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吃吧,我加了點香料。」

瓊兒帶著自豪的語氣顯擺,陳青卻臉一虎,「以後煉丹不要胡亂添加亂七八糟的東西,要知道就算是無害之物,有時候跟某種藥草碰到一起也會起反應,萬一煉成了毒丹,豈不是害人害己。」

「哦……」

賣功反遭訓,瓊兒扎著腦袋不敢吭聲了,裂不赦卻是一笑。

「傻丫頭,還不跪下拜師!」

玲兒聽到這話,才意識到陳青態度大變,這是因為已經認可了自己這個徒弟,心中那點委屈立刻煙消雲散,立刻跪倒在地三拜九叩。

「徒兒拜見師傅。」

說著她還伸出了手,陳青苦笑,這丫頭這是索要禮物呢!

這可是自己正式的第二個徒弟,雖然說主要是為了與裂不赦打好關係才收下,可收了就是收了,以後就是自己徒弟。

「你是我陳青門下第二大弟子,還有個師兄,叫龍兒。既然是我徒弟,見面禮是少不了的。」

一座分身塔從陳青手中飛出,這座塔也屬於火系,跟著瓊兒倒也般配。看到陳青出手大方,上來就是仙器,瓊兒更是滿心歡喜。

可這僅僅是第一件而已,一個通體火紅的丹爐被陳青取了出來,親手遞給她。瓊兒一把搶過,比分身塔還要喜歡。

兩件至寶送出,裂不赦也感受到了陳青的富有和出手大方,當看到陳青還在往外掏東西,眼睛也鼓了出來。

一顆青色果實又被陳青塞進瓊兒手心,澎湃的生命之力讓裂不赦都眼饞,一看就是延長壽命的至寶。

「把它吃了,小心被人搶去。」

這可是給自己徒弟的東西,可不想瓊兒孝敬給其他人,聽到命令,瓊兒雙手捧著生命果小心的咬了一口,當果肉化成汁液進入口腔,忍不住就大口吃起來,很快吃個了乾淨。

「把這個也吃了。」

又是一個玉瓶遞過去,裡面有八顆丹藥,那是一套補魂丹,瓊兒趕緊吃下,看得裂不赦都咽了口吐沫。

想給的東西太多了,陳青撓撓頭,乾脆的從自己儲物戒指倒出來一大堆,接著將這些東西打包放進單獨一個普通儲物戒指里,拋給了瓊兒,瓊兒已經震驚的呆在了那裡。

「別省著,用完了在找我要,裡面也有我的煉丹心得,不許給別人!有事讓分身塔器靈聯繫我,沒事就在塔里闖塔修鍊,隔些日子我要檢查進度。」

「師傅,你不讓我跟著你啊?」

瓊兒小心的問出聲,陳青笑著搖頭,「你有分身塔,想見我很方便,我還有一大堆雜事要處理,你在身邊不方便。」

被陳青拒絕跟在身邊,瓊兒不滿的崛起了嘴,她在這島上早就呆膩了,立刻挽住他的胳膊開始撒嬌。

「師傅,你就帶我出去吧,我保證不給你添亂。」

那點小心思立刻被陳青看穿,又是笑著開了口,「你這座分身塔可以連接我的通天塔,通天塔有九百層虛幻世界,九十九層真實世界,裡面千奇百怪的地方無數,足夠你玩的了。對了,你讓塔里人給你準備些魂粟食用,那東西可以穩固靈魂,一定要堅持吃,不許挑食。」

就像是再哄自己的親生女兒,瓊兒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趕緊對分身塔認主。趁這個時間,陳青向著裂不赦施禮告別後飄然而去。

「哎……那老傢伙慘嘍!」

看著陳青消失,裂不赦感嘆出聲,將分身塔認主完畢的瓊兒正好聽到。

「宗主怎麼會慘了,他可是狂神!」


「傻丫頭,你這拜師的見面禮我都眼饞。你師父富甲天下,擁寶無數,老傢伙若是拿不出像樣的東西,豈不被人笑話!老七拜師那天可有熱鬧看嘍!」

瓊兒的眼睛立刻發亮,「對哦,若是給的東西不好,我師父豈不是吃虧了。不行,我得派人告訴宗主我都得到了什麼,他總不能給得比這差了。」

說完她壞笑著去安排人送信了,弄得裂不赦也滿臉的期待,想到狂神這下會真的抓狂,立刻開懷大笑。

離開浮空島嶼的陳青不知道瓊兒的小動作,直接返回到下方通天塔內,換了一身冰晶盔甲后就傳送到了金屬帝國機械神殿外圍。 如今的機械神殿被厚厚的堅冰包裹,常人根本不敢靠近,只能是派大軍將周邊封鎖。而陳青則是從一座冰系的分身塔里走了出來,直接出現在冰山腳下。

