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坐吧。」雲歸暖讓韓子樂坐下,立春給他上茶,「這是薛持酒,你應該知道的,我們剛才正在聊天,你隨意,不用拘束緊張。」

韓子樂看向蕭懷羽,蕭懷羽的視線沒看向他這邊,他只是定了一瞬,便移開目光,和雲歸暖、薛持酒一起聊起來。

期間小食神過來了,不跟他們聊天,就坐在雲歸暖身邊吃年貨,什麼瓜子花生糖果炒貨吃了一大堆。

蕭齊鈞快到晚飯的時間才來。

「抱歉抱歉我來晚了。」他直接被郭管家帶去飯廳,「皇叔好久沒見,我好想你。」

蕭齊鈞撲上去要抱蕭懷羽,被蕭懷羽嫌棄地推開。

「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本王還以為你去參加宮宴不來了。」

蕭齊鈞在蕭懷羽身邊坐下,自己倒了一大杯茶一口乾了半杯:「雲小姐的年夜飯,我怎麼能不來呢,我也很想皇叔嘛,是今天我在城防營值守,剛換班我立即趕過來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跟雲歸暖招手打招呼。

都那麼熟了,就不搞那些虛禮了。

「嗨,小孩,我們又見面了。」蕭齊鈞跟坐在雲歸暖旁邊的呆魚打招呼。

呆魚翻著白眼瞪他。

「這位是韓子樂……」

「嗷,我見過你好幾次!」

雲歸暖介紹到一半,蕭齊鈞嚎一嗓子叫起來:「我在無辣不歡見過你很多次,你是雲小姐的人。」

蕭懷羽踢他一腳,怎麼說話的。

蕭齊鈞摸摸鼻子。

韓子樂沖蕭齊鈞拱拱手:「三殿下,久仰久仰,在下韓子樂,曾經是無辣不歡的賬房。」

今天是他在無辣不歡幹活的最後一天,出了無辣不歡之後,他就不再是賬房了。

「誒?」蕭齊鈞覺得有些惋惜,「我跟城防營的兄弟去無辣不歡吃飯,好幾次都看到你在櫃檯后打算盤,他們都誇你算賬厲害,雲小姐是好老闆,你不在無辣不歡做賬房可惜了。」

韓子樂笑了笑,不過多解釋。

「不可惜,你消息不大靈通啊,韓子樂有他自己的打算,你等著瞧吧。」雲歸暖替韓子樂說話,要走仕途的人怎能一直待在她的小店裡,「你說你和城防營的兄弟經常去無辣不歡吃飯?」

