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賜你不跟著下去看看嗎?」

見念兒和婷婷下車去攔著那十幾名黑衣人,秦晚晴多少有點擔憂,雖然知道念兒很厲害,但是婷婷她不了解,這樣看起來真的很不安全。

「放心吧,就算一個人都能將他們這些全部解決了。」李天賜笑著說道,別說婷婷,念兒自己都足夠將他們全部解決了,而且婷婷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車中看著兩個丫頭一下車,就小跑著上前將十幾人攔了下來。

這十幾人明顯一愣,隨即一個個雙眼發亮的看著兩個丫頭,實在這倆丫頭一個比一個漂亮。

不過這些人也不傻,看到兩個丫頭是從軍車中下來的,所以雖然有調戲的心,但是顧忌之下也沒人動作。

「兩位美女攔住我們有什麼事嗎?」黑衣人的首領撇了一眼軍車之後,還算客氣的對兩個女孩說道。

「有啊,有點小事要和你們商量商量。」念兒大眼睛一眯,帶著一絲調侃說道。

「嗯?有什麼事?」黑衣人順勢問道。

「你們是要去那個別墅里,保護那個人嗎?」念兒沒有直接說,而是故意問道。

「這……有什麼話美女就直說吧,我們要做事呢。」黑衣人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我們也有事啊,就是阻止你們過去,你們會怎麼做呢?」念兒突然一改之前的表情,變得笑嘻嘻說道。

「阻止我們,你知道我們要做什麼?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黑衣人說著話,面色更加謹慎的看了一眼兩輛警車。

「當然知道啊,你們是黑澀會嘛,你不用看那車裡的人,和我們沒關係,是我們兩個來阻止你,他們都不會管的。」婷婷見黑衣一直看軍車,就知道他的想法。

黑衣人聽了念兒這樣一說,黑衣人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謹慎了,並且出現了一絲猶豫,考慮著還要不要繼續進行任務,畢竟他們這些人最不願意惹上正規軍,那下場絕對是非常凄慘的。

「念兒姐姐,這要等到什麼時候啊,我們動手好不好,不用別的能力就物理攻擊好了,免得太欺負他們了,他們都是普通人。」婷婷在一旁對著念兒開口說道。

婷婷這丫頭絕對是個什麼事都不嫌熱鬧大的主,尤其她也知道了這個世界上基本都是普通人就算鬧翻天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物理攻擊啊?我可不行呢,我不會謹慎格鬥術啊!」念兒一聽婷婷的話,頓時小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雖然已經開始踏足修真,體質上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他卻沒有系統學習過謹慎格鬥術。

「啊怎麼這樣呢?那好吧,咱們兩人一人一半,你隨便怎麼樣都可以了,等美食了我教你近身格鬥。」婷婷略微驚訝之後就開口說道。

這倆丫頭有些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而對面的那些黑色會人員有些穩不住了,那領頭的黑衣人思維活動,知道這次可能是要倒霉了,現在進退兩難,甚至不想點辦法,退都無處可退,這樣的話似乎只能拼一下了。

「兩個丫頭片子鬧夠了沒有?你們太欺負人了,今天必須給你們點教訓,給我站好了,否則我開槍了!」黑衣人想到自己的辦法之後就開始了動作,伸手從腰間摸出手槍沒對準了婷婷,隨後對著身後的手下叫道;「將他們兩個給我抓住!」

這些黑澀會有些時候真的是夠熱血,只要老大發話他們真的是什麼事情都敢做,本來還都顧忌著不遠處的軍車,這時被老大一個命令,頓時大腦就充了血,一個個嗷嗷大叫一聲想著婷婷和念兒沖了上來。

「嘻嘻,終於來了,尿布二姐,你七個,我八個哦!」婷婷見這些人主動出擊了,頓時興奮起來,對著念兒說了一聲之後,竟然邁步迎了上去。

黑衣人一愣,自己手裡可拿著槍呢,這丫頭竟然一點也不害怕?或者根本就知道自己不敢開槍?

