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安靜。」舞傾城呵斥,道:「肯定要戰,就算我們想不戰也不行,問題是,怎麼戰?」

無劍眼神冷厲:「若是真的拚命,我殺一兩百個虛法巔峰還是不成問題。」

李廣等也陰森森開口。

他們對於規則這個層次的人,的確是沒有辦法的,但是虛法境,他們可稱無敵。

畢竟,曾經在那個層次內,領略了更高處的風采。

而消息傳到神庭時,整個神庭都沸騰!

小希,那是他神庭唯一的公主,她活潑,對於任何人都沒有價值,常常煉製神丹分發給神庭之眾,深受愛戴,此時她受辱,諸人都殺氣衝天,都在請戰。

特別是無劍、李廣、陳玄東三家的小子,直接在磨劍,都咬牙切齒。

他們年歲不大,但是此時都在虛法境,對於他們來說,小希是他們的女神,女神此時被玷污,如何不怒?

小希來了,出現在小諾等面前,道:「也許叔伯他們的傷勢,我能解決。」

「什麼?」無劍一聲尖叫。 天地人三劍齊至。

白雲凝成的那柄劍最是虛無縹緲,瞬息散開,卻又在隋斜谷身前出現。

泥土凝成的劍很是厚重,緊貼地面朝隋斜谷襲去。

龍淵最為靈動,但也最為凌厲,劍光劃過,將江水壓得不起波瀾,平整如鏡。

三劍合一,陳玄以大指玄境境界徹底遞出這一劍。

此劍劍勢也就比李淳罡那劍開天門略遜一籌,但論及天道玄妙,卻又遠勝於那一劍。

雲劍刺向隋斜谷眉心,泥劍刺向他的胸口,而龍淵則是直朝著他的丹田氣海去了。

隋斜穀神色凝重了幾分,一氣吐出。

七十年劍氣積攢腹中,一夕吐出,即使只吐了五分,但劍氣也比兩人身旁那條大江要浩蕩百倍。

那群龍虎山道姑都攜著木劍,此刻,一柄柄木劍竟是顫抖起來,幾欲脫手而出,好在只是虛驚一場。

隋斜谷吐出劍氣磅礴如黃龍,在空中張牙舞爪,相較之下,那三把劍渺小如飛針。

三劍釘黃龍。

雲劍與泥劍轟然散開,只有龍淵飛掠而回,那浩蕩黃龍劍氣也在瞬息崩離瓦解。

三劍已過,兩人不分勝負。

「大指玄境,道門又多了一尊長生真人。」

李淳罡神色詫異,江湖中的一品境界,大都是偽境。

如那金剛境,江湖武夫所謂的金剛體魄,與那白衣僧人李當心相較,簡直如同紙糊一般。

當下這座江湖,能入指玄境已是妥妥的武評天下前十,入大指玄境則更是了不得,打磨一段時日,足以於陸地神仙之下無敵。

而陳玄又是道門中人,入了大指玄境,便窺得長生之妙,有望證得陸地天人。

他李淳罡左思右想,怎麼也想不明白,江湖中何時出了陳玄這麼個怪物。

隋斜谷猛一吸氣,將散開的劍氣盡數吸回腹中,他看了看陳玄手中龍淵,肚子咕咕叫了兩聲。

陳玄此刻只覺靈台清明,天地之間彷彿解開了枷鎖,丹田氣海之中,金蓮再生出十五朵,共計已六十四朵了。

「隋老先生,這一劍,如何?」

陳玄負手而立,任由風拂衣袖,白衣飄然。

「仙氣太重,劍氣太少,等你徹底穩住大指玄境,再來與我問劍吧。

可惜了,若非今日我專程來找李老兒,定要讓你見識一下何謂百年意氣。」

隋斜谷咂了咂嘴,這才看向端坐於地的李淳罡。

「李淳罡,聽說自你入天象以後,曾六年劍不出鞘,那一劍當真可開天門?」

李淳罡冷笑一聲。

「對付你這種貨色,何須劍開天門?只用我那兩袖青蛇足矣!」

李淳罡起身,握住那半柄木馬牛。

陳玄一拍養劍葫,龍淵飄然而出,掠到李淳罡身側。

「一劍如何兩袖青蛇?借你一劍。」

陳玄的聲音飄入李淳罡耳中。

陳玄卻不知兩袖青蛇本就只需一劍,不過,兩劍自然更好。

李淳罡回首看了看綠袍兒,心氣提了幾分,他右手木牛馬,坐手龍淵劍,一步步朝著隋斜谷走去,很快便來到他身前一丈。

此時的李淳罡雖心氣下墜,但風采卻依舊是世間一等,青衫飄飄,並不輸給陳玄半分。

那群道姑之中,大道姑都已將視線移到青衫劍客身上,只有情竇初開的小道姑,依舊盯著那道白衣怔怔出神。

「隋斜谷,出劍吧。」

李淳罡雙劍負后,即便境界跌落,他著一劍依然是世間劍術頂峰,自是不會先手欺人。

