘇日安他們。

「還有你們,我記得你們猜剛入這裡吧,膽子倒是不小,才剛剛來就敢打人,活得不耐煩了啊。」散兵先鋒團團長厲聲說道。

「難道我們受辱不能反抗嗎?」蘇日安眉頭一皺,沉聲問道。

「受辱?你們這些囚兵,受辱又如何?」散兵先鋒團團長一臉輕蔑。

蘇日安目光一寒,如果這裡是外面,蘇日安不介意將這個散兵先鋒團團長給幹掉。

雖然眼前這個人是散兵先鋒團團長,但是實力也不過只有白銀戰將四段而已,如果蘇日安全力爆發,要幹掉這個散兵先鋒團團長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的。

「怎麼?你還不服?」散兵先鋒團團長發現了雖然的眼神,當即抬手便是一鞭子朝著蘇日安那邊抽了過去。

蘇日安一探手,將散兵先鋒團團長的鞭子拿在了手中,冷聲說道:「我們雖然是作為囚兵來到這裡的,但是你們也別過分,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五步,何況我也不是匹夫。」

「一個囚兵還敢反抗,反了你了!」作為一個團長,被蘇日安如此警告,散兵先鋒團團長連綿立刻就掛不住了。

手中的鞭子回抽,但是被蘇日安死死地抓住了。

「轟!」

蘇日安身上元氣陡然爆發了出來,角宿和亢宿瞬間施展而出,力量直接翻了四倍,一把將手中的鞭子往回撤了過來。

蘇日安恐怖的力量頓時讓散兵先鋒團團長失去了中心,朝著蘇日安那邊飛了過去。

蘇日安一探手,將散兵先鋒團團長的脖子住在了手中。

「你看襲擊長官,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散兵先鋒團團長在蘇日安的手中,被蘇日安掐著,艱難地說道。

「到現在你還在維持你那可笑的優越感,雖然你是白銀戰將,但是我也根本不虛。」蘇日安冷聲說道。

散兵先鋒團團長一愣,隨即才發現,蘇日安的實力不過才只是青銅戰將而已。 想到今天店裏那個礙眼的小夥子,司禹就覺得不爽。

弟弟的情敵比自己的情敵更可惡更值得殲滅。

「你默默等她長大,萬一長大的路上,她被別人拐跑了怎麼辦?」

司寧勾唇:「如果她選的人比我好,我也會祝福。」

「?」司禹疑惑地望着弟弟。

寧寧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隨和了?

司寧眼皮一抬看了眼自家哥哥:「來了這裏就好好玩幾天,旁的別插手。」

「……」司禹。

聽這話,不像要祝福的樣子。

不過深諳弟弟尿性的司禹也不再啰嗦,連連點頭。

「好好好,我聽你的就是了。」

對弟弟,那叫一個無條件的遷就。

安排好二哥之後,司寧又繼續畫圖紙。

司禹好奇地湊到司寧身邊看圖紙:「這是什麼?」

「收割機。」司寧回答得認真。

「?」司禹疑惑:「那是啥?」

「收割小麥或者稻穀的機器。」司寧說起自己擅長的,眉眼裏全是笑意。

看着自家弟弟仍舊沉迷這些器械,司禹總算鬆了一口氣。

他弟弟果然是個優秀的,並沒有因為愛情而停止追逐夢想。

善哉,善哉。

……

第二天一早,趙青霆起床準備去做早餐,結果破天荒地看到討厭鬼起床了,他正待說些什麼但餘光看到的畫面和平時不太一樣。

不對勁!

他轉頭仔細瞅,這才看清那打着哈欠的男人哪裏是司寧?

他渾身隆起的肌肉就跟報紙上的健美先生似的。

「???」趙青霆看着家裏多出來的陌生人一臉驚愕。

「你……你是誰?」

司禹也沒想到弟弟的院子會多出個陌生人,大致地掃了幾眼眼前的男孩子,高是挺高,就是年紀比較小。

「你好。」司禹到底是過慣了集體生活的,對於陌生人倒是一點都不怵,大方自然地跟他打招呼:「初次見面,我是司寧的二哥。」

「……」原來是討厭鬼的哥哥。

昨夜他回來得晚,倒是不知道家裏來了客人,呸,不對,自己才是客人。

沒曾想自己下意識把這裏也當家的一部分了。

趙青霆有些鬱悶。

不過他還是很拎得清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不管願不願意,趙青霆都朝司禹鞠躬打招呼:「你好,我叫趙青霆是隔壁西苑的。」

司禹迅速抓到了重點挑眉。

隔壁西苑?

