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天啊,我這段時間特倒霉,這不是故意的嗎?」

眾人議論紛紛,不服者眾。

榮護法淡淡地道:「修鍊之道,本就是與己斗,與人斗,與天斗,古往今來,能夠取得成功者,無一不是擁有大氣運的人。一個人的運氣確實是會時好時背,然而對於有大氣運的人來說,即便是在最背的時候,也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不服者可以自行退出,我們不強求。」

聽到他這麼說,所有人都不再多說什麼,說了也沒用。

榮護法一抬手,又是一道光芒射向祭壇,轟轟隆隆聲中,祭壇廣場後面的地面竟然升起了九十九個石門,每一個石門後面都是一片白光,不知道通往何處,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所有人的靈識都穿不透這些白光。

「這是運氣之門,一共有九十九道,其中只有九道門能夠通往下一關,其餘的有的會折返回來,有的會成為死路,最後能夠過這一關的,只有走到下一關的人,折返、進入死路的都將會被淘汰。當然,並不是說進入能通往下一關的那九道門就一定能夠走到下一關,裡面仍然會有很多的岔路,一旦走錯同樣沒有回頭路。」榮護法掃了眾人一眼,淡淡地道。

一聽這樣的測試辦法,所有人都傻了:尼瑪,這豈不是說,僅在運氣之門這一關,便可能會有九成的人被淘汰掉,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以三個時辰為限,走不到第三關視為淘汰,計時開始。」榮護法可沒有要跟他們羅嗦的意思,宣布完開始之後,飛掠而去。

「蚊子蒼蠅,看來你要倒霉了!」趙小草哈哈大笑道:「我記得你的運氣一向非常的背,極度的背,十選一,我看你怎麼通過這運氣之門!」

宇文蒼鋒對他豎起了中指,不屑地道:「說到運氣,估計婊.子的運氣都要比你這牆頭草好,咱們等著瞧。」

「哼!」

「哼!」

兩人眼神交戰,冷哼一聲同時向那九十九道運氣之門衝去,兩人速度差不多,然而衝到之時才發現,他們選擇的門竟然是同一個。

「砰砰砰砰」

兩人臉上均露出鄙夷之色,似是譏諷對方跟著自己選,自是一個不服一個,一邊狂奔一邊交戰,最後幾乎是同時衝進了那道門。

有很多人都認識這兩人,有的覺得他們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於是便跟了進去,有的覺得這兩人根本就是瞎闖亂闖,於是刻意避開了那道門。不過不管如何,因為有時間限制,十多分鐘之後,運氣之門外面還停留著的,不過兩三百人,這些人要麼謹慎要麼忐忑要麼膽小,當然,也有胸有成竹的,葉問龍便是其中之一。

「葉問龍同學,時間只有三個時辰,都過去十多分鐘了。」歐陽可蕊看了看周圍,有些焦急起來。

「你可以自己進去,不必等我的。」葉問龍微笑道。

「要過一起過,別把我歐陽可蕊看得那麼沒義氣。」歐陽可蕊白了他一眼,儼然十分不爽他的話。

「呵呵,算你還有點良心,跟我來吧!」葉問龍微笑著向運氣之門走去,想也沒想,直接向第一道門走去。

「喂,你沒走錯吧,剛才我一直在看著,很少有人走第一道門的,根據一般規律,十選一的概率中,第一個的可能性不到一成。」歐陽可蕊著急地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走錯,試試看吧。」葉問龍笑道。

「你……你不知道?那你為什麼走這道門?」歐陽可蕊無語地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瞎闖唄,大不了出局。」葉問龍笑道。

歐陽可蕊徹底無語,心裡早就把這傢伙詛咒了千次萬次,同時也在祈禱著,千萬別走錯千萬別走錯,但不管她怎麼想,她總是要跟著葉問龍走的,這個……沒有原因。 相比於歐陽可蕊,蘇若語諸女卻是鎮定得多,即便是風青瑤也對葉問龍有著莫名的信任,她們都知道,葉問龍絕對不會無的放矢地選擇第一道門。