隋斜穀神色凝重了起來,李淳罡步步走來,一步比一步劍勢鼎盛,停下來時,一身劍意已快要衝破雲霄了。

隋斜谷張口。

甲子劍氣,一氣吐之。

斬魔台山石迸裂,若非齊玄幀曾在山上畫過一道鎮山符,恐怕這山早已徹底崩開。

陳玄連忙閃掠身形,來到王重樓和黑虎身前,揮了揮袖,將那劍氣遮擋在外。

劍氣與真氣不斷碰撞,陳玄經脈中真氣狂奔,這才擋住那劍氣餘波。

劍氣似那決堤江河,滾滾而去,李淳罡立在劍氣江河正中,神色淡然,兩袖齊動。

手指下壓,兩劍便繞著手腕旋轉,最終形成兩道明晃晃劍影,不見劍身。

劍氣如青蛇出洞,盤旋而生,兩袖愈鼓,劍罡愈盛。

瞬息白轉,兩道劍氣哪裡還是青蛇,分明就是兩條青龍。

兩手握劍,青龍盈袖,身形一動,兩條青龍盤旋而去,逆著劍氣河流而上,瞬息來到隋斜谷身前。

一劍仙人跪,兩袖青蛇膽。

兩袖青蛇不愧是李淳罡的成名絕技,將整座江湖的劍術硬生生拔高。

倒不是說這招式毫無破綻,而是那體內氣機流轉,充盈穴竅的時機,還有劍罡愈發強盛的法門,都是人間極致。

隋斜谷吞劍七十年,劍氣之盛,可與那涼州境內的滄瀾江比肩。

要知那滄瀾江乃是涼州最大的江河,寬近百丈,長逾千里。

隋斜谷的劍氣盛若天人,可依舊被李淳罡那兩袖青蛇破開,一劍點在了他的眉心。

隋斜谷呵呵一笑,強提一口真氣,自指間綻開,如那璀璨花朵,陡然綻開。

李淳罡左臂被瞬息斬斷,他面色淡然,劍尖輕動,同樣斬下隋斜谷的一條胳膊。

「劍氣之盛當論斜谷,劍術之高當論淳罡。

天下劍士千千萬,見此二人,也只有跪伏磕頭的份了。」

陳玄感慨連連,但他並不為兩人傷勢感到遺憾。

只要斷臂未毀,以陳玄的丹術,自可幫他們續接。

李淳罡後退一步,跌坐在地,仰天長笑。

「隋老兒,任你劍氣磅礴,遇見跌境的李淳罡,照樣敵不過!」

隋斜谷也跌坐在地,任由肩頭鮮血噴涌。

「你劍術再高,還不是輸給了王仙芝?天下劍士之榮辱,被你拱手相讓!」

與跌境的李淳罡互換一臂,也不算丟人,只是讓他隋斜谷氣不過的,便是昔年李淳罡之敗。

這一敗,便讓天下劍士從此被一拳腳武夫鎮壓。

「自此之後,江湖再無劍神李淳罡矣。」

一個豐腴道姑蹙眉嘆息,她們那一代人的江湖,看來就要老去了。

「倒也未必。」

數里之外,陳玄笑了笑道。裝甲褪去的陸小白,扶著城主府的斷壁殘垣,晃悠悠的走到傳送陣的位置。

原本的傳送陣,已經變成了一個直徑超過二十米的深坑。

連通四大區和無法之地的傳送陣,就這麼被陸小白一炮轟沒了。

李櫟木抱著頭,從角落裡爬起,看著城主府前面的巨大深坑,一陣后怕。

剛剛如果跑慢了一點點,怕是就要直接轉世投胎去了。

陸小白耷拉著右臂,頹然倒在地上。

孫獼,跑掉了。

在陸小白扣下扳機的同時,玉靈欲就已經來到孫獼的身邊,抄起已經不成人形的……

《時間停止后》第一百章監牢 隨著三人的努力搬磚搭建,最終兩個石坑一個簡陋石屋出現在三人面前。

吳邪一臉羨慕的看著能遮風擋雨的石屋,舔著臉對蘇莽祈求道:「老牛!能不能幫我也搞一個?」

「呵!」阿寧對吳邪現在的樣子十分嗤之以鼻,表情玩味的對他打擊道:「給你蓋一個,你敢睡嗎?

你就不怕半夜被埋咯!

不過也正好,都不用另外在挖坑了,方便!」

想到自己睡到半夜人就沒了,吳邪立馬慫了,轉頭看著自己的石坑:「我這個挺好!」

蘇莽看著地上的石坑和石屋是越看越不對勁,想了半天猛拍一下自己腦袋瓜,恍然大悟的指著地上說道:

「卧槽!你們看這像不像一個簡易版的墓,我的石屋是主墓室,你倆的石坑是陪葬坑!」

經過蘇莽這一提醒,兩人看自己石坑的表情越來越怪異,最後直接捂著眼不忍直視。

一想到自己待會還要睡在裡面,兩人齊齊的打了一哆嗦,心中一陣惡寒。隨後默契的異口同聲對蘇莽怒吼道:「閉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