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姓名!」

「都這麼熟了,真是……這麼嚇唬我好玩嘛!」葉子晨滿是無奈的嘆氣,道,「快點把這破手銬給我弄開,難受死了。」

「這位先生,請您配合我的工作。在這裡,我們只是警察和犯人的關係。」林夕月一絲不苟的回答道。

「哇,你這沒良心的。我這還什麼都沒幹,你就給我定義成犯人了。好好好,我叫葉子晨,我伏法了!」葉子晨頗為無奈的開口道。

撲哧。

林夕月不禁莞爾一笑,旋即綳著臉點頭道。

「好的,葉先生。您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供,既然您伏法,那麼咱們這案子就定案了。由於您犯了故意傷害罪,受害者的傷殘報告出來之後,我們將會將會扭送司法院,由司法院進行定奪您的罪責。」

啪。

將筆錄本收好,林夕月就扭著腰往外走。

葉子晨一著急伸出腿,猝不及防間,林夕月整個人都朝著他撲了過去。

「你快點起來,憋死我了!」

不停的用頭盯著林夕月的豐滿,她慌張的從葉子晨的身上起來……

「我就說,你這女人胸太大了。你趕緊給它減減肥吧,剛才差點沒憋死我!」

「去死吧你!」粉拳打在葉子晨的胸口,林夕月輕啐道,「這麼長時間不見也沒個正行!」

「嘿嘿。」傻傻的笑著,葉子晨抬手銬道,「趕緊給這玩意給我弄下來……」

翻著白眼,將手銬解開。葉子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懶懶地伸了個懶腰。

「真是,渾身酸死了。對了,你怎麼跑帝都來了,在冰城那邊乾的不是挺好的。」

「我家裡人讓我回來的。」林夕月抿嘴一笑,道,「你呢?你為什麼跑到帝都來了?是不是在冰城那邊惹麻煩惹夠了,想換個場地了!」

「讓你猜對了。」葉子晨哈哈笑道,「我這不得跟著林警官的步伐,您到哪我就惹麻煩惹到哪,這樣您才能升職加薪,不失業呀!」

「這麼說你還是為我了?」林夕月莞爾一笑。

「嗯哼,可以這麼說吧,我就是這麼喜歡為人著想的一個人。」葉子晨不置可否的點頭一笑。

倆人也算的上是老友,他鄉遇老友,想聊的話自然是很多。

足足聊了半個多小時,葉子晨抿嘴坐在審訊桌里的椅子上,將腳放在桌上笑道。

「你和你那男朋友怎麼樣了?」

「他?」提到那男人,靠在審訊桌上的林夕月臉色一僵,旋即淡笑道,「我倆馬上就要訂婚了!」

「喲,這可是大喜事呀!」

言語間,葉子晨就在身上掏來掏去。不一會,他又尷尬的撓了撓頭道。

這個王爺命太硬,得盤! 「沒帶支票本,要不這樣,你微信給我。我給你轉個大紅包,就當隨禮了!」

「我可以理解成,這是你騙我微信的手段么?」林夕月嘴角的笑容略帶玩味。

儘管葉子晨心裡沒有這種想法,可為了讓話題變得有趣,他還是擺出一副讓人道破心事卻又強撐的樣子,道。

「才沒有,我這麼正直的一個人。」

「好啦,逗你的。」在跟葉子晨聊天的時候,林夕月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可想到那個人……

「其實我不想跟他訂婚,我有點……後悔了!」 第319章退婚流

看著林夕月越發暗淡的神色,葉子晨舔了一下嘴唇沒有講話。

清官難斷家務事,她和趙子銘發生感情糾葛了,這也不是他能處理的。儘管他早就看那小子不爽,不像是什麼好人,那他能怎麼辦?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林夕月也從審訊桌處離開,輕笑道。

「跟你說這些幹嘛。」

「你要是想說的話那就說唄,雖然我幫不上什麼忙,當個垃圾桶上是可以的。我這人嘴嚴,絕對不會將你的事情跟其他人說出去的。

葉子晨抿嘴輕笑,目光中滿是醇和。

「算啦,沒什麼好說的,這都是我自找的。」林夕月聳了聳肩,旋即開口笑道,「時間也不早了,剛才打人跟你也沒什麼關係,你可以走啦!」

「不逮捕我?」

葉子晨面露莞爾,這跟林警官的性格不太像呀。以前在冰城的時候,她最大的樂趣貌似就是逮捕他了。

「趁著我還沒改變主意,趕緊走。要不,哼哼……」

林夕月抱著肩膀皺了皺瓊鼻,感受到對方不善的目光。葉子晨趕緊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臉上滿是訕笑的往門口跑。