不過眾女之中,真正知道葉問龍為什麼如此選擇的恐怕只有蘇若語,因為只有她知道,葉問龍有著比常人敏銳得多的六感和預知能力,更是有著大氣運的人,如果連他都會選錯,恐怕就沒有幾個人能夠通得過運氣之門了。

運氣之門的白光後面是一個隧道,隨著一行人的前行,後面的隧道會自動消失,所以她們只有往前走,不可能回頭。

從踏入第一道門的那一刻起,歐陽可蕊也認命了,開弓沒有回頭箭,也沒有反悔的機會。所以進去之後她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與眾女一起,跟在葉問龍的後面。

不過要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一路上不斷的出現岔道,最開始的時候是簡單的兩岔,到後來有三岔四岔,最多的時候出現過十三岔的隧洞,選擇錯誤一次,便會被淘汰出局。

不過葉問龍的鎮定和輕鬆很快還是感染到了眾女,每遇到一個岔道,葉問龍都幾乎沒有停留和猶豫,一路前行,這也讓她們平靜了下來。

「嗡~~」

一步踏出,眾女只覺得眼前一亮,入眼處,發現他們是處在群山之中,到處都是參天古樹,枯枝敗葉鋪了地面厚厚一層,山林間黑霧壓空,不時有令人窒息的獸吼聲傳來,讓人心生恐懼。

葉問龍習慣性地靈識掃出,卻發現他的靈識在這裡變得沉重無比,只掃出不足一千米遠便感覺到再難擴展出去。

「看,這裡有一塊石碑,上面還有字!」蘇婉兒突然指著一旁道,眾人凝目望去,果見一旁邊豎著一塊兩丈高一丈寬的石碑,石碑上面有字。

第三關:玄天秘境模擬境。

模擬境只有真正玄天秘境的十分之一大,但其中兇險等同於玄天秘境,一旦在裡面死亡不會真正死亡,但會被視為闖關失敗,自動退出選拔測試。

第三關規則:

找到凶獸朱厭,並在其身上取下任何一樣物件,然後找到傳送祭台傳送出去,任務完成。

時限:七天!

「這應該是最後一關了吧?」看到石碑上的字,眾女面面相覷,歐陽可蕊砸巴著小嘴道。

葉問龍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關,而且你們有沒有意識到,在這裡死亡是可以退出選拔測試的,也就是,我們在這裡的並不是真實的身體,而是我們的精神體。」

「葉兄,這怎麼可能?」軒轅清萱震撼無比:「我們一路走來,我沒有感覺到什麼時候意識出體啊,這種事怎麼可能會發生?」

「就是啊,如果我們現在真的是精神體,那肉身又在什麼地方?」風青瑤亦是感到不可思議。

葉問龍苦笑道:「我想很可能是剛才在我們踏出光門出口時的那一瞬間地的恍惚吧,如果我所料不錯,光門在那一瞬間,把我們的靈魂和肉身分開了,肉身被傳送到了某一個地方,而靈魂體卻被送進了第三關玄天秘境的模擬境中。」

其實他先前已有所覺,只是環境變化太快,此時想通了其中的關竅,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與肉身之間的一絲聯繫。

不過正因為如此,他才更加感到震撼,趙家竟然強大到這個地步了嗎,竟然能夠左右人的肉身和靈魂的分離?要知道,這種靈肉分離的效果可是跟絡意識類分離不同,這是真正的身體和靈魂分開,而且更可怕的是,除非能夠完成任務,否則只有死亡才能退出選拔。這不是現代的人類科技或者他所知的手段能夠做到的。

「這不奇怪。」蘇婉兒道:「很多上古秘境都有這種神秘莫測的能力,這種魂體分離的現象並不離奇,據我所知,在地球有一個真靈秘境也是一個上古秘境,此秘境能夠讓人以入夢之法進入其中,同樣的是以靈魂體入境,而且靈魂體在真靈秘境中擁有十次復活的機會,十次之後,試練者才會從夢中醒來,死亡的次數越少,靈魂體得到的提升就越大,而對肉身的影響幾近於零,那是真正修鍊靈魂的地方。」

