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九,你實在是太天真了!」歐陽澤突然大笑了一聲,然後繼續喊道:「你覺得我會讓咱爸知道是我親手殺死了你嗎?陰山裡面這麼多的野獸,我隨便找個借口都可以搪塞過去……」

「你……」

歐陽玖聽到這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她心中清楚,歐陽澤說的沒錯,如果歐陽澤真的在這裡殺死自己,只要這些跟隨的保鏢不說出去,那就沒有人知道歐陽玖是死在歐陽澤手中的。

「小九啊小九,你也不能怪哥哥我不講情分,誰讓咱爸那麼喜歡你呢?」

「如果我現在不對你動手,等到那個老頭子死了,咱們歐陽家的產業還說不定落在誰的手中的!」歐陽澤看見小九不說話以後繼續說道。

「你殺我就是為了歐陽家的財產?」歐陽玖表情十分不可思議的問道。

「沒錯,你死了就能夠少個分遺產,明白了嗎?」歐陽澤咬著牙喊道。

「歐陽澤,你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喪心病狂的瘋子!」

歐陽玖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喊道:「我曾經以為你就是對我有些偏見而已,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惡毒!」

「沒辦法,在咱們這樣的家庭中,我若是不狠心一點,以後我怎麼繼承老頭子的產業!」

歐陽澤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歐陽玖呆愣楞的站在原地咬著嘴唇猶豫了兩秒鐘,然後抬頭看向了歐陽月的位置,輕聲說道:「歐陽月,這一切都是你跟歐陽澤策劃好的對不對?」

「小九,你認命吧!」

歐陽月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踩著高跟鞋裊裊婷婷的走到了歐陽玖的身邊,輕聲說道:「不要怪哥哥姐姐狠心,要怪就怪咱爸實在是太偏心了,我們兩個真的害怕,害怕咱爸死了以後把所有東西都留給你,你也知道的,從小到大,咱爸就對你最好了……」

歐陽玖目光獃滯的看著歐陽月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無論怎麼想都不曾想到,自己的親哥哥姐姐此時竟然會為了歐陽家的那點財產對自己下殺手。

「你叫陳天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澤走到了陳天的面前,語氣十分挑釁的問道。

陳天淡淡看了歐陽澤一眼,沒有說話。

「李一葉跟歐陽玖今天都得死在這裡,但是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一個可以救活你自己的機會!」歐陽澤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機會?」陳天輕聲問道。

「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你不是說我們歐陽家沒有資格嗎?」歐陽澤冷笑了一聲,然後低聲說道:「你跪下把我這雙鞋舔乾淨了,然後再讓我割掉你的舌頭,留在我們歐陽家為我效命,我便可以留你一條狗命,你看如何?」

陳天聽到歐陽澤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

「都死到臨頭了你笑什麼?」

歐陽澤看見陳天的笑容以後瞬間暴怒,瞪著眼珠子喊道。

「我笑你的天真!」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東西!」

歐陽澤聽到這話大喊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曹嘯天說道:「師傅,既然這個陳天這麼不識好歹,那就連他一塊處理掉吧!」

「可惜了!」

曹天嘯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扭頭看向了小虎的位置,輕聲說道:「小虎,動手吧,動作麻利一點!」

「是,師傅!」

小虎輕輕的點了點頭,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歐陽玖等人的位置走來。

而歐陽玖帶來的那些保鏢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猶豫了一下,隨即全部都擋在了歐陽玖的面前,高聲喊道:「今天誰要是想動小姐,那就先過我們這一關!」

這些保鏢有一大部分都是歐陽玖的貼身保鏢,雖然歐陽玖平時看上去非常的刁蠻任性,但是其實她是歐陽家三個孩子對待下人最友好的一個,這些人跟歐陽玖也都是有感情的。

而歐陽玖在看見這些人攔在她的面前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感動。

「你們這是幹什麼?都給我滾開,要不然我連你們一塊都收拾了!」

小虎看著這些保鏢,表情不屑的喊道。

「除非你殺了我們,否則我們絕對不會讓開!」

保鏢隊長咬著牙低聲喊道。 「你們都在幹什麼?都趕緊給我讓開,你們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歐陽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必死無疑了,所以不忍心看著這些保鏢也跟著他送死。

「小姐,我們誓死保護你!」

保鏢們齊聲喊道。

歐陽玖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萬萬沒想到在這這個時候,對自己動手竟然是自己最親的親人,而保護自己的卻是那些跟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保鏢!