「那我還是趕緊走吧。」

「嗯呢,對了,提醒你一下。帝都這邊跟冰城那邊不太一樣,你要小心點。還有那個殷穹還有齊橙,他倆可都不是一般人,你別跟他們走太深了。」

「我覺得你也不是普通人,是不是也該疏遠你一下。」

葉子晨淡淡的笑著,朝著她揮手道。

「別擔心,我這人膽子小,做什麼都會小心翼翼的。不會出什麼問題的,走了!」

從審訊室離開,林夕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葉子晨離開的背影上。

那臉上的慘然越來越明顯……

趙子銘。

真不知道以後要是真的跟他在一起,會怎麼樣。

在離開審訊室時,殷胖子還有齊橙已經出來了。在他們倆人的身邊分別站著一男一女,看樣子都是家族裡派來的人進行保釋的。

「兄弟,你可算是出來了,要是再不出來,我都要帶人殺進去了。」

殷胖子臉上堆滿了熟絡,朝著葉子晨這邊走了過來,勾住他的肩膀。

離得近了,他就悄悄的湊了過來,一臉神秘道。

「剛才在裡面幹嘛了,這麼長的時間打一炮都夠了。看你和剛才那大胸警官還蠻熟的,不會是你的……哎喲,兄弟,厲害了哈!」

那賤賤的語氣,惹得葉子晨一陣無語。他翻著白眼將這小子推開,就看到齊橙不知何時走了過來。

「我有點喜歡上你了,不是征服欲,是真的有點喜歡你了。」

「……你有病吧你?別逼我在警局動手。」葉子晨蹙著眉毛哼道。

「別……你要是在這裡打我,免不了又要讓警察帶去問上一遍,我可不想你受苦。」齊橙的眉宇間流露著無法掩飾的深情,道,「帝都齊家,如果你想好了,可以到那裡找我。只要你來,我就是你的!」

話音一落,她便轉過身鑽進了車裡。

在上車之後,齊橙身邊的那名戴著金絲眼鏡的女人才挑眉道。

「小姐,剛才那胖子是殷穹少爺吧,你這麼說……」

齊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玩味道:「說了怎麼了,那胖子就是個窩囊。爺爺他不過就是莫不過面子,才答應他家的親事。可我不喜歡,那就是不喜歡。」

「可是……」金絲眼鏡女人還想開口,卻是讓齊橙打斷道,「沒那麼多可是,我覺得剛才那個小哥哥很好,我很喜歡……其他的你不要在跟我說了,司機,開車!」

車子徐徐離開,殷胖子面色如常的站在原地。

「兄弟,這騷蹄子你可得離她遠點。要是沾上什麼病,有你哭的時候!」

「我可看不上她。」葉子晨聳肩一笑。

「少爺!」旁邊的男子眉毛一挑道,「齊橙小姐跟您可是定親了的!」

「滾蛋,回去跟我爹說,齊橙這b我不想跟她定親了。明個我就去退婚去,跟她捆綁在一起一天,我都覺得腦袋上有綠苔。」殷胖子沒好氣的罵道。

「您……」

「您特么什麼您,最近你話有點多了,我很不喜歡。告訴你,老子去退婚就要是要去打臉的,退婚流沒聽說過么?當時蕭炎讓納蘭嫣然給退婚了,多丟人!我這是去給我們男人長臉去了。」殷胖子將頭揚的老高道,「男人,就是要退婚!」

「……」

旁邊的男子神色一怔,這說的都什麼鬼。不過既然名字裡面有複姓,可能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嗣吧。