「還有這樣的地方?」葉問龍震撼住了。

「有的,不過我也沒進入。真靈秘境的入口就在地球最大的沙漠深處,如果你感興趣,一年之後剛好可以趕上真靈秘境三百年一啟的時機,到時一定會是強者雲集的盛況,尤其是修真者。」蘇婉兒肅然道。

當然,她就是再嚴肅說話都是軟儂儂慢騰騰的,給人的感覺真是……不嚴肅。

「如果有機會,還真的要去看看。」葉問龍不禁怦然心動。他的神龍訣修鍊與別的功訣不同,第四訣以後可以純以靈魂體修鍊,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在修鍊神龍第四訣以後,靈魂的提升會對身體形成反哺,若是能夠進入真靈秘境修鍊,他的修鍊速度又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模擬的玄天秘境雖然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大,但仍然給葉問龍等人震撼的感覺,因為這裡給他們的感覺,仍然是大,無邊無際的大。

靈識受到壓制、無法用雷羽青梭飛行、沒有地圖這三大困難是葉問龍目前首先要解決的。靈識發揮不了大作用,他在一千米外成了瞎子;無法使用雷羽青梭,讓他的速度只能夠雙腿;沒有地圖指引,他們在這裡連方向都分不清楚。

在這裡,已經不是單靠運氣就能成功了。姑且不說見到強大的朱厭獸后如此從它的身上弄到物件,一旦迷路,他們只能在到處黑霧的大山裡瞎混七天。

所以,在這裡,葉問龍的預感再一次起到了作用,當然,他沒有用到預知,隨著修為的加深,他的預知能力雖然是越來越強,但對這種變異天賦的害處卻也是越來越清晰,那就是他每一次的預知,都會透支一定的生命力。而這種透支卻會直接反映在他的修鍊上,用的多,將會對他的基礎產生影響,對將來可以達到的高度產生影響。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還是不打算用預知的。

一千米的靈識延展範圍雖然不大,不過對於葉問龍來說卻已足夠,他調整了一下隊形,選擇了幾個方向,根據分析和預感的結果,一行人以不算也不算慢的速度推進。

隨著推進的深入,就算是葉問龍利用靈識避開了較為麻煩的魔獸,他們還是遭到了不少小股魔獸的攻擊,半日之後,一行人推進了一千多里停下來休息時,已經遭受十七股的魔獸衝擊,不過以葉問龍、蘇若語、軒轅清萱和風青瑤形成折菱形陣式發揮了極大的優勢,一行六人,除了歐陽可蕊不小心被一隻雙頭蠍咬傷了小腿外,其他人都沒有損傷。

「再往前就是平原地帶,我們先休息兩個小時再前進吧?」蘇若語以徵詢的口吻問道。

眾女都看得出來,這種不間斷的使用靈識對葉問龍的負擔不小,此時的他臉色有點蒼白,其它人不說,蘇若語是看著心疼不已。

「是啊,認也不知道平原裡面會有什麼兇險,這半天來可累壞了,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下。」歐陽可蕊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一塊石頭上。

「要吧,在這裡休息一下……」葉問龍點了點頭,不過他總感覺到有哪裡不對,看著風青瑤和軒轅清萱兩女也坐了下去,三女所坐的位置,是一塊看起來乾淨得一塵不染的石頭。

「不要坐——」

葉問龍心中突然一凜,輕喝一聲刷地向她們撲去。

不過他反應得晚了點,那一塊又平又滑又乾淨的石頭突然變成了一張血盆大口,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將三人吸了進去,葉問龍一手抓住歐陽可蕊一手抓住軒轅清萱往後甩去,但風青瑤卻是一個翻滾向大嘴中滾落進去,巨嘴宛若細密鋼針般的牙齒大力咬合而下。

