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噗呲!」

氣勁打在了柳成仁的大腿上面。

「啊!」

柳成仁應聲倒地,抱著自己的大腿表情異常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楚令尹呆愣楞的看著柳成仁的位置,眼神之中布滿了絕望,因為她知道此時就算是自己想要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楚小姐,您若是早點配合我們,也許喬開山不用死!」

石圓面無表情的沖著楚令尹說道。

「你……你們放了我的朋友,我……我跟你們走!」楚令尹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不那麼緊張。

「好啊,這些人本人就跟我無冤無仇,我石圓也不是濫殺無辜之人,只要楚小姐您老老實實的跟我們離開,我肯定不會為難其他人!」石圓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邁著步子奔著楚令尹的位置走了過來。

楚令尹顫抖著身體,眼神絕望的看著石圓奔著自己緩緩走來。

她心裏面非常的清楚,如果自己今天被石圓石方兩人帶走,下場將會如何但是沒有辦法,喬開山已經被石圓殺死了,哪怕陳天身手要比普通人厲害幾分,但也不可能是石圓的對手,畢竟此時還有一個石方從來都不曾出手。

楚令尹此時只能選擇犧牲自己,保全其他人。

「楚小姐,請吧!」

石圓走到楚令尹的面前,語氣無比恭敬的說道。

楚令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邁步準備跟隨石圓一塊離開。

但是楚令尹還不曾抬起那自己那微微發顫的美腿,突然發現有一個人在身後拽了她自己一把!

楚令尹猛然轉身,看見的竟然是陳天那張清秀的臉龐,楚令尹愣了一下,然後苦笑著說道:「陳先生,放心吧,他們兩個不會把我怎麼樣!」

「我同意他們把你帶走了嗎?」

陳天緩緩走到楚令尹的身前,語氣十分平靜的反問道。

「陳先生,您……」

楚令尹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她沒想到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陳天竟然還有勇氣站出來。

「陳天,你是不是瘋了?這個人不是你能對付的!」宋萱兒眼神無奈的喊了一聲,她現在根本想不明白陳天為何要自尋死路。

「他們兩個人在我的眼中,就跟螻蟻一樣!」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輕聲呵斥道:「你們兩個躲在我的身後,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

宋萱兒跟楚令尹聽到這話,同時愣在了原地。

…… 演唱會的會場內。

楚令尹眼神迷茫的看著陳天,低聲說道:「陳先生,其實就算讓這兩個人把我帶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我的朋友,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都可以帶走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抬頭看向了石圓的位置。

「小子,我今天不想濫殺無辜,你想要英雄救美的心情我也可以了解,但你不是我的對手,我給你個機會趕緊滾開,我可以當做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石圓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喊道。

「你沒有資格當我的對手,去把你們血瞳的主人喊過來!」

陳天負手而立,表情淡然,彷彿並沒有因為石圓剛才表現出的實力而心生恐懼。

「呵呵,年紀不大口氣還不小,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的主人是你這種毛頭小子想見就能見到的嗎?」石圓聽到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是不是我廢了你這身的修為,我就可以見到你的主人?」陳天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輕鬆的彷彿就像是在說要殺死一隻螞蟻一般。

「瘋子,這個陳天肯定是個瘋子,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思吹牛!」不遠處的柳成仁表情崩潰的搖了搖頭。

「陳天,你為何非要逞能的?」

宋萱兒此時彷彿已經看見了陳天的下場,忍不住低聲感嘆了一句。

唯獨楚令尹一人用自己那雙水潤眸子打量著陳天的背景,不知道為什麼楚令尹感覺陳天說這些話的時候,彷彿並不是在開玩笑。

「哈哈哈,小子你還真是不知死活啊,竟然還要廢了我這一身的修為,實在是太可笑了!」石圓大笑了一聲,然後眼神一凝,低聲說道:「小子,我看你這麼有意思,今天我就不殺你了,別在這浪費我的時間,趕緊給我滾開!」

說著話,石圓上前一步伸手推了陳天一把,但是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推動陳天。

「哎呦,沒想到你小子竟然真是個練家子!」

石圓冷笑了一聲,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直接奔著陳天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石圓出拳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氣勢驚人。

