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掌門說得對,就算我們不敵,但也不能讓他們好過了!我們流光派也是任人宰割的,更不是孬種,誰想割我人瓣肉,我們就放他的血!」赤光子,這個流光派的執法長老冷冷地出聲說。、

「對,老三說得對,我們必須想出一個辦法來,就算最後我們讓割肉了,林凡那個王八蛋也要放出五量的血來,否則我是不會甘心的!」赤嬰子狠聲說道。

「掌門,你的計謀多,就想一個辦法來吧!」赤寧子說道。

「行,我想一想!」赤嬰子看到他們都跟自己同一條心,於是放下心來,皺眉想著陰謀。

就在流光派里一片驚惶之時,林凡卻帶著二女悠閑地在城裡轉悠著。

「神君,這裡的人看上去生活得也不錯嘛!」蘇靈小聲說道。

「當然了,這是他們自己的地盤,如果對民眾不好一點,那他們早就暴露了。」林凡點頭說。

「說得也是,這些人看上去都是安居樂業,但我也看到了,很多人其實並不快樂。」鄒霞說道。

「哦,你觀察得這麼細么?」林凡含笑道。

「是的,我進來之後,便仔細的觀察每一個人的表情,發現他們雖然在人前都一副正常的樣子,但是,他們的眼神時不時會飄過一種迷茫,這不說明了,他們的內心其實並不是表面上那樣,他們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多迷茫,很多的不確定,甚至是惶恐!」鄒霞一本正經地說。

「很好,在這一方面,你比靈兒要強上一些。」林凡寬慰地說。

聽到他的誇獎,鄒霞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好,嬌笑道:「神君,我也只有這方面能比得過靈兒了,別的地方,我可是一點也無法跟她比啊!」

「你說錯了,至少還有一樣你比我強!」蘇靈認真地說。

「什麼地方?」鄒霞奇怪地說。

「就是服侍神君的時候,你的聲音比我大!」蘇靈壞笑道。

「我才沒有!靈妹妹,你壞死了!」鄒霞的臉一下子通紅起來,啐道。 血狼的人手還在別處,估計還得幾天才能到來,林凡也不急著出手,要打擊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擊致勝,不讓對方有喘息的餘地。

