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屬下不敢!可外面真的漫天遍野的北齊人,這錯不了!」哨兵著急的說道。 「把他塞進後備箱里。」一個聲音說。賀豐收嚇了一跳,這些人要把表哥塞進來,要是發現了自己,豈不是也會把自己綁起來?甚至會······

賀豐收瑟瑟發抖,拉過毛毯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然後拉過裡面的兩個紙箱子擋住身體。

後備箱打開了,表哥像一個捆住的豬一樣被扔進來。然後「砰」的一聲,後備箱關上了。

「老四,你開車。」一個聲音說。後備箱和車子里後排座位相通,裡面說話聽得清清楚楚。

車子往前面跑了不遠,就顛簸起來,這些人一定是拐下來國道,往小路上去了,然後就是上上下下的抖動,一定是進入了山區。

車裡沒有人再說話,他們一定是提前就預謀好了,按照著既定的路線在前進。

賀豐收把身上的毛毯慢慢的拉下來,黑暗裡看不清表哥的面容,只聽到他粗重的呼吸。他把手輕輕的伸到表哥的身邊,摸了摸表哥的胳膊,順著胳膊,摸到了他的手腕,手腕上戴著一副警用銬子。

表哥的手動了動,重重的捏了一下賀豐收的手指,那意思是不要吭氣吧?賀豐收覺得這幾個人和表哥這麼熟悉,把他綁架了,不管是綁架還是報復,表哥有生命危險,你想幾個熟人做了這事,如果得了錢財,會敢把表哥放了?表哥放回去肯定要報案,他們幾個要麼是瓮中捉鱉,要麼要亡命天涯。既然他們幾個要殺表哥,如果發現裡面還有一個人,一定會一塊殺了,殺一個和殺兩個沒有區別。

賀豐收把手伸到了表哥的臉上,表哥硬硬的胡茬上面貼著膠帶,賀豐收想給他揭了,表哥搖搖頭,示意賀豐收不要揭,要是被發現了,估計兩個人的性命很快就完了。

表哥的手拉住他的手,一個手指在賀豐收的手腕上划動著,他剛開始不知道表哥在做什麼,忽然明白了,表哥在給自己寫字。賀豐收能把表哥嘴上的膠帶扯下來,但是兩人稍微的動靜車廂里就能夠聽到,路虎車的封閉很好,外面的聲音一點都聽不到,車廂里稍微的動靜就可能被發現。

賀豐收閉上眼睛,琢磨著表哥的筆劃,表哥上學的時候學習不好,在學校就是一個打架大王,賀豐收上學的時候,表哥的惡略事迹在學校還流傳,可見他的學習程度,因此他寫的字是不分筆畫的,賀豐收閉上眼睛分辨了好久,才分辨出了幾個字:別動。

然後又是一陣的比劃,這一次比上一次容易分辨了:不要報警,四個字。

賀豐收在表哥的手上重複了幾個字,表哥按按他的手掌,意思是對了。

然後,表哥在賀豐收的手上寫了一組數字,應該是一個手機號碼。 不想跟大佬談戀愛 賀豐收默默的記住,然後給表哥重複了一下。

對,記好。表哥在賀豐收手上寫到。

表哥挪動了一下屁股,把褲子口袋露出來。賀豐收往裡面掏了一下,是一個優盤。表哥有寫了幾個字:交給電話上的那個人。

這一番動作做完,表哥像是完成了一件艱巨的任務,鼻孔里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然後就不動了,慢慢的竟然發出了鼾聲。表哥真是做大事的人啊!就要死到臨頭了,竟然會呼呼的睡著,怪不得表哥會發財,這種大氣估計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

