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說。」盛浩掃描了馮子豪的身體,是結丹中期的高手,對於自己來說,還算不上什麼。

「要玩什麼?閣下是客。」馮子豪是這裡有名的賭徒了,突然碰到一個陌生人,自然給對方選擇的機會了。反正他是一個靈力者,自信無論如何,都能贏了盛浩。

「玩點數吧,簡單一點。」盛浩拿起來了一顆篩子,隨意地在手中把玩。

眾人都有些嘲諷地看著盛浩。

玩點數?幾乎沒有人能贏馮少的。

「怎麼玩?」馮子豪再次把主動權交給了盛浩。

「一人一顆篩子,大者勝。六點算你勝。」盛浩將篩子扔到了馮子豪的手中。

「六點你勝。」馮子豪搖了搖頭,他怎麼可能需要別人讓他?更何況,他自己有靈力,只要不想給盛浩六點,盛浩就怎麼都拿不到了吧。

馮子豪故意給一旁的人使了眼色。

「馮少從未輸過,你還是別讓馮少坐莊了。」

「是啊,你有什麼資格讓馮少。」

「各位,客氣一點。」馮子豪暗中給眾人投以感激的眼神。

「這樣吧。只有我們兩個比,沒有庄。點數一樣,就繼續,我相信不可能一直都一樣的。」盛浩微笑道。

「不錯,贏要贏得公平,輸也要輸的心服。」鬼雪說道。

「好,既然這位姑娘說了,就如此了。」馮子豪笑道。

盛浩和馮子豪各自搖了起來。馮子豪的手法一看就是高手。

盛浩則是顯得有些笨拙。眾人樂了,一個菜鳥竟然也敢來和高手馮少交手?

眾人都知道馮少素來喜歡美女。若不是因為對手的女人,只怕馮少懶得陪著這種菜鳥玩了。眾人都猜測得到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情。

二人同時停手。

「你先開。」異口同聲。

「你是主你先來。」盛浩對著馮子豪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好,那麼我就先開了。」馮子豪自信自己掏出的是六點,這麼多年了,已經是熟能生巧,完全不需要做任何的手腳了,這人和自己比點數,不正是魯班門前弄大斧?

盛浩早已經透視到馮子豪的點數是六點,不過也沒有害怕,他手輕輕觸碰了桌子。這桌子有靈石的成分,盛浩正好可以傳了真氣過去。

盛浩還真有些感謝這逍遙島的壞境了,天地靈氣濃郁,隨便點什麼東西,都可能有一些殘留靈氣。這樣也方便盛浩做手腳。又有誰能想到盛浩的真氣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五點?」眾人紛紛吃驚,這不像是馮少的本事啊。難不成馮少是在故意讓人了?

「馮少,看來我運氣可能比你好一些,是不是?」盛浩淡淡一笑,剛要伸手揭開,卻又收回了,「如果是六點就算我贏了,是不是?」

「六點自然是你贏了,只不過就怕是一兩點了。」馮子豪不明白自己怎麼失誤了,但是對方竟然敢來賭,剛才必定是扮豬吃老虎。對方得到的一定是六點,自己雖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憑藉靈力調整為一點。這樣開出來,也不算是輸了。馮子豪偷偷催動了靈力。

「哎,我這輩子幾乎都沒有得到過六點,但是難得和馮少碰面了,說不定運氣會好點了。」之前,盛浩就是一邊透視一邊控制著拿到了六點,要揭開之前,盛浩透視到了篩子的點數被馮子豪弄成了一點。這靈力果然和真氣有區別。若非有透視,只怕自己根本不能知道點數已經被人改變了。

「開。」

「怕什麼。」

眾人紛紛叫道。

氣氛變得活躍了起來。

「那麼我開了。」盛浩帶著徵詢地看向了馮子豪。

馮子豪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心裡卻樂了,這小子開出來之後發現是一點,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

雖然馮子豪是一個靈力者,不過知道的並不多。否則肯定沒有人敢和他賭博了。

「六點?」馮子豪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這怎麼可能?」不過他肯定不會說自己做過手腳,那樣會更加丟臉的。只能猜測這個人本來沒有真才實學,也不是搖到了六點,而是自己幫他弄成了六點。這樣一想,馮子豪真想打了自己一巴掌了。

