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大家不必大驚小怪,是我讓他跟著她的,我早就發現了朱羽他們父女的不正常,葉青兒也是在跟蹤雀兒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秘密通道,本來我是想把這件事情解決了以後再告訴大家的,這樣也好,反正早晚我都會讓大家知道的,現在既然說出來了,也省得我多費口舌了!」

朱烈沒有想到雀兒那個丫頭心機那麼的深,自己還真是小瞧她了,那個秘密通道本來他想留作自己的一個退路,現在想隱瞞也隱瞞不了了。

「老大,我們可都是聽了你的話並相信你支持你,你可不要坑我們!」

朱思現在也有點動搖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父子竟然瞞著他們,要不是那朱葉青說話露出馬腳,鬼才知道他會不會告訴他們。

這件事情都是他們父子極力勸說,說什麼朱羽父女要投靠人類,走向數萬年前的那條道路,還說得有鼻子有眼的,他們才相信了他,然後利用朱羽的信任搞突然襲擊才控制了他,如果連發起這件事的他們都給自己留了後路,他還真懷疑他們父子說的是不是真的! 朱烈現在也後悔和這個丫頭多說了,他一直以為這丫頭心智未開,還是那個只知道瘋玩的小丫頭片子,可是這一番的爭辯下來,弄得自己都有點被動了,看來不能在這些事情上和她掰扯了,再這麼下去,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陣線恐怕就不妙了。

「諸位放心,我怎麼會害了大家呢?我這也是為我們一族著想,大家都知道數萬年前的那場劫難,那對我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我們不能拿一族的前途開玩笑,如果我們朱雀一族再來一次那樣的劫難的話,估計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所以,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一點不利於我族的事情發生!」

「嗯,朱烈老大說的沒錯,就算是族長也不能,但是我們希望老大做什麼事都能開誠布公,不要有什麼瞞著我們就好!」

朱越淡淡的說道,其他的人也是紛紛點頭,贊同他的說法。

「不要把滿足自己野心的理由說的那麼的冠冕堂皇,空口無憑的捏造罪名,挑起族內的紛爭,其實你才是我族最大的罪人,你是在拿一族的前途做賭注,來滿足你一個人的野心而已!」

我的老婆是鬼王

「好,為了表明我的所作所為不是我的私心,我給你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大家都知道,為了保證我族的純正血脈的傳承,一律不得和外族通婚的,可是葉青親眼看見你和一個人類的小子攪在一起,你不要忘了,你是先祖以後我族第一個七彩之身,你寄予了全族新的的希望,所以我們不能容忍你和一個人類的小子走的那麼近,現在你也到了選婿的年齡了,你只要從族老中的世家子弟中選出一個優秀的年輕人,並能和他完婚,我們就相信你確實沒有做出危害我族的事情,到時候我會親自向朱羽族長請罪!」

朱烈知道,要論族老的下一代年輕的佼佼者,那就非自己的兒子朱葉青莫屬,如果這個丫頭答應,嫁給了自己的兒子,就算證明自己錯了,那朱羽也不會對他怎麼著了。

再說了,這個丫頭也對族內的事務是一點也不懂,只要她和自己的兒子完婚,就算完成了成人的儀式,那朱羽就會把族長一職讓出來給雀兒,就目前的這丫頭的情況,肯定管理不了一族的事情,到時候整個的朱雀一族還是在他們的控制之中。

如果這個丫頭不答應的話,就說明那傳言不是謠言,事情就更好辦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像控制朱羽那樣,把這個丫頭控制起來,那整個的一族還是子啊自己的控制之中的。

「你……」

雀兒沒想到這朱烈會想出這麼一個歪主意,頓時臉憋得通紅,也沒想出來什麼話來反擊了,她本想一口拒絕,可一想到下落不明的父親,她還是忍住了。

「怎麼樣,我給你這樣的證明你自己清白的機會,也不是過分的要求,除非族內的那些說法都是真的!」

朱烈現在是信心滿滿,臉上也掛著淡淡的笑意,其他人也是默默的看著雀兒的反應,看她如何去做,朱葉青也是驚喜的表情顯露無遺。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答應你,但是這件事情事關我終身大事,我必須讓我的父親知道,我的父親在哪裡,我要見他一面。」

雀兒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趙庸一再的告訴自己,不論對方提出什麼要求,都要暫時忍耐,要想盡辦法弄清楚父親的下落。

「雀兒小姐,我已經說過了,只要你答應了,和族內最優秀的年輕人完了婚,我自會讓你見到你的父親,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見證!」

