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多謝,多謝陳先生!」

朱亮激動不已,這回真是抱到真大腿了,隨便坐了幾件事,就升到副統長,普通人怎麼也得混個二十年起步。

果然,跟陳北冥是跟對人了。

旁邊白牡丹也大吃一驚,只是一個電話就讓巡捕府的人放了馬鴻宇,只是一句話,就讓一個組長升到了副統長。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北冥殿的人都這麼厲害嗎?」

白牡丹對北冥殿不甚了解。

「你家老爺子都說了,我就是仗著我們北冥殿做後盾,他們不得不給面子。」

「好,不管怎麼樣,我謝謝你放過我兒子。你有這份實力,我想能說服我爸爸將白家交給我來管。」

於是乎,陳北冥跟白牡丹之間打成了一個協議,他也跟著白牡丹回到了白家。

暫且再白家住下,先看看白家的情況如何,再出手相助。

陳北冥入住白家,發現這武道世家果然不比一般的豪門望族,處處都是演武場,練兵台。

還有專門的草藥房,裡面不少稀世草藥,用來治療傷病和強健體魄,助人補血益氣。

白牡丹三姐妹從小就吃這些草藥長大的,所以她們身體的柔韌性、骨骼的硬度、內功的凝聚力,都比一般人強很多。

全身還散發著淡淡得草藥香,比人工製成的頂級香水還要特別。

白牡丹四十多歲,眼角都沒一絲皺紋,也跟這些珍寶草藥有關。

草藥的進出、弟子的選拔、家裡的支出都經過白雷雲一人之手。

要說他已經是古稀之年,早該放手給下一代了,可家裡三個女兒,全都待字閨中,女兒又不能繼承衣缽,想要招個贅婿也找不到合適的。

「白家什麼都經過你爹的手,你要想掌管,只有你爹肯放權,或者,你另立門戶,挖你爹的人。」

陳北冥給白牡丹出主意。

「不行,我決不能背叛我父親,永遠只有一個白家。」

「好吧,那隻能讓你固執的父親看到你的能力,看到你可以獨當一面。」

白牡丹還想說什麼,白雷雲走了過來,見到陳北冥也跟著來到白家,氣不打一處來。

「你這小子,跟來我家幹什麼?討打嗎?」

「父親,是女兒請陳先生來家中做客的,您別對人家這麼無禮,否則外人會笑話我們白家的。」

白雷雲哼了一聲,瞪了一眼陳北冥,心裡是挺欣賞陳北冥的,年輕有為,身手不凡,只是眼高於頂,輕浮驕傲,太不把他們白家放在眼裡了。

「我說丫頭,你隨隨便便把別的男人帶回家裡,成何體統?盧家二爺馬上就派人來下聘禮,聽說是二爺的長子,你馬上要做人後媽,可別讓人家看笑話。」

白雷雲聲音不大不小,也不知道是故意讓陳北冥聽見,還是不然他聽見。

他也在暗示陳北冥,他白家已經攀上滬上盧家,陳北冥做人別太狂。

然而陳北冥雖然聽得清清楚楚,卻不了解什麼盧家,對於這些世族大家,陳北冥向來都不放在眼裡,更懶得去了解。

「父親,你都沒幫我,為什麼還要我嫁給那糟老頭子!」

「什麼叫我幫你?我已經出面了,能不能成另說,但是你答應的事必須得做到。」

白牡丹委屈地淚水險些要掉下來,只是陳北冥在一旁她才強行隱忍著。

「我不嫁行不行?」

「不行!人馬上就來了,你回去給我好好打扮一下,出來見客!」

偷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二天中午,吳樾和吳峰在去機場的路上,要去美國的分部視察工作。

「哥,你怎麼了,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嗎?」,吳峰看着吳樾,眼裏對吳樾充滿了心疼和憐惜。

「沒事,昨天晚上太累了,等一下在飛機上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吳樾看吳峰,冷漠的表情極力的掩飾自己的落寞與悲傷。

吳峰看着吳樾,既然吳樾自己不願意說,他也沒有辦法,只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不過儘管吳樾表現的再好,但是他的黑眼圈和眼角的淚痕,一下子就把他暴露了。

過了一個會兒,飛機起飛了,看着外面的天空,吳樾突然在想,要是這個飛機突然發生意外,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見到王優了……?

想着想着,吳樾就睡著了……。

彭家裏,艾琳看着彭輝和彭輝身邊的女孩子,陳玉!

