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膽!」東方龍大吼,龍息再次朝潘偉噴去。

踏立而行頂天立地的男人,依然背手面站,站在虛空上方,在龍息噴過來時,一道紫色屏障立在他身前,擋下那道致命龍息。

「該輪到我了。」潘偉伸出左手,對著東方龍猛的砸去,一道散發著紫色的雷電,擊打在東方龍腦袋上。

東方龍見到紫色雷電,車子那般大的眸子,猛的一縮,身體急速扭動著:「爾等敢!」

然而,紫色雷電依然擊打在它頭上,面露痛苦:「有本事待到本帝傷好了再來打一場?」

「受傷了還敢大言不漸!」潘偉在半空中,一步一步朝東方龍走去,就如走在平地上一般,「告訴我,誰鎖住的你?」

「沒有。」東方龍怒吼著,掙扎著。

潘偉嘴角揚起,惡趣味生起:「沒有嗎?那這是什麼?」他的手一抓一握,一條巨大的鐵鏈便顯現在東方龍身上。

這條巨大的鐵鏈,是鎖著東方龍的身體,一直往後沿伸著,也許東方龍有多大,這條鐵鏈就有多大。

但是,這鐵鏈只是鎖著了東方龍的身體,卻並沒有和山壁連接在一起,強大的東方龍卻沒有逃走,這就有點奇怪了。

「你身後藏著什麼?」潘偉站在東方龍的鼻子上,「不但鎖了你的修為,還鎖了你的魂魄,不然你定能逃脫出來。」

這話嚇的東方龍急速扭著身子,吼聲連連:「沒有,後面什麼都沒有。」

「不,有!」潘偉肯定的說道,「且還是讓你害怕的東西?如此,我就更好奇,還非得看上一眼,反正你耐何不了我。」

東方龍怒吼著,卻對潘偉沒有任何辦法,任由他跟踩在自已頭上,然後一步一步朝著它的尾巴走去。

不知為什麼,潘偉越往裡走,越是感到一股恐懼。這股恐懼令他毛骨聳然,心中不安。

走著走著,潘偉飛起來,朝著望不到頭的龍尾飛去,龍很長,終也有到尾的那一刻。

在龍尾處,粗大的鐵鏈鎖著一具石棺槨,石棺槨漂浮在半空中,連接著龍尾身上的鐵鏈,除止之處,再無其他。

石棺槨外面光滑無比,沒有任何的字跡,也沒有任何的畫樣,乾淨的就如人的皮膚。

龍尾一甩,鐵鏈叮叮響,然而那具飄浮的石棺槨卻一動不動,依然穩穩的飄浮著,龍尾也掙脫不開來。

盯著那具石棺槨,潘偉只感覺,心跳加速,呼吸困難,有一種失去最愛人的感覺。

他有一種恐懼,一種不想上前的恐懼。

東方龍的頭扭過來,沖著潘偉噴龍息:「你夠了,回去?」

潘偉淡然出聲:「裡面是誰?」

「不關你事。」東方龍扭著龍頭,獰猙出聲,「馬上給本帝離開,離開。」

它的聲音中帶著顫抖,帶著害怕。

潘偉靜靜站立於虛空,能讓東方龍害怕的,那會是什麼?

