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黃,去」鬚鬍大漢喊了一聲,一個瘦小的男子忽然站了起來,朝趙信跑了過來。

這男子的個頭只有一米出頭的樣子,如果不是他突然站起來,趙信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還有這麼一號人,人如其名,他的面具是一個黃色的鬼臉,一頓小跑到了趙信的身前。

「他會帶你去的」鬚鬍大漢揮了揮手,那小黃對視后領會的點了點頭,對趙信作出了請的姿勢。

「無言記下了」趙信見狀朝粼子鋒點了下頭,粼子鋒揮了揮手沒再說話,雖然知道自己已經被對方拉攏了,但是也沒有辦法。畢竟自己的根基尚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找個勢力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過值得一說的是,在趙信離開的時候,注意掉了那痞子的男子陰冷的眼神,看來自己無意間又得罪了一個人。

「跟我走吧」小黃拉了一下趙信,顯然他也感覺到了另一面的敵意,不過他已經習以為常了,並沒有去理會。

跟著這個小黃出了班中,兩人出了聚

法廳,第一次來到了「聚義廳」,這是趙信第一次來到這裡,與聚法廳完全不同,在聚法廳完全是一片漆黑,而在這裡不同,即使在黑夜也宛如白晝,亮芒刺眼,趙信剛剛進入頓時被亮芒刺的睜不開眼睛,好長時間才反應過來。

「是不是有點不適應?沒事,習慣就好了」小黃說了一句之後,嘿嘿笑了一下,帶著趙信就往裡面走。

這裡和聚法廳的情況差不多,除了這裡的光亮之外,剩下的幾乎基本構造幾乎是一樣的。

「這個房間」

小黃指著進門后的第二個房間,隨即打開了那一扇門,看著小黃進去了,趙信也跟隨著進入了。這是一間並不算寬敞的房間,裝飾的風格倒是和趙信見過的典當行差不多。

「幫我查一下」小黃站在櫃檯前面了,踮起腳尖后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布袋,趙信稍稍一掃就知道給的是荒石,櫃檯內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奇怪的是對方帶的居然也是面具,可見他也是一個弟子。弟子竟然在這裡賣情報,這也是趙信沒有想到的,收了結界袋之後,那個男子消失了一會兒,等再回來的時候遞給小黃的則是一個空了的結界袋了。

「說吧,想問什麼?」這回那個男子說話了,聲音雖然算不上渾厚,但是聽起來卻分不清年齡,十分的空渺。

「中班,風華絕代,白澤和姒萌萌接受的是什麼任務?」小黃終於問到主題了,趙信也抬起頭十分關注的看向對方。

「等等,我看一下」那個男子聽到后,低下了頭,看樣子在翻些什麼東西一樣。

「他們什麼都知道的」這時小黃回過頭,看著趙信輕聲說道,趙信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

「找到了,他們選取的任務是獵殺陰陽虎」那男子平淡的說道。

「陰陽虎?」小黃輕咦了一聲,隨後陷入了沉默。

「恩,他們已經離開有六日了,如果今天不回來的話,任務時效就要失敗了」

「謝謝」還是趙信最先反應過來的,拉著還沒有回過滋味的小黃,離開了房中。

「他們居然去獵殺陰陽虎去了,這不是找死嗎?原來他們也沒有這麼拼過啊?難道傻會傳染的?」小黃看向趙信,言外之意卻已十分的明顯。

「陰陽虎是什麼境界?」趙信沒有理會小黃的那一茬,反倒十分關心白澤和姒萌萌的安危。

「你不知道陰陽虎嗎?它大概在花甲孩提境界,有可能還會比這高一些,不過卻是非常難對付的,因為這種凶獸不僅擁有陰陽兩個血脈,並且還如同狼一般以群為居,它們對於精氣攻擊有著天生的免疫力,雖然境界不高,但是非常的難纏,所以一般情況下關於它們的任務都是幾個小隊合作的,當然它們的獎勵也是非常高的」小黃十分專業的說道。