朱烈現在也不想那麼早的讓他們父女見面,雖說現在那朱羽被自己的藥物所控制,實力被禁,憑這個丫頭的實力也不可能把她的父親救出去,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盡量讓他們越晚見面越好。

那朱羽可和這個丫頭不同,雖然實力被禁錮,可是腦子還是好使的,他可不想讓他們再整出什麼幺蛾子的事情來。

「朱烈,既然你有那麼大的野心,不會膽子就那麼的小吧,族長你都囚禁了,難道還怕我一個女孩子不成?我已經答應了,如果你連我的父親都不讓我見的話,那我就有理由懷疑你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野心而囚禁了我們的父親。」

雀兒這個可不會答應了,如果不見到自己的父親,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先完婚在再見自己的父親的,不然這一趟就算白來了。

「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如果再不讓你見的話,倒顯得我心胸狹窄了,不過,我可警告你,在你沒有擺脫自己的嫌疑之前,你最好不要心存僥倖,如果你真的證明了自己是無辜的,我的承諾我也會做到,親自向族長請罪!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你去帶她見她的父親!」

朱烈現在也不得不妥協一步了,如果自己再堅持的話也不好解釋了,現在朱羽和他那些親近的人都被他們給控制了起來,就憑她一個女孩子,相信也翻不出什麼大lang來,自己更不怕她逃走,只要那朱羽在自己的手裡一天,他就不相信這個丫頭會扔下她父親不管。


「嗯,好,跟我來吧!」

朱羅德應了一聲,領著雀兒離開了這個大廳。

「朱葉青,你就領著幾位族老你那個秘密通道看看吧,老二,你來安排下那秘密通道的值守,只要堵死了那個秘密通道,那小丫頭就耍不出什麼花樣來,現在她還沒有那個實力能破開那魔法結界,那個是唯一她可以出去的地方,你一定要守住安個地方!」

朱烈為了穩住其他族老的情緒,乾脆就趁這個時候就讓他們知道那秘密通道,反正現在也隱瞞不住了,早晚都是要告訴他們的,再者,朱烈也是為了保險起見,也鑒於那個地方的重要性,也要安排一個人守住那裡,一是防止那丫頭從那裡跑掉,二是可以防止那雀兒從外面搬來外援。 禁嶺的**之澗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至於這個地方是怎麼形成的,雀兒也是不知道,可是她卻聽說過,從禁嶺的外面來看這**之澗,無非就是禁嶺內的一條狹長的地縫,平淡無奇的,可是一進入到裡面,那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人只要進入到裡面,空間就變得如同天空那麼的寬廣,讓人完全感覺不到自己就是在一個地縫裡面,令人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你一旦進入到裡面,滿天的迷霧就會讓人完全的失去方向,看不到邊際,想要出來可就難上加難了。

當然也並不是雀兒進去過,而是族內曾經有人進去,想要一探裡面究竟有些什麼,可是都是一去不復返,再也沒了音訊,所以此地也一直被族內列為禁地。

「朱羅德,你們難道把我父親放入了這裡了嗎?你們明明知道這裡是一去無回,你們這是誠心想要害死我的父親!」

雀兒看著裡面霧蒙蒙的**之澗,內心頓時火起。

「雀兒小姐,你也不要著急,你看見那澗邊的那根繩子了嗎?你放心,人雖然在裡面自己沒法出來,但是外面的人卻可以能讓他出來,只要我們拽著那根繩子,就會把你的父親給拉出來,你的父親不會受到傷害的!」

朱羅德淡淡的說道,這個**之澗的神奇的地方就在於,就是在你的身上綁上一根繩子,在裡面的人也不可能順著繩子爬出來,除非能有人從澗的外面把你跟拉出來,否則你就別想從裡面出來。

「朱羅德,自從我的父親成為族長以來,你見過他做過對我族不利的事情嗎?我想不明白,為什麼那朱烈僅僅就憑毫無根據的傳言就能讓你們對他言聽計從?」

「現在這裡沒有其他人了,我想聽聽你的真心話,你是為著族人著想,還是為了自己一時的野心?在族內,你的地位也算是不低的了,就算那朱烈坐上族長的位子,你的地位還能比現在高多少?」

「我族一直處在和外界隔絕的地步,你們都不知道現在外面發生了什麼,我在這裡不妨告訴你一個消息,那數萬年前發動那場浩劫的人又重新出世了,除了幽離之外,還有一個神秘的魘魔一族也蠢蠢欲動,想要統治這個世界!」

雀兒也急於見到自己的父親,可是她也要弄明白一件事情,和朱烈一起的那些族老到底是為什麼要反自己的父親,如果真是為了自己的野心,那就是沒救了,如果真是為族人著想的話,或許自己能勸他們回心轉意。

