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蝶,要幫忙嗎?」就在她這般想著的時候,突然一陣敲門聲響起,接著曲婉婷柔柔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舒出一口氣,曲蝶這才將剛才條件反射藏起來的食譜掏出來,並且應道:「沒事,我一個人可以,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

不是她不放心曲婉婷,只不過現代的東西還是能少暴露就少暴露的好,萬一引起社會恐慌,那可不是她能擔當的了的。

沉默了幾秒,曲婉婷見此卻也不再多言,輕輕應了一聲,便轉身回了屋。

目光放回案台上,曲蝶這才重新開始研究起土豆餅來,「土豆泥啊,那得先蒸了。」在鍋中舀了一勺水,蒸架放上,又將削好皮的土豆整塊放進鍋中,曲蝶一時間竟沒什麼事情好做了。

「也不知道到底要蒸多久。」輕輕嘀咕一聲,曲蝶便只好開始研究起菜譜其他的菜來。

「啊,土豆絲我會了,烤土豆我也會,還有……」不知看了多久,直到蒸鍋開始咕嚕咕嚕的沸騰,曲蝶這才放下手裡的書,轉而去觀察鍋里的情景。

而曲婉婷,此時則一個人躺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麼。

「小蝶到底在忙什麼呢?……」低下眼眸,有些心事般的翻了個身,曲婉婷依舊對柴房內的動靜很是好奇。

但曲蝶既然說了不需要幫忙,她也就不會進去添倒忙。

「唉。」又嘆了口氣,柔/軟的被褥似要將人吞沒一般,曲婉婷的眼皮也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變得沉重,直到最後竟是就這樣睡了過去。

不知道到底睡了多久,她的鼻子間好似突然就聞到了一股甜甜的香氣,不自覺使勁嗅了幾下,那股香甜就愈發濃重起來。

她最開始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鼻間的香味竟是連一點退散的跡象都沒有。

一點點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外面依舊黑著的夜色,曲婉婷不禁小心的起身朝外面走了出去,嘴邊也忍不住輕聲呼喚道:「小,小蝶,你在嗎?小蝶?」

客廳中,一身白色襯衣的曲蝶就這樣獨自坐在椅子上,一手倒著茶,另一手裡捏著一塊不知道是何物的東西。

「醒了?」聽到腳步聲,一回過頭,曲婉婷清瘦的身影就闖進了她的視線。

「剛才看你睡著了,我就沒去叫你,快來嘗嘗吧,我剛做出來的!」有些迫不及待將桌上的土豆餅朝她推了過去,曲蝶的眸中也不禁亮了亮。

經過她自己的嘗試,總體來說感覺還是不錯的,也就稍微甜了點,但卻不知道是否會吻合這裡人的口味了。

畢竟農村好像連糖都是一種奢侈吧,也不知道到時候做了有沒有人買。

這般想著,曲蝶的眼睛里也滿是期待之色。

再這樣的目光之下,曲婉婷不自覺竟是覺得有些壓力,小心捏起一塊淡黃色的土豆餅,手裡軟糯的感覺令她不自覺就有些喜歡。

放在鼻間輕嗅一下,那股淡淡的甜香味就沖入鼻腔,令她整個人心情都愉悅了不少。

果然甜食能令人快樂!將曲婉婷的變化盡收眼底,曲蝶心裡暗道。

比起之前口味稍重的茶葉蛋,那麼她這次做的土豆餅就算的上是比較小清新的口味了,也只有這樣,才能與謝家的生意抗衡。

沉了沉眉,就在她思慮的這片刻,曲婉婷驚艷的輕呼聲也響了起來。

「真的好好吃啊!甜甜的軟軟的哎,而且裡面這個,裡面這個糯糯的就是你那會給我看的土豆嗎?」

有些驚奇的看著夾在麵糰中間的土豆泥,曲婉婷一邊回味著嘴裡淡淡的香味,一邊忍不住問道。 「土豆餅,從來沒人吃過的土豆餅!現在兩文錢一個了哎!」站在攤位上,曲蝶嘹亮的聲音直傳的半條街都可以聽見。

更是引得路人紛紛回頭,可,吆喝了好一會兒,仍舊沒人來買。

撇了撇嘴,曲蝶不禁停住了聲音,拿起腰間的水袋,叫喊了這老半天竟是一點成效沒有,不說別的,她這嗓子是累的夠嗆!