石棺槨的小巧,一看就知是裝了人類的屍身,能讓東方龍害怕的人類,那將是多麼強大的王者。

「來來來!」

耳邊忽的傳來一道呼喚聲,引導著潘偉一步一步朝石棺槨而去。

「站住!」

東方龍怒吼的聲音傳入潘偉耳中,令其渾身一怔,猛然醒悟過來,看著石棺槨,輕喃出聲:「你在引誘我?」

潘偉盯著石棺槨,最後一咬牙,飛到石棺槨上方,站立在它的棺面上,赫然發現,本是光滑無比的石棺蓋上面,此時上面居然浮現一張女人臉。

這張臉,潘偉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這是林若然的五官。

「若然!」

潘偉大驚,手腳顫抖,不可能,他不相信裡面的是林若然。

他漂浮在石棺槨旁邊,推開棺蓋,顫微微的朝里望去……

「不可能!」

潘偉滿臉駭色,雙眸瞪大,嘴唇微張,呼吸急促:「這是怎麼回事?」

棺槨里鋪著黃色的綢緞,上面睡著一個絕色大美女,和活人無異,就如睡著了一般,溫柔而祥和。

女人畫著淡妝,閉著眼,身穿一件大紅漢服,頭上披散著,無任何著飾,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但是在她塗有,紅色指甲油的手指頭上,卻戴著十個不同顏色的寶石戒指,手腕上的鐲子,也是戴了十個。

她的鞋子是一雙紅色綢緞繡花鞋,上面綉著展翅騰飛的鳳凰,上面還鑲有鴿子般大的夜明珠,富麗而又奢侈。

然而,棺槨里躺著的女人,並不是林若然,而是古雅希!

「怎麼可能?」

潘偉迅速奔到棺蓋旁,定眼一看,棺蓋上透露出來的女人臉,卻又明明是林若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潘偉快瘋掉了,奔到棺槨旁,看向裡面栩栩如生,好似真人一般的女人。

「你是誰?她又是誰?為什麼她會在那上面?」

最後一個她,說的是林若然,為什麼會在棺蓋上。

「東方龍,棺槨里的女人是誰?」潘偉大吼出聲,踏上東方龍的身上,拳頭揚起,「若是你不說,我就打到你說為止。」

東方龍甩著鐵鏈:「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那好!」話落,潘偉的拳頭砸下去,剎那間,拳頭和龍身相撞,發出轟隆隆的響聲,猶如火山暴發,又是地震暴發,天地都為之顫抖。

「嗷!」

這一拳打的東方龍,瘋狂痛喊著:「渺小的人類,本帝要殺了你。」

龍息噴向潘偉,卻未傷得到他分毫,反而再次承受潘偉的拳頭。

龍鱗比黑曜石還要堅硬,可是此時卻被潘偉打的血淋淋,還掉了一塊龍鱗下來,這塊龍鱗掉落下來時,就如一棟房屋倒塌般轟隆響。

「說不說?」

潘偉雙眼赤紅,拳頭上滴著東方龍的血液,那是好比百度沸騰的開水,滾燙無比,卻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再怎麼掙扎也沒用的東方龍投降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我說我說。」

「快說!」

「裡面躺著的女人叫古雅希!」東方龍對於強者潘偉,有著一抹恐懼。

潘偉一怔,輕喃出聲:「古雅希,真叫古雅希?」

關小鹿曾經對他說過,他查到的古雅希,長相和名字並不是同一個人。也就是說,潘偉的母親古雅希,並不叫古雅希,而是冒用了別人的名字。

但是,古雅希這麼厲害,她為什麼不直接上個戶口,不讓人們查到她不叫古雅希?

而且,關小鹿還發過一段視頻給他,裡面的古雅希身著旗袍,打著油紙傘,美的如畫中走出來的女人。

走在鄉村小路上,詭異而又美麗,嘴角帶血,好似受了重傷。 潘偉捧著頭閉著眼,嘴中喃喃出聲:「為什麼為什麼,飛凌說她身上的味道,和我身上的味道一樣,我就是她生的。我是她生的,那這裡面的女人又是誰?真正的古雅希又是誰?她說要把她曾經失去的都拿回來,那又是什麼意思?」

潘偉頭一次感覺大腦瘋狂轉動著,卻一片空白,沒有一個答案。

「喂,你夠了,下來,本帝的身體也是能讓你站的。」東方龍扭著身子,不悅的很。

潘偉猛的睜眼,氣場全開,剎那間,一片冰冷之氣,外加紫色閃電,在東方龍上空來回的遊走著。

東方龍訝然,低頭嘟喃:「若是解開我,我還怕你個小小人類?」

「你是怎麼被她抓住鎖起來的?」潘偉想知道有關棺槨里女人的一切。

東方龍被打乖了:「我可不是她抓住鎖起來的,我是被袁老道給抓住的,那臭老道,當真可物至極,居然耍卑鄙的手段把我引來,再把我鎖了起來,這鐵鏈就是封印鐵鏈,若不然我早出去了。」