他還真的不敢開槍,雖然是黑色會刀口上舔血,但是真的到最後還是想活著,如果一旦開槍,那別說他這點人,就算再多幾十幾百倍也沒用。

猶豫的時候,婷婷一斤的面前,小丫頭滿臉興奮,伸手一個秀拳會出對著黑衣人的右肩打了過去,看上去有些輕飄飄的感覺。

黑衣人看到這一拳對著自己打來,頓時滿臉不屑,這樣的話他根本不需要用槍了,自己好歹也是個爺們,一個女孩的花圈秀腿還搞不定?

想法生出,黑衣人甚至都沒有理會這一拳,伸出另一隻手準備去抓住婷婷。

嘭……咔嚓!

婷婷這一拳毫無懸念轟擊在黑衣人的左肩上,嘭的一聲之後伴隨著清脆的骨裂聲,隨後黑衣人的身體直接向後倒飛出去,將幾名剛剛衝到近前的黑色會成員撞到在地。

「這麼不結實?才半分力氣都沒用呢!」婷婷一圈奏效,還不往一臉鄙視的說了一句,隨後身體一晃直接迎想另外那些人。

念兒在一旁看著婷婷如同蝴蝶一般的動作,在幾名黑衣人之間來回輕盈穿梭,不是一拳一腳的就將一名黑衣人放到,心中十分羨慕,可惜她心中真的學不來,依舊只能動用自己的異能。

念兒看到已經有一部分人沖向自己,頓時收斂心神,小手一揚,一把鐵珠被撒了出去,這些鐵珠開始還算緩慢,可突然間開始調整方位同時加速,對著沖向他的那些人腿部和肩膀部位射去。

至尊學校 噗噗噗……

「啊啊……」

一陣聲響伴隨著痛呼,衝上來的繼任全部在一瞬間摔倒在地,腿上和肩膀出都出現了數量不一的血洞,想站起來根本沒有絲毫力氣。

說起來念兒這邊倒是比婷婷那邊乾脆多了,一個呼吸就結束了戰鬥,而婷婷還在一個個的解決著,這丫頭似乎來了興緻,根本不著急我結束戰鬥,一拳一腳的和這些黑澀會鬥了起來。

這些黑衣人開始真的沒有想過會是這樣情況,兩個嬌滴滴的女孩一個比一個恐怖,尤其那個占咋原地動都沒動的念兒,一揚手六七個人就這樣到底慘叫了,剩下這個雖然正常一點,但是輕飄飄的拳腳一旦碰上就是骨折筋斷。

一共十五人,念兒解決了七個,剩下的八個在婷婷刻意維持下,也僅僅堅持了不到兩分鐘,當婷婷停下動作時,現場再也沒有一個站立的黑衣人,全部躺在地上捂著手腳痛苦翻滾著。

嗚啊嗚啦……

就在這邊兩個丫頭將這些黑澀會人員全部解決的時候,遠處別墅區的入口處傳來一陣警笛聲音。

「嘻嘻,婷婷我們快上車,要麼我們會被警察抓走的。」念兒一聽到警笛聲,頓時嘻嘻一笑,上前拉著婷婷往出走去。

「為什麼?抓我們,那就全部放到唄!」婷婷隨著念兒一邊走,一邊不解問道,他還沒打過癮呢。

「不行,這是規則。」念兒很是正經的說道。

兩個丫頭回到車上,被陳若楠幾女圍著關切了一下,而這時兩輛警車從遠處呼嘯著開來,當看到滿地黑衣人的時候,立刻停了下來,足足過了半分鐘以後,兩輛警車上才下來四名警裝人員。

「這是怎麼回事?」警察領隊下車之後,直接將手槍都取了出來,上前幾步對著一名黑衣人詢問道。

「我們是大金保全公司的,收僱主過來保護他,剛到這就被人襲擊了,那邊,兇手在那邊的車裡!」被詢問的正好是那名黑衣人老大,這傢伙可能是一群人中被婷婷照顧最多的一個,誰讓他是老大呢,全是四肢基本都被婷婷打斷了。

這黑衣人一說,幾名警察才注意到不遠處的兩輛軍車,頓時表情微微一變,被軍方的人打了,他們警察到底管還是不管?