葉問龍左腿一橫,卡住了合下的牙齒,右手閃電般地探出,觸到了正往裡面滾去的風青瑤,也不管抓到的是哪個部位,一抓一提硬是止住了她的去勢。

「喀嚓——」

鋒利的牙齒咬合而下,狠狠地咬住了葉問龍的左小腿,劇痛傳來,葉問龍卻顧不得理會,左拳砰地轟出擊在怪物疑似的眼上,然而他擊出的力量卻是宛若泥牛入海,那疑似眼睛的部位只是泛起了一道波紋,而他的力量卻消息得無影無蹤。

此時蘇若語也反應了過來,七彩幻刃噌地從她身上飛出,一縷劍光從怪物的身上斬過,劃出了一道水波,怪物渾身顫動了一下,葉問龍趁機一個膝頂,大喝一聲「開——」,登時將怪物的大嘴給頂了開來,右手一抽,將風青瑤從怪物的嘴裡扯了出來摟在身上,與此同時,左腿靈力迸涌彈踢而出,身形閃電般後退,瞬間退出數十米外,心有餘悸地道:「酸他妹的,這是什麼怪物!」

而隨著他的成功救出風青瑤,蘇若語那邊已然與那怪物鬥了起來。


然而,葉問龍卻是發現,似乎蘇婉兒和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的軒轅清萱和歐陽可蕊都是一臉怪異的看著他,心中正感奇怪,一個綿軟而嬌羞無比的聲音從懷裡傳來:「放……放開我……」

葉問龍低頭一看,登時滿臉通紅…… 葉問龍趕緊把手從風青瑤的柔軟胸脯上拿開,放下她,頗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嘿,你們這是什麼眼神,我又不是故意的。」葉問龍掃了軒轅清萱等女一眼尷尬地道,心中也是頗為無奈,好死不死的一抓就抓到那個位置,難道他想啊……嘿,好像也有點想的,如果有選擇題的話……

「轟」

蘇若語那邊與那怪物的戰鬥也到了關鍵時刻,一道道劍芒斬下,那怪物根本靠近不了她,也終於激怒了它,全身如同一朵銀白色的巨花一般綻放開來,身上幻出彩虹般的光芒,將蘇若語的劍光完全抵擋了下來,同時進行了反擊,一條條花藤飛出,每一條花藤都長達數十米,揮舞起來就象是陸地的八爪魚,蘇若語的劍芒根本根本破不開它的防禦,一個不小心被一根花藤捲住向幻花的中間飛去,蘇若語怒叱一聲一劍斬斷,嗤嗤嗤嗤連出數十劍,這才擺脫了蛛般的花藤糾纏。

「這是什麼怪物?獸不象獸植物不象植物的。」急退下來的蘇若語氣喘吁吁地道。

此時眾人都退出花藤的卷襲距離之外,而那怪物似乎不能移動,只能在原地揮舞著,嘴裡發出宛若毒蛇吐信般的嘶嘶聲。


「那是噬精花,是一種絕跡了幾千年的天材地珠寶,這種花屬於植物生靈,平時偽裝成石頭捕捉獵物,一旦被它吞下,精元會被它吸光,身體血肉則會排出來做為養分。」蘇婉兒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那株噬精花就象是看到寶貝一般。

