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基本上都是時裝類,還是之前的合作雜誌,這樣倒方便……那個小一,我就不和你說了,等你回來記得來我家找我!」

「好,你去忙吧,注意身體。」

仝一一掛了蔡衍飛的電話,轉頭給陳鑫發訊息問案件處理的如何,還沒收到回復,白述就按響了門鈴。

「你再多按幾遍,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來捉姦呢。」仝一一打開門,看見一臉冷漠的白述,識相的趕緊閃開讓她進門。

「什麼情況?」仝一一坐回沙發,看著白述門兒清般打開仝一一的冰箱,拿出兩瓶啤酒走到她身邊。

「先讓我喝一口,不然我這口氣上不來得過世。」白述坐下擰開啤酒,灌了自己一大口,慢慢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不是吧白導,我這才走了一個星期不到,也不能過得這麼堵吧。」

「不是。」白述打住仝一一的嘮叨:「我是一直在國外,真他媽不知道國內娛樂圈沒素質的人那麼多。」

「你不是去了蔡衍飛的劇組?」仝一一更是一頭霧水:「是那個叫劉赫的小鮮肉?剛才蔡衍飛還跟我說呢,可是我也不清楚來龍去脈啊,你快別自個氣自個了,趕緊從頭說!」

「姐妹,說起蔡衍飛,你算是撿著寶了,最開始知道你倆談戀愛,我還怕這人混娛樂圈的不適合你,我這進組四天算是佩服蔡衍飛的肚量和脾氣了。」

「哼,上個月他也不是這麼有肚量的,算是被劉赫練出來了。」仝一一喝著桌上的水,提醒白述:「別喝太急啊,現在都什麼季節了還從冰箱里拿酒喝。」

「嗯,情況是這樣子的。」白述放下酒瓶,深吸一口氣:「田言是我研究生導師,你也知道他就回國拍電影才會長期在國內,好多人爭著搶著上他的戲。我去幫忙,也是為了我自己回國的發展,畢竟不打算回去了。結果我到組裡第二天,就發現那個男二號簡直是坨屎,演技不行,還不自知。我發現了這個問題,就去找他的團隊溝通,因為他這個角色一直跟著男主,演技太懸殊拍出來根本用不了,人家跟我說什麼?說劉赫是前段時間去國外走紅毯,檔期太忙,時差沒調過來,希望能諒解。我靠,這是以為我是剛畢業的小姑娘呢?國外近兩個月哪有什麼紅毯?我怎麼沒趕上?」

「厲害,這套路比上次擠兌蔡衍飛的時候嫻熟多了。」仝一一接話。

「然後我心想你不就是想倒時差么,我讓你倒,你休息吧,我把跟他有關的戲份全都延後了,只拍蔡衍飛單人的,或者和女主的對手戲。這一延後,他又急了,前天導演說先拍機場他和男主的對手戲看看,結果可想而知,他心思就沒在這,他的粉絲又都是小學生,天天在片場門口惹事,田導看不下去,讓我去重新試鏡演員,這事就一直沒告訴他。」

「所以他團隊開始作妖了對吧?」

「沒錯。」白述說的差不多了,又喝了口酒。

「現在是要解約?還是非演不可?」仝一一問。

「非演不可。」白述冷笑:「田導的電影,誰解約誰是傻子。」

「那田導那邊呢?」

江南雨自默默 「這就是我今天裝作生氣的樣子衝出劇組,導致劇組停工的原因。」

「合著你師徒兩人演雙簧呢唄。」仝一一笑起來:「那你裝得這麼逼真幹嘛,就是想我這兒的酒了對吧,你就承認吧白述。」

「那我也生氣啊,什麼東西啊!」白述手裡拿著酒繼續說:「現在搞得媒體新聞滿天飛,搞得我回不了家,他們都在我門口蹲著呢,你這好歹等於半個警察局,量他們也不敢跟來。」

仝一一翻個白眼,起身走向卧室。

「幹嘛去?」

「您在我家自便吧,我呢,要去見男朋友了,自求多福啊!」

「重色輕友!」白述喊道。

「彼此彼此!」 幾天不見蔡衍飛,仝一一這才發現這個男人這麼帥。

不太大的拍攝房內,幾個助理在他臉上塗塗抹抹,他穿了一件白襯衫,下身換的闊腿褲有些長,腳下踩著人字拖,慵懶地打著哈氣。仝一一站在門外,聽到攝影師不斷誇讚他的皮膚有多好,一一被吸引過去,畢竟女攝影師還真是少見。