看著在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卻都只是對著她探探頭,儘管心裡很感興趣,卻依舊不願意來買。

「瞅啥呢,我看你這小破攤怎麼這麼冷清?怕不是聽見你的名聲都不願意來買了吧!」兩道倩麗的身影一步步走了過來,其間嘲諷的意味很是濃重。

「所以呢?你要買么,不買就別來我這嘴巴欠!」揚了揚眉,曲蝶毫不在意的飲了一口壺裡的水,反唇相譏道。

來人正是謝雨兒和賴炯,瞟了一眼衣著華麗眉飛色舞的謝雨兒,曲蝶便知曉了其來意。

很是不屑地勾了勾唇,便對著她反問道:「看來你這禁閉關的怪久啊,我有段時間沒看見你,差點想不起來了呢。」

自從那日之後,謝雨兒便被謝清海足足關了近一周,要說的話,時間其實也不長,只不過曲蝶就是要這樣說好讓她想起以前的難堪。

果不其然,聽到這句話的謝雨兒瞬間就沉不住氣了,本來臉上得意的神色也一瞬間變的十分可怖。

「你這賤女人,嘴巴還真是賤啊!看我不撕爛你的嘴!」說著,就要朝曲蝶衝過去,好在賴炯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看她突然的舉動不由得也是有些惱怒,「你幹什麼!」偏過頭對著謝雨兒低喝一聲,心裡卻是暗罵謝雨兒的愚蠢。

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謝雨兒此時就像個一點就炸的**桶,嗓門也不自覺提高,「你沒聽見她怎麼嘲笑我的嗎?我要去撕爛她的嘴!你不要攔著我!」

從曲蝶被趕出謝家之後,她就一直很是興奮,可偏偏,那時候她還在被關禁閉,直到今日聽說了曲蝶在外面的傳聞,才又按捺不住出來找事。

「呵。」輕笑一聲,看著兩人窩裡斗般的場景,曲蝶倒是很樂意當吃瓜群眾,只不過賴炯又哪裡那麼容易放過她?

轉過頭,賴炯並不比謝雨兒那般愚鈍,對於曲蝶的嘲諷,他亦選擇了同樣的方式嘲諷了回去。

「我也不想攔著你的,但你想想,對付一個這樣的女人還要親自動手未免太給她面子了。」揚了揚腦袋,賴炯又道:「你忘了我們今天來是幹嘛的嗎?她都已經這個地步了,只要看看都令人十分愉悅啊!」

放肆的大笑起來,賴炯甚至還故意掀起了曲蝶攤位上的蒸架,看著裡面模樣粉/嫩的土豆餅,不自覺吞咽了一口口水,嘴上卻依舊不饒人。

「你看看她,我就知道離了謝家你什麼都不是!這做的什麼玩意啊,黃不拉幾的,難怪沒人買,誰知道買了你的東西會不會又吃出什麼問題,這誰敢吃啊?」

神色一凜,察覺到曲蝶瞬間變得不對勁的眸色,賴炯竟是不受控制往後退了一小步。

緩步朝他靠近,曲蝶用只有他們幾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賴炯,誰都可以說這句話,但你們倆,不配!你自己做了什麼心裡都記得吧?晚上,會不會良心不安啊?」

言罷,便學著他大笑起來,而剛才還無比囂張的賴炯此時面色已經鐵青無比。

就連一旁的謝雨兒神色也開始不自在起來,張了張嘴,卻還是倔強地反駁了一句,只不過那漲紅的臉和支支吾吾的話還是能感受到她的心虛。

「你少,少得意了,我們家的茶葉蛋賣的都可好了,你,你就繼續在這賣你的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吧!我看誰會來買!」