管或者不管都不可能不聞不問,至少得了解一下情況,警察領隊猶豫了一下之後向軍車走了過來。

看到警察向這邊趕來,李天賜微微沉吟,直接對著開車的中士說道;「辛苦你一下,下車說一聲,這些人不需要他們管,只要去別墅內抓人就行了,這些人等下你叫人來清理一下就是了。」

「是,首、長!」中士一聽李天賜的話,乾脆利索的回應了一聲,這時這中士已經不敢多猜測李天賜等人的身份了,連兩個嬌滴滴的女孩子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中士一下車,對著警察領隊一個軍禮,然後取出自己的軍官證,開口說道;「同志,這些人事我們軍方處理的目標,等下我們會處理,你繼續你們自己的任務就好!」

「嗯?同志你好,能不能將事情說的清楚一些,我們接到報警來抓捕持有槍支的人員,和這些人有所關聯嗎?」警察領隊疑惑了一下之後說道。

「這……你可以當成一次軍警合作吧,外面的事情我們處理,別墅裡面的歸你們!」中士斟酌了一下語言說道,他也不敢亂說說明,怕自己的話影響了李天賜的計劃。 警察領隊聽了中士的話,在此眉頭皺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問什麼,涉及到軍方,很多問題就變的敏感了許多,自己做好該做的事就可以了。

沒有再多說什麼,警察領隊轉身招呼手下直接奔著別墅內走去。

「估計他們會更認真了一些呢!」軍車上陳若楠看到這些警察進了別墅,淡淡一笑說道,他做了幾年警察,太了解這其中的問題了。

「只要將人抓走就夠了,看看他能不能出來。」李天賜淡淡一笑說道。

車上人員都明白李天賜的意思,都跟著點了點頭,一群人都盯著別墅門口。

警察進去沒有多久,就將王本善和兩名女子都帶了出來,那個被李天賜打昏過的女子,此時連跳帶叫的掙扎著,不過被兩名警察夾著根本無法掙脫。

「你們帶我回去,也是白費,到了那裡我很快就會出來的。」王本善倒是很鎮定,之前他已經看到了外面的情況,雖然心中已經開始緊張,但是他還是對自己後台還有著一定的底氣。

「少廢話了,不管什麼人,你的問題都已經嚴重了。」警察領隊冷著臉對王本善說道,如果不是有軍方介入,他也可能相信王本善的話,但是有軍方在後面看著,想要出來絕對沒有那麼輕鬆了。

將三人帶上車,警車呼嘯著離開了,而李天賜所在的兩輛軍車,也隨後尾隨這跟上,至於地上的那一群黑衣人,中士已經讓人來處理了,至於中途跑不跑?想跑也要能站起來才行。

警車出了別墅,開了半個小時左右直接到了黃石市的一個公安局,這可不是之前的派出所了,顯然這警察也對這件事有了一定的重視程度。

「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啊?好無聊。」婷婷知道了要在車裡等著,頓時顯得一臉無趣。

「首、長,旁邊有個酒店,要麼您帶人去休息,我在這邊盯著就可以,有變化我可以隨時給您信。」那中士開口對李天賜說道。

「這樣……也好,那辛苦你了,你叫什麼名字?」李天賜聽到中士的話,略微猶豫後點頭答應,他自己的話無所謂,但是自己的女人可不能這麼受罪,最主要還有貝貝在他懷中。

「回首、長,我教王健林。」中士一聽李天賜的問話,連忙回答起來,心中微微有些激動,感覺自己這次的任務絕對出的最是值得。

「好的,我記住了,那我們去酒店了。」李天賜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然後抱著貝貝帶著秦晚晴幾女下了車,徒步向不遠處的一個酒店走去。