「它們難道很需要積善點嗎?」趙信深深的皺了下眉頭。(未完待續。) 天快亮的時候,蘇墨雪才說要離開。

陳浩原本想著,讓她等等自己,等自己辦完事情,讓她跟自己一起回去的。

但蘇墨雪說,她還要順便辦點事情,不能有了老公就一點也不管工作。

陳浩也沒多說,畢竟杜鵑還跟自己在一起,索性等蘇墨雪給司機打完電話……坐車離開后,他才轉身朝招待所走了過來。

眼下,天才剛剛亮。

陳浩來到招待所大廳,看大廳里安安靜靜的,連前台小姑娘都睡著了,他才突然襲來了一陣困意。

哈這事兒,跟小雪聊了一晚上都不覺著困!

小雪才剛離開,就打起了哈氣!

陳浩站在這大廳中間,看看右手邊的樓梯口,再看看左手邊的沙發,就打消了上樓去找杜鵑的念頭。

畢竟做為一個男人,不能吃著鍋里的,還看著碗里的對吧。

就是眼下,他這一屁股躺在大廳沙發上,竟找到了點在家睡沙發的感覺,但感覺著感覺著,就翻身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時間應該不是很長,他現在還能聽到腳步聲……

「陳浩,陳浩快醒醒,你怎麼睡在這兒了?」杜鵑的聲音。

「杜鵑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呢,剛才聽見有腳步聲。」陳浩睜開眼,看見杜鵑蹲在自己旁邊。

精簡的齊耳短髮,白色短袖,灰色短裙看著挺清新。

「不許打岔,誰跟你說腳步聲了,不是說好上樓睡覺的嗎,你怎麼睡在這兒了。」杜鵑看他躺在沙發上,有些不能自己的心疼。

「睡哪兒都一樣,我要是說昨天晚上,跟一個小美女聊天來著,你信不信!」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信,信你個大頭鬼。」杜鵑噗嗤樂著,隨即伸手拽他起來道,「快點起來了,小王主任打電話了,說讓咱們去取回執文件。」

「現在就去取?不可能吧,現在天才剛亮。」陳浩坐在沙發上,看她還蹲在自己跟前。

「什麼剛亮啊,現在都半中午了,不信你看牆上。」

陳浩猛的一愣,看她伸出個小手,就順著杜鵑手指的方向看過來,見前台牆上有三個掛鐘。

其中,標註北京時間的掛鐘,是10點33分。

霸道總裁:丫頭,來吧 「還真是半中午,剛眯一會兒就好幾個小時,可能是睡的太晚了……哎杜鵑,你眼睛怎麼了跟蛤蟆似的。」

陳浩你,你才蛤蟆眼呢,這叫眼袋好不好,我昨天晚上也沒休息好。」杜鵑沒好氣的看他一眼,轉身朝門口走了過去。

陳浩也沒多想,只是看她氣呼呼的,而且腳步還挺快,就慌忙起身追過來喊了聲等等。

「等等,杜鵑你走那麼快乾嘛,等等我。」

「不想等你,怕你又說我蛤蟆眼。」杜鵑氣呼呼的,腳步沒停,也沒扭頭看自己。

「哈還跟以前一樣,一生氣就不理人。」

「是,我就是小心眼,以前是我不理你,但昨天晚上是你不理我。」

杜鵑,你這又是何必呢?

我都已經有小雪了,要是再跟你住一個屋,同樣的錯誤不能再犯第二次!