「阿姨好。」,陳玉看着艾琳,有一點害怕的向艾琳問好。

「你好,小姑涼長的真可愛,和輝兒在一起多久了?」。

艾琳看着陳玉,慈愛的問道。

看着艾琳這個樣子,彭輝感覺到有一些意外,他沒有想到艾琳居然會對陳玉這樣友好,他以為艾琳會板着臉看陳玉。

「我們在一起一年多了。」,陳玉看着艾琳,很是羞澀的回答到。

在這一年多里,彭輝從來不敢帶自己回家見艾琳,而陳玉也一直不敢讓艾琳知道自己已經和彭輝在一起了,所以不管是彭輝還是陳玉,他們都想對家裏隱瞞這一段戀情。

「真好,怎麼現在才回家看我,太不懂事了。」,艾琳看着陳玉,故意生氣的說到。

「沒有阿姨,我們都太忙了,我還在讀書,彭輝工作又忙,所以現在才來看你,阿姨不要生氣了,生氣就該不漂亮了。」。

陳玉拉着艾琳的手,很是可愛的說到。

「啥時候畢業呀?」,艾琳看着陳玉和彭輝兩個人,一臉的期待。

「嗯~。」,陳玉看了看彭輝,很是羞澀的說,「我們還沒有想這個事情,不着急。」。

彭輝看着陳玉,眼睛裏滿眼都是溫柔和寵溺。

一直在旁邊聽着艾琳和陳玉說話,看着艾琳一臉慈祥的和陳玉有說有笑,彭輝感覺到很是疑惑,畢竟這不應該是艾琳的表情和行為,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怎麼能不着急呀,我說你們就應該早一點結婚,趁我還年輕,可以幫你們帶孩子,以後我老了,就帶不動了。」。

艾琳看着陳玉,眼裏流露出來的全是一個婆婆對媳婦的寵愛,可是心裏卻不是這樣想的。

「好了,我們的事情我們知道怎麼處理,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畢竟爸這兩年一直在和你談離婚,貌似你的感情比我好還要緊張。」。

彭輝看着艾琳很不耐煩的說到,畢竟他不喜歡艾琳,也不喜歡看着艾琳和陳玉說話,要不是艾琳一直在催自己,他也不想讓陳玉和艾琳見面。

讓彭輝感到還好的是,艾琳並么有欺負陳玉,不過艾琳可會裝了,也不知道艾琳到底是真的接受了陳玉還是在表面上和自己假裝妥協?

聽到彭輝的話,艾琳有一些尷尬的看着彭輝,如果又看了看陳玉,趁彭輝不注意的時候,艾琳眼底有了一絲對陳玉的不滿。

「我這不是關心你和玉兒嘛。」,艾琳看着彭輝,小心翼翼的說到。

「好了,彭輝,你去叫阿姨洗一點水果,我和玉兒兩個人聊聊天。」,艾琳說着,一臉慈愛的拉着陳玉的手。

彭輝看着艾琳,眼裏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這樣也好,他倒要看看,自己的這個母親是不是真的接受了陳玉!

「你和媽好好的聊聊,我去給你們拿點水果。」。

彭輝說完,看着陳玉微微一笑,就去廚房找阿姨去了。

陳玉看着彭輝走了,臉上的笑容也不在了,變得憂鬱起來了。

同樣,艾琳看着陳玉也是一樣,臉上的表情從滿心歡喜,變得厭惡至極。

「我告訴你,你最好是快一點離開我的兒子,你不配!」。

艾琳看着陳玉,要不是她派人調查了一下陳玉,還不知道陳玉已經和自己的兒子搞在了一起。

陳玉看着艾琳默默地點了點頭,「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陳玉看着艾琳,心裏很是難受,沒有想到自己為了錢,卻賠出了感情!

「你最好是說到做到!你和輝兒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們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如果不是需要你讓彭輝明白我都是為了他好,你覺得我還會在看你一眼嗎?」。

艾琳看着陳玉,滿臉的厭惡,本來她只是想要陳玉拿錢,讓彭輝走出李曉萱的禁錮,給彭輝解決壓抑在心底的心理障礙,沒有想到,陳玉居然藉此機會來勾引自己的兒子!

想到這裏,艾琳很是後悔,早知道就不用這樣愚蠢的方式來該死自己和彭輝的關係,她有錢去請一個公關不好嗎?都是聽了那個不靠譜的許奕的話,說什麼生活才是最好的治療,最自然的治療,就最有效果!都是些狗屁!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無非是我沒錢沒權沒勢,可是你要知道,就是一個這樣沒錢沒權沒勢的人,讓你的兒子開懷大笑,讓他和你在一起才語氣溫和。」。

陳玉看着艾琳,其實她多麼希望艾琳可以接受自己,她也不怕艾琳對自己的態度,她怕的是艾琳手裏有自己接近彭輝的證據!

