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了,我好像也記得唐龍說過,她和辛眉是以前狩獵的時候認識的。按照你說的,那個瞎子也沒有那麼容易被人找到。是不是辛眉去了那個地方之後,才被發現了。他們兩個才出事的?」柳岩分析道。

「對啊。」盛浩是當局者迷,一直想著辛眉是自己消失的,就沒有想到過這些。有些激動地抓著柳岩的肩膀,「謝謝你了。」

「那個,盛浩……」柳岩示意盛浩放開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盛浩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來幫忙,自己還佔了便宜。

「說起來你才是真的幫過我大忙了,而且都不計較,我還沒有真正幫到你了。」柳岩想到盛浩幫的大忙,突然想到自己光著被盛浩救上岸的事情了,臉又紅了。

「柳岩,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真的不用感謝我的。」盛浩幾乎忍不住了。

「盛浩,等晚一點,我和你一起過去。」柳岩微笑道。

二人要去查了這個事情,是不能讓唐龍有所察覺的,便先分別回去了。

夜幕降臨。盛浩和柳岩再次在這裡集合。

柳岩拉著盛浩的手。盛浩本來一愣,不過想了想,柳岩不知道自己能收了氣勢的事情。

柳岩帶著盛浩到了唐家控制的那片區域。

雖然盛浩能收了氣勢,但是這一次,這附近的高空中擁有的是攻擊性的陣法,而不僅僅是防禦性的,盛浩一個人過來,不僅麻煩,甚至可能很快就被發現了。但是有柳岩帶著,這些陣法便形同虛設。

二人躲在了茂密的草叢之中,接著開始觀察四周。

「盛浩,你想想,辛眉如果要讓唐龍幫忙,會是什麼事情。如果知道了,可能就容易找到人了。」辛眉低聲提醒道。

「這個……」盛浩想到辛眉應該是為了改變體質之類的。

對了,他們都會召器術,也就是說,他們至少有一定的靈獸血脈。

阿牛肯定不是牛,倒是那個臉,有些像是獅子。

「哎,昨夜那個女的真是慘啊,被一隻獅子給叼走了。」

「可不,那隻獅子是我們這裡最厲害的靈獸,平日就躲在落灰崖的附近,誰知道突然會冒出來。」

「那麼漂亮的一個女人,真是可惜哦。」

就在盛浩思考的時候,從附近走過了兩個唐家的守衛。

「你們說什麼。」管家突然出現,呵斥了幾句,「這個事情如果讓外人知道了,少爺還不將你們兩個剁成肉醬?」

「是,管家饒命,我們兩個再也不敢了。以後我們跟著管家出生入死。」那兩人立刻跪下來。

「行了,給我小心一些。」管家這才離開了。

盛浩呼吸加快了不少,不可能的,辛眉不會出事的,如果真的出事了,唐龍還敢拿著這個來威脅自己嗎?不過哪有這麼巧?昨夜還來了別的女人,而且也是很漂亮的那種?

盛浩火氣上來,隨手扔出了兩根銀針。那兩個守衛不過是結丹初期而已,被銀針刺中了眉心之後,一起倒下了。盛浩是怨恨唐家的人,這才要發泄一下。

「盛浩,你別著急,辛眉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情的。」柳岩怕盛浩親自確認之後會很痛苦,便要拉著盛浩回去,「我們先回去吧,到時候找唐龍問清楚,你就能知道真相。」

「柳岩,求求你,幫幫我好不好?」盛浩聲音發顫。

「你……」柳岩知道盛浩是下定了決心,只能點了點頭,「好,不過你也別想太多了。你的身邊還有那麼多陪著你的女人呢。」柳岩其實也是認定兩個守衛說的就是辛眉了。

「嗯,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盛浩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就算辛眉真的出事了,他也不可能自殺,不過如果結果是壞的,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唐龍。

