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算你不出城,失敗也是遲早的事。。這點我想洛希大人最為清楚不過了。」

洛希緩緩的站起身子,焦急道:「陛下!丞相說的有理,誰都知道愛櫻軍有神奇的道具,他們能把上百袋糧食壓縮成一小袋東西揣在懷裡。所以一味的去堅守,也未必能擋得過他們啊!」

「堅守當然擋不住,但……如果我們的盟軍到了,愛櫻軍還跑的掉嗎?」

曉卿蓮的聲音在趙炎耳里有如雷擊!

趙炎詫異的朝格爾伏瑪望去,正好迎上了他的目光。

格爾伏瑪邪邪一笑,道:「陛下已用微臣的計謀,在昨天夜裡,我們便和梅軍結盟了。恐怕現在,興奮難耐的他們馬上就要到達洛梅達克境內了吧!只要我們再守上一天多,愛櫻軍就要全軍覆滅了!」

洛希怒火沸騰,yù向格爾伏瑪撲去,喝道:「混蛋!你居然……」洛希轉過身,面對曉卿蓮,道:「陛下,你們結盟的條件是什麼?」

曉卿蓮望著王宮外,淡道:「其實洛梅達克公國也不錯啊!能依附在強大的梅國身邊,未嘗也不是一種享受。」

洛希沉默了,他微微的垂下頭,不再多說一句話。。

趙炎靜靜的看著洛希,他心裡清楚,現在的洛希,心已經死了。

這樣也好,以後無論他對洛梅達克做出什麼,都不會有負罪感了。

曉卿蓮笑道:「炎,你雖然教了我不少東西,甚至我還得叫你一聲師傅。只是可惜,你馬上就要被你徒弟給弄死了。」

看著趙炎捂著腹部那痛苦的神情,曉卿蓮越加的痛快,道:「看來不需要我動手,這毒就能要了你的命啊!」

曉卿蓮將哆絲玲娜扔給了親兵,自己向趙炎走去,他緩緩的來到趙炎身邊,見趙炎全身抖擻的厲害,這才敢靠近他。

他將嘴湊近趙炎的耳邊,小聲道:「世事無常,你用毒害死了我父親,沒想到也會被我的毒害死吧?哈哈……這樣一來,我也算是為父親報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間,趙炎覺得曉卿蓮比他哥哥洛丹可怕多了。

趙炎心一橫,大聲道:「什麼?曉卿蓮,老國王是被你下毒害死的?」

聞言,王宮頓時一陣sao動。

眾大臣都將目光積聚在曉卿蓮臉上,曉卿蓮一陣驚慌,急忙喝道:「你不要血口噴人!誰都知道,父王是被庫庫提思那jian賊所害的!」

趙炎冷冷一笑,反問道:「是嗎?」

趙炎此刻說什麼大臣們自然不會信,但他這樣一說,許多人都在心裡產生了顧忌。。

曉卿蓮和洛丹的奪位之爭眾所周知,其yīn險狠毒的手段也只是波及到相關人物周邊的人。但誰也不會想到他們居然會直接打梅因希里的主意,趙炎這無意間的一說,雖然大臣們表面上不信,但內心都半信半疑起來。

他們都知道,在奪位的時候,趙炎可是曉卿蓮的心腹啊!

而且庫庫提思,則完全是被趙炎扳倒的!

不經意間,趙炎內心猛然一喜,這一喜,幾乎將他身體上的所有不適都給壓制住了。

曉卿蓮怒氣沖沖的回到台上,道:「把趙炎和洛希關進大牢,嚴密看守!」

說完后,他又朝格爾伏瑪看了一眼,道:「格爾伏瑪,你接替洛希的位置,去城樓上指揮戰鬥!」

格爾伏瑪大喜,急忙跪倒在地,道:「多謝陛下!」

曉卿蓮的決定讓眾大臣猛的一驚,猶如是顆炸彈扔在了人群中,頓時一陣sao動不安。

每個人在恭喜格爾伏瑪之餘去拍曉卿蓮的馬屁,洛希和趙炎都垮台了。洛希的位置有格爾伏瑪頂替,而丞相的位置呢?