其實留下的也不單單是中士,還有李家的四名保鏢也留下了兩名,另外兩名身上有傷,李天賜也讓他們跟著會酒店休息,順便給他們處理一下。

很快到了酒店,雖然開了幾個房間,但暫時都聚集在最大的意見客房內。

安頓好貝貝,李天賜和幾女聚在一起,也都開始關心起秦晚晴,大家還不是很了解具體的問題。

「其實大家都知道,貝貝並不是我生的,但是王本善的妹妹曾經和我關係很好,貝貝的生母也是我們的好姐妹,當初王本善因為有事跑路了,我那姐妹也出了以外,王婷婷也不想管這孩子,我就將貝貝帶在身邊了,這些年到是沒有斷過聯繫,所以這次王婷婷叫我過來說是想貝貝了,我也沒有多想,沒想到一來就看到王本善了,這混蛋竟然想要將貝貝要走,如果是真心對待的話還行,但是他要貝貝根本就是目的不存,他在國外找到了貝貝的外公外婆,是一個國際大財團的老總……」秦晚晴看著李天賜眾人,將事情大致的說了一番。

其實不用說的太明白,當說到貝貝外公的身家時,眾人也就明白了,那王本善就是想用貝貝去索要錢財,或者是去敲詐一番,根本不是為了兒女之情,這樣的人根本連人都不配做。

女人無論四名工作性格,在聊到感興趣的話題都是一樣的,包括婷婷這個真正的修真者都是一連八卦,開始參與進批鬥那王本善的行列當中。

李天賜有些無聊,說了一聲就到了隔壁給兩名保鏢治療了一下傷勢,只是皮肉傷,對李天賜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時間一點點流逝,很快到了晚上九點鐘,李天賜本來是想幾女回房休息,但是都想等著消息,所以都不想去休息,李天賜也無奈,只能陪著眾女繼續聊天,多數時還是眾女好奇詢問婷婷修真界的事情。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九點半,李天賜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頓時讓所有人的目光看了過來。

李天賜也是精神一振,取出手機一看,表情微微變了一下,不是中士打過來的,二十遠在京市的李老爺子的號碼,李天賜也不敢怠慢,連忙接通。

「爺爺,您這麼晚這麼還沒休息?」

「剛剛休息了一陣,被人給我吵醒了,你這混小子,回來了也不主動給爺爺來電話,還等爺爺親自給你打?」老爺子語氣中帶著一絲埋怨。

「咳咳,我不是讓我媽給您轉達了嗎,我過兩天就回京看爺爺了。」李天賜略顯尷尬的說道。

「那能和你親自打個電話一樣嗎?」老爺子有些生氣,不過也沒有多追究這一點,沒讓李天賜再說什麼,話題一轉繼續說道;「好了,我打電話不是來教育你的,是想問你一件事,你是不是見過明家那個小子了?」

「什麼明家那小子?」李天賜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道;「爺爺說的是二姐那個男朋友?確實見過了,人品有問題,配不上我二姐!」

李天賜後面的話說的很乾脆,對那個明少他真的一點好印象也沒有,哪怕對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只要人品好,他都不會反對。

「你小子啊,你既然承認見過,那我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婚事就算了,不過明家老頭子被這事氣的犯了病,估計活不了幾天了,你要是能趕回來,就救他一命吧。」老爺子最後說到。

「嗯?我最快也要後天回去!」李天賜聽出了老爺子的意思傷感,略作猶豫后說道。

「行吧,希望那老傢伙有命挺到你回來,還能多活幾天。」老爺子說道,其實他也是感慨和他一輩的老朋友越來越少,能留住一個心裡也舒服一些。

聊了幾句話,李天賜見老爺子精神很好,想了一下將自己這邊的事情也說了一聲,老爺子一聽這話,頓時有些怒了道;「做的好,一定要從下往上一層層的把蛀蟲給我拔出來,需要爺爺做什麼,你就說。」

「沒什麼,就是給您打個招呼,後期可能需要大伯或者二伯出面吧,就看最後能牽扯到什麼層面了……先不說了爺爺,我這邊來電話了。」李天賜這邊正說著,手機內傳來今電話的提示音,匆忙和老爺子又招呼兩句就切換了來電。

