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嗷!」

突然,那爆裂熊王發出一聲暢快的嚎叫,巨大的身體猛然衝出,環視四周之後,猛然盯向身前的白衣少年,它興奮的嚎叫著,似乎聞到了甜美食物的香味。

「轟轟!」

爆裂熊王抬起腳步,筆直的向林浩撞來,飛撲中它那細密的毛髮下,齊齊露出根根利爪。

見狀,林浩身形猛然一轉,宛若一陣風避開爆裂熊王的利爪,並且身體不可思議的左右擺動,然後身體驀然化作倆道身影,直撲爆裂熊王!

「吼!」

爆裂熊王見林浩突然化作倆人,巨大的腦袋晃蕩著,不知所措的咆哮著!

「好機會!」

前撲的林浩眼中閃過一抹精芒,握掌成拳,直接轟向熊王的腦袋,這一拳何等刁鑽,更是快若閃電,若是砸中熊王的腦袋,定能將其擊斃!

「嗯?」


重拳擊中爆裂熊王,林浩臉色一變,猛烈的拳頭擊中熊王的腦袋,竟然只是將其打翻而去,但看那模樣,顯然是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好強的防禦!」

見到這一幕,林浩頭皮發麻,知道是自己小覷了這傢伙。

「嗷!」

爆裂熊王雙目赤紅,暴怒嘶吼中,一躍而起,巨大的熊爪再次狠狠的對著林浩拍去。

林浩神色微凜,身體騰躍而出,左右旋轉躲避著熊王狂暴的攻擊。

轟!轟!轟!

熊王的利爪拍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了極深的抓痕,自己的攻擊頻頻被林浩閃躲,熊王已然暴怒!

「一般的煉體四重修士,被這熊王拍中,身體怕是立刻便會重傷。」林浩皺眉看著狂暴的熊王,「我如今達到煉體四重巔峰,差一步便能邁入第五重,現在就是一個機會!」

「哼,來吧。」林浩冷哼一聲,竟放棄了高超的身法,直接向熊王衝出。

見到如此一幕,爆裂熊王雙手捶胸,露出猙獰的獠牙,而血虎和白自在卻是面色大變,驚呼道:「少爺,不要啊!」

《螺旋九影》不光是身法,更是包裹了旋轉的拳法,林浩腳下挪轉騰翼,一個個殘影接連出現,而去右手也是拳頭緊握,成旋轉之勢,猛然對著熊王砸下。

爆裂熊王亦是嚎叫中,拍出厚重的熊掌!

「砰!」

拳掌相砰,一大一小倆道身影都是倒飛而出,林浩狼狽的滾落在地,一抹嘴角,竟有鮮血湧出。

「少爺,沒事吧。」血虎一個閃身來到林浩一側,急切問道。

「沒……」林浩剛要答話,猛然一愣,他感覺到全身皮膚下竟然有一股灼熱之感沸騰而出,狂暴的熱流從體內各處湧出,不停的鑽入體內的骨髓之中,劇痛中透著舒爽的感覺。

「昨晚的那股能量又出現了,就是這種感覺!」林浩心中狂喜,抬頭掃了一眼滿臉關切的血虎,「我沒事,不用管我!」

話音剛落,林浩再次衝出,與暴怒的熊王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倆道人影不斷撞擊,不斷被擊飛,巨大的轟鳴聲回蕩在斗獸場中,使得血虎和白自在目瞪口呆中,心中頓時有了驚駭,「他可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啊。」 「再來!」

林浩化作幻影直撲爆裂熊王。

砰!