眾大臣幾乎擠破腦袋,在曉卿蓮面前請命。。


「陛下!讓我隨同格爾伏瑪大人去參戰吧!」

「陛下,老臣雖然年過六十,但十幾個年輕漢子在老臣面前也未必是老臣的對手。你看看……看看老臣這胳膊!這拳頭……沙鍋大的拳頭啊!」

「陛下!老臣家中有五個兒子,有三個兒子都是老國王親授的子爵!讓老臣率他們去迎戰吧!」

……

在曉卿蓮面前請命的的不少,但有的人則換了另外一種方式,讓趙炎和洛希大大的噁心了一把。

一時間,人xìng的醜惡和虛偽在王宮內展現的淋漓盡致。

「陛下,您的智慧和英明深深的觸動了微臣的心弦。微臣再也忍不住了,我要痛斥洛希。他仗著以往的功勞,根本就沒把您放在眼裡。想當初,就連老國王也對洛希敬讓三分,但陛下您!陛下啊!您真是讓我佩服和敬仰啊!也只有您這樣的明主才敢動洛希這樣的權臣啊!」

趙炎用驚訝的眼神看著這個繪聲繪sè,將拍馬屁和責罵混合成一種藝術的大臣。趙炎又看了可憐巴巴的洛希一眼,只感覺此時他比竇娥還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開頭了,就會有人繼續。。

「陛下,這個炎一定不是什麼大魔法師,他是妖術師,他用他的妖術迷惑了我們,迷惑了老國王。要不是陛下您的火眼睛睛,又有誰能看穿他的真正面目啊!」

「陛下!洛希雖然有過錯,但他對洛梅達克有功,將他關押即可。但這個炎,陛下下令將他殺死吧!他從未把陛下您看在眼裡,他褻瀆了你,就應該承受褻瀆的後果!」

「陛下,您是最英明神武的,你僅僅當國王十幾天,就拆穿了幾乎亡國的yīn謀,您大偉大了!」

「我說各位……」趙炎實在忍不住了,要不是體內的疼痛壓制住了他的作嘔,他幾乎就要把中午吃的東西全部給嘔出來。「你們的馬屁拍的有深度一點行不?學學第一位,偌,就是他。你們聽聽他的,他的馬屁拍的多好啊!」

「炎!你不要試圖抵抗了!」


「陛下,他很有可能是梅國的jian細啊!」

「不一定,依我看,還有可能是愛櫻城的jian細!」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請大家在支持作者,支持正版的同時,能為5.12地震事件盡一點力,獻一份愛心。國家是大家的,世界也是大家的,我們每一個家人都需要關懷。。)

「報……」

一陣悠遠尖銳的聲音在王宮內響起。

望著急沖沖衝進來的傳令兵,眾大臣們從兩邊紛紛讓開。

曉卿蓮微微皺眉,道:「什麼事?」

傳令兵的神sè無比慌張,急忙道:「陛下!城市的上空突然間飛來一個龐大的飛行物,現在正緩緩的向王宮靠近。」


曉卿蓮道:「飛行物?查明是什麼東西了嗎?」

「我們的哨兵剛爬上城樓靠近它,就被箭和魔法給殺死了!看來,那飛行物上面有很多人吶!」

飛行物?人?

曉卿蓮驚道:「難道是炎城主來了?是愛櫻炎字軍?」

轟!

曉卿蓮的猜測頓時讓整個王宮開始沸騰,每個人都想起天城一戰的時候,愛櫻炎字軍便是通過這種方式直接拿下天城的。

曉卿蓮怒喝道:「快!快攔下他們!」

格爾伏瑪急忙道:「不要慌!組織shè手和魔法師,將它打下來!」

曉卿蓮道:「格爾伏瑪大人,你去吧!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所有的魔法師全由你調動!」

洛梅達克的魔法師很少,一萬五千老兵中,也就幾百名魔法師,所以曉卿蓮才有此一說。。

格爾伏瑪的想法是好,只是遲了一些。

眾人朝王宮門口望去,一片巨大的yīn影在地面上生成,而且yīn影逐漸增大。

很顯然,飛行物已到達王宮上空,正在徐徐降落。

此飛行物,正是趙炎的地jīng飛艇——必勝號!