所以,在血狼沒來之前,林凡也輕鬆一下,帶著二女在城裡玩起來。

不得不說的是,這裡雖然是邪派的地盤,但總的來說,並沒有太大的亂子發生,雖然這裡的人表面寧靜,暗地裡有點不對勁,但至少表面上還是很正常的。

「神君,人家餓了!」逛了一會,蘇靈嬌聲說道。

「那就讓神君餵飽你唄!」鄒霞突然說道。

「霞姐,你居然這麼環了?」蘇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說。

鄒霞說出來之後,臉也紅了,不過聽到蘇靈的話后,便說:「還好說,都是你帶壞人家的!」

「霞姐,你說話可要注意點,要負責的哦!你說,我什麼時候帶壞你了?』我可是個純潔的人,自己都那麼的純潔,怎麼就能帶壞你了?」蘇靈一本正經地說。

「得了吧,你還純潔的話,這世界上估計就只有一個壞人了!」鄒霞撇嘴說。

「哦,那你心目中那個比我還壞的人是誰呢?」蘇靈笑嘻嘻地說。

「還用說,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鄒霞悄悄地看了一眼林凡,說道。

「喲,你居然敢得罪我們偉大的神君,難道是想讓他懲罰么?」蘇靈嬌笑道。

「我才沒有,我說的是事實!」鄒霞哼道。

「不會吧,你真的對神君那麼大怨氣?不就是昨天晚上讓你那樣么,至於么?」蘇靈壞笑道。

鄒霞臉一紅,想到昨晚晚上的事,不由得羞惱交加,嗔道:「都是你的叟主意,不然神君也不會那樣對人家!」

「我說大姐,你也未免怪錯人了吧?我可沒有讓神君那樣子,是你自己浪過頭了,所以神君才會突然想到那個動作的,之前我可是沒有試過!」蘇靈笑嘻嘻地說。

鄒霞的臉都紅透了,扭捏地說:「才不是,我才不浪!」

聽著兩人的對話,林凡微微一笑,小聲說:「你們兩個再敢這樣說下去,我馬上就將你們帶進去,再重演昨晚的劇本!」

兩人嚇了一跳,連忙住口,昨晚的事她們都有點害怕了,那可是一種高難度的動作,雖然很舒服,但結束之後,想起都有點害怕。

所以,林凡一句話就讓她們停止了下來,馬上變得乖巧起來,一左一右的擁著他,說道:「神君,我們錯了,你就放過我們吧!」

「乖的話,我當然不會懲罰你們了!走吧,我也餓了,進去吧!」林凡邪邪一笑,便走了進去。

飯店裡人還不少,而且以江湖人為主,這裡雖然是邪派,但前來這裡的江湖人還真不少,正因為是邪派,行事也方便得多,不會跟正派的地盤一般,有那麼的規矩要遵守,所以大家都樂意到這裡進行一些非法的交易。

「咦,有美女!」三人一進去,馬上就成為了飯店裡的焦點所在,那些江湖人都是桀驁不馴的,平時做事也沒有什麼顧忌,看到有美女出現,馬上就將注意力投了過來。

林凡三人臉色如常,找到了一張桌子坐下,小二很機靈地走了過來,熱情的招呼起來。

林凡下了菜單之後,便從身上取出問道茶,泡了起來,瞬間,一股香味就擴散出去,讓他們這一桌更加的成為了焦點。

「小子,你這是什麼茶啊,怎麼這麼的不一般?來,給爺倒一杯試試!」旁邊的桌子上,一個濃鬍子大漢站了起來,有點驚訝地看著他,然後大聲說道。

林凡頭也不抬一下,倒出三杯后,對二女說:「喝吧,趁熱!」

二女掩嘴一笑,對於林凡這種態度她們早就習慣了,如果對方客氣一點,也許林凡還會跟對方客套一番,但現在對方這種態度,想讓林凡有發臉色,那就絕對是不可能的。

看到林凡不理自己,大漢頓時大怒,走到林凡的身邊,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吼道:「小子,你耳朵聾了?」

「拿開你的臟手,然後滾出去,否則的話,本少爺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林凡淡淡地說,仰頭將茶喝下。

大漢有點震驚地看著桌子,自己剛才那一掌的力道之大,別說一張林桌子,就算是一塊上好品質的石桌,也早就粉碎了,可是現在的情況是,不但桌子沒有碎,就連好運些茶水都沒有濺出半點!

惹上厲害角色了!

別看這個大漢長得四肢發達,但頭腦卻一點也不簡單,瞬間就知道自己惹禍了,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忙低頭說:「對不起,我莽撞了!」

「滾出去!」林凡淡淡地說。

「是,我馬上就滾!」大漢暗自一喜,對方還算是大肚量,並沒有計較自己的行為,於是根本不敢再留下來,灰溜溜地拿起行李,匆忙的離開了飯店。

這一幕,讓別人都是非常驚訝,那個大漢他們都認得,也是一個厲害角色,可是現在看來,他居然在林凡面前半點也不敢多嘴,人家讓他就滾,這也太讓人不解了吧?

這下子,那些實力不如那個大漢的人就死心了,本來還想著怎麼去搶了那兩個女人的,但現在卻動也不敢動了。

不過,比那個大漢厲害的角色還多得很,當然不會就這麼怕了林凡,他們也看到了剛才那一幕,而且自信能跟林凡做到一樣的表現,所以,儘管對他的實力有點驚訝,卻無法阻止他們搶人的心。

酒壯色膽,這是一個永恆的真理。

喝下幾杯酒後,本來三分的膽,就能夠直接上升到七分,再喝一點,便完全滿格了。

於是,就在林凡三人的菜還沒有上來之時,一個臉色陰狠的男子就走了過來,直接就坐到了林凡一桌,冷冷地看著他,說:「小子,給你兩個選擇!」

林凡淡淡地看著他,說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是你先說還是我先說?」

那人一怔,突然就笑了起來,只不過笑聲讓人很難受,過了一會,他才停下了難聽的笑聲,說道:「小子,你膽子不小啊,知道爺是誰不?」

「我一向不喜歡打聽死人的名字,如果你不想死,最好馬上從這裡滾蛋!」林凡冷笑一聲,說道。

這個人從自己進來之後,眼睛就沒有離開過蘇靈和鄒霞兩人,而且看的地方都是非常敏感的區域,這讓林凡早就起了殺心,就算對方不主動過來,事後自己也不會放過他的,現在他送過來了,那就更好,殺雞儆猴吧!