車子仍然顛簸,而且顛簸的更加厲害。不知道幾點了,按照時間推算了,綁匪已經把車子開出了有百十公里了。

「停車,把這個給狗糧套上,把他拉下來。」一個男人說道。

車子停了,兩個男人從車子上跳下來,打開後備箱,賀豐收緊張的屏住呼吸,外面依然是黑洞洞的,一個袋子套到表哥的頭上,然後就像一頭豬一樣的被拉了下去。

後備箱「砰」的一聲關上了。

車子繼續往前開。過了好久

「老四,準備把車扔到哪裡?」那個女人說。

「找個僻靜的地方,扔到河裡或者是推到山底下。」開車的男人說。

賀豐收聽了,腦袋蒙蒙的,要是車子進了河裡或者是推到山下,自己要麼被淹死,要麼被摔得粉身碎骨。他攥緊了拳頭,這要是這樣,他要不顧一切的鑽出來和他們搏鬥,哪怕有百分之一生還的希望,也比在山下或者河裡不聲不響的死了值得。

「這車子扔了怪可惜的。不如把它賣了吧?」女子說。

「你是想死哩。警察找到車子就會找到我們,不要貪小便宜壞了大事,狗糧有的是錢,買多少輛車子都有。」

「你們男人真的狠,狗糧雖然在商場上不是很地道,但是對你們幾個不薄,他做夢也想不到一輩子會毀到你們幾個手裡。」

「人不狠,站不穩,和狗糧這一段時間勾搭在一起,是不是有點捨不得了。」男人說。

「你們男人啊,剛開始我就不願意干這事,是老大軟硬兼施,我是被逼無奈。現在你們把事做了,又說我勾搭狗糧了,不是我勾搭狗糧,你們會這麼順利的就把事情辦了?」女子說道。看來,這個女子是先勾搭上了表哥,然後這幾個人把表哥約出來,實施了綁架。

車子更加的顛簸,有幾次就陷在大坑裡,好在車子性能好,幾次加大油門,車子像一頭瘋牛一樣的吼叫著沖了出來。

「在這裡就行了吧?往裡面沒有路了。」女子說道。

「還是開到裡面好,開到一個沒有人去的地方,即便有人發現了車子,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最好這輛車子永遠不會有人發現。」

······

車子顛簸了很久,賀豐收覺得車子在上坡,腦袋嗡嗡的,不知道是驚嚇過度還是高原反應。

車子停了,男人打開車門下去了。賀豐收覺得這是逃出去的好機會,要是自己一下子竄出去,打開車門,往山下狂奔,那個男人不一定能追上自己。聽女人的聲音軟綿綿的,一定是手無縛雞之力,可以忽略不計。賀豐收推了推車子的後排座,紋絲不動,身子下面是厚厚的皮墊子,揭開皮墊子,下面是一個工具箱,箱子里有扳手千斤頂一類修車的工具,他摳出一個螺絲刀,在後面後備箱的鎖撬了兩下,哪裡會撬得動?這車子的性能太好了。

「這裡很不錯。」

「準備把車子扔到這裡?」

「你覺得呢?」

「是把車子推下去嗎?」

「是,你看這裡就是人跡罕至,往下更不會有人。就是以後警察知道車子來過這裡也找不見。」男人的聲音。 芙蓉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再顧不得裡面已經包圍住的那些人。

匆匆朝著外面走去,剛走出去不多遠,立馬就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北齊兵。

「天!那是什麼,一定是我眼花了!」

「哨兵!立馬查看哪裡還有缺口,我們馬上走!」

二缺女青 這幾個統領全都慌亂了,他們原本都是城防營的將領,哪裡打過什麼仗,若是在大陣之中指揮一番還湊合。那麼到了真刀真槍的時候,就很不湊合了!

