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果再接近,敏家的人也會對你出手。」

「我是在保護你!」

「哦?是么?」冷劍冷笑。

繼續說道,「既然保護我,三個月中,我的爺爺被殺,我被劉青等人欺辱的時候,怎麼不見你來保護我?」

「可笑至極!」

「辯解的話,我不想多說,今天我來,是想告訴你,既然走出了百火門,就不要回去了,好好的在外面過最後的生活吧!」敏吉兒說道。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仔細想想這句話,再把它放到自己的身上,就會發現,這簡直就是真理!

人比人真的是要比死人的。萬里覺得自己已經夠聰明了,已經快要秒殺一大片女孩了,但跟鹿溪比起來就像是個小學生。

說來也怪,聰明人就是這麼神奇。鹿溪每每都能夠在完全不知情,或是僅憑一丁點線索的情況下,「瞎猜」猜中結果。這種情況發生一次,兩次,三次或許是巧合,但每次都是如此,就不再是巧合,而是本事了。

「他能有什麼秘密。」萬里故作鎮定的開口說了一句,她必須得把這個話題岔過去,否則,以鹿溪的腦子說不定就能盤出點什麼。「我還特意敬了他一杯酒,看著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被這陣仗嚇住了。」

這話說的也算聰明,不但把話題岔開,還把自己主動敬酒的事給蓋過去。

因為當時萬里也是腦子一熱,才起來敬酒,其實仔細想想,這根本是不應該發生的事。身為大嫂,怎麼能去主動敬一個底層的混混,要說去敬張耀揚一杯還說得過去,畢竟那是功臣。

所以為了避嫌,她才輕描淡寫的說了這麼一句,若是被鹿溪開口問了,那就被動了。

「萬萬說的也是,反正以他的身份也做不出什麼。」鹿溪也跟著說了一句,算是暫時把阿豪這事給埋下去了。

聊了一會,茶壺裡的水見底了,萬里起身去倒水,回來之後再為每個人倒上一杯。

幾人再次坐定,鹿溪輕抿了一口茶,說道:「小北,西郊墓地也贏了,榕崗也拿下來了,渤原路也正在慢慢復甦。我是這麼想的,接下去我會把主要精力放在渤原路這邊,至少要修整一個月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不能再有大規模的**了。打來打去打的就是錢,我們現在已經沒有多少錢了,必須儘快讓資金鏈重新動起來。」

在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之後,她又問道:「你,接下去有什麼打算么?」

張北羽吸了口煙,想了想回道:「先把南接回來,休息幾天之後,再回雙雁。」

「北哥,你還要去雙雁?要我說就別去了吧。」萬里弱聲弱語的說了一句,她的神情和語氣中有些擔心,更多的是不舍。

張北羽咬了咬牙,眼中露出點點凶光,「冤有頭債有主,仇還沒報完呢,這事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我說過,要在那個地方毀了那幫垃圾,那就一定得做到。所以,雙雁,我必須要去。」

這時候鹿溪開口了,「說實話,上一次你去雙雁的時機不是特別好,但我也沒多加阻攔,畢竟那個時候…誰都攔不住你。但這一次不同,F.S剛剛在西郊墓地經歷了一場大敗,士氣低落,人心渙散,正是要追擊的時候! 我在末世能吃土 我很支持你重回雙雁!也許,這就是給F.S的最後一擊了。不過…」

張北羽皺了皺眉,苦笑一聲,「小鹿啊,我承認腦子沒你好使,但你也別每次說話都拐個彎啊!永遠都是先給我希望,然後來個『不過』、『但是』、『可是』、『或者』,咱能不能真誠一點,少一點套路。」

「哈哈,安啦安啦~」鹿溪擺擺手,「你知道嘛,這就是我的習慣。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這一次西郊墓地讓我重新認清了F.S的實力,他們雖然有很多弱點,但也有長處,比如說,七喜、洛基、岳向北這幾個頂層戰力。當然,七喜現在恐怕下床都難了,但就算如此,洛基和岳向北還是很難對付。我想說的就是,憑我們在雙雁的那些人,中堅力量或許能打個平手,但頂層的戰力就說不準了。所以,你最好再帶一個高手去!」

聽鹿溪說完,張北羽幾乎沒有經過任何考慮,直接轉頭看向立冬。不單單是他,在場的其他幾個人也都默契十足的轉頭看過去。

立冬感受到灼熱的目光,抬頭瞄了兩眼,「咳咳!那啥,我呀,還真去不了。怎麼回事呢,我答應師父了,入伏之前得天天去他那練功,因為他夏天好像要出去一段時間。所以呢,我肯定就去不了了。」