而陳天跟李一葉此時還站在歐陽玖的身後。

「陳公子,您還不出手嗎?」李一葉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應該不用我出手!」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一葉愣了一下問道。

「你一會就知道了!」

「一群自不量力的東西,既然他們不肯讓開,那就把他們一塊都收拾了吧!」歐陽澤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喊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虎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奔著保鏢的位置沖了過去。

保鏢們看見小虎準備動手以後,全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此時他們心裏面非常的恐懼,也知道自己跟小虎之間的差距,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後退。

「你們都快點讓開啊,別在這裡送死了!」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聲喊道。

「嘭!」

就在這個時候,小虎一伸手便抓住了站在最前面保鏢的衣領子,然後直接將保鏢扔了出去。

「哈哈,今天這裡還真是熱鬧啊!歐陽家的兄妹手足相殘,有點意思,有點意思啊!」

但是就在小虎準備第二個保鏢發動攻擊的時候,葯神谷入口的位置突然傳來了一陣大笑聲。

小虎聽到笑聲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曹天嘯歐陽澤歐陽月等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也全部都扭頭看向了葯神谷入口的位置。

一大隊人馬奔著葯神谷裡面走來,其中為首的便是一位身穿白色西服長相猥瑣身材微胖的青年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密婚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 而青年的身後還跟著一位留著一頭長發的男子,長發男子年紀不大,但是個子卻非常高,身上穿著一件黑色漢服,手持摺扇,長相陰柔,長發擋住了半邊臉看不清楚真正的模樣。

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人一樣。

但是當陳天看見這個長發男子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的情緒,因為陳天發現這個長發男子的武道境界竟然是化神境小成!

要知道,陳天在重生之後,碰到過最厲害的對手可能就是蕭黃了,因為蕭黃在利用秘法之後,自身境界可以堪比化神境小成!

但是即便如此,蕭黃依舊不是真正的化神境。

而此時這位長發男子,竟然是貨真價實的化神境武者!

「沒想到地球上面竟然也會有如此年輕的化神境!」

陳天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了一句。

歐陽澤歐陽月曹天嘯三人看向了青年還有長發男子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你們都看我幹什麼啊?」

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大笑了一聲,然後繼續喊道:「繼續打啊?繼續啊,我今天就是正好路過這裡,沒有別的意思,你們繼續吧!」

「宋飛宇?」

歐陽澤呆愣楞的看著青年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沒錯,是我!」青年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宋飛宇,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歐陽澤咬著牙看著青年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憤怒。

「歐陽澤,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你們歐陽家能夠找到這裡,我們宋家就不可以找到這裡嗎?」青年宋飛宇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你一直都在跟我對不對?你怎麼能這麼卑鄙……」歐陽澤紅著眼睛高聲喊道。

他瞬間便反應過來了,其實宋飛宇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跟著自己,這樣才可以不費任何力氣便可以找到葯神谷。

腹黑校草的傲嬌甜心 「歐陽大公子,你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弄得我好像對你有意思一樣,我沒事跟著你幹什麼啊?」

「我今天就是恰好路過,真的沒有什麼別的意思,你們繼續手足相殘吧,我肯定不會多管閑事的!」宋飛宇一邊說話一邊奔著歐陽澤的位置走來。

歐陽玖看著宋飛宇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疑惑,輕聲嘀咕道:「宋飛宇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小九,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啊?」李一葉皺著眉頭問道。

「那個說話的人叫宋飛宇,他們宋家也是我們西寧省也是一個大家族,而且也是最藥材生意的,可以說他們宋家是我們歐陽家最大的競爭對手!」

歐陽玖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這麼多年,除了我們歐陽家在尋找葯神谷以外,他們宋家也一直都在找葯神谷,這個宋飛宇肯定是一直都在跟蹤歐陽澤,所以才會找到這裡的!」

「這個宋飛宇在我們西寧省那邊的口碑非常的差,跟歐陽澤一樣心狠手辣,而且還無惡不作,未來很有可能就是宋家的繼承人!」

「原來是這樣!」

李一葉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輕聲說道:「陳公子,您之前一直不動手是不是已經發現了這群人的存在?」

「恩!」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剛才我就發現了一股氣息奔著咱們的位置趕來,但是我沒想到原來這些人會是歐陽家的競爭對手,我原本以為是曹天嘯的幫手,所以想著等他們都進了葯神谷以後我再動手,這樣防止出現漏網之魚!」

「原來是這樣!」李一葉輕輕的點了點頭。

「歐陽澤,你怎麼不繼續對歐陽玖動手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宋飛宇大喊了一聲,然後扭頭看向了歐陽玖的位置,吧唧吧唧嘴巴笑著說道:「不是我說啊,歐陽澤你小子的心腸還真是狠啊,別說歐陽玖是你的妹妹了,就算是個陌生人看見歐陽玖長的這麼水靈,也應該下不去手才對啊!實在是太浪費了……」