「似乎我真的是運氣很好,否則也不可能贏了?」盛浩淡然一笑。

「走吧。」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馮子豪也不會忘記自己答應過的。

「那個女人如此漂亮,你們說馮少是不是故意輸了的。」

「哈哈,你們還真是別說,如果有這樣的女人陪著我,我也願意輸了。」

「不過那個女人似乎有了男人。奇怪了,我們這什麼時候有了如此傾城傾國的大美人了?」

就在盛浩等人走了不久,眾人便開始議論紛紛。

盛浩和鬼雪帶著馮子豪到了附近的一家餐館。這家餐館是整個城市最好的餐館。

馮子豪讓下人在外面,便跟著盛浩和鬼雪進去了。

進去之後,鬼雪點的菜可以說都是馮子豪喜歡的。

「姑娘似乎對我的生活習慣都很了解?」馮子豪頗為奇怪,難不成這個女子暗戀自己已久了,只不過是利用盛浩來如此而已?想到這,馮子豪便去抓鬼雪的手。

鬼雪皺著眉頭避開了。

「馮少,你剛才輸給我了,應該會答應我一個請求把?」盛浩強忍著怒氣。

「什麼請求?」馮子豪臉色十分難看。

「我們要去靈犀島,所以希望五行靈力者能夠幫忙。」盛浩說道:「另外四個已經答應了。」

「是吧?」馮子豪喝了一口酒,「不過別人答應,我為什麼要答應?」

盛浩問的直接,馮子豪也拒絕得直接。

「馮少,這對於你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何樂而不為呢?」盛浩伸出三根手指,「我願意拿出三枚極品靈石。」對於這種看不順眼的,盛浩索性直接開出了條件。馮子豪也不需要做什麼大事,就能夠拿到三枚極品靈石,這應該是很不錯的了吧。

「極品靈石?我怎麼確定你有極品靈石?」馮子豪不置可否。

「這種東西,真假很容易辨認。」盛浩攤開雙手說道:「難道不是嗎?」 「道理是這樣,不過我還是不想答應,今天大家不醉不歸,如何?」馮子豪對著鬼雪露出曖昧的笑容。

「我們先吃點喝點吧。」鬼雪知道氣氛還不夠,要說服一個人本來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便讓盛浩別胡來。

三人喝到了半夜。

「馮少,這個事情……」盛浩依舊清醒。

「醉了,我先睡一覺,明天再說。」馮子豪突然站起來,似乎真醉了,走路是東倒西歪的。不過他並沒有朝著門口走去。反而是走到了鬼雪的旁邊。

鬼雪的實力不如二人,倒是暈了不少。

馮子豪突然朝著鬼雪倒了過去。盛浩眼明手快,伸手扶住了馮子豪:「馮少,我送你回去吧。」

馮子豪推開盛浩,冷冷地說道:「你們既然要求我,就必須按照我說的去做。」

「哦,按照你說的讓你做一個太監嗎?」盛浩如何不明白馮子豪的意思,但是他絕對不可能為了救喬靈就讓鬼雪做出這樣的犧牲,這不是盛浩做事的風格。只怕喬靈醒來,知道了這個事情之後,也必定會自責吧。

「既然你們不同意,就趕緊消失在我的面前。」馮子豪指著門口,臉上再無一絲醉意。

「盛浩,只要他願意幫忙,我……鬼雪心裡十分委屈。

「聽到沒有,你的女人都同意哦。」馮子豪舔了舔舌頭,「本來我已經給你面子了,只要醒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你也不用丟臉。不過現在,你說什麼我都不可能答應了。」

盛浩把鬼雪給拉起來:「走。」

「走?你們走得了嗎?」馮子豪笑道:「本來我是給你們一個主動的機會,到時候說不定就會幫忙。但是你們既然不同意,我就自己來了,也不用感激你們。」

馮子豪身子一晃,坐在了門邊的地上,意思是盛浩和鬼雪想離開的話,除非和他動手了。

「看來你是對自己很有信心?」盛浩火氣上涌,直接抓住了馮子豪的衣領,將馮子豪給提了起來。

「什麼?你?」馮子豪大驚,明明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實力等級比自己的還弱,可是一眨眼,就被盛浩給抓住了,不論他怎麼催動真氣,竟然都無法掙脫。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馮子豪慌了。