橫了一眼曲蝶攤上熱騰騰的土豆餅,謝雨兒心底其實有些好奇,只不過出於面子硬是要將它貶的一無是處。

「什麼東西,見都沒見過,聞著也一點不香,跟我家的茶葉蛋比都比不了!」撇了撇嘴,謝雨兒這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模樣可把曲蝶氣笑了。


「沒見過那是你沒見識!聞不到香那怕是你鼻子有問題吧?而且,你當真以為那茶葉蛋是你謝家的東西了?」

最後一句話,曲蝶是附在謝雨兒耳邊說的,食譜那件事還真當她無所覺了?居然能把這種不要臉的話說的如此理直氣壯,呵,有意思。

眸色瞟過一旁的賴炯,那有些幽深的眼眸,讓他下意識的心虛了下,不自覺就避開了曲蝶看過來的眼神。


「既然不是來買我東西的,那就請讓開,不知道的以為你們擋著是我請的僕人呢。」

勾了勾唇,曲蝶其實一直很毒,只不過以前沒什麼人會不開眼找她麻煩,如今倒也算是送讓門讓她罵了。

「你!」她這話一出口,曲婉婷瞬間就忍不住笑出了聲,一時間竟是連剛才緊張的情緒都得到了緩解,而謝雨兒和賴炯則是更加尷尬。

「那又怎麼樣?你現在還不是淪落到這個地步了,食譜沒了你就什麼都沒了,還在這得意什麼?」

冷冷一哼,面前的事就足以令他煩心的了,可偏偏,周圍還有那麼多不開眼的村民在圍觀,一時間竟是連不該說的都給說出來了。

可他卻依舊無所覺,傲慢地看著曲蝶好似自己是多麼聰明一般的洋洋得意。

「什麼,食譜沒了?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食譜沒了,莫不是……」他雖未說完,可那接下來的話卻也令人遐想非常。

「嘿,這也不是沒可能的,你看看謝家現在,誰知道是不是裡面做了什麼勾當呢?」一道細碎的聲音突然傳進賴炯的耳朵里。

幾個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村民立刻就抓住了這個漏洞開始小聲議論起來了。

其實要說,對於曲蝶最開始兩文一個茶葉蛋,大部分村民都還是蠻喜歡的,可現在,茶葉蛋就變成了只能謝家賣,而且,從原來的的兩文竟是漲到了五文!

儘管茶葉蛋的味道再怎麼美味,五文錢卻依舊為難住了大部分村民。

這世道,本就來錢不易,誰又願意當冤大頭,被宰呢?

所以賴炯如今的話反倒是給了他們機會,而也是聽到了幾人的議論聲,他這才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心裡咯噔一跳, 重生軍二代 ,可這件事的確是他做的,難免被議論起來,心裡會慌。

而此時,作為事情的主人公曲蝶也緩緩開了口,清脆的聲音卻像惡魔一邊在賴炯耳邊回蕩。

「哦……我說你們為什麼突然反約,而我的食譜也怎麼都找不到了,敢情……是你乾的啊!」

突然邪魅一笑,此事發生的狀況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可這並不妨礙她抓住這個機會對付賴炯。