「仝隊長。」唐允出現在她身後,驚喜地快說不出話來:「你你你,你不是後天才回來嗎?」

「唐助理,別激動別激動,我也是提前結束了出差,正好有空,來看看他……」話沒說完,蔡衍飛就像一隻狼看見羊一般撲了上來,給了仝一一一個結結實實的擁抱。

「小一!」蔡衍飛鬆開她輕聲道:「真的是你啊。」

唐允趕緊把這兩位拉到旁邊的房間里,離開時眨眨眼:「這好幾日不見,你們好好培養培養感情,那邊我去處理,正好蔡少也該休息了。」

仝一一笑著送唐允離開,轉過身好好打量了蔡衍飛一番「你現在倒真的像個明星了。」

「小一我們過去坐。」蔡衍飛自從拉起仝一一的手就沒撒開過,詢問:「案子處理好了?沒受傷吧?」

「當然沒有,誰能傷的了我呀。」仝一一舒服地靠在蔡衍飛肩上:「這麼幾天沒見,我終於承認我特別想你了。」

蔡衍飛心跳的飛快,一臉的不相信:「我還以為你是沒感情的殺手呢,總是那麼堅強,也不示弱,什麼都衝到前面去做。」

想想之前的種種危險,蔡衍飛簡直怕的不行,為什麼自己這麼喜歡的女人竟然是警察。

「喜歡你是真的,我現在不衝動了,什麼事做之前都要想清楚。」仝一一抬起頭看他:「很多時候會不經意間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其實很多人都很在乎我的,可能我之前一直在叛逆期?」

無辜的人說的就是蔡衍飛啊,她是警察可以臨危受命,而蔡衍飛雖說是明星,可也只是人民群眾。

「我來的匆忙也沒給你帶東西,什麼時候收工?去我家給你做點好吃的。」

「還有幾組就差不多了,你是要留在這裡看我工作,還是在這休息?」

「當然要去看啊,我還沒近距離旁觀過演員工作的樣子呢。」仝一一忽然興奮,實則是想看蔡衍飛穿不同風格的衣服有多帥,她不能說出來,可是已經腦補了很多畫面了。

蔡衍飛換上新的一組時裝,出現在仝一一面前,二哥星星眼地看他,到弄得蔡衍飛不好意思了:「一一,你這麼看我還是第一次呢。」說完也深情款款的回望仝一一。

「哈哈哈……」仝一一錯開眼神,尷尬的笑了兩聲,就推他去工作:「快點吧,攝影師都等你半天了。」

接下來的工作中,蔡衍飛給仝一一展示出男人該有的帥氣和成熟,在場的小姑娘們也紛紛花痴,「之前就知道蔡衍飛長得帥,沒想到這麼近距離看皮膚竟然那麼好,他剛剛那身白襯衫,簡直就是高中生!」

「誰說不是啊!家裡又有錢,演技現在也在提升,主要是這一張臉,多少女人想給他生猴子!」

「那些跟他搞過緋聞的女明星應該樂在其中吧,出現在同一個畫框里都是賺到了!」

仝一一把這些統統聽近了耳朵里,暗暗在心裡下定決心:以後得多掙錢,可不能讓這個小奶狗頻繁地拋頭露面。

結束拍攝,仝一一在就在他的保姆車上了,以免被狗仔拍到,等到蔡衍飛和唐允都上了車,這才往仝一一家的方向開去。

「這條路好像不到穆禾小區吧師傅。」唐允問:「我記得剛才應該下橋的。」

「仝隊長讓走別路,這一條是她剛剛跟我說的,怕狗仔跟著。」司機回答。

「還是仝隊長心細。」唐允笑著說。

仝一一揮揮手說:「我們小區住的幾乎都是警察,正門管的有點嚴,這條路從側門,一會兒到了我出示一下警官證就好。」

「現在狗仔沒那麼閑吧,都什麼時候了。」蔡衍飛吐槽,面色疲憊地靠著仝一一。小說娃小說網

「狗仔都在堵白助理,可是她現在在我家,我怕狗仔上午的時候有跟過來的。」仝一一看向唐允:「一會兒從地下四層停下我先溜上去,司機師傅會繞到一層,那邊有個超市可以直接到單元口,我都跟師傅說完了。」

