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可能?」千鈞斗羅一驚,心中暗道,「看來這蕭寒的精神力,果然不凡。」

「冕下,在找什麼呢?」江豐似笑非笑,對着千鈞斗羅來了一句。

千鈞斗羅回過頭來,冷冷地看着江豐,道:「蕭寒,我知道是你,你控制着江豐,恐怕也走不遠吧?」

唐元一聽千鈞斗羅此話,覺得他沒頭沒腦,心中暗道:「認為是蕭伯伯,情有可原,但是你要是覺得我離了遠就搞不定的話,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了。」

只聽千鈞斗羅繼續道:「好,既然你不出來,我就把這片地方,一寸寸地翻開,就不信抓不到你!」

話剛落音,從冉山入口之處,四面八方地湧出許多人,烏泱泱地聚集到千鈞斗羅身邊,將江豐等人團團圍住。

看上去,全都是魂師,大約也有兩千多人,雖然人數不算多,但是這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魂力氣息,比江豐那一千多名魂師手下,可要強上不少。

這群人中,為首一人,與千鈞斗羅一樣身穿金甲,容貌也極為相似,唐元一眼就認出來,正是時常跟隨在千鈞斗羅身邊的降龍斗羅!

「大哥!」降龍斗羅走上前來,對千鈞斗羅道。

千鈞斗羅點了點頭,沉聲道:「給我搜,把蕭寒那廝搜出來,我敢肯定,他此番前來,一定沒有大軍相隨!」

「是!」降龍斗羅擺了擺手,吩咐一部分手下,打算進行搜索。

這時候,江豐大笑三聲,當即與手下一千多名魂師,迅速釋放武魂,各種光芒耀眼的奪目魂技,開始向降龍斗羅手下,那兩千多名魂師攻殺而去。

面對江豐突然暴起,發起進攻,千鈞斗羅和降龍斗羅都沒有料到,他們本以為,蕭寒控制着江豐等人,還要和他們周旋一番,沒想到立刻就發動了攻擊。

這讓千鈞斗羅更加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那就是,蕭寒肯定就在附近!

江豐率部發難,千鈞斗羅卻無半分驚惶,對降龍斗羅道:「你繼續帶人搜尋,這些廢物,我來解決。」

「是!大哥!」降龍斗羅應道,當即帶了一部分手下,湧向四周,開始搜尋。

而千鈞斗羅也不顧江豐等人的性命,直接帶領其他手下,迎上了江豐等人,兩方人馬,開始不顧一切地廝殺。

雙方交手在一起,魂技紛飛,人影凌亂,江豐等人的實力不比對方,很快就被壓制,落入下風。

千鈞斗羅手握盤龍棍,沖入人群之中,連魂技都沒有施展,猛力一掃,便將兩名被唐元控制的魂師打飛出去。

暗處,蕭寒見此一幕,問向唐元:「小七,那降龍快找到我們這裏來了。」

唐元點點頭,道:「嗯,我知道,先讓他們自相殘殺一陣吧。」

蕭寒不解道:「江豐等人若是被千鈞殺死,那我們不就只剩三個人了?」

唐元卻沒在意,道:「那不是正好?江豐等人被殺,也能夠消耗他們的人數,否則的話,以我的精神力,最多也只能控制兩千人。」

「兩千人?」蕭寒點了點頭,「這個數量也足夠多了,你是想讓江豐等人和他們廝殺,先消耗一陣,然後再留餘力控制其他人?」

唐元點點頭:「對,就是這樣!您沒發現,被我控制的人,好像一直都沒有減少嗎?」

「什麼意思?難道你……」蕭寒聞言一驚,連忙向遠處看去,赫然便發現,有好些降龍斗羅的手下,竟然轉而對自己人動手。

「真是好手段啊!」蕭寒感嘆一聲。

正如蕭寒所見,唐元所控制的江豐等一千人,在與降龍斗羅那些魂師部下戰鬥的時候,每被殺一個人,死前或重傷前,都通過眼裏的血光,對敵方的靈魂種下血色印記,如此一來,敵人就被控制了一人。

所以,在蕭寒看來,唐元控制的人,始終沒少,就算敵人強大,但是卻仍然不斷地在減少數量。

蕭寒看出端倪,千鈞斗羅不傻,自然也看出來了。

可他卻無法阻止此事,若是殺死江豐手下魂師一人,那己方就會被控制一人,若是殺死己方魂師,那……

不就正合了敵人的心意?