「袁老道!」潘偉瞳孔猛的一縮,「千年嗎?飛凌也是千年前被關鎖起來的靈物,如今,他又被鎖起來,這裡面有什麼我沒猜到的牽連?」

「那她是誰?」潘偉厲聲問。

「不是說了她叫古雅希嗎?」東方龍說道,「我被袁老道鎖起來時,他就舉著這幅石棺槨,然後把我和石棺槨封印在一起就走了。」

「沒說什麼?」潘偉挑眉,可不信這話。

東方龍說道:「袁老道就是把我和石棺槨鎖了起來,然後黑著臉,一句話不說就走了。」

「那你怎麼知道她叫古雅希?」潘偉揮了揮拳頭,大有你不把話說清楚,便揍死你的氣勢。

東方龍扭了扭身子,噴了一下龍息:「袁老道以前帶著她時,我見過一次,知道她叫古雅希。袁老道對他言聽計從。後來袁老道舉著石棺槨來找我時,只說,雅希在裡面,讓我好好守著她。」

「那不是還說了話。」潘偉細細想著飛凌說的話,問他:「古雅希可有說過讓你當她面首的話?」

「嗷!」

東方龍狂扭著身體,暴燥無比:「本帝是誰?本帝是尊貴的龍族,怎麼可能給一個凡人當面首,你這是對我龍族的污辱,污辱!」

潘偉狐疑:「沒有嗎?」

「當然沒有,怎麼可能?」東方龍怒吼,「那年,楊廣那小子剛當上皇帝,就大肆開造運河,他打擾到了本帝,本帝要殺了他,那袁老道就竄出來,給了我一粒丹藥,換取楊廣一條命。也是那時,我第一次見到古雅希,她站在船上,如個大家閨秀般,連話都沒和我說,怎麼可能讓我做她面首。你這人說話不經過大腦,就別怪本帝不客氣。」

轟!

潘偉大腦轟轟轟的響著,按照東方龍說的,這個古雅希和飛凌說的女人,完全就是兩個人,因為朝代不一樣,年齡更不一樣。

按照隋朝古雅希十八歲來算,到了那個女人為皇為帝時,這中間相隔七十多年……

七十多年對於一個修士來說,那根本就是舉手之勞之事。

「莫不是真的是同一個人?」潘偉輕喃出聲,忽的想到一個問題,「那你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

說到這個,東方龍就鬱悶的不行:「大運河一做好,我就被袁老道給騙到這裡來了。」

又是一個晴天霹靂的迷惑,大運河自大業元年修到大業六年,大業六年也就是610年,那時的她還沒出生,而此時的古雅希卻已經死了,且屍體還在這裡,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我若放你出來,你最想做什麼?」潘偉還是想驗證一下。

東方龍咬牙切齒:「殺了那老道。」

「他死了。」潘偉說道。

東方龍一怔,喃喃出聲:「老東西死了嗎?他不是不會死的嗎?怎麼就死了?他說他不會死的,把我關了這麼久守護這一具棺槨,他自已卻死了。」

潘偉捏了捏眉心:「若是我把你放出來,你還能不能認出那個古雅希來?」

「自然。」東方龍堅定的說道,「別說是我見過的人,就算是我聞過味道的人,我都能再次聞得出來。」

「好,一言為定。」潘偉一掌擊在它的龍爪上,「如此便是承諾了。」

東方龍還未回神,回神后很是興奮:「你能放我出來,你能放我出來,嗷嗷嗷!」

興奮的差點學狗叫。

「別高興的太早,我放你出來,有條件。」潘偉說道。

東方龍興奮的直甩龍尾:「什麼條件都答應。」

「我要和我簽訂契約。」男人的聲音,淡淡無比。

瘋狂扭動身體的東方龍怔住,停下,冰冷的雙眸望向潘偉,狂壓怒氣:「你說什麼?」

「我說,讓你同我簽訂契約。」潘偉唇角微勾,「你很強大,若是放了你出來,也許你會反將我一軍。更何況,你這種龐然大物,若是不約束的話,放出來進入到人類世界,誰也不知道你會不會吃人?」