「你可拉J8倒吧!」張北羽罵了一句,「說得好聽,還天天練功?如果現在讓人帶人去打柴橋,你還會天天練功?!我還真就不信了!不想上學就說不想上學!像你這種拒絕知識的人,最終也會被知識拒絕!」

「哈哈哈哈…」其他三人立刻發出一陣鬨笑。

立冬還真有那麼一點尷尬,「那個什麼…主要是吧…其實…」眼看著編不出來,他索性實話實說,「我**就是不想上學,咋地吧!打死我我都不回學校了。」

只是笑過之後,長谷川突然說了一句令幾人吃驚的話。

「各位,雖然按照年齡來算我應該已經…大學都畢業了,但是…我並不拒絕重新去高中體驗一下。」

張北羽馬上抬眼看向他,「你…確定?」

長谷川鄭重的點頭,「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四方應該會進入一段平穩期。榕崗那邊有張耀揚在,渤原路這邊有小鹿操控,好像沒什麼需要我的地方…」說到這,自己感覺有點尷尬,故意大笑了一聲,「哈哈!所以,我想找點事做。」

「說實話,那次截擊F.S其實很簡單,換成其他人也能做到。我知道這是你們給我一個立功的機會,但…我並不希望用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剛進四方就已經得到了跟小鹿、冬子相同的地位,但這段時間我並沒證明自己的價值,其他人一定會不服氣吧。哈哈,連伊諾都閑的有點不適應了,當然,他那個年齡肯定不能去高中啦,哈哈!所以,就當給我個機會,讓我做點事。」

長谷川說的這一番話可謂是肺腑之言了。其實大家也都看得出來,他不是個會隨意接受他人給予的人,說白了就是無功不受祿。

「怎麼樣?」長谷川面帶微笑,轉頭看了看幾人,等待結果。「而且,我想那個洛基也一定希望再跟我打一場吧。」

張北羽伸出一隻手掌,「只要你願意,當然沒問題!希望,我們倆的第一次合作,能順利成功!」

長谷川也笑著伸出一隻手,兩人擊了下掌,「一定會成功!」說完,他還不忘轉頭拍了拍立冬的肩膀,「拒絕知識的人,最終也會被知識拒絕!好自為之!」

—————————————————————————— 長谷川跟著張北羽去雙雁,或許是最好的結果。首先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其次這對他也是個讓那些不服氣的人閉嘴的機會。

還有一點,張北羽雖然老是聽立冬說長谷川有多聰明,多能打,但畢竟沒親眼見識過,這次正好有了機會。

……

入夜,張北羽和萬里相擁躺在床上。萬里臉上的潮紅還未完全退去,顯然是剛剛經歷了一場「激戰」。

「北哥,我發現你最近好像有點懶了。」萬里一邊說著,一邊用一隻手指在張北羽胸前畫圈圈。

「我懶了?」張北羽有點不明所以,「我這些天都快被你榨乾了,每天保底兩次,我還懶?」

萬里白了一眼,「哎呀,我說的不是這方面!我倒是覺得這方面你太勤快了!」

「那你說啥啊?」

「北哥,你以前幾乎都不會待在家,每天都要在外面。你看看你現在,成天到晚宅在家裡,連渤原路都不去了。我發現,自從搬到這來之後你就變了!果然,太舒適的環境不適合奮鬥!」

看著萬里言之鑿鑿的表情,張北羽感覺有點好笑,隨口說了一句:「我這不是身上有傷么。」

「嘁,我還不了解你。換做以前,比這重的傷你也要出去晃悠。」

張北羽沒有搭話,陷入沉默,吸了一口煙之後,才緩緩說道:「你說的沒錯,舒適的環境的確不適合奮鬥,但我不是這樣的人。不過呢,搬到這來以後,我的想法好像真的改變了。」

萬里瞪著大眼睛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張北羽就這麼一口一口的抽煙,沉默良久。等這一隻煙抽完了,他才再次開口。

「我想儘快變成吳叔說的那種人。」

天後ONE的這套房子,可謂是極盡奢華。雖然裝修風格都是簡約的北歐風格,但內部的細節可一點不簡約,這所房子裡面的考究甚至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ArmaniDADA全系的衛浴廚電,Hermesi傢具系的壁紙,Hastens床具等等,總之,這所房子里用的一切都是世界頂級的。

這是張北羽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的體驗到奢華的生活。而想法的改變,並不是因為他貪戀於此,是因為這些讓他意識到自己距離真正的成功,還有很遙遠的距離,所以,他必須要加快步伐。