鐵拳撕裂空氣,發出陣陣宛如弓弩射出時的破風聲,陳天身後的楚令尹跟宋萱兒聽到這滲人的破風聲之後,紛紛閉上了眼睛,彷彿是不想看見陳天被石圓一拳打死的畫面。

「嘭!」

一聲巨響,石圓的拳頭無比兇橫的砸在了陳天的胸口處。

楚令尹跟宋萱兒幾乎是同時睜開了眼睛。

但是當她們兩個人睜開眼睛的時候,全都愣在了原地。

而不遠處的柳成仁趴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就更加好笑了,瞪大眼睛長大了嘴巴,彷彿是看見了鬼一般。

石圓近乎是用盡全力的一拳,砸在了陳天的身體上面,但是陳天竟然一點反應沒有,表情淡然的站在原地。

「這……這怎麼可能呢?」

石圓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小圓,小心!」

不遠處的石方感覺到情況不對,連忙大喊了一聲。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陳天抬腿便是一腳直接踢在了石圓的腦袋上面,石圓的身體宛如斷線風箏一般,直接橫飛了出去。

「你是築基境巔峰的武者,我若是廢了你,你的主人應該就能出來了吧!」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在楚令尹跟宋萱兒那震驚的目光下,身影一閃。

等到眾人再次看見陳天的時候,陳天已經來到了石圓身體落地的位置,但是還不等石圓落地,陳天抬腿便又是一腳,宛如那綠茵場的球員射門一般勢大力沉。

「嘭!」

一聲巨響。

石圓的身體根本沒有機會落地便再次橫空飛了出去。

陳天向前輕踏一步,宛如在那虛空之中有一道階梯一般,整個人都騰空而起直奔石圓的位置追了過去。

「飛……飛起來了?」

柳成仁趴在地上,瞪著大眼珠子結結巴巴的喊道。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宋萱兒跟楚令尹兩個女生幾乎是同時驚呼了一聲。

而不遠處的石方彷彿此時已經忘記了那個正在挨打的人是自己的親弟弟,瞪著眼珠子看著半空中的陳天,低聲喊道:「御空而行,化神境的高手?他是化神境的高手?」

「化……化神境?」

柳成仁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長大了嘴巴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能表達自己的情緒。

就在眾人震驚之時,陳天已經追上了半空中的石圓。

陳天看著自己腳下的石圓,凌空一腳,狠狠劈下。

「轟!」

一聲巨響。

石圓的身體宛如一塊巨石一般,轟然落地,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大哥,這小子不簡單啊!」

石圓怒吼了一聲,然後一口鮮血噴出,直接昏迷了過去。

戰鬥開始的突然,結束的也突然。

也能夠想到剛剛殺死喬開山的石圓在陳天面前竟然如何不堪一擊,石圓彷彿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僅僅三腳就被陳天踢昏了過去。

楚令尹,宋萱兒,柳成仁三人瞪著眼珠子看著半空中的陳天,已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了,此時此刻他們三個人才終於明白過來陳天剛才說的那些話到底意味著什麼!

就在一分鐘之前,眾人還以為陳天說石圓在自己的面前宛如螻蟻是在逞能,但是此時這麼一看,石圓在陳天的面前彷彿連螻蟻都算不上!

喬開山李大千兩人四十歲入築基境巔峰,成為柳家座上貴賓,尊稱大師,即便什麼都不用做,柳家都會給他們兩人開出將近五千萬的年薪。

石方石圓兩人三十歲入築基境巔峰,成為江南省大名鼎鼎的暗殺組織血瞳排行第二第三的金牌殺手,威震四方,江南省無數家族百般討好。

這一世,陳天年僅二十,再入化神境,君領天下。

石方看見石圓徹底昏迷過去之後,連忙快步跑到了石圓的身體旁邊,檢查了一下石圓的身體,然後猛然抬頭紅著眼睛嘶吼道:「豎子,你好歹毒的心腸啊,竟然把我弟弟的一身經脈打斷,今天我拼了老命也要為我弟弟報仇!」