為了尋找神殿入口,冰山已經挖成了很多跟蜂巢一樣的大洞,神殿入口的大門已經挖出來,但是冰雪生物們根本弄不開。

穿著一身冰晶甲的陳青都能感受到這裡的刺骨寒意,對神靈的實力又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神靈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是毀滅性的後果,整條藍色的冰雪長廊,不知道多少年後才會融化,也許一輩子都融化不了。

沿著通道邁步走進通道,裡面的寒意更加冰冷刺骨,渾身都感覺僵硬。當看到通道盡頭金黃色的大門,陳青知道冰雪生物們為何打不開大門了。製造大門的金屬竟然跟製造黃金十二宮和黃金魔方一樣,這種金屬堅不可摧,還有自我修復能力!

看著華麗的金黃色大門,還有門邊兩個身高達到十餘米,已經被冰封的金屬人,陳青也撓了頭,滅魂刀狠狠的劈了上去,跟預想的一樣,只留下一道划痕,接著消失不見。

難道放棄探索內部尋找勞德?

這個念頭一起,陳青就立刻否定,不論如何,勞德的生死他必須要心中有數。

像這種大門一般都是從內部開啟,徹底隔絕內外,連惡鬼也休想進去。大門進不去,牆壁也休想,絕對有更嚴密的防禦措施。

難道這點小事也要去找大師兄?

這個念頭又從陳青腦中冒起,接著苦笑一聲摸摸鼻子,請神靈出馬,再堅固的防禦措施估計也沒用,不過這點小事請請人家出手,貌似有點丟人啊!

「金屬帝國真特么有錢啊!」

陳青感嘆著伸出手,慢慢摸向大門,這種金屬他已經派人收購,可加錢貴的離譜,不但稀有還是煉製頂級仙器的絕佳材料,外面只是有價無市,有錢你也買不到,也不知道金屬帝國怎麼弄來這麼多。

「你來啦,最終我還是沒有敗給你,你請神靈出手,我不甘心……」

當陳青的手掌摸到大門,這道信息突然傳進腦中,讓他一愣。這正是勞德的聲音,可以聽出話音中無限的怨念。

「他還活著!」

陳青感嘆出聲,接著手掌一拍大門,堅不可摧的大門竟然緩緩打開了,接著一道紅芒就射了出來,陳青趕忙閃避。

「啊……」

一聲慘叫響起,身後的一個冰魔被紅芒洞穿,隨著紅芒的一掃,他和周邊的同伴全都被切成兩半。

紅芒只是出現了一瞬間,就造成了十餘人傷亡,接著就消失不見。陳青揮手召喚出樂鬼,想讓它進去查看,可樂鬼剛一出現,沒走幾步就變成了冰雕!

見到沒有實體的樂鬼都被凍住了,陳青徹底愣了,沒想到大師兄如此恐怖,發出來的招式簡直能冰封一切!

寒氣湧入打開的大門,肉眼可見的也鋪就了一條藍色堅冰之路,陳青歪頭往裡看去,眨眼江裡面的大廳已經被藍色堅冰覆蓋,很多金屬人還擺著要進攻的姿勢,可卻一動都不能動。隔絕內外的大門打開,它們也被寒氣侵襲了!

在金屬人中,一個渾身金黃有著鼠頭的高大金屬人最為顯眼,看到它陳青笑了,這是黃金十二宮的金鼠。

邁步走進大廳,來到金鼠的近前,陳青又皺眉了,這金鼠如今被包裹在一層藍色透明冰層中,只得一揮手讓外面的冰雪生物進來,一指金鼠的後腦,一個冰人就走來,對著後腦的堅冰就開啃,很快露出了裡面的金屬。

一套工具被陳青取出,他還記得如何打開黃金十二宮的腦部,當初勞德將辦法毫不藏私的交給了他。

密鎖很快被打開,露出裡面的顱腔,當他滿心歡喜的要取出金色金屬水晶,卻咒罵出聲。

「混蛋啊!」

原來原本顱腔內除了金屬水晶,就應該是一些極其精密的零件,可如今裡面全都是碎渣,就連金屬水晶也成了粉末,金鼠竟然啟動了自毀,除了一個空殼,什麼都沒留下!