倆道身影再次分開,此時爆裂熊王渾身是傷,巨大腦袋脹大了一圈,左眼聳拉著極為凄慘。而林浩亦是渾身浴血,卻是越戰越勇,隱藏在體內的那股熱力在於熊王對轟的過程中,不斷被逼出。

此時他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利劍,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戰意。

「林……林浩少爺,還好吧?」上方看台上的白自在神色木那,不由喊道。

「孽畜,受死吧。」

下方的林浩卻是絲毫沒有聽到,他眼中只有眼前的爆裂熊王,此時他渾身如同火燒,恐怖的勁力在體內肆虐,使其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

左旋右轉,螺旋步踏出,林浩猛然一晃,倆道身影一同打出一拳。

「嗷哦!!」

在眼前的少年身上感覺到死亡威脅的爆裂熊王猛的一聲嚎叫,雙目徹底變得血紅,幾乎失去了瞳孔,這正是爆裂熊王拚死技能,狂暴!

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撲面而來,讓林浩感覺一窒。

好快的速度!

「吼!」狂暴狀態下的熊王速度暴增,飛沖而來。

面對突然起來的變故,林浩大腦轟然炸開,感知意外的事物彷彿一下子變得清晰而緩慢起來,腳下立刻有了奇異的韻動。

踏踏踏!

三聲輕踏,林浩腳步輕移,簡單幾步身體便連連出現倆道殘影,同時向爆裂熊王的腦海攻去。

「啪!」爆裂熊王見到眼前竟出現三個人類,狂暴狀態下的它怒嚎一聲,對這眼前的身影狂砸而去。

砰的一聲,被攻擊的那道身影化作無數碎片散開。

殘影?

「咔!」

突破到倆影變的《螺旋九影》,拳法力道也是倍增,轟在熊王的腦部使其立刻有了骨折斷裂的聲響。

「趁你病,要你命!」

林浩雙目閃過一抹寒光,拳頭連連旋轉舞動,剎那間便轟出數拳!

「嗷!」

熊王遭此致命一擊,哀嚎咆哮,巨大的熊掌不顧一切的向林浩拍下。

「不好!」

感覺到熊王臨死反撲的恐怖,林浩面色大變,距離太近了根本來不及閃躲,只來得及將雙臂交叉在胸前。

轟!

林浩整個人都拋飛出去,嘭的一聲砸在地面上,堅硬的地面都直接鬼裂開來。

而那爆裂熊王也是轟然倒地,它的頭顱上猙獰的傷口往外流著血液**,染紅一大片地面,煉體四重巔峰的爆裂熊王,就此殞命!

「少爺?」血虎跟白自在來到林浩面前滿臉焦急。

「您……您沒事吧?」白自在臉色蒼白,若真是讓林浩死在這裡,他十條命也不夠陪啊,胖嘟嘟的臉上肌肉劇烈跳動著,他極為肉痛的從懷中拿出一粒淡黃色的丹藥塞入林浩口中。

見到那顆丹藥,血虎雙目爆睜,露出希冀之色,可見那丹藥定不是尋常之物。

其實此時的林浩雖然受傷,卻只是皮外之傷,只是剛才的撞擊太過猛烈,自己有些昏厥。

就在他清醒過來的剎那,頓時聞到一股清醒撲面而來,讓他精神為之一振,嘴巴極為自然的張開吞下了那粒丹藥。

丹藥入口即化,頓時化作一股熱流涌遍全身。

這股熱流卻彷彿引爆炸彈的導火索一般,林浩的身體轟然炸開,昨晚積攢在體內的天地能量轟然化作恐怖的熱流爆開,突然間一種劇痛從體內骨骼之中蔓延而來,飛快的擴散到身體的每一處。

感受到這股熱流的恐怖,林浩突然有種致命的威脅感,他有一種直覺,若是任由這股熱流在體內橫衝直撞,自己的身體必定會爆開,殞命!