盛浩將那兩個人的屍體給收入了草叢之中。這個時候的他,只是稍微小心一些,也不會考慮那麼多了。大不了被發現了,就是和這些人斗一斗,盛浩現在正是想發氣的時候呢。

盛浩讓辛眉帶著自己到高空之中,他則是開啟夜視和透視。盛浩重點方向是懸崖邊。剛才那兩個人不是說什麼落灰崖的。

不過盛浩掃了四處之後,也沒有發現辛眉的蹤影。最後只是發現了一隻大獅子而已。盛浩想了想,還是決定去那裡看看。

「是這嗎?」柳岩不知道盛浩為什麼那麼確定這裡。

「你在這裡等著。」盛浩掃描不出那隻大獅子的實力,更是駭然,他是為了心愛的女人去冒險,柳岩和辛眉其實見面不多,算不上特別好的朋友,這個事情自然不能讓她冒險了。

「不是說了我們是朋友嗎?」柳岩有些不舒服地說道。

「裡面是一隻獅子,我自己進去看看,我……」盛浩說道:「我會召器術,是獸人,能和獅子直接對話,你進去了,反而會讓獅子警惕的。」

「嗯,我知道了,那麼你小心,有事情立刻叫我。」柳岩盯著漆黑的洞口,有些無奈。

盛浩走了進去。

那隻大獅子樂了,還真沒有想到,有人專門來送死的。不過這裡面這麼黑,這個人的方向竟然一點問題都沒有,似乎早知道自己在哪裡?

「獅子,我來問你一個事情。」盛浩心念一動,從玉佩空間里拿出了十多塊極品靈石,「我想這個足夠表現我的誠意了?」盛浩還不知道辛眉到底如何,自然也不會拿出太多。如果辛眉沒有事情,只是被這個獅子關著,那麼自己不介意多給一些的。

「極品靈石。」獅子的聲音倒顯得很平靜,「你要問什麼?你竟然會說我們的話。」

「你也是獅子,那個女人可能也有獅子血脈,你應該不會對她做什麼吧?」盛浩試探道。

「做了。」獅子淡淡地說道。

「做什麼了?」盛浩不明白獅子的意思。

「做了所有該做的事情啊。」獅子的模稜兩可。

「她還活著嗎?」聽獅子這麼說,盛浩已經確定叼走辛眉的就是這隻獅子了。

「你不是說她也有獅子血脈嗎?我當然是把她當成母獅子了。」獅子心裡好笑,只有這樣,才能激發麵前的人的怒火,這樣玩起來,才更有意思呢。

盛浩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你竟然侮辱她了,那麼……她現在怎麼樣了。」

「可能死了吧,一個普通人而已,怎麼可能承受得了我的身體。」獅子哈哈大笑。

「我……」盛浩發出怒吼,朝著獅子發起了攻擊。

「哈哈,好爽,繼續啊,不要停。像你這種年紀的,能有這樣的攻擊力已經很不錯了。」獅子不知道中了多少招了,可是更加歡樂了。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這麼牛逼。」盛浩用拳頭不行了,便試著用了最強的招數,從柳岩那裡學到的意境招數,嘭的一聲,盛浩打中了獅子的身上。可是這獅子依舊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一樣。

到了這個地步,盛浩已經知道自己和這個獅子的差距太大了,根本就贏不了,可是想到辛眉,這個可以說是自己最愛的女人之一,竟然被獅子給玩死了,哪裡忍得了。

用招數不行,盛浩就試著用靈犀指的寒氣。

「哎呦。」獅子叫了一聲,不過就在盛浩以為獅子開始承受不了了,獅子又是笑嘻嘻的了,「臭小子,你玩夠了沒有,你要是玩夠了,就到我了。」

「你……」盛浩徹底是什麼都不想了,直接像一個瘋子一樣朝著獅子撲了過去,竟然還想咬了獅子。獅子只是隨意地動了動爪子,盛浩就被弄得是東倒西歪了。

這哪裡是盛浩和獅子交手?這分明是貓在玩老鼠啊。

「盛浩。」柳岩衝進來,抓住了盛浩,一下子就帶到了洞口。

「喲。這麼快就想走了?」獅子龐大的身軀突然擋在洞口。

「你放了她出去,我認命了。」盛浩只是不想連累柳岩而已。

柳岩既然也不攻擊這隻獅子,很顯然是她的實力也不如這隻獅子。

「盛浩,我可不是那種拋棄朋友,自己逃跑出去的人。」柳岩無可奈何。

原本只有洞口附近有些微弱的光,可是突然之間,整個山洞都亮了起來,竟然如同白晝一樣。原來,是那隻獅子吐出了靈獸內核。這內核飛在了獅子的頭頂,瞬間將山洞裡照亮。而洞口,卻被它的結界給封住,這光竟然照不到外面了。