說實話,這房子是空手套白狼套回來的,如果用真金白銀來買,就算把整個四方賣了也不夠。

萬里沉默片刻后,笑了出來,「好啊,北哥,只要是你的決定我都會支持。退居二線沒什麼不好的,真正的老大不都是在幕後的么。」

「唉…」張北羽又嘆了一聲,「我也就是說說而已,我現在還沒資格退居二線呢,最起碼得等到手下的人全都成長起來。況且,我自己身邊的人也不夠用。」

萬里想了想說:「阿權不是挺好的么?」

「嗯。阿權跟自己以前比起來,的確不錯。」張北羽道,「但還是差了不少火候,畢竟年紀太小了,還是有點青澀,他需要再老練一點,特別是為人處事。但你想想,除了阿權之外,我現在身邊就沒人了。如果我真的要退居二線,至少,身邊得有一個跟立冬同一水準的近身,阿權這輩子是不可能了。」

有些事情的確是要看資質的,以石志權的資質,從紅棍這個角度來看,他的確不可能達到立冬的高度。不過,只要成長起來,他也會有自己的價值。

萬里若有所思的點頭,「這倒是。要不我幫你物色物色?」

張北羽笑笑,搖了搖頭,「不用,人和人之間講究的是個緣分。也許哪天我就在大街上碰到了。」

「好吧。北哥,明天我們就去接南哥么?」

「不,明天我要去見一個人。」

「哦,是什麼人啊?我跟你一起去吧。」

「一個很重要的人,我自己去。」

萬里皺了皺眉,做出一臉憤怒狀,翻身騎到了張北羽身上,「好呀張北羽!你說!到底是去見什麼人!還背著我!現在開始就有自己的小秘密了咯!」

「明天去見什麼人是明天的事,我現在要做今天晚上做的事!嘿嘿。」隨著一聲淫笑,張北羽從被動變成了主動,翻身將萬里壓在了身下…

……

第二天萬里還是沒有放棄,一大早起來就追問張北羽今天到底要去見誰。

不過,雖然萬里真的很想知道,卻也不敢跟張北羽叫板,要麼就是賣萌,要麼就是假裝生氣。鬧了一會之後,她發現在張北羽還真的就沒有打算說的意思,也就不再問了。

到了下午,張北羽一個人出門,直接坐電梯到車庫,開車出了小區。

離開天後ONE之後,張北羽先去渤原路繞了一圈,又在天後灣饒了一圈。過了有一個小時之後,才開出了麗灣區,徑直奔著白馬去了。

這麼做是因為張北羽怕被人跟蹤,當然,怕的肯定不是萬里,他也知道萬里是開玩笑的。但以他現在的身份,保不齊就會被什麼人盯上。

在麗灣區饒了幾圈之後,確定沒人跟著自己,才開往目的地。

……

白馬坡的某個商業廣場,一家咖啡廳的角落裡,坐著一個瘦高的少年。

少年穿的很普通,簡單的牛仔褲和T恤,還戴了一個帽子和一副眼鏡。雖然他的長相有些稚嫩,但氣質卻很沉穩。坐在那慢慢的喝咖啡,看得出來,他是在等人。

忽然,咖啡廳的門被推開,走進來一個人。劍眉星目,身姿挺拔,復古背頭梳的整整齊齊,下顎冒起稀鬆的胡茬,白色T恤搭配淺色牛仔衣,九分褲,短靴。

誰能想到,盈海黑道冉冉升起的新星——四方龍頭,北風,並也是個時尚的潮男。

當坐在角落裡的時瘦高少年看見張北羽走進來的時候,眼神突然變得炙熱起來。張北羽掃了一眼,也馬上發現了他,笑著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張北羽大大方方的說了一句,掏出煙盒扔在桌上,抽出一支煙點上。

「嗯…是…是啊,好久不見了……北哥!」少年的聲音有些顫抖,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激動。

「不至於吧,見到我聲音都開始抖了?你這警察,還怕我這小混混啊?」張北羽故意露出一臉痞笑。

聽到這話,少年立刻緊張起來,眼睛都不自覺的瞪大,「北哥,可別這麼說。我是警察,但也是四方的人!」

「開個玩笑,呵呵。」張北羽將香煙輕輕放在煙灰缸邊緣敲了敲,「周琦,上次四方匯的事,謝謝你了。」 ?話語之間,敏吉爾從她那玉手上的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包袱。