莫非是昨晚人聲鼎沸的地方?

看到趙青霆打完招呼就要走,司禹亦步亦趨地跟上。

他自來熟地攬著小弟的肩膀。

摸到趙青霆的骨骼不由得訝異:「小夥子你這體魄是當兵的料啊,怎麼沒去當兵?」

這年頭,不管男女都有一個參軍夢,雖說不一定人人都能選上,但趙青霆這條件選上是綽綽有餘的。

能選上的卻沒去,你說可惜不可惜?

司禹有些遺憾地念叨,而他的話也勾起了趙青霆的回憶。

父母過世前,趙青霆最大的夢想確實是當兵,不過父母過世后他就歇了這門心思。

畢竟他去當兵了,家裏的妹妹就無人照顧。

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這想法剛升起,卓草立馬就給否了。

怎麼想都不現實。

用腳想就知道,堂堂皇帝吃飽飯沒事做跑涇陽假裝成他爹,沒事逗他玩?沒事還拉攏一票王公大臣過來,陪他演戲?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就沖他乾的這些缺德事,傻老爹要真是秦始皇,他怕是已經死了幾百回。就是有五百個腦袋

《大秦: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第143章壞了,我們都成替身了? 一百一十五、反擊

上一章中,有朋有提出,越南兵手裡的步話機不是被吳江龍打碎了嗎?怎麼在地穴中又能用了呢!對這個問題,有必要在這裡進行一下解釋。

中越進行戰爭期間,越軍使用的武器裝備均來自於美國、蘇聯、中國三方。在美方,美軍把支那戰場作為新型武器的試驗基地,投入的都是新開發的武器裝備。蘇聯也是如此,除了核彈不敢給之外,只要是越南領導人敢張嘴,能用的上的,蘇聯也是儘其所有。對於中國更是不再話下,吃的自不用說,單就白白送給越南人的武器,有許多都是中國軍隊沒有使用過的。這個問題在前幾章講過,不再重複。

在美越戰爭期間,美軍的通信設備老早就使用上了步談機,基本上能達到每班一部,班與班之間能夠互相通話。美軍撤走後,這些設備全都留在了越南,越軍能充分利用完全在意料之中。

宋子良帶著的是一支叢林小分隊,其武器裝備、通信設備在越軍中更是優中之優。二十個人的作戰分隊,有時被分為三人、五人作戰小組不等,因此,他的通信工具自然不能少,達到三五人一部不是虛數。所以,吳江龍擊碎一部不要緊,他們還有第二部。不像我們,在對越作戰中,步話機最多達到排,而且這種情況也不是普遍,大部分部隊只有連級才能與上級通話,通信設備較越軍差之又差。

在前幾章節中也介紹過幾場戰鬥。當我軍犧牲掉整排、整班戰士攻上山頭時,發現這裡僅有二三個越軍。如果越軍使用的是衝鋒槍、半自動步槍,他們能拼耗我們這麼多力量嗎!其中原因就是他們武器裝備充足,質量上乘,通信聯絡暢通,呼叫炮火支援及時。

在寫這部書過程中,筆者查了一些資料。有專家分析,我們現在使用的手機的前身,就是根據美軍在越戰期間的步話機研發而來。軍工產品轉化為民用純屬正常開發利用,極大地促進了社會科技進步。

那些老早使用上步話機的越南兵,真是幸運啊!個個是手機用戶的前輩。

那麼在地穴中使用步話機,信號如何呢!

那種地穴不是我們今天住宅樓的地下室。它也不是什麼永備工事,沒有鋼筋水泥結構,只是臨時挖成的一個的地穴,主要用於防空。在叢林中,能有這樣的工事,可見其也是非常簡陋,所以,在步話機能夠夠得上的距離之內,它完全有能通話的可能。

宋子良把那名狙擊手留在小山頭之上,不僅要起到監視作用,很有可能還是讓他發揮狙擊效果。沒想到,這個傢伙不爭氣,一出場便被吳江龍放倒了。

吳江龍占的便宜很可能就是隱藏之效。那名越軍光顧著前面了,沒有看到他.把注意力全放在董燕身上,自然沒了目光餘力。所以讓吳江龍有了開槍先機,而且是一槍斃命。否則的話,兩人面對面對決,吳江龍有多大勝算可能,還真是難說。