「嗯那個,杜鵑你換個新地方,是不是睡不踏實。」陳浩想到和她共處那一夜,頓時就給尷尬的岔開了話題。

「你想說什麼。」杜鵑依舊腳步不停,也不扭頭看自己。

「沒想說什麼,就是看你眼袋挺重的,想知道你為什麼沒睡好。」

「等你,等你,等你,我昨天晚上一宿沒睡,都在等你上樓,這總行了吧。」

陳浩猛的一愣,見她突然停下腳步,還氣呼呼的看著自己眼睛,頓時就感覺心頭咯噔了一下。

這時,杜鵑偷看他一眼,就有點兒後悔。

她昨天晚上,是真的一宿沒睡,整晚都躺在床上看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等陳浩敲門。

可她這左等右等,等的天都亮了,也沒等到有人敲門。

她突然發覺陳浩一夜未歸,這才擔心的慌忙下樓,然後看見他睡在了一樓大廳沙發上。

「哎呀,好疼。」杜鵑後退了兩步,拿手揉著腦門兒。

「疼就對了。」陳浩看她一眼,就忍不住的偷笑道,「杜鵑同學,你對自己可很夠狠的,還想拿頭撞人家。」

「你還說,都怪你,看著我撞燈桿也不提醒一下。」

「師姐,你這就想錯了吧,我剛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呢師姐,回執文件已經辦好了。」

「小王主任你,你什麼時候過來的。」杜鵑從他手裡接過文件,就沒理他的話茬。

「師姐,你真不知道啊?」小王這說話間,壞笑著頭看過來一眼。

「哎臭小子,你倆說話幹嘛偷看我。」

「偶像,我是羨慕你對師姐好唄。」

「有什麼好的,你偶像就是個混蛋,昨天晚上還……哦不說這個了,小王主任你剛才說我不知道什麼。」

「當然是不知道……偶像對你好了,師姐我跟你說,我剛才可是親眼看見,你快要撞路燈桿的時候,我偶像把手貼在了路燈桿上。」

「啊?不可能吧,他有這麼好心。」 豪門庶媳 杜鵑頭看過來一眼,嘴裡雖然不相信,但心裡卻深信不疑。

因為她剛才碰上電線杆的時候,還真就感覺額頭軟軟的,並沒有特別的疼。

「師姐,師姐?我能問你個事兒嗎。」小王的聲音。

「啊?哦小王主任你說。」杜鵑猛回過神兒,再次偷看陳浩一眼,頓時感覺心頭熱乎乎的,好像自己臉蛋還有點燙。

「其實也沒啥,就是師姐你剛才說我偶像是壞蛋,昨天晚上還……那啥來著,師姐你都沒說完!」

陳浩猛聽到這兒,看小王嬉皮笑臉,杜鵑卻羞的臉頰通紅,就半開玩笑的朝他踢了過來。

「臭小子哈哈,你想跟杜鵑說啥!」

「哎呦師姐,我偶像踢人,你快管管他。」小王佯裝很疼的樣子,故意跟杜鵑開玩笑。

「哎呀小王主任,你看你還是主任呢,怎麼什麼話都問,我倆昨天晚上什麼都沒……」

「對,什麼事兒都沒落下,該做的不該走的,全不都做了,你小子這下滿意了吧。」

「嗯嗯滿意了,哈哈偶像,你可欠我一個人情哦!」

欠你大爺,臭小子自作聰明!

要不是你給我倆安排一個房間,我致於早晨睡大廳嗎!

陳浩在心裡無奈著,再次朝小王看過來,見他一個公安局的辦公室主任,在自己跟前像個孩子似的,就知道他是真把自己當偶像了。

「嗯那行吧,既然文件都已經弄好了,那杜鵑咱們走吧?」

「偶想別啊,你跟師姐好不容易來一趟,怎麼能說走就走啊,我都請好假了……咱們今天好好玩一天,要不然一個普通的文件,就讓偶像你專門跑一趟太不值了。」

「兄弟,你的心意我領了……哎等等,你說這就是一份普通的文件?」陳浩猛的一愣,就突然感覺不對勁兒。

「嗯是啊,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文件,平時寄個快遞就行,偶像你跟師姐不是趁機旅遊來了?」

趁機旅遊?

我是給老高騙了!