「怎麼去你家吃個飯跟做賊似的啊。」蔡衍飛有點不滿。

「拜託蔡少爺,您可是個明星誒。」仝一一翻個白眼:「我倒是沒什麼大不了打狗仔一頓讓他們長長記性,你呢?想上社會頭條?」

蔡衍飛自知沒理,賭氣冷著臉,讓仝一一覺得十分可愛,湊上去捧起他的臉:「怎麼,這就有小脾氣啦?」

坐在前面的唐允看了眼後視鏡,真是沒眼看。

「你就知道關心別人,別忘了我和你才在一起你就出任務去了,十天半個月都沒見人,現在又這麼小心翼翼……」

「等我什麼時候攢夠了錢。」仝一一鬆開手,摸了摸他的眉毛,「就把你養在家裡,也不用你出去演戲拍照片,天天等我回家。」

「你當我是你的寵物?」蔡衍飛挑眉:「還是不喜歡我被別人欣賞?」說完蔡衍飛迅速在仝一一嘴上啄了一下,蜻蜓點水,卻讓仝一一的耳朵紅了起來。

「幹嘛!」仝一一打他,瞥了眼唐允。

重生九零:天降小財媳 「哎喲哎喲。」唐允深深的嘆著氣:「仝隊長,別害羞,我們蔡少,也是第一次談戀愛。不過你們傷害值實在太大,這馬上也快到了,給我個清靜,不然我啟動隔窗了。」

仝一一乾咳兩聲:「抱歉,抱歉。」

蔡衍飛不以為意,胳膊一伸將仝一一攬入懷中,低頭看她。

兩人相視一笑,不再言語。

白述一開門就看見這樣一個畫面:窩在蔡衍飛懷裡的仝一一,以及攬著仝一一的蔡衍飛。

「你們這是……小鳥依人?還是……秀顏值呢?」白述翻個白眼轉身給兩位讓地方。

「白助理你好。」蔡衍飛倒是有禮貌,規規矩矩的撒開攬著肩膀的手,換了鞋子往客廳里走。

「你好,多謝你收了二哥。」白述調侃,差點收到仝一一扔過來的拖鞋。

「讓你買的東西買好了吧?」仝一一問。

「桌子上,現在那還用出門啊,外賣一鍵搞定。」白述抬起頭:「麻煩年輕人蔡衍飛多帶二哥學學互聯網,她從高中畢業就像出了家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這個我保證完成任務。」蔡衍飛也坐到沙發上,像是在邀功一樣,說:「微信號就是我幫她註冊的。」

「嗯,聽說了,她加我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能讓她利用起智能工具的人一定不簡單。」

「你倆夠了啊。」仝一一換好衣服出來,不屑地說:「我那是回歸自然,跟你們的境界就不同。」

「噗。」白述揭短:「要不然部隊怎麼收了你呢?境界自然不同。」

仝一一瞪向白述:「白述,你要是想回家就直說,我不攔你。」

「也就現在我寄人籬下。」白述看向蔡衍飛:「你以後要是有什麼想知道的,隨時聯繫,反正都在劇組,來日方長。」

「好啊,關於小一的學生時代,我是特別地好奇。」蔡衍飛一下子興奮起來:「比如為什麼你們都叫她二哥?從什麼時候開始?」

「蔡衍飛,你好奇什麼好奇!不想吃飯了是吧!」仝一一在廚房咆哮,白述和蔡衍飛一起笑起來,暗自說好去劇組之後再說。 火鍋一煮起來,三個人才徹底放鬆了。

「你真不打算弄個什麼料理店鋪?賣賣配方或者直接把火鍋底料做好直接出售。」白述問。

「很好吃嗎?」仝一一開心起來,卻還是裝作不在乎,「這種還是自己做自己吃就好了,幹嘛那麼麻煩。」

「也是,你又不缺錢,這房子也是你們警局分的吧?」

「她不用想掙錢的事。」蔡衍飛輕聲說:「我養一一。」

「噗。」白述差點嗆死,「行了,打住,我不是來這看你們撒狗糧的。」

「對了白助理。」蔡衍飛問:「劇組的事,要怎麼處理?」

「唉。」白述嘆口氣:「初步是先等話題冷卻下來吧,田導不是個心急的人,本來電影的拍攝周期會比較繁瑣一些,除去給後期預留的時間,目前來看應該還剩八個月左右。」

「現在熱搜還掛在上面,不過大部分都是有關我的,以現在網友的人肉能力,用不了多久就會把我挖個乾淨。」白述倒是不在乎這些,低聲道,「新的男二角色,初步定下一個電競選手。」

「電競選手?」蔡衍飛挑眉:「這倒是新奇。」

「他是田言早年還在國內的時候發現的一個演員,當時他還是電影學院馬上畢業的學生,幫同學拍攝畢業作品,到現在,他也只有那一部代表作。」

「然後他就做電競選手了?」蔡衍飛驚訝。

「嗯,美服名氣特別高,國內的翻牆粉絲也不在少數,消息還沒放出去,如果官宣了可就熱鬧了。」

「他叫什麼啊?」

「禾裕。」白述說:「就像最開始時之行出事故,你頂替了他。禾裕的加入一定會讓這部戲更有爆點,田導跟我說過,雖然最開始因為你和時之行的段位不同,時之行一簽就肯定是主角,後來讀了劇本研討會,才發現其實你比他合適男主。畢竟你話多,這個男二本來就沉默寡言,如果一但選不好演員,就會演成面癱,劉赫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說起這個小鮮肉。」仝一一插話:「我對他反正沒什麼好印象,一點實力沒有不說,全靠團隊製造聲勢來增加曝光度。」

