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妖一族並不屬於這片大陸和天地間,關於它們的具體來歷,老夫當年也不算十分清楚…」墨臨又是棋子落地,語重心長道,「所以老夫才說它們沒有什麼來歷,或者說暫時是未知數….」

「天妖一族,難不成我之前在主殿遺址中遇到的那一團邪氣也是源自這些天妖….!」

費仁又是問道。

邪氣?

墨臨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點頭道,「你是說妖力吧?它們修鍊的力量自成一脈本源,不屬於元力和魔力,充斥着詭異邪氣,這也是天妖一族獨有的力量。」

「天妖一族,妖力么….」

聞言,費仁陷入了沉思。

「玄星大陸雖然廣闊無垠,不過在整個茫茫宇宙之中,也不過是一方小小的低等大陸,在眾多小型星域中根本微不足道。」

「據老夫當年所了解的一些關於天妖一族的傳聞,此妖族來自於宇宙中一個大型星域的高等大陸,乃是強盛無比的戰鬥種族,無數小星球和低等大陸遭其蹂躪和毀滅,面對天妖一族的入侵,如果當年大陸各方勢力不團結一致,根本無法抵禦….」

墨臨又是嘆了一口氣,彷彿思緒飄回到了數千年乃至萬年前的上古末法時代。

在當時,天地間的靈氣還未如此匱乏,仙氣也沒有徹底斷絕消失,世間除了帝境大能之外,還存在着傳說中的仙人!

「原來,在萬年以前,玄星大陸上各方勢力曾經也和天妖一族爆發出驚天大戰!」

經過和墨臨的一番對話,費仁的世界觀和認知也是徹底刷新。

原來這片天地間除了人族和魔獸百族之外,還有着天妖一族這種神秘莫測,異常強大的古老種族,而且對方並不屬於玄星大陸,而是來自宇宙外的一方高等大陸!

「天妖一族既然如此強大,然而如今的玄星大陸卻依舊是由人族和魔獸百族主宰掌控,難不成當年那場驚天大戰是我們贏了?」

突然想到了什麼,費仁又是開口道,語氣有些試探。

畢竟,若是天妖一族最後贏得了戰爭的勝利,整個玄星大陸上的億萬生靈便會不復存在。

「當年那場戰爭事關整個玄星大陸未來的前途和命運,為了抵禦天妖一族的入侵,我們人族和魔獸百族各大強者不計前嫌地站在了一起,方才勉強贏得了戰爭的勝利,這場戰爭又被稱之為第一次大陸聖戰。」

「而我們這幫死去多年的老傢伙,當年便是眾人口中的殉道者,為了贏得大陸聖戰而付出自己生命之人。」

墨臨手中棋子又是落下,隨後語氣泰然道,彷彿已經看破了一切紅塵,「只不過,真要說起來….當年的第一次大陸聖戰,我們人族和魔獸百族並沒有算取得完全勝利….」

費仁臉色有些詫異,又是問道,「前輩,何出此言?」

「因為,當年的天妖一族並沒有被完全消滅,我們不過是消滅了它們一部分有生力量,還有一部分天妖餘孽似乎潛藏在如今的大陸暗處,伺機而動。」

墨臨語氣沉重道。

「當年為了阻止天妖一族的入侵,無數強者巨擘隕落,其中不乏真正的仙人,而為了徹底封住天妖一族的退路和援軍,人族和魔獸百族的各大仙人聯手封印住星象天穹,令玄星大陸的星象方位徹底消失在宇宙中。」

「只不過,封印星象天穹的弊端也十分嚴重,那便是會造成仙氣斷絕,世間從此再無仙人誕生!」

聽到這裏,費仁則是臉色一愣,隨後震撼無比。

難怪他以前在古籍中查閱資料時總覺得困惑,為何自從上古時期過後,玄星大陸直至現在已經數萬年沒有誕生過真正的仙人境強者,如果正如墨臨所言,這應該就是仙人斷絕的真相!