陳浩猛在心裡嘀咕著,抬頭看杜鵑也挺吃驚,頓時就給氣的……在心裡頭,直接問候起來老高家的十八輩祖宗。

他在前天,因為不想利用蘇墨雪認識蘇爺,找蘇爺的犯罪證據,老高就給他提了這麼一個條件。

老高當時說,只要他把這個文件送到地方,以後就保證不逼自己利用蘇墨雪,還把這普通的文件說的跟機密似的。

看了眼下呢?

老高這老傢伙,竟然讓自己送來一個兵王,來給他送一個快遞就能搞定的文件,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就是老高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陳浩,陳浩你怎麼了,表情挺嚇人的。」杜鵑看她攥著拳頭,還咬牙的樣子就有點害怕。

「啊沒什麼,杜鵑你要沒什麼事兒,那咱們就回東南市,我突然有點兒急事。」

「你能有什麼急事,之前都沒聽你說起過。」

找老高算賬!

這傢伙把我騙過來,肯定憋著什麼壞呢,弄不好就跟小雪有關係!

「嗯這急事吧,就是突然想起來的事,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杜鵑要不咱們回?」

回回回,你就知道回去,回去好找你的蘇墨雪對吧?

撿到反派大佬后 好不容易出來一回,回到東南市又整天見不到你人!

我一個沒結婚的姑娘,陪你一個結過婚的男人,你有什麼好著急回去的?

「嗯好,反正我回去還有工作,那小王主任咱們回頭見,有時間去東南市找我們,好好宰你偶像一頓,你偶像除了花心還特有錢。」

「啊?偶像那我回頭,是該去宰你,還是現在跟你們回去?」

「回你個頭哈哈,行了杜鵑說的不錯,有時間去東南市找我們玩兒,那我們先走了哈。」

陳浩這半開著也玩笑,見他倆都都逗樂了,也瞬間明白了小王年紀輕輕,就能當上辦公室主任真不是火車吹的。

這小子,明明聽見了杜鵑說自己花心,可是用一個簡單的玩笑,就給輕鬆化解了。

只是眼下,跟杜鵑倆人和小王告別後,他才剛按下車門解鎖鑰匙,卻看見杜鵑快走幾步拽開車門,側身坐在了駕駛座上。

「哎杜鵑同學,你是刑警不是交警,沒有駕駛證也算違法,快點坐副駕駛上去。」

「誰說我沒駕駛證了,你座副駕駛上去,要不上來我可開車了。」

「你確定?」

「那我開車了!」

「哎別啊,我都幾乎一宿沒睡,總不能再讓我搭車回家吧。」陳浩這說話間,就拽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上。

「知道一宿沒睡,那還不快點閉上眼睛,反正要幾個小時才能到家。」

「嗯?杜鵑你開車,是想讓我好好睡一覺?」

杜鵑沒有說話,光是張了張嘴,就坐直身子開動了賓士。

陳浩也沒再說話,他深吸一口氣靠到椅背上,扭頭看著杜鵑厚厚的眼袋,突然感覺心裡不是個滋味兒。「可是,你昨天晚上,也沒有睡好。」陳浩在心裡說著,慢慢閉上了眼睛。 「它們需要不需要荒石我不知道,不過你需要我們幫你的時候,我已經完成了,我也該功成隱退了」小黃跟朝夕抱了抱手,轉身就離開了,趙信並沒有道謝,只是客套了說了一句。之所以沒有道謝,是因為趙信明白,自己從今天起就算是上了粼子鋒的賊船了,雖然說起來可能很難聽,但是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只能等他們了」趙信嘆了一口氣,朝著傳送陣那裡走去,周圍的人來來往往,趙信忽然想起自己並不適合在這裡站著,因為拓跋天佐他們隨時都可能回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紛爭自己還是藏起來較好。找了一個無人關注的位置,換了一張中年男子的面具,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能夠不看面具就能分別出人來,但是自己還是要改變一下,整理了一下可能是白澤他們給自己換的衣服,偷偷的看著傳送陣。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