如果自己不這樣做,彭輝一定會恨自己一輩子,雖然現在的她也離彭輝的恨越來越近了。

陳玉答應了艾琳,自己會給自己營造一個別有目的接近彭輝的形象,然後艾琳苦口婆心的勸說,讓彭輝看清楚了自己的真面目,讓彭輝對自己產生厭惡,然後拋棄自己,對艾琳的態度也會有一絲改變。

讓彭輝認為,艾琳是真的為了他好,只是方法不對罷了。

想到這裏,陳玉的心口就好痛,因為不管怎樣,她終究是欺騙了彭輝!。 「馬明,武魂麻雀,喲,居然是能飛的,先天魂力零,可惜了。馬瑞,武魂藍絨鴨…」

武魂覺醒儀式不斷的進行著,可之後一連五人的先天魂力都是零,其中一人的武魂還是能飛的麻雀,其餘四人都是雞鴨鵝之類的家禽。

不過這種情況弗蘭德已經習以為常了,這兩年來他也路過不少村子,觀看過不少人的武魂覺醒,除了少數村子里有一兩個孩子能有成為魂師的資格,可那其中的百分之九十九又都是些先天魂力只有一兩級,無疑這些人都沒有加入史萊克學院的資格,哪怕是預備役。

整個斗羅大陸的平民情況都差不多,大多數的村子里都沒有一個人能有先天魂力成為魂師,而這種情況可能會持續好多年,直到某一個孩子在覺醒時擁有了一兩級的魂力,讓這個村子又有了希望。

畢竟和斗羅大陸上眾多的普通人相比,魂師終究只是其中的少數人,固然魂師的子女成為魂師的概率更大,可現實卻是實力越強的魂師越是向大城市聚集。畢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為了更大的發展空間,甚至有些魂師就是奔著那些落座於繁華之地的強大宗門和勢力去的。

像玉少乾這樣心甘情願在一個小村子里的魂師不能說沒有,可這概率真的非常低,也往往都有著各自的隱情,不過弗蘭德也沒想探究就是了。

「下一個玉天麟!」聽到弗蘭德叫自己的名字,玉天麟精神一振,隨後依言走進了覺醒法陣內。

弗蘭德對於玉天麟還是很感興趣的,自己好學這些就不說了,最主要的還是他那個魂宗級別的父親,雖然她母親也是個魂師,可武魂不論是潛力還是強度都比不上紫電龍紋棍。

要知道他們學院可是有著一位武魂是龍紋棍的老師,只要玉天麟到時候先天魂力不差,那麼史萊克學院的預備役必有他的一個席位。

淡淡的金色光點將玉天麟包圍,點點滴滴的金色光粒湧入了他的體內。原本有些緊張和忐忑的心情漸漸平復,隨著湧入金色光點越來越多,玉天麟感覺自己像是被暖洋洋的海洋包裹著,說不出的舒服。

溫暖的氣息向體內滲透,可腦海中卻有道道清涼之氣流轉而出,兩種性質不同的能量開始接觸,最終彙集成一股更為強大的能量,隨著這股更為強勢的能量向全身滲透,玉天麟感覺體內彷彿被解除了某種禁錮,有什麼東西想要透體而出。

在玉天麟的感知中,整個過程並沒有進行多久,可對於外面的人來說,玉天麟的覺醒時間已經比前面任何一個孩子的都要長。

在玉天麟進入覺醒法陣內的時候,強烈的金色光芒就籠罩住了玉天麟的身體,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烈,甚至到了有些耀眼的程度。

弗蘭德眼中的興緻更加濃郁了,因為這種種表現無一不在證明著,玉天麟會覺醒出一個強大的武魂。

可站在不遠處的玉少乾神情卻有些複雜,既有驚喜又有擔憂甚至還有一絲黯然,直到一隻溫潤的手握住他,玉少乾雜亂的思緒才歸於平靜,看著馬莉略有擔心的神色,玉少乾露出了一個安慰的微笑。

「莉莉,別擔心,即便天麟真的覺醒了…,那也是好事。」玉少乾說道。

不管外面等待的各人思緒如何,玉天麟的武魂覺醒也來到了尾聲。

濃郁的金光開始消散,可最先出現在幾人眼前的,既不是玉少乾想像的雷電屬性,也不是來自於母親一方,傳承自那位熔火錦雀的火屬性,而是一陣夢幻般的冰藍色霜霧,其中還有著點點冰晶,在金色光芒的閃耀下,更為那位身在霜霧中的身影增添了一抹尊貴之感。

即便是普通人都能很明顯的感受到空氣中溫度的驟然降低,隨著霜霧的消散,裡面處於武魂附體狀態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眾人面前。沒錯,正是武魂附體,玉天麟覺醒的並不是他父親的紫電龍紋棍,而是…

晶瑩宛若琉璃般的雙角從玉天麟頭頂蜿蜒而上,頭髮已經完全變成了冰藍色,臉上出現了片片細密卻又精緻的銀白色鱗片,為玉天麟那本就俊秀的面龐增添了異樣的美感,堅固的鱗片從勃頸處蔓延不知延伸到何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