「前輩,那您現在到底是生是死?」

費仁又是忍不住問道。

「你這小子,怎麼還在糾結這個問題….」看到對方這麼八卦,墨臨也是有些無奈笑道,「老夫早已死去多年,和當年覆滅上古煉器宗的那一尊羅剎妖帝同歸於盡,如今你看到的不過是老夫殘留的一縷靈魂體罷了。」

「至於原先那些壁畫景象,也是老夫特意遺留,只為了某個能來到這裏的有緣人….」

「羅剎妖帝,堂堂天妖一族的帝境強者,也還是難逃一死!」

費仁臉色感慨。

「這幫傢伙雖然強大,但也不是不可戰勝….」墨臨有些不屑地冷笑道,「當年若不是此魔趁著老夫閉關失敗突然偷襲,老夫臨死之前說不定還能多帶走幾尊妖王和妖將!」

「羅剎妖帝,不過如此!」

在天妖一族,等級秩序森嚴,妖帝為尊!

妖帝之下是謂妖王,妖王之下則為妖將,其中每一尊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綜合實力可以碾壓玄星大陸上的人類武者和各大魔獸種族高手。

哪怕僅是一尊最為弱小的天妖一族妖兵,實力都是堪比人類武者中的武王境高手,尋常武者難以抗衡!

因此,這也是當年第一次大陸聖戰如此慘烈,上古仙人斷絕,無數帝境強者隕落的原因之一!

「如此看來,天妖一族當年在大陸留下的罪孽倒也不少….」

聽罷,費仁臉色若有所思。

。 雖然很少見,但「狂」確實是一個姓氏。

沐鋒不由自主又看了眼前女子一眼,看着她那雙手叉腰、輕咬朱唇的囂張樣子,還有那胸前斤兩。

嗯,確實夠「狂」!

「恩……恩公!」

又聽一聲喘著粗氣、卻無比驚喜的聲音從密林中傳來,就見王啟成撥開灌木從林子裏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調整身子擺正左右肩上兩隻厚重行禮包袱,衝到沐鋒面前來不及說出一句話,雙手撐著膝蓋彎著腰大口喘氣。

肩頭包袱順着手臂滑落,眼見一左一右就要掉落在地,又被他眼疾手快抄住。

「哎呀你跑那麼急做什麼?我不說了讓你別動,等我回去找你么?」狂秋彎腰拍了拍王啟成的背,另一隻手背劃過他的臉頰,「出那麼多汗可不香了呀!一會兒要重新洗澡喲!」

「你你你放開我!」王啟成登時滿臉通紅,即使現在是黑夜都能看到這小子一身的雞皮疙瘩,拎着包袱就跳了出去,乾脆躲到了沐鋒身後。

「喂喂,小相公你怎麼沒良心的呀?要不是最後我出錢安葬了你老爹,你現在還不知道跪在哪家店門口求爹爹告奶奶呢!」狂秋劍庄雙手環胸,不滿地撅起嘴,沒好氣道,「某些人倒好,不過出手打了一拳,啥後事也不管,就被人『恩公恩公』的叫,也不害臊的嘛!哼!」

王啟成本就臉皮薄,被她說得滿臉通紅,又偏偏找不到話反駁。

「行了行了,人不是幫你背了一路行禮了么?」沐鋒嘆了口氣,揉着眉心道,「而且要不是你這不知廉恥的性子,能把人嚇成這樣?」

「哇!好你個『一般般臉』啊,誰不知廉恥了?再說了老娘要臉有臉,要身段有身段,魅力無窮!不像某人,長那麼丑還好意思學人家貴公子耍風流,這才是真的不知廉恥!」狂秋氣得腰間雙刀發顫,酒葫蘆也亂顫,破口大罵。