那戒指,冷劍清楚,是儲物戒指,很多大勢力的公子,小姐,天才都有。

冷劍如果不是劍魂,他與康靖戰鬥結束,無論輸贏,也都絕對會得到一個儲物戒指。對這儲物戒指,冷劍很是喜歡,因為有了攜帶東西可就太方便了。

「這裡面,有三百塊下品晶石,和離開骨火王國的地圖,拿上它,找一個偏僻之地,好好過日子,不要再回來了,康家不會放過你的。」敏吉兒繼續說道。

「你終究是劍魂擁有者,不要想著再踏上武道。」

「雖然你剛剛在康崇的身上出了一口惡氣,但那又如何?康靖,在兩天前,覺醒了武魂,是五靈級的武魂,你清楚那意味著什麼。」

「康靖竟然覺醒了五靈級武魂!」聽見這話,冷劍內息真是重重一驚。

五靈級武魂,在整個骨灰王國,屈指可數!再加上康靖自身的天賦,就成長空間來說,絕對能達到骨火王國前十的行列。

不過驚歸驚,冷劍沒有被嚇住。

因為他有永恆天碑!

「五靈級武魂,看來接下來,你要投進康靖的懷抱中了?」冷劍對敏吉兒諷刺道。

聽見冷劍這諷刺的話,敏吉兒神色也是帶有了一些不好看,冰冷一些說道,「冷劍,我現在告訴你,鳳不與蛇同居!」

「先前,我青睞於你,是看重你的天賦,但那時,你在我心中也只是接觸蛟龍的存在,我也並沒有對你投懷送抱,你我之間,只是一個約定罷了!」

「還有,即使康靖覺醒的武魂是五靈級,但在我敏吉兒眼中,還是不值一提。」

「這麼說,我倒是要感謝你,曾經把我看在康靖之上了。」冷劍淡淡說道,「而此刻,我冷劍也就是一條蛇了吧,甚至連蛇都不如!」

「那些,已是過去,我認為,你現在應該是想著如何活下去,躲避康家接下來的追殺!」敏吉兒道。

「不要在這裡跟我生氣了,拿著這些東西,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才是屬於你更好的選擇,這也是你們曾經情分上,我所能做的了。」

說著,敏吉兒將手中的包袱放在了地面上。

這一刻,她都懶得親自將包袱遞給冷劍了。

「呵呵~」冷劍淡淡一笑,走到了包袱面前,一腳踢開了。

「我現在確實缺這些,但說實話,敏吉兒,我看著更噁心!」繼而,冷劍挺立筆直的說道。

這,讓敏吉兒眼中閃過一絲很不快,但敏吉兒並沒有顯露,還只是帶有一些冰冷的回應,「那就隨意你了,你的命,你自己不去珍惜,又想誰去珍惜了?」

「敏吉兒,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吧!」 兵王傳奇 走到敏吉兒身邊,冷劍在其耳旁說道,「你相信么,不需多久,我冷劍,必會找回先前的一切,甚至更加耀眼!」

「不要做白日夢了,如果你嫌晶石少,我可以給你更多。」敏吉兒道,「而你離開之後,你我之間,也就再沒有什麼關係了。」

「那我們走著瞧!」輕語一聲,冷劍跨步瀟洒而去。

看著冷劍離去,敏吉兒並無什麼神情變換,因為在她心中,冷劍早已不如一隻螻蟻。

在冷劍徹底離開敏吉兒的視線範圍后,一位老者降落,能騰空飛行,那赫然是通靈境的強者。

「小姐,其實可以殺了他!」老者微微道。

「我並不是一個不念舊情的人,否則今天也不會這樣與他對話了,還晶石給他!」敏吉兒說道,「不過,一個殺字倒是提醒了我,畢竟接下來,我要去見榮王子,如果他知道冷劍與我之間的事,並且清楚冷劍還沒有死,事情對我們不妙!」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我明白了!」老者道,準備起身去追冷劍。

但被敏吉兒阻止了,說道,「我說過,我並不是一個不念舊情的人,所以把他的蹤跡告訴康家的人就行了。」

「看他的樣子,聽他說話的那語氣,該是前往骨火山脈,想要歷練重新回歸脈境!」

「小姐,知道了!」老者點頭。

…與敏吉兒的這一次見面,冷劍心中反而更加痛快了,因為他看清了敏吉兒的真正面目,這是一件值得他高興的事。

鳳囚凰:傾城棄妃 而這,也是一件讓他對實力渴望更加強烈的事。

他加快了前往骨火山脈的速度。

骨灰山脈分支有不少,這才遍及整個骨火王國,這裡,也是眾武者的歷練之地,不僅與凶獸,妖獸搏殺快速提升實力,運氣不錯,更能獲得一些珍貴的天材地寶。

以前,冷劍也就經常來。

當然,他現在只是肉身層次,最好現在山脈外圍歷練。

而山脈中,最危險的,並不是凶獸,妖獸,以及一些危險的沼澤,毒素地域,而是武者,同樣進來這裡歷練的武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