「嗷!」東方龍是真的怒了,車子般大的眼睛,冰冷而又無情的盯著潘偉,全身燥氣而起,「我堂堂龍族,怎麼會做出爾等出爾反爾的事來。再者,本帝不吃人,不吃人,那等肉難吃到死的味道,有什麼好吃的。本帝用龍族的龍神來發誓,本帝出去后絕不亂來,本帝只想要自由。」

「每一個人都想要自由,卻不知自由是要負出代價的。」潘偉一點也不急,反正機會就擺在這裡,他也不怕,大不了不放他出來。

這條東方龍和飛凌不一樣,飛凌是有著童真的騰蛇。而這條東方龍,卻是有著冷漠,且身份高貴,目空一切,不把人類放在眼裡的東方龍。

若是把他放了,他眨眼飛了,或是回過頭來倒打你一靶都是有可能的,潘偉可不想放一條會咬自已的毒蛇回去。

「不行!」

東方龍堅決拒絕,開玩笑,他可是高高在上,血統純正,身份尊貴的龍族,怎麼可以做渺小人類的僕人,那豈不是降低了自已的身份,若是被龍族的其他龍知道,豈不是要笑掉大牙。

潘偉一攤手:「那就沒辦法了。」

「你不相信我?」東方龍狂吼著,瘋狂扭動著身體,想要自鎖鏈里掙扎脫出來,儘管他掙扎了千年也沒用。

「你不也不相信我嗎?」潘偉捏了捏眉心,「我只是約束你不亂來,並沒有讓你成為我的僕人。你說我不相信你,難道這不可以理解成你其實更不相信我?」

東方龍抓住了一個詞:「你不會讓我成為你的僕人,那你想簽訂的是什麼契約。」

「自然不是主僕契約。」主僕契約簽了后,東方龍就會成為潘偉的僕人,潘偉死東方龍死,東方龍死潘偉不一定會死。

主僕契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主完全決定仆,若是仆有反抗之心,直接一個念頭就可以讓仆,毫無反抗的死去,所以東方龍一聽說要簽訂契約就強烈反對。

不過,這主僕契約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當仆的能力超越主的能力的三倍,主就會被反噬。潘偉不知道東方龍的修為是怎樣的,他壓根就不敢簽主僕契約。

他要簽就簽平等契約,連本命契約都不會給他簽,他可不想把自已的一生,都和一條老怪物綁在一起。

「本命契約,本帝怕你沒命享。」東方龍冷哼。

男人背手而站,虛空走立著:「那就沒得談了,走了。」

轉身時,嘴角勾起。 「喂!」好不容易等到一個可以放自已出去的人,錯過了這次,誰也不知道會等多久,他不想等了,「本帝絕對強過於你,若是簽了本命契約,你怕是會沒命。你死了不要緊,本帝可不想死。」

潘偉心中樂翻了,面上卻不顯:「你一個被鎖鏈鎖住的人,有什麼資格同我談論生死。」

很好,先說簽本命契約,待到他討價還價時,再退一步和他說簽平等契約,他應該會欣喜吧。

哈哈哈,想想都興奮。

「你個小小的人類。」東方龍真是生氣無比,突然笑了,「你該不會是解不開我身上的鎖鏈吧?」

潘偉挑眉:「激將法沒用。」

「本帝才不屑於用那低級的東西。」東方龍雙眸緊盯著潘偉,「本帝怎麼有一種被你耍了的感覺。你該不會是說了大話后,發現你根本就解不開本帝的鎖鏈,所以想用契約之法來為難我,然後趁機逃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