「你很囂張啊!」陰狠男人冷笑一聲。

「我的囂張是被動的,你的囂張卻是主動的,兩者之間的區別,你覺得誰更囂張一點?」林凡淡淡地說。

「哈哈……爺有本事囂張,你咬我?兩個小妞,快活去,別跟這個死鬼一起了!」陰狠男人狂笑起來,伸手去摟二女。

林凡動也不動,看上去一副無謂的樣子,但就在陰狠男人的手馬上就要摟住二女時,卻聽到一聲慘叫響起!

整個飯店頓時一片驚愕,目光都讓吸引過來了。

一看之下,眾人的神色便變了。

那個陰狠男人已經躺在地上,兩隻手都離開了身子,落到了一邊,而本來一臉平靜的二女,手上卻都拿著一把劍,劍上還滴著血。

不用說,這是她們的傑作。

眾人心裡一片震驚,想不到這兩個嬌滴滴的美女,原來竟然是奪命閻羅,一出手就傷人,而且傷得這麼重,簡直就讓人膽寒啊!

靠近他們的人甚至還看到,那個陰狠男子的下面,也是一片血肉模糊,某個物件也落到了一邊!

狠,真狠!

「來個人,將這混蛋東西扔出去!」林凡淡淡地說。

沒有人出聲,誰都不敢出聲。

「你,將他扔出去!」林凡指著自己對面的一個男子,冷冷地說。

那人看到他指著自己,頓時嚇了一跳,本來還以為他要殺自己,差點就軟倒在地,結果一聽,原來是讓自己做事,頓時便恢復了一點精神,戰戰兢兢地走過來,拖著那個已經絕氣的男人走出去。

「還有誰想打我女人的主意?」林凡慢條斯理地說。

沒有人說話,只是店裡的人慢慢少了,過了沒多久,大廳里只剩下幾桌人還留在那裡。

「小二,上菜!」林凡突然叫了一聲。

「……是……是……」小二嚇了一跳,聲音也有點顫抖。

「我不是惡人!」林凡淡淡地說。

「你不是才怪,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殺人!」小二心裡想著,卻不敢出聲反駁。

「但如果有惡人惹我,欺侮我,那我就會比他更惡!」林凡接著說。

「所以,你也不用怕我,其實我平時都是很和氣的。」

小二根本就不敢介面,不過情緒也穩定了一些,進去廚房將菜端了出來,賠著笑臉說:「爺,你的菜來了,請慢用!」

「謝謝!」林凡微笑著說。

小二嚇了一跳,連忙搖手說:「不用謝,不用謝!」 嚇跑了那些人,飯店裡也清靜了許多,讓林凡感覺到爽多了,但同時也有點不滿,因為人少了,自己想聽到最近的一些風聞也沒機會了。

不過這不是問題,對於消息的來源他一點也不擔心,頂多一會讓人來報告就是。

現在飯店裡還有幾桌人沒走,林凡不動聲色,只是用神識觀察了一下,知道這些人都是一些高手,對於自己並沒什麼害怕的,而且他們從一開始也沒有跟那些人一般,對二女表現得那麼不堪。