蕭齊鈞點頭:「是呀,因為好吃,冬天就喜歡吃上一口熱乎的,火鍋店我們也常去。」

而且不是很貴,他的兄弟們隨隨便便都負擔得起。

「多謝三殿下捧場。」雲歸暖拱了拱手,「我這就傳話給無辣不歡還有火鍋店,以後三殿下和兄弟們去吃給個六折就行,你說對吧薛老闆。」

火鍋店是她和薛持酒合夥開的,做這個決定也得經過薛持酒的同意。

「自然沒問題。」薛持酒和蕭齊鈞是老相識了。

「還是嬸嬸好,多謝了。」蕭齊鈞一時口快,把心裡話喊出來了。

蕭懷羽又踹他一腳。

蕭齊鈞趕緊改口:「多謝雲小姐,省得、省得我們還要想去哪家店吃飯,以後就去雲小姐的店了。」

雲歸暖笑了笑。

晚飯時間,六個人開心舒服地吃了一頓年夜飯,桌上都是熟人、自己人,用不著講究那麼多身份規矩,肉大口吃著,酒大口喝著,舒暢得很。

蕭齊鈞一高興喝多了,抱著蕭懷羽的胳膊要他陪著看月亮。

蕭懷羽正在給雲歸暖挑魚刺,驟然一個龐然大物黏上來,他皺起眉嫌棄地推了推:「本王不想跟你看月亮。」

他自己有媳婦,他只跟暖暖一起看月亮。

「你跟薛持酒看月亮去。」蕭懷羽推開蕭齊鈞,趕緊找個皇子妃去,別來黏他,他是有家室的人。

正在埋頭乾飯的薛持酒突然聽見有人喊自己名字,乍一回頭,看到蕭齊鈞醉酒的模樣,抖了抖眉毛。

今晚沒月亮。

一桌人熱熱鬧鬧地吃了一個多時辰。

呆魚和薛持酒一直埋頭吃飯,韓子樂除了安靜吃飯,還給左右夾菜添飲,是不是看一眼對面的熱鬧,悄悄彎了唇角。

蕭懷羽一直給雲歸暖夾菜,間或還要推開鬧酒瘋的蕭齊鈞,但又擔心他沒吃菜光喝酒傷身,還得時不時抽空給他夾兩筷子菜。

蕭齊鈞喝醉了又瘋又乖,瘋在他會去鬧蕭懷羽,抱著蕭懷羽說話,乖在他只鬧蕭懷羽一個人,像個小孩一樣鬧他皇叔。

吃完飯,蕭齊鈞鬧著要看月亮,幾個人把他拖到宴客廳里,他就這麼坐著仰頭看房梁,也不知道能看到幾個月亮,小食神坐在他旁邊吃零食,韓子樂和薛持酒聊天。

蕭懷羽摟著雲歸暖出去散步,不跟一屋子人待著。

。 這下輪到言景祗愣了一下,關於沈恪五年前的事情,沈家人不是都已經藏匿了嗎?外人是不可能知道沈恪之前的事情。

言景祗的臉色變了變,問道:「你知道?」

好了,俞笙不用問了,新聞上說的都是真的。關於沈恪,關於沈恪五年前出國的事情。

俞笙笑了笑說:「沒事了,我就是隨口問問。」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盛夏還是聽見了她聲音裡帶著的哭腔。盛夏頓時變得緊張了起來,飯也不吃了,放下了筷子問道:「怎麼回事?阿笙,你怎麼了?」

盛夏也不清楚沈恪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好端端的俞笙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俞笙到底知道了一些什麼。

俞笙抽了抽鼻子,然後拿紙擦了一下鼻涕和眼淚,破涕而笑地說:「不用擔心我夏夏,我沒什麼事。就是忽然想問問關於沈恪的事情,畢竟已經領證了,對於他的事情我還一無所知。」

盛夏能聽出來俞笙這話里的語氣有些不對,她皺了皺眉頭沒說話。

掛斷了電話后,盛夏回到了位置上,放下了手機看著言景祗問:「沈恪的事情怎麼回事?」

言景祗不覺得奇怪,淡定的回答:「吃完飯再說。」

盛夏:「……」她能感覺到俞笙的狀態不對,這樣她還怎麼吃飯啊!

見盛夏不動筷子,言景祗皺了皺眉頭,面色不是很高興。「猶豫什麼?想知道事情是怎麼回事,乖乖吃完飯。」

盛夏沒辦法,現在言景祗是老大,他說了算。

吃完飯,盛夏主動去刷碗。整個別墅里就他們兩個人,不能說吃完了還等著別人來刷碗。

盛夏在廚房刷碗,擼起了袖子露出纖細的胳膊。水龍頭裡的水從她的指縫間劃過,言景祗看得有些心神意亂,走了過去從後面抱住了她。

盛夏吃了一驚,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她低頭洗碗,一邊問道:「沈恪出國的事情,和他女朋友有關?」

言景祗嗯了一聲,關於沈恪的事情,言景祗是最清楚的。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沈恪也不會出國,一直到現在。

「他們關係很好?」既然言景祗不願意說,那盛夏就一點點的套。

「你覺得呢?能讓他出國,關係能差到哪去?」言景祗反問道。

盛夏覺得這話一點毛病都沒有,但是不管當初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只要不涉及到俞笙就好了。

「阿笙忽然問起這件事,想必是已經聽到了風聲。沈恪的為人我也不清楚,麻煩你下次看見沈恪的時候跟他打個招呼,不要傷害阿笙。她已經過得足夠艱難了。」

言景祗摸了摸盛夏的腦袋,她就只顧著為別人想,怎麼不考慮一下自己呢?