在胖子的催促下,男子也驅車離開。

眼下就剩下葉子晨和殷胖子兩人……

「兄弟,這回能一起喝一杯了吧!」殷胖子臉上堆滿了期待,葉子晨無語的看了他好幾眼,道,「你幹嘛就一定要跟我喝這杯酒!」

「嘿嘿,這可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胖子神神秘秘的回答道。

「……」

雖說到現在也沒弄懂這胖子到底是什麼路數,可既然他都這麼說了,再說葉子晨也不想天天讓這胖子纏著,只好無奈的點頭道。

「那就去唄。」

「好嘞!」

胖子滿是興奮的笑著,倆人並肩從警局中離開,在臨出門的時候,一輛跑車停了下來……

「葉子晨!」

下意識的抬起頭,葉子晨便看到開跑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子銘。

「你怎麼來帝都了。」

趙子銘的神色中掛滿了陰沉,葉子晨不置可否的抿嘴輕笑道。

「來帝都不是很正常,難道說帝都我還不能來了?」

旋即,他想到剛才林夕月在審訊室里跟他說的話……

「對林夕月好點,既然已經快要訂婚了,就別在外面沾花惹草,她可是個好姑娘!」

「這不用你提醒我,那是我老婆!」

趙子銘幾乎是吼出來的,對此,葉子晨不過是淡淡一笑,沒有在言語扭過頭朝著殷胖子笑道。

「走吧,吃飯去吧!」

正待他們準備離開時,跑車的門突然間推開,趙子銘從車上跳了下來一把抓住葉子晨的衣領。

「跟我說清楚,為什麼,你會出現在帝都!」 第320章葉子晨的第一次推廣失敗

手臂處的青筋暴起,趙子銘死死的拽著葉子晨的衣領,雙眸充血的瞪著他。

「孫子,手給胖爺鬆開!」胖子抬手要他的手給打落,趙子銘左手用力的一推,直接將胖子推開同時罵道,「滾!再過來,老子弄死你!」

那神色中摻雜著一絲瘋狂的樣子,看的葉子晨眉頭深簇。

以前趙子銘這小子雖說不是東西,可至少還有點城府,不會表現的這麼明顯,可現在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

「說,來帝都是幹嘛的!」

趙子銘暴喝,葉子晨舔了一下嘴唇輕嘆道。

「我就是來帝都處理一些事情,你貌似有些想多了。」

「處理事情?」趙子銘的嘴角翹起,那陰翳的雙眸中閃爍著嗤笑道,「你特么不過是個冰城的窮學生,來帝都處理事情,你特么當老子是傻b么?說實話吧,是不是來帝都跟我搶林夕月來了!」

「你有病吧!」葉子晨眉頭緊蹙。

「對,我就是有病。」趙子銘的嘴越張越大,哈哈的笑道,「老子就是有病,我有病!」

砰。

用力的將趙子銘的手打落,葉子晨蹙著眉毛道。

「有病也別上我這來犯病來,怪不得林夕月說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就你這b樣,誰敢跟你在一起。」

「你倆見過了?」趙子銘一瞪眼,道,「你倆都見過了,還說不是來跟我搶她的?我告訴你葉子晨,林夕月生是我趙子銘的人,死是我趙子銘的鬼!就算是她死,也得死在我眼前,你別想在介入我倆的生活半步,否則,我會讓你和你的家人,全都死……」

「你……」

抬起手用力的抓住趙子銘的衣領,就在這時,警局的民警還有林夕月都朝著門口跑了過來。

當看到眼前的一幕,眾人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林夕月也是蹙了蹙眉,跑了過來。

「你們這是幹嘛!」

「小月,你來啦。」趙子銘的臉上堆滿了陽光的笑容,道,「剛才我看到恩人,就跟他說了兩句話。不過聽到咱倆要訂婚了,就跟我發了脾氣……」

這一盆髒水潑的……

林夕月咬著嘴唇向旁邊看去,葉子晨用力將趙子銘向後一推,道。

「祝你們幸福。」

轉身離開,殷胖子也朝著趙子銘豎起一根中指便跟在後面跑開。

情到膏肓,首席總裁請住手 目光緊緊的盯著葉子晨的背影,那陰翳的神色掛滿趙子銘的雙眸。許久,他才轉過頭用著一副陽光的笑,牽起林夕月的手道。

「小月,恩人來了怎麼都不告訴我。」

「我不知道他來帝都了。」林夕月隱晦的將手從他的手中抽出同時開口道,「我還有案子要處理,就不跟你聊了。」

眼睜睜的看著林夕月離開,趙子銘的眼神才變得越來越陰沉。

砰。

用力的將拳頭打在跑車車門處,一道巨大的凹陷出現,他陰著臉便驅動著跑車從警局離開。

「兄弟,剛才那孫子什麼情況?」

酒店包房內,殷胖子不悅的簇著眉。那小子竟然敢推他,娘的,真是有點囂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