這小子又檢了個大便宜。

連續兩聲槍響,給宋子良加了足夠興奮劑。但他還是對吳江龍心存餘悸,沒敢立即跳出地穴,而是慢慢將槍伸到外面,試探性地向空中打了兩槍。

吳江龍知道自己手裡沒子彈了,當務之急是儘快搞到彈藥補充,否則,等洞里的敵人出來,他就只有乾瞪眼的份。

於是,他也不管洞里的宋子良如何招搖,而是迅速撲向那個被他打倒在地的那名越軍狙擊手身上。

宋子良打了兩槍后見外面沒有動靜,這才把頭伸了出來。

出來后,他第一眼便看見了正在越軍身上搜刮子彈的吳江龍。

吳江龍從死屍上取下子彈,還沒來及裝進槍膛,宋子良便朝著他開槍。

「好小子,還像發死人財。」宋子良誤認為吳江龍是在搜尋財務。氣的哇哇叫著開槍。

吳江龍一轉頭,看見宋子良。見他正端槍瞄向自己,情知不好,把頭一低,將身體順溜到屍體後面,趴伏在地上。

宋子良看見吳江龍的這個舉動,第一個反應認為吳江龍完了,勝利已經完屬於自己這一邊。於是,他獰笑著,不慌不忙扣動板擊,嘴裡仍然在叫喊,「看你小子還往哪跑?」

飛過來的子彈沒有打中吳江龍,而是打在屍體上,發出了「噗噗」聲響。

吳江龍被困住了,趴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只能是一手握槍,一手抓著子彈。由於姿勢太低,根本就抬不起身來,也回不過手來,干著急,子彈上不了膛,也抬不起槍口。

宋子良一邊掃射,一邊向前靠近。

宋子良正在得意著,完全猖狂的不得了。突然,從他身體右側響起了槍聲。

槍聲一響,宋子良就覺得右手臂一震,緊跟著手裡的衝鋒槍,不知被什麼東西撞到了地上。

到這時,宋子良才有機會扭頭去看。

只見在叢林邊上,正有兩個中國軍人從那裡向這邊飛跑。

宋子良心想,「這下可完了。自己援兵沒了,對手援兵卻到了。既然手裡沒了槍,站在這還不是等死,我也跑吧!」

只是一閃念的功夫,宋子良便選好了逃跑路線。想躥進背後叢林根本不可能。雖然猛跨過十幾米就成,可對方有三支槍,不等自己跑到叢林邊,身上就得被打爛,還是鑽回洞的安全。

於是宋子良就地一滾,滾向洞口,高抬著屁股向里鑽。

這一槍是董燕開的。她見自己沒有打死宋子良,只是打掉了他手裡的槍,仍然不甘心,一心要把宋子良幹掉。

當她看見宋子良滾倒在地,連滾帶爬地向洞里逃跑時,接著又迅速扣動板擊,想第二次開槍。可是,隨著槍栓一聲空響,並沒有子彈發出去。董燕心裡十分清楚,槍膛沒子彈了。

她這個氣啊!怎麼自己的點就這麼背,一到關鍵時刻就沒子彈。

這時的董燕豪氣、膽氣,加怒氣全都來了,何況這裡還有兩個大男人保護著她。她還怕你個越軍嘛!於是便什麼也不顧了,也不等後邊的唐建忠上來,便提著槍往前沖。

唐建忠一看董燕還要向前沖,怕她有危險,便連縱兩步超過了她,一把拉住董燕將她掩住。

「你幹什麼?」將董燕向後一拉,自己沖向前。

唐建忠快跑到洞口時,還能看見宋子良的屁股露在外邊。

唐建忠想也不想,管你是腦袋,還是屁股,打你龜兒子就是了。於是,對著宋子良屁股開槍。

宋子良屁股上連中兩槍,在洞口處發出殺豬般的嚎叫之後,硬是把身體縮了進去。

唐建忠緊趕慢趕,還是來晚了,等他跑到洞口時,宋子良人影不見,只留下了黑漆漆的深洞。

董燕和唐建忠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誰也沒了主意。

這時,吳江龍提著狙擊槍才跑過來。

不等吳江龍開口,董燕上前抓住吳江龍肩膀問,「你受傷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