「有時間關心別人,怎麼沒有時間關心一下自己呢?」說著,言景祗的手已經摸到了盛夏的肚子上。

他在盛夏的耳邊輕聲問:「夏夏,我們生個孩子好不好?」

盛夏猛的聽到了這話,驚得手中的碗都沒有拿好。

。 慢慢地,她冷靜了下來,將目光從平板上移開,落回燕景那張陰翳邪肆的臉上。

「但你並不介意我來做這個副院長,不是嗎?」她反問道。

一句話就扭轉了自己的被動位置。

見燕景沒有否認,她繼續提醒道:「你不是說,帶我來這裡是要談接下來的合作么?我現在的身份,對你來說,應該更有用處了吧?」

聞言,燕景淡淡地笑了。

他說道:「有用的不是你當上了副院長,而是眼下這個時機。」

「怎麼說?」秦舒好奇地看著他。

燕景也沒有瞞著,挑明了說道:「沈牧重傷,你正好趁這個機會,把國醫院的大權攬在手裡。」

秦舒說道:「齊鈺和劉喜文兩位長老已經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給我了。」

「不,我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在秦舒不解的注視下,燕景起身走到亭邊,側身對著她,頭偏轉回來,一雙幽冷的鳳眸里閃爍著耐人尋味的幽光。

首發網址et

只聽他緩緩說道:「再過兩天就是國主夫人的忌日。每年這個時候,國主都會病一場。往年都是沈牧負責,今年么……」

他雖然沒把話說完,秦舒卻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訝異地說道:「你想讓我代替沈牧去給國主治病?」

燕景點頭,挑明了意圖:「這就是我要你做的事情。接近宮守澤,並且取得他的信任。」

接近國主……這個變態想做什麼?

秦舒心裡劃過一絲狐疑和警惕,她遲疑地搖搖頭,不放心地說道:「那可是國主,怎麼可能輕易讓我給他治病?再說我的醫術和沈牧相比……」

「你可以。」

燕景突然吐出三個字,打斷了秦舒。

他直勾勾地盯著她,強調道:「以你的醫術幫宮守澤治病綽綽有餘,我要的是,你取得他的信任!」

不容置喙的語氣。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秦舒也深知燕景的脾性。

她把多餘的話咽了回去,慎重地點頭,「好,我按你說的辦。」

到現在她終於想明白,燕家往國醫院裡塞人的意圖——原來,是沖著國主府的那位去的。

沈老和宮守澤私交深厚,正因如此,國醫院和國主府之間的來往也顯得十分密切。

國主府不是一般人能接近的。

而先打通國醫院裡的關係,再接近國主府,就容易多了。

秦舒繼而聯想到和李紅霜一起調查到的燕家暗中製造軍械的證據,一個驚人的發現,猛然躍出水面!

這燕家造軍械不止是為了牟利,甚至有可能是為了……

不敢繼續想下去。

秦舒及時打住了思緒,迎著燕景滿意的笑容,讓自己看起來神情自若,沒有絲毫異樣。

燕景又跟她談了一下李紅霜的事情,還提到了那些遺失的重要材料。

用意,自然是為了試探秦舒。

秦舒一一矇混過關。

兩人從包間下來,燕景卻突然指著不遠處那座位於中心的空中花園,對秦舒說道:「你應該很想見見褚臨沉吧?不如,去打個招呼?」

秦舒本能地拒絕:「讓他知道我和你在這裡見面,我們的合作就暴露了。」

她可不想讓這個變態知道,巍巍也在這裡。 她只覺得良心不安。

褚序不禁皺眉,正想再說點什麼。

這時,急救室的門開了。

所有人的目光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褚序哪還顧得上手裏的盒飯,三步並作兩步,走到第一個出來的醫生面前。

「怎麼樣?我兒子還活着嗎?」

醫生臉上帶着激動之色,說道:「褚總,褚少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說完,一把摘下頭上早已被汗水浸濕的帽子,長舒了一口氣。

顯然,這場救援實在是太艱難了。

而聽到這話,所有人懸著的那顆心,終於踏踏實實落了回去。

褚臨沉躺在移動病床上被推了出來。

首發網址et

所有人都圍攏上去,觀察他的情況。

唯有秦舒,依舊站在原地,兩隻手緊緊地按在胸口處,靠深呼吸來平復此時的心情。

褚臨沉沒死,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