所以,林凡也沒有打算找他們的麻煩,靜靜地跟二女享用美食,時不時還喝上兩口,看上去根本就沒有讓剛才的事影響了食慾。

等到吃完后,林凡手一揮,將小二叫過來,說道:「你們這裡不錯,我打算住上幾天,幫我開間上好的房。」

「好的,我馬上幫爺安排好,絕對是上好的房!」小二流著汗說,這麼一個凶神惡煞,自己可不能得罪了,否則的話,就是替店裡招災了。

一直等到林凡帶著二女上樓了,飯店裡那幾桌人才開始議論起來。

「梁兄,看出來沒有,那囂張的小子是誰?」一個中年男子皺眉說道。

「從相貌上看,我一點也看不出來,完全是一個陌生人,而且是那種扔大街上就不見了的陌生人,平常得很。張兄,你也看不出來么?」跟他一桌的一個人說道。

張兄苦笑搖頭:「看不出來,正如你所說,他就是那種往大街一扔就找不到的類型。」

「我倒有點懷疑,他會不會是就那人?」這時候,隔壁桌上傳來一個聲音。

「那人?我該不會說,他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噓……」說話的那個人緊張地看了一下周圍,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你們想想,雖然他的作風跟傳說中不一樣,但是,一個身手高強的陌生人,身邊帶著兩個漂亮的女人來到這裡,一般人敢這麼做么?要知道,這裡可是流光派的地盤,雖然表面上不是很亂,但暗地裡那些勾當,估計一般跑江湖的人都知道,而他們卻敢來,這說明了什麼?而且,前腳才傳出血狼要來對付流光派,後腳他們就到了,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眾人紛紛點頭,那個梁兄開口說:「謝兄說得很有道理,看來有幾成是那人了!不過,跟我們關係不大,如果真是他的話,我們也不要干涉,就等他們自己斗到底吧!」

「對,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坐山觀虎鬥就是。」張兄也跟著說。

眾人都紛紛點頭,但是,誰都明白,坐山觀虎鬥是不可能的,到最後,如果分出了勝負,誰不想分一杯羹?要知道,流光派的地盤上,用富得流油來形容也不過分。

於是,眾人懷著這種心理,將消息傳回了派里,等上面做出指示。

林凡收回了神識,臉上露出了冷笑,對二女說:「那些人果然猜到了我們的身份,不過不要緊,就讓他們猜吧,正好讓我分出敵我來!」

「神君,萬一他們一起對付我們呢?」蘇靈擔心地說。

「他們不敢!」林凡淡定地說。

「為什麼?我們現在展現的力量也是強到可以無敵啊?」蘇靈驚訝地問。

「因為他們怕!到目前為止,我只是出動了血狼的人手,而星醫宗本身的力量卻一點也沒有展現出來,他們根本就摸不透我的底,所以不可能冒險的!當然,道德宗和天龍門的人除外,也許他們會插一腳進來,但這也是我希望的,他們不來,我還不好對他們下手呢!」林凡冷笑著說。

「神君,萬一道德宗和天龍門的人聯合起流光派,我們的處境不是很危險?」鄒霞說道。

「不用擔心,他們不敢的!」林凡鎮定地說。

「為什麼?」二女同聲問道。

「你們想想,流光派的事現在都證明了是真的,以他們的惡行,如果道德宗和天龍門的人有點見識,就不會摻和進來!」林凡說道。

二女一拍額頭,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原因呢!神君,還是你想的多一點!」

林凡微微一笑,說道:「你們兩個別裝了,你們早就想到了,還在這裡哄我開心是吧?」

二女嘻嘻笑了起來,蘇靈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說道:「神君果然厲害,我們這一點小心思也讓你看穿了!」

「你們兩個那點小把戲還能騙得了我的話,那我還能活到現在?」林凡笑道。

「神君威武!」蘇靈嬌笑道。

「那我就現威武一點好不好?」林凡邪笑道。

「好啊,那神君你就展現你最強大的一面吧!」蘇靈嫵媚地說。

林凡嘿嘿一笑,便將她抱了起來,沒一會,一陣陣迷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流光派里,赤嬰子的密室。

「赤嬰掌門,這是我們宗主的信!」一個道人遞上了一封信,說道。

「哦,赤龍子讓你帶信來了啊!」赤嬰子接了過來,馬上就拆開看。

看完后,他臉上泛起了冷笑,說道:「&知道了,你幫我帶信回去,說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說完,他拿起筆來,刷刷刷的寫了一封信,放好后交給對方,然後揮手讓他離開。

「好一個赤龍子,居然想放棄我,那我就讓你知道,就算我滅亡了,你們道德宗的名聲也會臭到底!」赤嬰子瘋狂地說。

他本來還以為赤龍子會給自己支援的,但是現在看來,這只是自己的美好願意而已,赤龍子根本就不敢公開支援,只是說會暗中派出一些人手來,而且還沒有那麼快,至少還要兩三天才能來到。

「真特么好笑,你們道德宗在附近就有人手,如果真想支援,還需要那麼久?媽痹的,老子終於看透了你的真面目!」赤嬰子瘋狂的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