往愛櫻城返航的查克斯和修哲終於到了。

王宮的衛兵幾乎全是曉卿蓮當王子時的親兵,見到地jīng飛艇頓時慌成一片,有的則逃,有的則組織進攻。但那些試圖進攻的戰士,都被從飛艇上扔下的箭矢,飛鏢和魔法給奪走了xìng命。

必勝號停止了shè遠程攻擊,全下降。

一個接一個鬼魅的身影從必勝號上跳躍下來,就如一個個活躍的魔鬼。

第一批跳下來的是盜賊,往往他們在下落的途中,會用手中的飛鏢結束終於準備攻擊他們的生命。

第二批跳下來的戰士,他們厚重的鎧甲和鋒利的武器在降臨地面的那一刻,帶給無數仰視他們的人深深的痛楚。

查克斯和修哲率戰士們殺進王宮,一路只殺反抗者,並沒有傷害那些驚慌失措的大臣。。


圍住趙炎和洛希的近衛兵紛紛後退,攔在曉卿蓮的前面。那些剛才拍馬屁辱罵洛希和趙炎的大臣們也本能的躲在了曉卿蓮的周圍。

王宮內,頓時形成了幾百人對抗幾百人的局面。

但查克斯帶領的必勝軍,卻要比洛梅達克近衛軍威武的多。無論是裝備和實力,都要高上幾個檔次。

要知道,他們的身體可是在不間斷的戰爭中磨練出來的。他們的身上所穿的,是市面上還沒有商品的荊棘鎧甲。

查克斯和修哲急忙將趙炎扶了起來,趙炎也沒讓他們多說什麼,而是急忙介紹洛希,道:「這是自己人。」

曉卿蓮捕捉到這一幕,急忙道:「你們……你們真的和愛櫻軍勾結!」

趙炎在查克斯的攙扶下,緩緩的站起身子,在曉卿蓮那彷徨的臉上冷冷的看了一眼,道:「曉卿蓮,我可從沒說過我和愛櫻軍沒關係啊!」

「你……你真是愛櫻軍派來的jian細!」

趙炎淡道:「事到如今,你說什麼都沒用了,洛梅達克馬上就要在愛櫻軍的鐵蹄下滅亡了。」

曉卿蓮怒道:「格爾伏瑪!你的人呢!」

「陛下!」格爾伏瑪踉蹌踉蹌的跑進來,道:「駐城兵不聽我的差遣,他們說沒有洛希的命令,他們就在原地不動。」

什麼!

儘管曉卿蓮鎮定自若,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慌亂,他朝洛希望去,道:「洛希大人!你是洛梅達克的忠臣,在這最後時候,你要醒悟啊!」

我的美女老闆娘 ,小步小步的向他走過去。

看著洛希走來,曉卿蓮像是鬆了口氣。下一刻,洛希深深的在曉卿蓮臉上看了一眼,突然轉過身,朝趙炎單膝跪下,大聲道:「炎城主,洛梅達克在曉卿蓮的統領下必定會走向墮落的深淵。為了洛梅達克的國民不遭受到戰爭帶來的禍亂,為了洛梅達克的將士避免不必要的犧牲,洛希願降!」

轟!

如一道晴天霹靂從天空中炸落下來,洛梅達克眾人頓時憑住呼吸。

曉卿蓮目瞪口呆的盯著趙炎,嘴裡喃喃道:「你,你……你是炎……炎城主?」

大臣們也無一大驚失sè,炎丞相竟然就是炎城主?

堂堂的炎城主居然來洛梅達克當jian細?

這個世界……難道瘋了嗎?

但馬上,眾人的驚慌便被恐懼給壓了下來。

洛希已經降了,他一降,便意味著洛梅達克的軍隊會出現徹底的混亂。

洛梅達克的氣數,真的已盡了嗎?

趙炎朝洛希淡淡一笑,道:「洛希大人,為了大義,你寧可拋棄自己的榮譽。你的氣度,讓我佩服!」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