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彼此彼此……」

「我跟你不一樣!」

或許是因為腳腕受傷了,身體的力量就全都集中在了嘴上,傅清寧說起話來,也就格外的牙尖嘴利:「我有追求者,你沒有,你是純光棍兒!」

霍錚嗤笑:「都是光棍兒,還分什麼三六九等?」

他頓了下,忽然又問:「他是不是在追求你?」

「對啊」,傅清寧得意洋洋的問:「怎麼了?」

「我也想追求你!」

霍錚的聲音不高,甚至帶著幾分溫和低沉,卻在傅清寧的心裡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他從來沒有好好追求過她。

他們的初相識,就是他精心設計的一場騙局。

騙局被葉琳戳穿以後,他便又開始使用強硬手段,將她綁在身邊,讓她無法逃脫。

後來,她給他下藥,誣陷他跟葉琳暗度陳倉,借著霍長亭的手,把婚給離了。

她以為他恨透了他,結果,他費盡心思找到她之後,得到的竟然是這句:我也想追求你!

霍錚沒等她開口,繼續問:「我如果追求你,你能不能給我一個跟章若虛平等對待的機會?」

他見她不語,又道:「我只要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阿寧……」

這回,他不騙她,也不勉強她,他只是想要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感情的事情,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

霍錚曾經走過捷徑,也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

但是現在,他終於明白:喜歡的人,也要以誠相待,一點點的去把她追回來,她才能夠放心的把心交給自己。

「阿寧」,他開口輕輕喚她一聲,道:「難道,我已經在你心裡,被判了死刑了嗎?」

傅清寧也不知道。

此時,她的心裡亂糟糟的,連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

只是這一瞬間,她似乎忘記了霍錚全部的不好,只記得他的好,記得給自己的寵愛和呵護,記得他在家人面前,對她的維護……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信號,預示著她將第二次淪陷。

愛不愛他,這話問題早已有了答案。

但是,傅清寧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放下過去,坦然接受她。

她一直是個狹隘,且愛記仇的人,如果做不到放下過去,便貿然接受了霍錚,恐怕會對兩個人造成二次傷害。

她不想這樣。

。 話已至此,奧利安娜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再推卸了,她順從的接過紙袋,將它放在辦公桌的一角。

儘快送完東西,然後去鐵門街的勇敢者酒吧…奧利安娜想道。

在辦公室待了近一個半小時,熬到下班時間的奧利安娜收拾完資料,叫來一輛馬車去北區的佩斯菲爾街。

馬車在行駛到一個岔路口時,行人突然多了起來,起因似乎是因為一起突發的惡性傷人事件,人們看熱鬧般圍在周圍,使得附近的馬車只能緩慢的通行。

奧利安娜估摸著目的地快要到了,她讓車夫在路口停下,打算自己步行。

黑夜女神教會貝克蘭德教區的總部「聖賽繆爾教堂」就在這條街道上,她心裏清楚,在這些正神教會的眼裏她就是行走的功勛,為了避免意外發生,她必須儘快趕到目的地。

望着左側那座散發着寧靜氛圍的高大建築,奧利安娜縮了縮脖子,轉身背朝着聖賽繆爾教堂的方向,沿着街道的另一邊走去。

行走了大概幾百米的路程,奧利安娜來到一棟不起眼的房屋前,抬頭看了一眼門牌號,她一隻手將懷裏的紙皮袋子緊了緊,伸手拉響了門鈴。

「叮噹」的門鈴聲響起,大約過了十幾秒,一道蒼老的身影打開了房門。

那是一個面頰凹陷,皺紋很深的老年男子,他大約60歲左右,帶着一頂黑色絲綢禮帽,使得乾枯的銀髮只露出來些許。

奧利安娜觀察他的面貌,總體來說還是很符合魯恩人的特點,只是碧綠色的眼眸看起來有些渾濁。

「你總算回來了,進來吧,晚飯已經準備好了。」老人面帶笑意的說完,移開步伐讓開了一個身位。

什麼鬼,這位老先生是失去兒子精神受刺激了嗎?

奧利安娜沒有繃住,她站在原地愣了一秒,忍不住擔憂道:

「理查德先生,您…還好嗎?」

老人定定的看着奧利安娜,有些疑惑的問道:

「為什麼要用這種口吻跟我說話?孩子,你怎麼了?」

說完,他目光獃滯,嘴上咕噥道:

「快點進來吃飯吧,菜都要涼了。」

奧利安娜眉毛微皺,仔細端詳老人的神情,緩緩開口道:

「我不是您的孩子,我只是您兒子的同事,羅伯特先生有一些東西遺留在學校,我來負責把它們轉交到您的手上。」

老人佝僂的身體頓住,他碧綠渾濁的眼睛盯着奧利安娜,頗為疑惑的問道:

「我的兒子?我哪來的兒子?孩子,你是不是瘋了?」

你才瘋了!