「小姑,我知道你的丹痴病又犯了,不過程這裡是模擬境,那噬精花可不是實體。」葉問龍拍了拍蘇婉兒的酥肩笑道。

蘇婉兒滿是可惜地輕嘆一聲,看著葉問龍道:「小子,如果真正進到玄天秘境,有機會碰到噬精花的話,一定想辦法給我弄一株回來,這可是煉製小駐顏丹的主要材料。」

「小駐顏丹?」聽到這個名字,所有女孩的眼睛全都亮了,駐顏丹啊,雖然不是大的,但小的吸引力也不容小覬,幾乎沒有女性能夠拒絕這種丹藥。

於是葉問龍同學很悲摧地成了眾女的苦工對像,紛紛向蘇婉兒打聽還缺什麼材料,然後,理所當然地,所缺的材料變成了葉問龍同學進入玄天秘境后必須要完成的任務。

四天後,一行六人跋涉萬里,斬殺了無數強大的魔獸凶獸,來到了一個寸草不生的山脈之前,看到一道巨大的火焰光圈衝天而起,旋即一陣陣驚天獸吼聲眾山脈深處傳來,那吼聲彷彿來自遠古蠻荒凶獸的咆哮,那種來自靈魂的震懾,令得歐陽可蕊等女花容失色,嬌軀顫抖不已。

「這應該是凶獸朱厭的聲音,前面有人在跟它打鬥。」葉問龍不但沒有畏懼,反而興奮地笑了起來,轉臉對眾女道:「你們到先前發現的那個傳送祭壇等我,待我取了那傢伙身上的物件再來與你們匯合。」

「我跟你一起去。」蘇若語上前一步道。


葉問龍搖了搖頭:「不必,那朱厭已經是四階巔峰,你去也起不到什麼大的作用,況且我並沒打算跟它拚命,此事只能智取,不可力敵。」


「那你小心!」蘇若語知道他說的是事實,自己去了反而有可能成為他的累贅。

「小心!」

「小心!」

眾女紛紛囑咐,歐陽可蕊則道:「葉大哥,你還欠我一個承諾呢,可不能掛了。」

葉問龍赫然,那個承諾似乎跟他掛不掛沒有關係吧,在這裡掛了又不是真的掛了。不過他並沒有跟她多說,點了點頭,身形突然消失原地,震瞎了眾女之眼。

「剛才那是……」歐陽可蕊震撼地道。

軒轅清萱也是小嘴張開難掩,過得片刻方才輕嘆道:「神通瞬移,想不到這世上還真有這門神通。」

風青瑤苦笑道:「看來是我們一直在拖累著他,不然以他的神通,恐怕一天就能趕到這裡了。」

眾女對風青瑤的話都深以為然,葉問龍若不是帶著她們這幾個拖油瓶,以他的瞬移神通,一天趕到這裡並不會有多大困難。

其實風青瑤只說對了一半,這裡畢竟是模擬的玄天秘境,屬於精神擬境,雖然模擬了天道法則,但並不是很穩固和健全,葉問龍剛進來的時候還是使不出瞬移小神通的,後來隨著精神體對這個模擬空間的適應了熟悉,他才慢慢的重拾了瞬移小神通,而且也跟模擬玄天秘境和真正玄天秘境的大小比例一樣,他在這裡施展小神通瞬移,每一次的最長距離只有三四百里。

而且純以精神體施展瞬移小神通對靈魂之力的消耗也極大,就算是以葉問龍靈魂力的強悍,也只能連續施展十次左右,在這裡他一天趕四五千里不是問題,但要說一天趕萬里路的話,他的靈魂力也不足以支撐。

山谷之中,十多人正與一頭巨大的凶獸在搏鬥,此凶獸身長十三四米,高近八米,形像猿猴,白頭紅腳,宛若白雲踏著火焰的凶靈,眼如銅鈴,迸射出帶著火焰的精光,透著血紅光芒的尾巴幾與身體一樣長,隨著它的飛撲噬咬而揮舞。

一腳踏下,地面登時現出一個數米直徑的灰粉坑,那是被它腳上的火焰瞬間焚毀;一尾甩出,萬斤巨石登時化為齏粉。一個築基巔峰的強者一劍斬去,卻只是斬下了凶獸的幾根毛髮,凶獸長尾如靈蛇飛劈,登時將這名強者斬為兩斷,焚燒著摔下地面。

凶獸朱厭,這就是傳說中的凶獸朱厭,為天下帶來災劫的上古凶獸。

葉問龍出現在打鬥山谷旁邊的山峰之上,在這裡他看到了好幾個熟悉的臉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