「怎麼辦?不然我們各自跑吧!」

「別慌,等看哨兵的消息,那邊人少,我們也好有個方向啊!」芙蓉還算是最不緊張的那個,這群人才算是有了主心骨。

過了沒有多久,不遠處的北齊兵,已經開始喊話。

「裡面的南武兵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尉遲將軍包圍了!你們快快放棄抵抗!不然一個都別想活!如果投降了,會給你們在陵州分一點地,然後給你們一口飯吃!」

「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我們足足是你們兵力的五倍,已經將你們完全的包圍了起來!」

這個聲音一傳來,芙蓉心道要遭。

果然,這些士兵沒有經過太多戰爭的洗禮,面對這樣的情況,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加上幾個將領同樣不知道如何是好,整個南武的伏兵大隊,已經亂了。

「將軍,將軍,我們的四面八方全都是北齊兵,我們徹徹底底的被包圍死了!整個惠山上,可以說是水泄不通啊!」

此時,哨兵回來,彙報了情況!

「嗵!」

一個統領登時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雙目無神,渾身發抖著說道:「完了,全玩完了!我說打完這一次仗就退伍的!蔡將軍說這戰鬥不會太久!我被騙了!」

「我剛剛納了一房妾啊!完了完了!」

這個人已經是失了智,發瘋一般的胡亂說著。

「現在,怎麼辦!」

「我們可以派出一股精銳力量,然後突圍出去,到蔡將軍那裡求援!雖然他們是我們的幾倍人物,可是若是援兵及時趕來,說不定大家還有一條活路!」二隊的統領說道。

「讓我來吧!」三隊的統領立馬站了出來。

「李將軍大義凌然啊!第一個突圍風險極大,北齊人為了防止我們求援,必然會重點照顧,風險極大!若是李將軍願意冒這個風險,那就太好不過了!」二隊統領立馬補充道。

「風險極大?」李將軍眼珠轉了轉,又把舉起來的手收了回去。

「雖然李某我極其想要獻身,可是我武藝不高,恐怕難以擔此重任,要不還是換一個人吧!」李將軍立馬改口,將這個問題推了出來。

「是啊,第一個突圍風險極大,很有可能會直接被擊斃……」

於是,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一句話,大家都心知肚明,卻沒有人願意先開口。

如果投降了,作為統領,起碼能夠吃得飽,穿得暖,說不定還能夠在北齊軍隊之中混一口飯吃。

尤其是他們這些人都是掌握著軍事機密的人,能夠活下來的機會更是大了不少。

可突圍,成與不成,都有很大的可能會死……

螻蟻尚且貪生,何況是這麼大個人,而且都是享受過人生的人,沒有人想這麼輕易的死去。

「讓我來!」芙蓉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站了出來。

一來她乃是王府宗親,理應身先士卒。二來她的修為已經也比較高,也比較容易存活!

「郡主深明大義!下官佩服啊!」

「是啊,不愧是芙蓉郡主,果然是女中豪傑!巾幗英雄啊!」

「置生死與度外的這份勇氣,就讓在下五體投地……」

當芙蓉說完這個話之後,幾人居然沒有一個人反對,都是奉承是的答應!

雖然芙蓉自己的確做好了突圍而獻身的準備,可是幾人這樣的態度,也著實讓芙蓉寒心不少。芙蓉沒有表露,只是淡淡的皺了皺眉。

旋即,精銳的馬匹和幾十個精銳的騎兵,跟隨著芙蓉出發了!

「若要是突圍,必然是朝南,但是同樣的,北齊人也知道,所以南面必然有大軍!」

「我們朝東,朝著山上突圍!」雖然惠山這個土丘之上,騎馬要慢不少,可同樣不利於北齊人追擊。

可這第一次的衝鋒!連北齊人的面前都沒有到,就被無邊的箭雨給射了回來。

跟隨芙蓉衝出去人,有一半都被留了下來。而且芙蓉的膝蓋附近上也中了一箭!