她雖然不知道趙庸有什麼辦法可以救自己的父親,但自己願意相信他,如果父親真能脫困,搞清楚他們的狀況,也能加以區別對待。

「什麼?你說的可是真的?還是你想要救你的父親而不惜危言聳聽?」

朱羅德臉色頓時也變了,這可是個勁爆的消息。


「這是我親眼所見,幽離借體出世,在他之前還有一個魘魔一族在西陸鬧出了不小的動靜,就在里我們禁嶺不遠的邊城山脈,他們和幽離的手法如出一轍,都是控制獸族對人類發起襲擊,這事最西邊的三個王國的人有很多人都知道,現在那個秘密通道你們也知道,如果不信的話,你可以出去打聽下,看我是不是在撒謊。」

雀兒沒有隱瞞,全都說了出來,如果能爭取到一個人,那麼在趙庸救自己父親的時候也多一分勝算。

「這麼說,你出去和那個人類小子攪在一起的事情是真的了?」

朱羅德不知道雀兒所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從她的話里,他聽出來朱烈所說的並不是完全的空穴來風。

「朱羅德,你不要把話說得那麼難聽,我這是給我族找一個出路,不論是魘魔還是幽離,我們都不能獨守此地而置身事外,如果你真的是為了我們一族考慮的話,你最好想想我所說的話,我言盡於此,現在請你把我的父親拉上來吧!」

「我會考慮你所說的話的,但是我也會為族人考慮!」

朱羅德閃身上前抓住那根繩子一抖,一個身影就從澗里被帶了出來,現在他也是分不清到底誰是誰非了,事關重大,自己得好好考慮考慮。

「父親!」

雀兒一看見那身影,就撲到他的懷裡,淚水簌簌的流了下來,直到自己的父親出了這個事,她才知道以前她是多麼的不懂事。

「雀兒,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讓你不要回來嗎?」

朱羽看著撲在自己懷裡的女兒,自己已經讓人告訴她不要再回來,怎麼她還是回來了?這個丫頭也被自己寵壞了,對於這樣勾心鬥角的事情,她還是一張白紙,回來也根本是於事無補,就連自己都栽在他們的手裡,她更不可能是那些老傢伙的對手。

「我不能丟下您不管,父親,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雀兒,你是我族的希望,你不能出什麼意外,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這段時間,我一直放心的讓你在外面,就是因為那個小子,那個小子不是個普通人,從我見他的第一面的時候,我就覺得他與眾不同,他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靈體,你的胸前的配飾里,有一件重要的東西,這件東西可以幫助你體內的神雀血脈覺醒,到那個時候,任何人也不能再阻止你回來掌管我們一族!」朱羽愛憐的拍了拍雀兒,「如果你有機會就逃出去,就把我的話告訴他!」

「父親,我不要什麼族長,我只想你能平平安安,您就先忍耐一下,我遲早要把您救出去!」

「哎——」朱羽長嘆一聲,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女兒的脾氣,自己就這麼一個女兒,也是自己太嬌慣她了,她認定的事情,自己說什麼估計也沒用了,只好聽天由命了,「他們怎麼肯讓你來見我?」

「因為這是我答應他們的條件,其他的事情您就不要問了,相信我一定會救您出去的!」

雀兒抹了一把眼淚說道。 「雀兒,不是父親不相信你,以你的實力不可能救我出去,更何況我中了他們的十數禁靈丹,實力被封,就算你能救我出來,我們也不可能走出這裡,聽我的話,只有你體內的血脈覺醒,你才有機會救我出去!你不要答應他們什麼條件,他此次應該是蓄謀已久,不會那麼輕易的放了我的。」

朱羽知道,如果自己做了什麼有害本族的事情,他們那些族老本可以召開族老級別的會議,動用族老的反對權罷免自己這個族長,可是他卻沒有那麼做,而是用卑鄙的手段把自己囚困起來,這就很說明了問題了。

「父親,你保重!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雀兒倔強的抹了一把眼淚,轉身離開了,現在她已經弄清楚父親所在的地方,而且還看到了另外的幾根繩子,估計是那些不願和朱烈同流合污的族老也是被他困在了此地。

「雀兒小姐,你就先休息下,三天以後就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具體怎麼辦,我們會及時通知你的,這段時間希望你也不要做什麼無謂的事情,你根本沒有機會救出你的父親,你所說的話,我自會去核實,小六,你看著她,出了什麼問題,拿你是問!」