盛浩嘆了口氣:「這次害了你了。」

「你們如果讓我玩的過癮,說不定我就懶得殺了你們了。」獅子這一次竟然用的是人言。

「能吐出了內核,又能說人話,你竟然是那個級別的靈獸了!」柳岩震驚了,這應該是她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靈獸吧,之前也只是在長輩中的口中聽過一些描述而已。

「小姑娘,實力不錯啊,竟然知道不少,你們兩個都要死了,我也不介意讓你們知道了,哈哈。」獅子繼續笑著說道。

「哼,如果我不是我的實力沒有徹底恢復,就憑你……」柳岩說到這,突然動了。

不過柳岩的速度再快也沒有用,一來沖不出去,二來這獅子的防禦力也遠遠超過她的攻擊力了。

才過了幾招,就變成柳岩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了。

「師父……」盛浩試著和將軍聯繫。哪知道一點聲音都聽不到了。難道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第一女相:邪王太兇猛 「看來你們是玩夠,那麼就到我了。」只是一招,獅子就將盛浩和柳岩吸到了面前。

「盛浩,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別用那種同情和內疚的眼神看著我。」

柳岩不悅地看著盛浩。

盛浩心亂如麻。

「哎呀,你做什麼。」突然之間,柳岩竟然發現自己被盛浩抱住了,而且不像是保護那種,盛浩的手竟然在她的後背亂摸。

「哈哈,你們既然願意同生共死,我讓你們死之前爽一下,是不是很會感激我?」獅子笑吟吟地看著二人。

「抱歉。」柳岩很快反應過來,明白是獅子做的手腳。

「你這個王八蛋,我就是成鬼哦,也不會放過你的……」盛浩雙眼之中滿是怨毒。

「嘿嘿,既然我幫你你不要,我就讓你吃苦頭了。」獅子催動真氣控制住了盛浩和柳岩。

盛浩和柳岩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也發揮不出真氣了。但是兩個人卻開始交手。

沒有真氣,盛浩的身體優勢便發揮出來了。柳岩是不想防守,可是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二人不知不覺間多了很多新的招數。二人都明白,這是獅子做的手腳。偶爾,獅子還會讓二人不停地碰撞在一起。

盛浩的手時不時地摸到了柳岩的身上。柳岩的衣服幾乎被盛浩撕成了布條而已了,到處露著。

「你到底要做什麼?」終於,盛浩和柳岩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哈哈,你不是說我是壞人嗎?我現在就讓你重複一遍。」獅子竟然沒有殺了二人,而是用嘴叼著二人到了洞口不遠處的落灰崖口。獅子快速出爪。很快,盛浩和柳岩身上幾乎被劃開了無數道的不是很深,但是足以留下傷疤的傷口了。

然後一放。盛浩和柳岩便從懸崖上掉了下去。

這懸崖也不知道多高。盛浩和柳岩落下了十多秒了,竟然還沒有停止。危急之中,盛浩的真氣從玉佩空間中湧出來。盛浩抱住了柳岩,正想抱著柳岩往上飛。可是這懸崖下竟然有著強大的陣法,盛浩越是往上,壓力越大,最後逼得盛浩越來越往下。

不過這一次,盛浩是飛行狀態,所以落到了地面,也沒有受到猛烈撞擊。

「這個地方。」盛浩開啟了夜視和透視,他們落在的地方彷彿是世外桃源一樣。

除了這頗高的山壁,面前生長著一片桃樹,樹上開滿了桃花。桃樹下,有著各種奇異的靈草和野花。

「盛浩,放開我。」柳岩臉色一共紅。

盛浩這才放開了柳岩,隨即點亮丹火。

柳岩剛站著,可是雙腳一軟,又要摔倒了,盛浩趕緊扶住了柳岩。

「柳岩,這種時候就別多想了。」盛浩咬了咬牙,將柳岩的衣服都給撕掉哦!

「你……你要做什麼。」柳岩還以為盛浩突然有了壞心思了,她的實力是比盛浩的強大,可是剛才被獅子那麼一弄之後,竟然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現在都還沒有恢復呢,可以說是和一個虛弱的病人差不多。所以盛浩剛才還能飛行,她卻萬萬做不到了。

「柳岩,我這是在幫你,到了這個地步了,我們也沒有別的選擇哦,而且這裡又沒有別的人。」盛浩一頭霧水。

「沒有別的人你也不能這樣啊。」柳岩直接嚇哭,「盛浩,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好人,可是想不到你也是如此。沒有人你就要這樣做嗎?你對得起辛眉嗎?」