「你不用管我是什麼人。」對於這種人,盛浩也不客氣了,不過還是留下了三塊極品靈石:「明天下午到鬼門來找我。如果再不聽話,我滅你滿門。」

「是,我不敢了。」馮子豪苦笑道。

「知道就行,本來是想和你好好說話的,但是你自己作死。」盛浩將馮子豪重重地扔在了地上,便帶著鬼雪走了出去。

「大俠,你們別走的那麼快啊。」二人剛出了門口,馮子豪竟然追了上來。

盛浩火大了:「怎麼,非得讓我殺了你不成?」

「不是那個意思。」馮子豪突然從身上掏出了一塊魚形玉佩,遞給了盛浩。

「給我的?」盛浩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大俠,你如此厲害,我可不敢做你的仇人,你送了我極品靈石,我也送給你玉佩,這東西對於修鍊還是有很大的幫助的。雖然比不上極品靈石,但是勝在長久。」馮子豪彎腰說道。

「是嗎?」盛浩掃墓了這玉佩,發現確實是有輔助修鍊的作用。掃描之後,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只不過盛浩和鬼雪剛離開了十多分鐘,馮子豪便帶著人追了上來。

「你還要送什麼東西給我?」盛浩點亮了丹火,卻看得出馮子豪風是來者不善。

「小子,你今天把你的女人留給我了,我就會放過你。否則你就去死吧。」馮子豪抽出了腰間的短劍。

「你剛才不是剛被我揍了?皮癢了?」盛浩有些古怪地看著馮子豪。

「我被你揍了?哈哈,你想太多了。」馮子豪哈哈大笑,「逗你玩而已。」

「看來你是皮癢了,一天不被人走揍就是不舒服啊。」盛浩晃了晃鬼雪的身體,發現對方還是有些暈暈的,不過倒也沒有在意,對方雖然十多個人,不過卻只有一個馮子豪能勉強算是高手,剩下的實在都是渣渣。所以盛浩也沒有把這些人放在眼裡。

「哈哈。」馮子豪突然手指微曲。盛浩也看到了這個動作。突然之間,盛浩感覺到身上的真氣快速地被吸入了魚形玉佩之中。

「哈哈,盛浩,你這個大傻逼,還真以為我送東西給你呢。你現在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吧。」馮子豪哈哈大笑。

原來這玉佩很特殊,還能吸收修鍊者身上的真氣。之前,馮子豪就曾經通過送東西給人的方式,其實就是為了吸收別人的真氣。

這玉佩在沒有受到靈力催動前,確實和正常的玉佩差不多,所以盛浩也沒有能夠發現什麼。

「怎麼樣,這回是不是要跪著向我求饒了。」馮子豪慢慢坐下。立刻有一個小弟給馮子豪坐人凳子。

「「求饒?」」盛浩心中一驚,自己身上的真氣確實是快速地流入了魚形玉佩之中,不過好像還沒有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吧。盛浩對真氣的掌控早就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便試著收了一下。只是一瞬間,盛浩修鍊出的真氣收入了丹田之中,玉佩空間里的真氣自然而然地流了出來。這真氣快速地湧入了魚形玉佩之中。盛浩試著去抓那塊魚形玉佩,不過竟然無法將玉佩拿走。玉佩依舊是緊緊地貼在了盛浩的胸口。

「哈哈,小子,這玉佩不把你地真氣給吸收完,是不會離開地。」馮子豪得意洋洋地說道。

十多分鐘之後,那玉佩突然發出了血色的光芒。

大功告成了。馮子豪自信玉佩已經將盛浩的真氣給吸光了,否則也不會發出這樣的光,便催動靈力,將玉佩收了回來。

「你們,給我去揍死這個小子,記住,不要動他旁邊的女人。」馮子豪拿著玉佩,開始吸了裡面的真氣,這玉佩里的真氣竟然如此精純,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好像直接就能夠拿來用了。這對於馮子豪來說簡直就是意外之喜了。

不過馮子豪突然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這玉佩的光芒似乎耀眼過度了啊。

馮子豪的一眾小弟還沒有動手,就都摔得飛了出去。

「看來這個女人的實力也不錯啊,正好拿來練練。」馮子豪瞥了倒在地上的眾小弟一眼,還以為這些人都是被鬼雪給打倒的。馮子豪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更加開心了。

「哈哈。」就在馮子豪發出笑聲的時候,那玉佩突然爆裂開了。

轟的一聲,不少的碎片直接插入了馮子豪的身體之中。原來玉佩空間里的真氣實在太多了,這塊魚形玉佩和盛浩的玉佩相比自然是差多了,根本就承受不了那麼多。所以離開了盛浩的身體之後,反而出了問題。如果是留在盛浩的身上,這玉佩就算承受不了那麼多的真氣,也會因為裡面的真氣和盛浩的身體早已經熟悉而留回去而已,根本就不會鬧出這麼大的事情。