奧利安娜咬了咬牙,她等會還要去勇敢者酒吧,可沒時間和眼前的老人繼續糾纏下去。

「先生,您還有其他親人嗎?負責照顧您的僕人呢?」

老人搖了搖頭,站在一旁默不作聲。

奧利安娜見狀忍不住嘆了口氣,將紙皮袋子遞了過去,說道:「先生,我真的不是您的孩子,東西給您,我還有事……」

老人伸出枯槁般的雙手將紙皮袋子牢牢攥緊,他的臉上帶着笑意,說道:

「注意安全,記得早點回來吃晚飯。」

怎麼突然變得好說話了,哎,仔細想想,老人家失去孩子也怪可憐的……

奧利安娜嘆了口氣,轉身朝着一輛迎面駛來的馬車走去。

「別忘了回來吃飯。」

老人靜靜的站在門口,面帶微笑的注視着奧利安娜乘上馬車,並且一路沿着街道遠去。

大概過了十幾秒后,他才猛地一拍腦袋。

「差點忘了加火。」

他關好房門,沿着大廳走廊來到廚房的位置,室內環境一下變得昏暗起來,傢具的陰影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跑動,不停的發出細碎的聲響。

「碰」一朵明亮熾白的火焰突然升起,在火焰的照耀下,一顆顆人類的頭顱整齊的擺放在桌面上。

……

鐵門街,勇敢者酒吧。

奧利安娜站在擁擠的人群里,隔老遠就看到了卡斯帕斯象徵性的大鼻子,她連忙伸手打了個招呼。

卡斯帕斯看了她一眼,一瘸一拐的走過來,說道:

「跟我來,馬里奇在等你。」

奧利安娜點了點頭,跟着卡斯帕斯來到了一間棋牌室門口。

「他就在裏面。」

說完這句話,這位面目兇狠的老頭再次一瘸一拐離去。

推開房門,一股冷風撲面而來,馬里奇依然還是白襯衣黑馬甲的裝扮,但是眼睛卻平靜了許多,不再夾雜着惡意。

奧利安娜斟酌了一下,問道:「她同意了?報酬怎麼算?」

馬里奇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她自己會和你談。」

奧利安娜一愣,她的腦海里很快浮現出一組畫面。

原本只有她和馬里奇兩人所在的棋牌室內,一個淡淡的身影突然從空氣中現身…

「幽靈?」

奧利安娜心裏一顫,下意識後退幾步,只見她原本所在的位置多出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位穿着黑色宮廷長裙的女子,她戴着頂小巧的黑色軟帽,頭髮淡金,眼眸蔚藍,容貌相當精緻,但臉色異常蒼白。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恐怕早就嚇的昏過去了吧…奧利安娜忍不住想道。

她下意識開啟靈視,通過靈性的判斷,她隱約從莎倫的身上察覺到一種十分危險的氣息,就算沒有A先生來的強烈,也的的確確是一位強者。

她既然肯現身,那就代表她願意接受這份委託,只是不知道我要付出多少……

收回思緒,奧利安娜面帶善意的笑道,「你好,莎倫小姐。」

穿着黑色宮廷長裙,戴着頂小巧的黑色軟帽女子輕輕頷首,用空靈的嗓音說道:

「你好。」

感覺好高冷…

奧利安娜沉默幾秒,打算用含蓄的口吻誇讚了一下對方的容貌,拉進一下關係。

「莎倫小姐,謝謝你願意幫助我,你真是一位美麗慷慨的女士。」

莎倫幅度很小的歪了歪頭,精緻的臉孔上看不出情緒的變化。

奧利安娜無奈,只得問道:「莎倫小姐,你想要得到什麼報酬呢?」

「1000金鎊,你可以先支付一筆定金,100鎊就足夠。」莎倫清冷的聲音傳來,頓了頓,她補充道:「之前我接過類似的委託,大概就是這個價格。」

1000金鎊,那可是一筆巨款…奧利安娜忍不住露出肉疼的表情。

想到序列6的機會就在眼前,她還是咬了咬牙答應了。

「好,具體日期我會提前一天通知你。」

「可以。」莎倫微微頷首道。

交完定金,奧利安娜沒有停留在棋牌室內的想法,畢竟無論是莎倫還是馬里奇,都給她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藤井沐源一時失語,最終只是嘖嘖地輕嘆了一下。

因為,他也沒有想到,這位痴情種的年輕人修鍊資質會那麼好。

難得的,藤井沐源突然起了愛才之心:「若他能活着回來,我可以原諒他今日的無禮舉動。」

春源瞬無聲地搖頭:「不,他若能活着回來,憑他的古武修鍊資質,恐怕會被皇羲大人看

《這不是劍雨》第179章道標石「你算錯了,」宋經理好心替周想糾錯,「溪山養生園總長度是25公里,你三哥后又買了5公里。」

周想覺得此刻她的雙眼應該成了蚊香眼,又多出5公里,難怪三哥沒錢追加投資了呢!

突然想到梅子所說的驚喜,看來驚喜應該就在這5公里裡面了,

「你這一替我糾正,更叫我頭疼,125平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711章強賣 聽到胡天這麼說,這兩個傢伙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其中一個傢伙有些生氣的說道:「好啊,你竟然罵我腦袋進水了!」

「你要是腦袋沒進水,怎麼能說出這麼荒唐的話。」胡天冷冷的說道。

「小子,你竟然敢這麼跟我大哥說話,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另一個傢伙怒氣沖沖的說道。

這個時候,面對這兩個無賴的傢伙,胡天也有些生氣了。

如果不是宋芊跟冷霜在的話,估計胡天早就一巴掌甩他們臉上了。

但是胡天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這兩個傢伙就跑過來,把胡天一前一後給圍住了。

「小子,我要你立馬跪下給我大哥道歉!」一個傢伙指著胡天的鼻子說道。

胡天淡淡的說道:「你最好把你的手放開,不然我就揍你了!」

「你可真有種啊!」

「我們都還沒有揍你,你竟然就想揍我們了!」這個傢伙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你可以不放開試試。」胡天冷冷的說道:「我只數三個數。」

「我就不放開,我也數三個數,你要是不跪下,我就打的你跪下!」這個傢伙牛比哄哄的說道,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多麼得意,更別說數數了,胡天就直接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腦袋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