「柳岩,我不這樣做,你會死的。」盛浩急了。

「你是覺得我們要死了,所以做什麼都一樣了嗎?你不能欺負女人。」柳岩想到了獅子的話,更是以為盛浩要做那種事情了。

「這……」盛浩恍然,這才明白柳岩是誤會了。

柳岩一邊用手擋著最重要的部位,一邊想要逃走,可是哪裡有這個力氣。啊的一聲,又要摔倒在地了。這一次,盛浩趴在了柳岩要落地的地方。柳岩摔下之後,是壓住了盛浩。

「別,你別這樣對我好不好,盛浩,你不是喜歡男人嗎?你不是不會胡來嗎?我承認你對我很好,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對我啊。」柳岩哭的梨花帶雨。

「柳岩,我這次不用手,只是做肉墊子,就是,怕你誤會。」盛浩苦笑道:「你還不起來。」

柳岩臉色一紅,這才想了起來,自己是趴在盛浩的身上呢。她寧願讓盛浩用雙手扶著,也不願意是現在的場景,這不是更加……

柳岩勉強爬起來,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逃走了,如果逃走吧,她不認為自己能逃走。如果要勸盛浩邊胡來,自己又沒有穿著衣服,這場面實在太尷尬了。

可是不知道怎麼一回事,柳岩又想到了在寒潭外發生的事情,她承認自己這一刻有些討厭盛浩,但是竟然有一絲絲理解,而且也沒有深惡痛絕。若是別的男子對她做了這種事情,她只怕早就想殺了對方了。而不是苦苦哀求而已。 盛浩依舊趴在地上,也沒有回過頭:「柳岩,你沒有注意到嗎?你的身上還有不少的傷口,是那隻獅子給留下的,上面有不少的毒素,我要幫你解決,只能……」

「真的是這樣嗎?」柳岩說完,下意識地看了自己的傷口,倒真是那麼一回事……

「我就是一個醫生,你別多想了。」盛浩說道。

「嗯。」柳岩聲如細蚊。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盛浩抬手發誓了。

「嗯……」

盛浩深深吸了一口氣,催動真氣,將柳岩那些傷口的毒素慢慢排了出來,之後再配合推拿手法和銀針,將柳岩的毒素是徹底解決了。

「哎。」柳岩身上冒著汗,剛才被盛浩摸著,讓她現在還覺得全身無力。

盛浩裝做不懂。

「好了嗎?」柳岩臉色一紅。

「好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幫你找一樣東西。」盛浩進入了桃樹之中,再回過頭看了一眼,這才從玉佩空間中拿出衣服,遞給了柳岩,然後自己轉過頭。

「你怎麼會有女孩子衣服的?」柳岩用古怪的眼神看著盛浩。

「額,這個地方可能有人居住。」盛浩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你上次也是能隨便找到衣服。」柳岩快速穿好了衣服,「我換好了。」

「剛才是幫你解毒了,但是你身上的傷口……」盛浩看著柳岩,認真地說道。

「還要做什麼,你就做吧。」剛才那種事情都有了,柳岩也不排斥什麼了,嗯,就當他是一個醫生好了。

醉花傾顏 「你坐下,調息,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盛浩抓著柳岩的手,一邊也抓緊時間恢復,同時將精純的真氣和能量傳給了柳岩。

那獅子的實力雖然強大,不過卻也沒有下死手,傷也不重。一個多小時之後,盛浩睜開了眼睛。再從玉佩空間里拿出了鏡子,遞給了柳岩:「你自己看看吧,還是一個小美女。」

「是嗎?」柳岩拿著鏡子,摸著之前有傷口的地方,竟然已經變得光滑細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了,我就是我是一個醫生啊。」盛浩站起來,開始查看閃壁,之前自己就是從這掉下來的,不過盛浩試了試,發現這陣法威壓還是那麼強大。他是沒有辦法衝上去了。

柳岩也恢復了真氣和體力,試了試,也沒有辦法上去。

「難道我們兩個要永遠待在這裡嗎?」柳岩看著上方,有種坐井觀天的感覺,彷彿上面和這裡就是兩個世界一樣了。柳岩突然紅著臉看著盛浩。此時,她的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和盛浩一起在這個地方,或許也是不錯的……

柳岩被自己嚇到了,難道剛才自己給盛浩佔了便宜了,反而還對他有了好感嗎?自己豈不是一個壞女人了?柳岩趕緊搖了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