他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怒火忽而竄至心頭,大聲對降龍斗羅喊道:「快給我把蕭寒這廝給我找出來!」

降龍斗羅一驚,不知前頭髮生了什麼,當即發動手下:「都給我快點!」 第589章至臻神物

這裡畢竟是李家祠堂,李庶不想打擾了李家先主的靜修。

不過,見侯子方這貨一臉少有的興奮。

李庶的好奇心也一下子被勾了起來。

「出去說!」李庶當即點了點頭,帶著侯子方走在了大街上。

「有話快說!」

猴子這貨,基本上很少會露出如此興奮的神色來。

李庶思前想後,也只是在猴子同自己打架的時候,會露出興奮笑意來。

如今,這貨特意從牧東趕到沈西。

如果不是因為那東西實在是太好了,他是絕對不會這麼無聊的。

「你小子可真不識抬舉。」

「老子我發現了好東西,第一時間就跑過來跟你分享。」

「你倒好,一句謝謝都沒有,反而還擺出一副臭臉。」

侯子方一見到李庶那一張臭臉,立馬便來了怒火。

搞得李庶此時很是尷尬,只得連連連連賠笑。

「好好好!」李庶火速看去侯子方,致謝道,「謝謝您了!」

「大點聲,沒吃飯啊?」侯子方依舊不是很滿意。

既然你李庶這麼喜歡給別人擺臭臉。

那麼現在,也讓你看看被人擺臭臉的滋味兒如何。

「侯大俠,我謝謝您了!」

這一次,李庶是扯著嗓門兒的,沖著侯子方的耳朵大聲致謝道。

倘若是常人,這耳朵早就被震聾了。

好在,侯子方不是常人,他的耳朵能完全扛下來。

「這還差不多!」

侯子方得到李庶的致謝后,當即露出了笑臉。

隨即,他將一個盒子從褲腰兜內拿了出來,並且遞在了李庶跟前。

「打開啊!」

見李庶遲遲沒有接過盒子,侯子方催促了一聲。

李庶撇了撇嘴,心想道這貨還真是墨跡,直說不行嗎?

不過李庶也沒有辦法,只能快速接過盒子。

在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有一份被摺疊成了小正方形的圖紙。

李庶拿出圖紙后快速將其展開。

「這……這是……」

在大略的看了一遍這圖紙上面的內容后,李庶的面色瞬間大驚。

因為,這是一份關於天材地寶的品質圖鑑。

李庶,曾經一度認為「神化」是天材地寶的最高品級。

可是,自己手中這一份圖鑑上,則是清楚的寫到還有更高級別。

而這個名為「至臻」的品級,才是天材地寶的終極上限。

李庶的雙手一直握著這圖紙,通過判定能發現至少年份超過千年。

這是一份來自遠古時代的圖鑑。

他急切的看去侯子方,問道:「這東西是從哪裡得到的?」

「一字門的老門主。」

侯子方這一回沒有拖拉,直接道出了來源。

「老門主?」李庶還是有點不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事情嘛,其實很簡單。」

侯子方甩了甩手,開始將過程大致的講述了一番。

因為李庶祭祖的關係,所以李庶一大早便帶著田紅英回到了老家沈西。

侯子方在牧東並沒有其他的朋友,唯有李庶是自己的知心好友。

他這一走,再加上墮落煉士全數被殲。

一時之間,侯子方居然感覺到空前的寂寞啊!

恰好這個時候,一字門的老門主安排門徒,私下找到了侯子方。

基於上一次有侯子方與李庶的幫忙。

現在,牧東地下秩序已經由一字門重新掌控。

所以,老門主想邀請二位來府上一敘,順便贈送一份好禮。

起先,侯子方是不打算去的,因為李庶都不在,自己一個人也沒什麼意思。

不過,耐不住一字門的門徒多番勸說。

最終,侯子方才拖著極不耐煩的步伐走進了老門主的府邸。

在一番致謝與敬酒之後,老門主見侯子方面色沉沉的,便問了一句。

因為老門主曾經受恩於李長風,可以說是李長風的好友。

所以,侯子方才將李庶此前與夜幕馮海峰的事兒說與了他聽。

在聽完之後,老門主當即送上了一份厚禮。

「這一份厚禮,便是這一張千年的品質圖鑑。」

侯子方指著那圖鑑,激動說道:「李庶,你應該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吧!」

「當然!」李庶點了點頭,「至臻品質的出現,讓我打開了新的思路。」

在以前,李庶一度認為「神化」便是最高品質。

可是隨著千年圖鑑的顯示,在「神化」之上還有終極上限。

這無疑是給了李庶一個全新的機會。

因為,自己目前已經來到了「御氣上階」。

可以說是已經來到了修鍊的桎梏。

雖說通過不懈的修鍊,假以時日也一定能突破到「凝神階」。

但是,這個「假以時日」到底是多久?

李庶不知道,侯子方更加不知道。

而現在,隨著馮海峰與夜幕的相繼出現。

包括此前一直揚言要殺掉自己的神秘人。

都在催促著李庶,必須儘快變強。

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那被囚禁了二十年的父親。

所以,李庶要想突破到「凝神階」,必須另闢蹊徑。

「這至臻品質的神物,正好是突破『凝神階』的關鍵之物。」

侯子方指著那千年圖鑑上面的解釋,面色早已壓抑不住興奮之意。

「猴子,你說沈西有好東西,不會指的就是這裡有至臻神物吧?」

這千年圖鑑帶來了,在徹底打開了自己的認知后。

接下來,才是侯子方口中的「好東西」。

李庶看去侯子方,同樣興奮的笑了起來,急切的問道。

「沒錯!」侯子方當即點了點頭,「沈西可是一座天靈城市。」

「說人話!」李庶怒懟道。

「李庶,你沒有發現,你自從解放了玉堂與中庭兩大死穴之後。」

「你的某兩種感覺,逐漸發生了變化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