「算你狠!」

這絕對是勞德故意這麼做的,讓陳青大喜后又大悲,陳青深吸幾口氣,讓冰雪生物將所有金屬人都處理掉收起,並且拆走一切能拆的東西,大步向著大廳盡頭走去。

大廳的盡頭同樣是一道門,不過卻不再是那種金屬製造,陳青輕輕一推也開了。趕緊躲到一旁,卻沒有紅色光芒射出來。探頭一看是條通倒,通道盡頭是通往上層和地下的階梯,滾滾的寒氣湧入,地面和牆壁上同樣快速的被藍色堅冰覆蓋。

再次邁步前進,很快來到了階梯的分岔路口,卻看到牆上有字。

『我在下面等你。』

看到這些字,陳青直接伸出了中指,什麼叫在下面等我,讓人看著心裡怪怪的!

揮手讓跟在後面的冰雪生物探索上面,陳青邁步沿著階梯向下走,沒有多久,就又看到了一道金屬大門,當手掌貼上去,勞德的話語再次傳來。

「嘿嘿,快被氣瘋了吧?黃金十二宮,你一個也別想得到。」

勞德帶著暢快的笑意,陳青臉色有點扭曲的一聲沒吭,咬牙推開了門,立刻有一道紅色光芒射出。陳青沒有大意的忘記躲閃,可後面又有冰雪生物遭了秧,把他們嚇了一大跳。

等了一會兒陳青才帶著冰雪生物們進入,果然如勞德所言,金牛再被冰封的那一刻,也選擇了自毀。陳青只能一臉寒霜的推開另外一道門,沿著階梯繼續往下走,來到另外一個房間的大門前。

「這裡很久以前是座出產製作黃金十二宮金屬的礦坑,後來才改為神殿所在地,最下層才是真正的核心區域,我在這等你。」

手掌貼在大門上,勞德的話語又傳來,陳青露出個笑容,沒有伸手推開,而是惡鬼們從手心噴涌而出,穿過了大門進入內部,這道大門只是普通的貴重金屬,再也不能阻擋惡鬼群的進入。

惡鬼群一衝進去,就爆發出激烈的打鬥聲,正當陳青洋洋得意時,大門突然一鼓,接著就爆開了。金屬碎片四處亂飛,雖然傷不了陳青,可弄得他異常狼狽,這是裡面的金屬人發現外敵來襲,乾脆的將大門炸毀,任由可以冰凍一切的寒氣湧入。

鬱悶的看著滿地殘骸,自毀的金虎和被冰封的惡鬼們,陳青揮手讓跟在後面的冰雪生物進入,將冰凍的惡鬼敲碎,讓它們消散掉從新回到識海。

「好懷念以前的日子啊,那時你我還是朋友,可如今卻鬧到這個地步,真是命運無常……」

「還記得當初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小小的維修金屬人,只是比別的維修金屬人幸運,有了自己的意識,還遇到了你!」

「野心真是個害人的東西,如果我甘於平凡,這一切也許就不會發生。可我不後悔,你也不會跟一個平凡的金屬人交朋友,甚至對手,不對嗎?」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我是被機械神的殘魂侵蝕了,它讓我更輕易的掌控了金屬帝國,卻又做出很多瘋狂的決定,我想擺脫他的影響,可卻無能為力。」

每一道門,陳青都收到了勞德的信息,他就像是個喜歡嘮叨的老人,一直在說,更像是臨死前在懷舊。陳青試著回答出聲,可對方並沒有回信,這才意識到勞德的話語,是提前儲存在大門上,就等著自己傾聽。

「如果還有機會,我希望你我不是朋友,而是敵人,能夠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十二個大廳,正好夠黃金十二宮全部自毀,最後一道門陳青聽到了勞德最後一道信息。

這原本是一個極大的灰色血池,血池裡浸泡著不少金屬人,可如今沸騰血池也被冰洞,那些始祖人的血液就向藍色水晶包裹嚇得水銀,顯出妖異殘忍的美。

血池中央有個走廊,直通盡頭的一個平台,平台上兩派看起來很威猛的高級鐵浮屠站立兩邊,最後方是個高台,高台上有寶座,勞德渾身插著輸血的管線坐在那裡。臉部已經柔和了很多,進化的都有些像他們的製造者始祖人。可這進化卻被陳青無情的打斷了,再也沒有機會。