「我靠忍不了了,再說老子一般般臉別怪我翻臉啊,小心老子帥死你啊!」

「就你,還帥死老娘?真是可笑至極!」

「不許你說恩公壞話!」

「天亮了。」

眼見三人就要掐到一起,江星明淡漠的聲音忽然傳來。

彷彿碰巧一般,她話音剛落,東方天際便露出第一道白光。

幽暗的樹林里清風拂過,隱約帶來樹木伸展、動物蘇醒的聲音,視線逐漸明朗。

不知不覺間,這一夜竟要過去了。

……

「有死人!」王啟成修為最低,直等到視線清晰后才看到眾人旁邊還躺着具屍體,不遠處更是有頭巨蟒被大樹活活壓死,看得他本就白凈的臉龐越發蒼白,不住地咽著唾沫,卻又偏偏不想讓沐鋒以為他膽小,死死攥著拳頭,短短三個字一個發顫兩個強作鎮定。

「大驚小怪,那是剛被你恩公打死的。」狂秋大大咧咧靠在一旁的樹墩上,揭開酒葫蘆蓋子,「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爽!放心啦,那是個壞的不能再壞的壞人,死了也是為民除害。」

「壞人?」王啟成腦子糊糊的,下意識重複道。

江星明抬眸看向狂秋,狂秋到的時候綠影散人已經被沐鋒斬殺了,她應該並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是憑什麼判斷的正邪?

莫非她有什麼特殊法門?

「嘁,長那麼丑,一看就是壞人里的壞人。」狂秋又喝了一口酒,罵罵咧咧的。

江星明沉默地重新閉上眼。

卻聽狂秋又說一句:「更何況,這傢伙還是個『西山客』!」

「西山客?」王啟成彷彿變成了一個沒有感情的復讀機,渾然沒有察覺他所說的這三個字代表着什麼。

沐鋒也微微一愣,這個稱呼對他來說也有些陌生,不過很快便從記憶里找到了相關信息。

所謂西山客,和藏劍徒一樣是一群人的統稱,所有的西山客都隸屬於一個叫做「進西山」的神秘暗殺組織。

沒有人知道這個組織從什麼時候開始成立,也沒人知道這個組織里有哪些人,下到山野散修,上至四宗長老,背地裏都有可能是「進西山」的一員!

就連天琅劍庄歷史上,也有人甘願墮落當過西山客。

由於不知道其中的成員,自然也無從知曉進西山的組織架構、總舵分堂,即使是神啟大陸第一情報網「天公」也少有進西山的資料,且相應資料的價格都十分得高昂。

因此,進西山便成了神啟大陸第一暗殺組織,正邪兩道都想要將其連根拔起,卻往往難盡如人意。

江星明的目光已經再次落在狂秋身上。

雖然綠影散人修為不過六氣境,但只要他自己不說,除非江星明暴力搜尋他的識海,否則也不可能知道他是西山客。

相傳只有你死在西山客手裏的時候你才會知道到底身邊的誰是西山客,那麼這名叫狂秋的女子是怎麼認出綠影散人就是西山客的?

江星明很想知道這一點,但她現在的人設是深閨清冷大小姐,十指不沾陽春水,在外任何事首先都由她的扈從負責。

於是她淡淡看向扈從,投過去一個眼神。

沐鋒看到了,眼角一跳。

擦,我為什麼秒懂她的意思啊?