「宋飛宇,你來這裡幹什麼?」歐陽澤咬著牙問道。

「……」

宋飛宇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後笑呵呵的說道:「歐陽大公子,你看你這話說的,你來這個地方幹什麼,我就來這個地方幹什麼唄!你們歐陽家一直都在找葯神谷,那我宋家不也是一直都在找葯神谷嗎?」

「呵呵,好啊!」歐陽澤看著宋飛宇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原本想著等到我回到西寧省在對你動手,但是既然你今天自己送上門來了,那你就別走了!」

「歐陽大公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你不會是也想要對我動手吧?」

宋飛宇假裝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樣子,笑眯眯的沖著歐陽澤說道。

「既然你有本事進來,那我就看看你有沒有本事出去!」

歐陽澤冷哼了一聲,然後直接扭頭看向了曹天嘯的位置。

「宋飛宇,你今天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曹天嘯緩緩開口說道。

「哎呦,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曹師傅嗎?」

宋飛宇聽到這話扭頭看了曹天嘯一眼。

「念在我跟你父親多多少少還算是有點交情的份上,你滾吧,我不殺你!」曹天嘯低聲說道。

「曹師傅您要是不說我都忘了,當初我父親求了你整整三天三夜想讓你加入我們宋家,但是你最後還是把我父親給拒絕了,然後加入到了歐陽家,我承認歐陽家確實比我們宋家有錢,他們能夠開出來的條件也是我們宋家出不起的,但是現在你就算是跪下來求我加入我們宋家,我都不會要你,你知道為什麼嗎?」

「……」

曹天嘯看著宋飛宇的位置沒有說話。

「我給你介紹一下啊,這位是我們宋家請來的大師,何蕭何公子!」宋飛宇指著自己身旁那個古風長發男子笑呵呵的介紹道。

「無非就是一個不男不女的東西而已,也配介紹一番?」歐陽澤看著何蕭的位置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何蕭聽到這話扭頭淡淡看了歐陽澤一眼,沒有說話。

「何蕭?」

但是曹天嘯聽到這個名字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驚呼道:「他是李太白李高人的徒弟何蕭?」

眾人聽到曹天嘯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雖然眾人都沒有聽到過何蕭這個名字,但是對於李太白這個名字他們還是非常熟悉的!

上一屆全國武道大會冠軍便是這位李太白,而且李太白也被譽為是華夏第一武道高手。

這樣的名號僅僅光是聽到便可以讓人心頭一顫。

「沒錯,何公子就是李高人的徒弟!」

宋飛宇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再次陷入到震驚當中。

所有人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何蕭的位置!

剛開始眾人看見何蕭的時候,以為何蕭無非就是宋飛宇身邊的一個小跟班而已,但是誰也不曾想到,原來何蕭竟然會有這麼大的來頭。 外面記者以及一些明星的眼目越堵越多,但是都在紫蘿莊園的範圍之外,沒有一個敢越莊園界限一步。

風玫與尹楽在向坤的保鏢的護送下才開闢了道路離開。

不用看,只怕從他們進入紫蘿莊園開始,網上已經吵翻天了。而且,系統已經告訴她了,她又成功地霸佔了頭條。

風玫表示,頭條的次數多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她無所畏懼。

坐在回程的車子中,風玫看了一眼身邊一臉傻笑的人,不忍直視地撇開了視線。

從向坤那句「小男朋友」之後,這貨就一直在傻笑。

向坤的速度很快,在他們還在半路上時,他已經在網上公布的他的新作品男女主已經定了下來,分別是寧非與尹楽。

這是系統告訴她的消息,作為一個不要手機卡,沒有wf手機就成了板磚的人,風玫只是多眨了兩下眼,而後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倒是尹楽傻笑結束后,又羞答答地瞅了風玫一會,最後紅了臉頰,低頭羞澀地玩手機去了,然後自然看到了這條消息。

同時,他也看到了《龍馭九天》的演員表,男主司陌,女主是眼下當紅的一線明星。

不是風玫。

雖然在去了紫蘿山莊意識到發生什麼時他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是現在確定下來才真正讓他放鬆。

本就飛揚的心情因此而更加的躁動起來。

「寧兒~」

他轉身就要向身邊的人撲過去。

風玫一個側身背靠車門,一隻腳高高抬起在自己面前立起一道屏障。小說娃小說網

「寧兒~」語氣里滿滿的失落。

風玫極為淡定地放下腳:「男女授受不親,請保持安全距離。」

尹楽一臉痴漢笑:「抱也抱過了,咬也咬過了,早已是零距離了。」

風玫眉梢微微上揚,看向他:「你說什麼?」

「沒,」尹楽一臉的單純,「我說寧兒好厲害,自己還會些劇本了,回去你要趕緊把劇本給我,我要好好研究學習一番。」 極品賭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