陳青沒有動,直愣愣的看著被冰封的勞德,所有的仇怨似乎在這一刻全都煙消雲散,剩下的只有不忍。畢竟是朋友一場,陳青還真下不去手親自毀滅勞德的金屬水晶。


冰雪生物的首領冰魔,邁著大步走了進來,直接從陳青身邊經過,率領一些手下大步向著勞德走去。

「主子,這些鐵浮屠後腦都被打開了,金屬水晶全都沒了!」

冰魔的喊聲傳來,陳青一愣,飛身來到近前。

果然,兩排上百位高等鐵浮屠後腦的金屬蓋全部掀開,零件全部碎裂只剩空殼,裡面的金屬水晶不翼而飛,經過仔細檢查,連殘渣都沒有。不是當人們快進入時自毀,而是提前被人將金屬水晶取了出來。

不光這些鐵浮屠,枯坐在那裡的勞德同樣如此,整個身軀已經成了一具空殼金屬玩偶,看到這裡陳青反而笑了。

「你這傢伙,跑的可夠快的!」

事情已經很明顯,機械神殿和到處都是的殘兵敗將吸引了陳青和狂神門部隊的目光,勞德悄無聲息的給跑路了,天知道如今在那個金屬人的身軀上。

更何況不是所有金屬人都遭到人類滅殺,大量技術型金屬人被人類掠奪進自己領地內,他們將是創造財富的最好工人,想找勞德都找不到。 不過對於陳青來說,這一切都變得無所謂,似乎這就是最好的結局。金屬帝國已經將要徹底毀滅,並且無力回天。勞德活著也是苟延殘喘,想掀起大風浪也很難,就算掀起來了,也跟他陳青無關只要知道他在某個角落活著就成。

想開了的陳青立刻感覺精神氣爽,修為不知不覺又增長了一大截,仙境以後修為的提升,不光要靠修鍊,還要靠心境,陳青這才執著的要毀滅掉金屬帝國。

其實陳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執著些什麼,死在自己手裡的星海人恐怕比任何一個人都多。可為星海人報仇的念頭一起,怎麼也止不住,這就是所謂的執念。

如今金屬帝國已經跟毀滅沒什麼兩樣,大片的土地被鬱金香國佔領,鬱金香家族的人已經急不可耐的想要宣布成為帝國,不過那得等佔領並安穩了全境才可以。而且皇帝還不是鬱金香家族的人,而是他陳青。


帝國稱號可以是鬱金香,但皇帝除了陳青不能有其他人,而且還要宣誓效忠,更要加入狂神門的領導下,說白了就是從今往後,每年都要給陳青的第七脈上交供奉。如果做不到,就算陳青答應,付出了慘重代價的狂神門也不會答應。

這一點鬱金香家族的人全都清楚,他們不但不覺得委屈,反而對此極其興奮,有一個強大宗門的保護,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情。

等到金屬帝國徹底毀滅,聊了個心事的陳青走了,只帶走了蕭媚媚和自己的屬下們,把郁滿紅留了下來。這是郁滿紅自己要求的,一個強大帝國,不能沒有高手坐鎮,陳青心中明白,這是郁滿紅早就預謀好的,弄了個名分后就繼續保護自己的國家。

對於郁滿紅,除了**上的關係,陳青跟她還真沒什麼感情,也就順勢答應了下來,反正有分身塔的存在,相見隨時可以見。郁滿紅也以為自己跟陳青沒什麼感情,只是用身體換取一些必須的東西,可當看到陳青乘坐浮空島嶼離開,一行清淚忍不住的留了下來,陳青的影子,已經深深的刻在她的心裡,今生也只有這一個男人可以進入她的心和身體。

島嶼的邊緣,蕭媚媚跳足遠望著即將離開的鬱金香的帝國和郁滿紅,更是感觸良多,陳青幫她實現了煉丹師和家族崛起的夢想,現如今蕭家已經在鬱金香帝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很多族人都身居高位。這一切都是陳青給的,再看向不遠處喝茶的陳青時,眼裡充滿了柔情,自己要做的,就是盡心儘力的伺候他,盡全力滿足他自己能提供的所有需求。

對於陳青來說,每個地方都不會就留,早就習慣了分別的場面,一邊喝茶,一邊聽著一位屬下的詳細稟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