這次是那中士來的電話,李天賜一接通,中士就開口說道;「報告首、長,目標被放出來了,被一輛車接走了,我們小子已經換了車跟在後面,您有什麼指示嗎?」

「嗯?好,你們能不能將他再次抓住?」李天賜劍眉一挑說道。

「這……對方的車牌是政、府三號車,我恐怕沒有那麼大的權利,這個需要我的上級給我批准一下。」中士略顯為難說道,抓人不難,但是難在他小子權利有限。

「這個你放心,很快你就能得到上級的命令了,抓到人,在將他給我送回去,我看看他還能找來什麼人,不要暴露身份,連帶開車的一起抓了。」李天賜說道。

「是首、長,我明白!」中士很是乾脆的回應了一聲。

李天賜掛斷電話,翻出大哥李星天的號碼打了過去,沒辦法,對軍方這一塊,他能找的人只有大哥,要目就的給二伯打電話了。

同了電話,李星天自然要和李天賜嘮叨幾句,不過李天賜一說正事,李星天就乾脆起來,幾句話之後就掛了電話,讓李天賜放心,事情很快就會辦好。

李天賜對李星天辦事自然十分放心,掛斷電話不到十分鐘,中士就在此來電,告訴李天賜人已經抓到了,同時還有個黃台市副柿長的司機。

「哦?副柿長,是條不小的魚呢,你叫人將那副市長也抓了,一起送過去,我等下就去看熱鬧,看看還能牽出什麼更大的魚不。」李天賜一眯眼,這一下就牽出一個副柿長,不知道這副柿長上面有沒有更強的靠山呢。

中士顯然得到了上面的肯定命令,所以對李天賜的話一點也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下來,至於能不能抓到,這一點中士根本沒有懷疑,他們這幾個人不行,上面自然會派人來幫助。

其實這件事說起來是有些麻煩的,軍對和地方原本是互不幹澀的,如今軍方不通過地方就去抓人,而且抓的還是一個處及幹部,這屬於一種違規行為,但是中士卻得到了絕對的命令,那就是李天賜讓他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不需要有絲毫猶豫,所以這才給了中士絕對的自信。 和中士掛斷電話,身邊幾女都上前一番詢問,李天賜將情況和幾人說了一下,其實主要的說話目標只有陳若楠,跟來的幾女中,也就陳若楠對這些事情更懂一些,婷婷和念兒絕對不用指望,秦晚晴了解但是也很少參與。

「今晚這黃台要有地震啊,一個副柿長能牽扯出太多的人了,無論往上或者向下。」陳若楠聽完李天賜的話開口說道。

「牽出多少只要有問題,那就打掉多少,這樣的人身在其位不能為人民服務,留著何用?」李天賜說道。

「是啊,不過這樣的人真的很多。」陳若楠很少見的帶著一絲感慨說道。

「天賜哥哥你們這裡的規則真是麻煩,直接抓了解決掉換個好人多好!」婷婷聽得實在無趣,在她看來只要是壞人,抓了解決掉就是了。

「這裡不是修真界,一切都要按照規則做事。」李天賜微微笑了一下,隨即有些尷尬,這的規則其實只是給那些普通人設定的,有很多人都可以無視這些規則,他自己也是如此,不過這卻不能對婷婷說明白。

幾人閑聊了一陣,李天賜想了一下,今晚肯定官場上會有不小的動靜,但是對他來說已經不用管太多了,只要告訴中士那邊,有動靜就把人抓了就好,一些等明天看最後牽出多少就可以了。

反正一時都不想睡覺,也就一直坐在客廳邊聊邊等著消息,時間很快過去了半個小時,李天賜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讓陳若楠幾人都是精神一振看了過來。

「中士來的電話,看看結果。」李天賜笑了一下,然後接通電話。

「報告首、長,一切順利,胡德副柿長已經被我們抓到,現在和那王本善一起送會公安部門,您還有上面其他指示?」中士一接通電話,立刻彙報道。

「辛苦你了,暫時沒有什麼了,你們就盯著,如果人被放出來就給我抓起來,這次如果再放,抓起來就先秘密進行,審問出來是什麼人保的他們,直接也抓起來,然後有事就等到明天我們一起過去吧。」李天賜說道。