當然了,也是馮子豪收的早了,若是時間更長,剛才爆炸的威力就不是將他弄出了皮外傷而已了。

「馮少,看來你也不過如此啊。」盛浩含笑道。

「你別得意,我不過是受了皮外傷而已。」馮子豪也沒有心情把那些碎片拿出來,而是先對付盛浩,不過他的手剛到了盛浩的面前,就被盛浩給抓住了。

盛浩冷冷地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答應我的事情,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了。」 「你不計較我還要計較呢。」馮子豪根本不相信盛浩還有實力,而且自己雖然被抓,卻也沒有感受到真氣,只能猜測盛浩的力氣大的驚人而已。

「找死。」盛浩不再猶豫,將馮子豪的手臂一扭。馮子豪根本沒有想到盛浩會沒有事情,所以根本就沒有做好用真氣防守的準備。

「啊。」馮子豪發出殺豬一樣的叫聲這聲音,甚至不少睡夢中的人給弄得驚醒了。

盛浩踢了馮子豪的丹田一腳,直接將馮子豪的丹田給踢碎了:「你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了。明天來鬼門找我,我還可以幫你恢復,如果你覺得自己很牛逼,可以試一試。」

盛浩說完,帶著鬼雪揚長而去。

走了有一會了,鬼雪剛才被那一聲豬叫聲弄得醒了八九分了:「盛浩,他真的成了廢人了?那麼我們就很難聚集五個五行靈力者了。」鬼雪雖然不是故意,但是話中還是有了一絲責備。

「你放心吧,我知道尺度,他的問題,我可以解決的。」盛浩其實是故意的,面對馮子豪這種人,也只有讓他害怕,讓他有求於自己了,否則他根本不可能幫自己辦事的。

「嗯。」鬼雪還是有一絲擔憂,畢竟馮家的實力還是很強的,而且還有一些特殊的高手。

「你放心吧,只要他家沒有結丹期之上的高手,我都能解決。」盛浩知道鬼雪在擔心什麼。

「嗯。」鬼雪也是親眼見過盛浩秒殺了一個大家族的。

盛浩帶著鬼雪回到了鬼門。鬼雪之前是清醒了很長的時間,不過純粹是被馮子豪那豬叫聲一樣給驚醒的,回放假之後,又有些暈暈沉沉的了。

盛浩扶著鬼雪躺好了,怕鬼雪尷尬,便躺在了地上。

「盛浩,你還是上來睡吧。」鬼雪紅著臉說道。

「我上去睡?」盛浩又睜開了眼睛,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你和我既然要裝夫妻,還是順其自然的好,否則很容易露餡了……」

既然鬼雪都不在乎,盛浩也就沒有多想,便躺在了鬼雪的旁邊。鬼雪呼吸加快,不過本來就有了醉意,所以很快就睡著了。盛浩強行壓制住心裡的那團火,這才漸漸克制住了,不知不覺間也陷入了夢想之中。也不知道多久之後,鬼雪夢中身體變得冰冷起來,便下意識地亂抓亂摸,最後是躺在盛浩的懷中睡著了。

鬼雪動了之後,盛浩就有所察覺,不過發現對方是睡夢中的動作,也不想吵醒鬼雪了。便忍住了。

一時無事,盛浩突然想到了玉佩空間里的靈獸。既然要去靈犀島了,不知道要面對多少靈獸,多了三個幫手也是沒有事情的。盛浩便幫穿山甲,獅子和喵喵都提升了實力。這些事情也不子雜,複雜,甚至鎖定之後,哪怕盛浩睡著了,也能繼續給這幾個傳真氣。更何況這三隻傢伙待在玉佩空間里的時間足夠長,對於這些真氣的吸收速度也超過了一般人。

清晨。

當一縷陽光照入之後,鬼雪自然而然地睜開了眼睛。她正想看看旁邊的盛浩,卻發現自己躺在了盛浩的胸口。她本以為是盛浩胡來,不過確定自己的衣服還是完好的,而且自己身上並沒有任何的疼痛,也就放心了。再看到是自己緊緊抓著盛浩的手……

鬼雪這才回想到了昨夜的夢。

夢中,她的身體變得冰冷,便試著尋找溫暖的地方,試著生火,可是都失敗了。直到最後,是看到了盛浩。盛浩的身體突然發出了火光。鬼雪便抱住了盛浩。

根據夢境推測,自己在夢裡很可能胡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