其實憑藉沉浸在體內的那股能量的散開,林浩不出數日便能晉級煉體五重的,但是如今白自在關心之下給林浩吞服了一顆神奇的丹藥,徹底引爆了他體內的那股恐怖能量。

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得林浩牙關緊咬,他的精神瞬間爆發,攀升到了一個以前不敢想象的地步,在這股突如其來的精神控制下,那些熱流終於變成乖巧的孩子,一點點沒入全身的骨骼中。

如同萬蟲撕咬的感覺瀰漫全身,在這一刻,林浩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骨骼似乎都是在此刻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蛻變著。

劇痛足足持續了一刻鐘,才緩緩退去。

劇痛的消失的同時,林浩猛然張開雙眸,頓時有倆道璀璨的星光出現,一聲興奮的長嘯驀然回蕩在四周。

林浩身體一挺,一陣清脆的噼里啪啦之聲響起,他的身高也是在此刻稍稍拔高,看上去整個人更加精壯。

見到這一幕,白自在和血虎對視一眼,皆是同對方眼中感受到一抹驚悸,「十二歲便達到煉體五重,即使在整個白雲山脈也算的上是頂尖了。」

「恭喜少爺了!」

「哈哈哈!好!還是幸虧白叔的丹藥啊,之前那是……」

響起之前的那股熱流,林浩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如果一直能夠吞服那種丹藥的話,恐怕自己很快就能突破煉體第六重了!

白自在臉部肌肉抖動了屬下,極為肉痛的說道:「少爺,那是聚元丹!雖說是下品聚元丹,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丹藥,煉體六重以下,服用之後能夠有助於突破瓶頸,對於療傷也是有奇效。」

「哦?聚元丹?」林浩眼睛猛然一亮,心中默默記下了這個名字,以後若是有機會定要多弄幾顆。

突破到煉體五重的林浩,也失去了繼續呆在斗獸場的興趣,到朱仙鎮上額外買了幾串糖葫蘆便回家去了。


……

「父親,母親,瑤兒……」林浩手裡拿著幾串糖葫蘆,極為歡愉的踏進家門,「我回來了!」

嗖嗖!

倆道破空聲響起,林傲山和姬凌雪幾乎是同一時間出現在林浩身側,投來極為關切的目光,畢竟是林浩的第一場廝殺,作為父母的他們若說是不關心,那純屬騙人。


「浩兒,你沒事吧?」姬凌雪焦急關切的問道,柔軟的手緊緊捏住林浩的胳膊。

「母親,孩兒沒事。」感受到母親的急切,林浩頓時感到一種發自靈魂的暖意升騰而起,眼睛都有些濕潤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姬凌雪抱住林浩,柔聲道,「苦了你了,都怪娘,當初那麼早答應你踏入修真的。」

「雪兒,慈母多敗兒啊。」林傲山冷漠說道,臉上卻是洋溢著激動的神色,兒子的優秀一直被他看到眼睛,第一次面對廝殺竟然還能保持這種激昂的狀態,也實屬罕見了,而且……

「咦?」

林傲山驚疑出聲,一步踏出,猛然把林浩從姬凌雪懷中拽出來,仔細打量之後,雙目驀然瞪得滾圓,一臉的不可思議。

「還是被看出來了嗎?」林浩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心思急轉。

「浩兒,你,你……」一樣淡定自若的林傲山,口不擇言的說道,「你達到煉體五重了?」

「什麼?這怎可能?」姬凌雪驚呼中,驚疑的看向林浩。

林浩嘴角抽動,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臉上強自露出激動的神色,說道:「孩兒在於妖獸廝殺過程中,感到全身燥熱,而且陷入了一種極為玄妙的狀態。之後白叔更是將珍藏多年的聚元丹給我服下,孩兒才機緣巧合之下突破第五重!」

「聚元丹?」林傲山和姬凌雪對視一眼,暗自搖頭,這聚元丹他們也有而且有不少,只是這聚元丹真的有這麼好的效果嗎?

「山哥,我們煩惱什麼。」最後姬凌雪輕笑一聲,說道,「浩兒突破境界自然是好事,管他怎麼突破的呢。定是浩兒在廝殺中頓悟,再加上本身對於丹藥有驚人的吸收力才有此功效吧。」

「對了。」聽到姬凌雪的話,林傲山眼前一亮,「浩兒從小從沒有服用過什麼丹藥,如今看來定是第一次服用效果極佳的緣故吧。」


「浩兒,接著。」林傲山突然取出一個布袋遞給林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