芙蓉強忍著劇痛,再度回來。

「準備騎兵,再沖,我需要弓箭的掩護,要衝到他們的陣中才行!」

李將軍看著北齊整齊劃一的弓箭,其實心裡已經有了七分投降的意思。

可幾人都是同僚,認識的時間也不短,若是第一個投降,恐怕被人看低,所以並沒有說出來。

而是說道:「芙蓉郡主,沒問題,這一次保證讓你衝到敵陣當中。」

於是,芙蓉簡單的包紮了傷口之後,立馬再度衝鋒。

迎接他們的依舊是箭雨,可這一次,有了背後南武弓箭手的支持,總算是比上次好了一些,算是成功的衝到了北齊人的軍陣之中。

「沙啊!」

突然間,先前被南武包圍的人,開始突然躁動。本來躲著的人,紛紛拿起了武器,打算衝殺一般,應該是知道他們的援軍已經來了。

「怎麼辦,我們這樣腹背受敵,只怕堅持不了多久,等到蔡大人來,也許我們都已經成為北齊人的刀下亡魂了!」

「既然不想死,那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這句話一說,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停住了,猶豫了幾秒之後。

「可要抵抗抵抗,不然太沒有血性的人,只怕服軟了以後,也沒有好果子吃。」

這一點,大家倒是同意,於是,總算是組織起了一波反擊,將先前包圍住的那些北齊的軍士,再度逼回了山石之中。

而外面的北齊人,喊話一直沒有聽過。

「快快投降,要是投降晚了的,還有可能被殺頭的!」

「投降最早的,還可以多分點土地。等到了後面,要是糧食不夠,或者地不夠了,可能就要殺無赦了!」 賀豐收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覺得生命即將結束。這是在高高的山上,從來時車子的抖動就知道,下面一定是萬丈深淵。

「我們怎麼回去?」

「你就不要管了?」

男人從駕駛位置上過來,坐到後排女子的旁邊。賀豐收聞見更加濃重的煙草味。

「妹子,狗糧上過你嗎?」

「你們男人真的無聊,問一些無聊的話。」

「和你做一次就是死了也值,狗糧是死得其所。寧可花下死做鬼也風光。狗糧這一輩子在值了。」

把你的手拿開。女子說道。那個男人一定是坐到女子的旁邊不懷好意。估計是咸豬手伸到了女子的身上。

「狗糧摸得,我就摸不得?」

「狗糧沒有你這樣猥瑣。」

「娘的,我連一個死人都不如?」男人生氣了。

「你放開啊!」女子真的生氣離開,賀豐收感覺男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要不女子不會這樣的叫喊。

「你那麼大聲叫幹什麼?你以為你這樣叫就會有人聽見?這方圓百十里不會有人的。」

「你再這樣我就不客氣了。」女子在反抗,好像在車廂里找什麼自衛的東西。

「反抗沒有用,乖乖的聽話。做完咱們就下山,你要是反抗,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你敢這樣做,壞了老大的規矩,就不怕我回去以後給老大說。」女子說道。

男人沙啞的聲音笑了,像掐住脖子的公雞。

「你以為你還能見上老大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女子驚恐的說道。

「實話告訴你,老大已經發話了,你和狗糧聯繫的頻繁,昨天晚上就是你和狗糧聯繫的,警察會查到電話號碼,查到電話號碼就會找到你,找到你誰知道你會不會把我們哥幾個供出來?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隨著這車子一塊下去吧。」男人說。

「你們這是要殺人滅口嗎?我和狗糧聯繫的電話號碼是不記名的,警察不會找到我的。你們放心就是了,狗糧用的也不是他的電話號碼,我們有一個專門聯繫的號碼,外面的人不知道。」

「還是小心一點好,你最好消失,消失了比什麼都保險。說實話,我真的不想,你這麼水靈漂亮,我真的捨不得。就看你是不是配合你哥了,要是讓你哥哥爽了,說不定會放你一馬。」男人嘶啞的笑著說。

「四哥,你放了我,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狗糧給我的有錢,回去我就給你取出來,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女子哭著說。

「給你開玩笑哩,不要怕。來,哥哥給你綁上,這樣安全,萬一我們動靜大了,把你爽暈了,會掉到山下面的。」賀豐收聽見「吱吱」的聲音,是男人在扯膠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