「你不是我的對手,不要浪費力氣了,你現在去找你們的主人,告訴他我在這裡等他!」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我是不是你的對手那也得試一試才知道!」

石方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轟!」

石方身體瞬間變大了幾分,然後猛然出拳。

拳風宛如炮彈一般奔著陳天的位置打了過去。

不得不說,石方的實力確實要比石圓喬開山兩人厲害很多,拳風所經之處都會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雖然石方此時的實力僅僅是築基境巔峰,但是其實他這一拳已經打出了脫凡境武者的威力。

「轟!」

一聲巨響,拳風狠狠的砸在了陳天的身上。

但是陳天彷彿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輕聲說道:「我說了,你不是我的對手,不要浪費力氣了,快點把你們血瞳的主人喊來!」

「你太自信了!」

石方低吼一聲,然後三步並成兩步快步衝到了陳天的面前,舉起拳頭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轟了過去。

陳天微微側身想要躲過石方這一拳。

但是就在陳天剛剛側身的時候,石方突然從自己的懷中抽出了一把匕首,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去死吧!」

石方低吼一聲,手中的匕首閃過一道黑光,直奔陳天的脖頸處扎了過去。

剛才石方假裝是用拳頭攻擊,目的就是想要讓陳天側身躲自己這一拳,然後把脖子暴露出來。

匕首散發出陣陣凌厲的黑光,直奔陳天的脖子上面扎了過去。

「陳天,小心啊!」宋萱兒驚呼了一聲。

「陳先生……」

楚令尹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完,便聽到了一聲宛如砍刀砍在鐘鼎上面的清脆響聲。

「亢!」

匕首扎在陳天的脖子上面。

但是卻沒有扎進陳天的身體裡面,相反石方手中的匕首竟然還攔腰而斷。

石方呆愣楞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半截匕首,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自討苦吃!」

陳天輕喝一聲,然後反手便是一巴掌抽了出去,宛如父親教訓孩子一般,十分隨意。

「啪!」

陳天的手掌拍在了石方的臉上,石方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面。

石方在落地之後,猛然站起身想要再次奔著陳天的位置衝過來。

「我剛才打斷了你弟弟的身體裡面的經脈,但如果是在三個時辰之內救治,他還有恢復如初的希望!」

「我不想跟你這種人浪費時間,因為我若是真的想要殺死你,那就跟殺死一隻螞蟻沒有任何區別,我現在想要見你們血瞳組織的主人,我現在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之內我若是看不見你們的主人,我會親手殺了你弟弟!」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石方說道。

石方瞪著眼珠子看著不遠處的陳天,猶豫了兩秒鐘,低聲吼道:「你在這裡等著,我現在就去找我們血瞳的主人,我今天一定要親手殺死你!」

說完這話以後,石方直接轉身奔著演唱會會場外面跑去。 聽到風玫的話,紅娘子一呆:「怎麼會?」

風玫撇嘴,怎麼不會了?對於一個總想殺她的人,她已經夠仁慈了好不好!知道紅娘子一直將明篁當做明閻了,她也懶得去說清,無論是明篁還是明閻,都不是她的人。

或者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是她的人。

不管似乎有些消化不良的紅娘子,風玫幾口啃完手中的果子,扔掉果核又拿出一個繼續肯,看著明篁在大殺四方,心中卻與系統交流起來。

「劇情中不是說他是修鍊邪功,吸取了這些鬼的陰氣的嗎,現在他將這些鬼殺了,以後吸什麼?」

【劇情早已亂的一團糟,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系統也很無奈,依據劇情正常發展,這個時候安雅茹已經開始學習天師的能力了,可是現在,明閻和安雅茹還在想辦法消除那枚釘魂釘帶來的危害。

「唔,其實我倒想劇情正常發展下去。」反派BOSS被全世界追殺什麼的,想想就痛快。

【他若真的是外來者,即便劇情沒有因為宿主而有所變動,他也絕對不會依照劇情走的。】

「把若字去掉。」風玫拿出第三枚果子,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似乎有些不捨得吃了,「他不僅是外來者,而且是如我一般帶著任務的外來者。」

【宿主怎麼知道的?我並沒有察覺到這個世界上有其他系統的存在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