「是,不過首長,如果再牽扯出來人物,肯定不會是黃台市的了。」中士先是應了一聲,然後帶著一絲猶豫說道。

「嗯?說的也是,那剩下的我再解決吧。別說省里的,就算到了京市,一樣沒有人可以逃過這次。」李天賜一愣之後,然後說道,中士說的沒錯,能保住副柿長的,只能是更高一個層次的了,本地的官員已經沒有這個能力了。

中士略有遺憾,他是真的很想這樣陪著李天賜將這事情辦到最後,但是也知道,自己一個小小的士官,能在黃台市折騰一圈已經是極限了,換成省內,他可能一件事都做不到了,這到不是個人能力問題。

和中士最後交代了一番,時間已經接近午夜,李天賜思考了一番,知道今晚雖然黃台市會暗流涌動,但是卻不需要他在做什麼了,一切就看明天結果可以了。

「現在沒什麼事了,大家都休息吧。」李天賜收了電話之後,對著幾女說道。

「好無聊啊,那就睡覺吧,這裡環境真不錯,看著那種大床也很好,我去感受一下,念兒姐姐我們一起住嗎?」看著確實什麼熱鬧都沒了,婷婷也就開始研究起了酒店內的設施,睡覺的大床讓她十分喜歡。

「好啊,你不說我也想說呢,以為你又要去空間陪你奶奶呢。」念兒一聽這話頓時說道。

「都回房睡吧,我去貝貝那邊。」李天賜起身說道。

李天賜這麼一說,秦晚晴頓時面色一紅,因為房間定的時候就是她和貝貝一個房間,李天賜如果不說,過去的話她會很開心,雖然這樣也開心,但是當著其他人面前,多少還是很羞澀的。

「走了,睡覺!」陳若楠白了一眼李天賜,然後扭身出門回了自己房間,心裡倒是沒有什麼不痛快,昨晚他和向紅霞也是被李天賜折騰的不輕相思之苦已經得到了一定緩解,所以他心裡一點也不嫉妒秦晚晴。

幾女都各自會了房間,李天賜和秦晚晴進入卧室,看著貝貝睡的很熟,李天賜有默默關注了一陣,越看這小丫頭越是喜歡的不得了。

「天賜,我們休息吧,看起來貝貝是不會醒的。」秦晚晴見李天賜坐在床邊盯著貝貝半晌還沒動作,忍不住小聲提醒了一句。

「嗯,能一直睡到明天天亮的,我們也休息吧。」李天賜回過神,對著秦晚晴溫和一笑,一些盡在不言中。

第二天一早,眾人都早早的起床,小貝貝這一醒,自然是對著李天賜一陣親昵的沒完沒了,好一陣才算過了勁頭,不過很快就被念兒和婷婷抓了過去,遂讓兩個丫頭比貝貝大了很多,但是說起玩,這倆丫頭完全就是小孩子,倒是和貝貝玩的異常和諧。

眾人吃過酒店提供的早點,再次聚集到了客廳當中,幾女繼續聊天,李天賜一邊看著貝貝玩耍一邊等著中士的電話。

時間到了八點鐘,中士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一開口就給了李天賜一個相當震撼的消息;「首、長,昨晚事情都是按照您安排的去做的,他們再一次被放了出來,被我們抓了關在軍營,他們都已經招供了,保護著他們的人是省內的一個高官,不知道,這些人渣真的做了很多壞事!」

李天賜聽著中士的話,心中就可以想到,這些人絕對不值得自己心慈手軟了,本來還想著如果涉及到只是講個情的人員還能放過一些,但是中士一說這話,這點想法頓時煙消雲散,哪怕自己本身沒有做壞事,但是保護做壞事的人,那就是助紂為虐一樣可恨之極。

「這樣,還需要麻煩你一下,派車過來,帶著抓住的那些人,陪我們一起去一你們的省里吧。」李天賜最後對著中士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