偷食譜的確是在她的計劃之內,但眼下賴炯這囂張不可一世的態度還是得銼一銼他的銳氣。


喪尸之後 你你們瞎說什麼!又沒有證據,誰讓你們胡說八道的!」身子一抖,賴炯此時才意識到事情有些壞了,心裡立即就慌亂起來。

而身旁的謝雨兒也知道是賴炯偷了曲蝶的食譜,此刻二話不說立即加入到維護他的陣營中。

尖銳的聲音就像一根針一樣扎進了那些還在議論的村民耳朵里,「閉嘴,都閉嘴!誰再亂說看我不堵住他的嘴!就是,又沒有證據,你們哪來的膽子在我面前亂嚼舌根?」

狠狠地瞪過去,謝雨兒一向囂張慣了,所以在此時的第一反應就是用氣勢堵住所有人的嘴,可殊不知,她這樣的行為只會更加激起村民的不滿。

等賴炯意識到想要再做挽回的時候,謝雨兒已經將所有的狠話都說完了,他的心裡不禁閃過一絲懊惱。

還不等他想辦法挽回一下局面,曲蝶不懷好意的聲音已經再次響起。

「行吧,雖然受害的是我,但的確,你們謝家家大業大,我一個小村民又能如何?還不是任憑你們說什麼是什麼,唉。」

佯裝委屈的嘆了口氣,曲婉婷在她的示意下趕忙也跟著做出了模樣,而謝雨兒和賴炯的神色可謂是愈加精彩。

跟謝雨兒不同,他有腦子,自然明白曲蝶此時這是在耍計謀,故意要用弱勢引起村民的同情。

而他想到這一點卻不代表謝雨兒也能想到,曲蝶話剛說完,她就迫不及待接了上去,似很受不了曲蝶柔弱的嘴臉,謝雨兒還滿臉的厭惡。

語氣更是囂張跋扈,將仗勢欺人的模樣演繹的淋漓盡致。

「你少裝模作樣,跟你合作那是你八輩子的福氣,不過你知道你自己身份低微倒也難得,要不是攀上了我們謝家,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

說完,還很是得意的揚了揚頭,雙手叉腰,恣意的很。

全然沒有注意到賴炯面上幾乎石化的表情,「你在胡說些什麼?!」聲音不自覺拔高,賴炯心裡簡直是罵死謝雨兒了。

更是後悔自己為何要帶上她這麼一個什麼都不會還沒有腦子的拖油瓶來。 而偏偏,謝雨兒還以為自己騎在了曲蝶的頭上,正高興的眉飛色舞,哪察覺到身邊人的異常,更加不怕死的說道:「怎麼了,我哪裡說錯了,她可不就是個小貨色,哪能跟我們謝家比?」

對,話是這樣說沒錯,賴炯幾次張口卻有不知道該如何挽回現在這個局面,事實的確是這樣,謝家的背景很豐厚。

可,可再怎麼樣也不能當眾說吧,這個謝雨兒,還真的是被她爹給寵壞了!居然連這點腦子都沒有!

心裡緊張的跳個不停,賴炯已經敏銳的察覺到周圍村民變化的眼神,剛剛張口想要解釋,卻不曾想又沒得到這個機會。

「呵,小夥子倒是挺有能耐,這種不光彩的事做的反倒跟個大英雄一樣瀟洒嘛!」冷笑一聲,一名鬍子拉碴的大叔一邊靠著牆,一邊眼神犀利地看著賴炯。

是,說那些話的是謝雨兒,可無論如何謝雨兒都還是謝清海最寵愛的女兒,他們還沒那個膽子敢去惹事。

可這賴炯就不一樣了,明面上是為謝家做事,可實際上不就是謝家的一條狗嗎?

大多時候愚昧的村民,在某些時候卻是聰明的很,所以他們紛紛將矛頭指向了賴炯。

「我,我……」面對群眾的指責,賴炯一個人就顯得十分弱勢,幾次張口都被其他人的聲音給蓋了過去。

這番下來,他不由得也老老實實閉了嘴,不敢再多說什麼。

而謝雨兒就不會如他這般忍氣吞聲,賴炯的沉默反倒令她更加氣憤,頭腦一熱,登時就對著周圍的那些村民嚷了起來。


「閉嘴,都給我閉嘴!我看誰,誰……」冷艷看著這裡的一切,曲蝶倒是好整以暇的抱起了手臂。

村民是不敢拿謝雨兒怎麼樣,可這就不代表有誰願意被白白挨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