朱羅德把雀兒送回她原來住的地方,吩咐完就轉身離開了,現在那秘密通道已經有人把守,以雀兒的實力也根本搞不出什麼花樣來,所以就是讓小六來看著她,也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怎麼樣?見到你的父親了嗎?」

趙庸現在也想急於找到那老鳥的下落,他們只有是三天的時間,趙庸不可能讓她去選一個人去犧牲她的清白來證明什麼的。

「嗯,他們就被困在**之澗!」

「**之澗?這是個什麼地方?」

雀兒就把**之澗的情況大致的說了一下,道:「這個地方太過詭異,那個地方肯定也會有人把守,我們只能在不驚動他們的情況下把他們救出來,不然惹惱了他們,父親他們的生命就有危險了!」


「沒想到一個禁嶺還會有那麼神奇的地方,是不是那個地方只有進入到裡面才會如此?」

如果按照小鳥的說法,想要進入那**之澗裡面救人顯然是不可能了,不然的話,他們沒救出來自己就先出不來了。

「按道理說應該是這樣的,不過我的父親他們中了那朱烈的十數禁靈丹的毒,」

雀兒也只是從外面看到過那**之澗,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

「你把你父親所在的地方畫一個簡圖出來,今天晚上我去看看情況!」

如果只是不進入那**之澗,那倒好辦了,土重的土隱之術正好可以派上用場,既隱蔽又不容易被人發現。

「謝謝你庸哥哥,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雀兒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趙庸,然後輕輕的伏在他的胸膛上,委屈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簌簌的流了下來。

「呵呵,你可是我的妹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救出你的父親!」

趙庸摸了摸小鳥的頭,安撫的說道。

「我不要做你妹子!」

雀兒嘀咕了一句。

「嗯?你說什麼?」

趙庸正在考慮怎麼把那老鳥從那**之澗里跟弄出來,也沒有聽清楚這小鳥說了什麼。

「沒什麼,我要和你一起去!」

雀兒抬起頭,淚眼朦朧的、好不避諱的直直的看著趙庸,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她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那種羞澀和遮遮掩掩,不過這個時候卻不是說那些男女之情的時候。

「不行,雖然他們不在這裡,但是肯定注意著你的動靜,我需要你在這裡穩定住他們,不能引起他們的疑心,我們現在處在劣勢,我們能做的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這樣才能有更大的成功的機會!」

「那好,我在這裡等你!」

趙庸說的沒錯,他們只有一次機會,絕不能出任何的差錯,所以雀兒也不得不放棄了要和趙庸一起去的念頭,雖然她很想再見到自己的父親。

入夜,趙庸就消失在原地,展開土隱之術,按照小鳥所畫的地方潛行而去,還真別說,這土重的土隱之術真是太方便了,就和在地面上行動沒什麼區別,也難怪被人稱作八大帝獸之一,就是因為他們每個都有令人所不及的地方。

按照雀兒所畫的地圖,不到一會的工夫,趙庸就來到了那**之澗,還沒等他靠近,就看到了被繩索捆綁的幾個人,雖然是在黑夜,以趙庸目前的實力,還是能夠清楚的看得到。

趙庸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之澗,免得一不小心衝出去那就麻煩了,隨著他的靠近,他也越來越清楚的看到,吊在崖壁上那包括老鳥在內的幾個人,雙眼緊閉,就好像睡熟了一般。

他從這裡崖壁裡面看去,甚至能透過白茫茫的霧氣的看到**之澗對面的崖壁,這**之澗的裂縫目測也不過只有上千米遠,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何進入其中之後會找不到邊際,可是他卻不敢去嘗試。

趙庸也想試著喚醒那老鳥等,可是努力了好大一會,那些老鳥愣是沒有一點反應。

「看來只有把他們弄進來了!」

趙庸在靠近岩壁的地方弄出了一個可以容納數人的空間,然後一指點出,凌厲的劍氣把捆綁朱羽的繩子瞬間隔斷,趙庸伸出手一把抓住把他拉了過來,他如法炮製,幾個來回就把眾鳥都拉了進來。

這邊趙庸剛剛消停,那幾個老鳥就幽幽的醒了過來,看到趙庸以後,都一臉的警惕:「是不是朱羽派你來的?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那朱羽終於忍不住要對我們動手了嗎?」

「沒想到是你小子會救了我們,我女兒現在怎麼樣了?」

朱羽的實力雖然被禁,但是腦子還好使,自己的女兒是一直和趙庸那個小子在一起的,女兒回來了,趙庸那小子也應該離她不遠,他也能從女兒的口氣中聽得出來,但是當時礙於朱羅德在場,他沒有問出來,不然肯定就會暴露了趙庸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