沐鋒心裏暗罵,嘴上卻對狂秋頗為不屑地道:「啥就西山客了?你憑什麼肯定?」

狂秋撇撇嘴,嫌棄地瞪了沐鋒一眼,道:「嘁,說出來怕嚇死你,老娘幾年前和這醜八怪交過手,差點死在他手裏,我能不知道?」

「進西山的人要殺你?」沐鋒越發覺得狂秋不簡單起來,眼神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打量狂秋,「我也沒看出來你有哪裏特殊啊,莫非發育太好也會上被暗殺名單?」

「找死啊你!」狂秋抓起手邊一把石子就朝沐鋒甩去,側過臉灌了口酒,哼哼道,「看不出來是你瞎,老娘魅力大著呢!」

沐鋒閃身避開,狂秋塞好酒葫蘆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塵土,繼續道:「不過嘛後來這傢伙就不夠老娘我打的了,所以我嫌他太丑不想髒了手,沒想到最後竟然死在你這個一般般臉手裏了,倒也沒委屈他。」

沐鋒:「我總覺得你句句都在罵我。什麼特么地叫做『倒也沒委屈他』?」

「自信點,把『總覺得』去掉。」狂秋眯着眼眸,一手搭在前額上,就著晨光向南望去,回頭問道,「所以,你們也是要去南邊那個秘境嗎?」 江龍目光一寒。

夢雪衝擊基因鎖的情形又浮現在他面前。

夢雪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即吸引了人類的十星尊者也吸引了不少的喪屍和異獸,這能夠說明夢雪當時是有源級位置。

這麼說,是因為夢雪的基因和人類基因不同,也不是異獸和喪屍基因。

要不然,如果具有喪屍基因,那一些喪屍肯定是不會出來狙擊的。

「夢雪的基因,表達出的生命形態比較特殊吧。」

江龍心裏想。

最後來。江龍收服夢雪后,在突破基因鎖的時候並沒有引起任何動靜江龍能夠理解。

因為江龍的合成空間可以遮掩一切氣息,所以在夢雪開啟源極進度並不像在外界那樣造成轟動。

「按照這種情況,源級怪魚的所佔那一個位置,肖紅根本不能用。」江龍心裏想。

現在沒有了位置,對肖紅也沒有什麼影響,肖紅現在的等級才剛剛升到王階,想要達到十星尊者恐怕沒有一年的時間是不可能的,說不定到那個時候新的位置就會產生。

但是喪屍沒有位置的限制,這種情況江龍根本就不知道。

難怪人類實力一直處於下風。

劉老看見江龍莫不作聲,認為江龍被嚇著了,所以他開口說道:「不要那麼害怕,實力達到源級的喪屍和人類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他們等級達到源級可並不具備人類的頭腦,並不會構建源紋,只是有一些能夠誤打誤撞的構建成源紋,所以實力和等級也很低,當然,有少部分實力也相當強悍。」

江龍並不害怕這一些,他只是擔心尊上兩個姐妹。

他想了一會:「好吧,我和你們一起去,只不過西邊的那兩個源級,就不要去邀請了,南邊的那一個你倒是可以帶走的。」

江龍替尊上姐妹做出了這個決定。

江龍每天都能夠收穫不少的基因點,實力無時無刻都在增強,但是對於子軒他們,雖然開啟了源級的進度,可升級已經遇到瓶頸。

在西方,已經很難找到充足的資源讓他們實力不斷的提升。

而且他還想繼續著製造一些源級,在西方肯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而且很難找到充足的資源。

能夠找到一處天晶石髓礦,已經是一天的運氣了,想要繼續尋找到下一個幾乎是不可能的。

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那就是到東域。

那可是有一百多隻源級的喪屍。

如果有源級的喪屍能夠和他們融合,那升起級來肯定是飛快的。

只不過。他還不清楚源級以上的等級是怎麼劃分的。

如果能夠到達東域,肯定能夠弄清楚這一些問題。

雖然東域充滿了未知,可也有了許多的機會,危險也大了一些,所以江龍準備自己過去先看看形勢,再決定讓尊上姐妹要不要故人西。

劉老有點猶豫。

江龍冷哼一聲,手指微動,超級基因噴涌,基因源力通過基因上刻畫的源紋散發出來,來了立刻感到到巨大的壓力,這僅僅是江龍使用重力異能,緊接着其他異能繼續發出。

劉老面色蒼白,在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無限的壓縮,好像是被一座大山擠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