「何止。」白述接道:「簡直能把你氣死,就那種團隊,倒貼我都不想用。」

「田導準備怎麼對付劉赫?」蔡衍飛問,「我怕到時候被他反將一軍。」

「那不會。」白述挑眉:「田導還不至於那麼沒腦子,這幾天劇組停工,也是給你機會提升自身口碑度,賺賺代言費,和二哥談談戀愛,不好嗎?」

仝一一和蔡衍飛看了對方一眼,又看向白述,蔡衍飛輕笑:「謝謝白助理體諒。」

說實話,從這兩個人在一起以來,仝一一出差辦案,蔡衍飛進劇組,哪有時間談戀愛。

「這小蔡也是慢慢有了熱度,粉絲猛漲,你還不趁現在和他好好增進增進感情?」白述嘲諷道,「仝一一二十八年來還能釣到小鮮肉,這要是高中那幫人知道了,不得笑話死你。唉,也是,這可是你初戀啊仝一一。」

「哪有!」仝一一急了,「我這些年一直有人追!只不過我不想談!」後半句明顯心虛,遭到了白述的拆穿:「據我所知,暗戀你的人,不是成家立業就是二女雙全,哦對了,唯一一個,在你身邊甘願當護花使者,你同事陳鑫對吧?」

「我就知道!」這回換蔡衍飛跳起來了:「陳警官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不對勁,之前唐允跟我說我還沒當真,我就知道你不會覺得他……」536文學

蔡衍飛掃了眼身邊默不作聲的仝一一,反應過來:「他跟你坦白了?」

白述聞聲抬起頭,面前的仝一一表情複雜,下鍋煮菜的筷子也放在鍋里沒動。

新娘實習中:ok,老公大人 「不是吧?」 王妃難纏:王爺我看穿你啦 白述覺得不可思議:「我還以為他會把喜歡你的事當做秘密帶進棺材,沒成想他倒是坦蕩。」

「他想帶進棺材。」仝一一回過神夾了口肉放進碗里:「我爸和陳局說漏嘴了。」

仝一一想起陳鑫就渾身不自在,繼續出神嘆氣道:「我也是個單細胞神經,怎麼沒早發現,幸虧他現在放下了,要是還和以前一樣喜歡我,可完了。」

「怎麼。」蔡衍飛冷聲道:「心存遺憾?」

仝一一馬上反應過來,回過神看他,這小子分明就是在吃醋,推起笑容回答;「心存感激!」

白述撲哧笑出聲,看著對面這兩個人恩愛異常,翻了個白眼繼續吃火鍋。

火鍋吃完,白述收拾桌子,蔡衍飛刷鍋,仝一一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忙碌的兩個人,頗為滿意地從冰箱里拿出水果洗。

「我呢,也不是那麼沒眼力價。」白述收完桌子,壞笑一聲:「我一會兒回家,蔡衍飛身為明星不好來回走動,就住這吧!」

仝一一剛洗完水果的手停在那,回頭看她:「你也可以留宿,我這兩居室,你和我對付一晚唄。」

白述萬萬沒想到,仝一一竟然早有留蔡衍飛在這的想法,挑眉繼續給她挖坑:「那多不好啊,我在這你們幹什麼都不方便。」

「要幹什麼?」仝一一壓根沒往別處想:「蔡衍飛你有想乾的嗎?」

蔡衍飛是手裡拿著鍋,瓜從天上來,他怎麼沒有想乾的!他也是個成年人!還是個男人!

卻只好笑笑說:「還好,沒什麼…想乾的…白助理你就住下吧。」

白述一聽,就是被仝一一的身手嚇到過,自行穿好衣服,繞到仝一一身後,耳語了幾句。

不知道她跟仝一一說了什麼,蔡衍飛只看到一一從耳朵到臉頰的紅暈,一頭霧水。

最後白述帶上垃圾瀟洒地走了,仝一一用了半個多小時才讓自己的臉不那麼紅。

「春宵一刻值千金,她是榆木腦袋么?」白述坐到車裡萬般恨鐵不成鋼,巴不得給仝一一好好上幾課。

蔡衍飛被安置在側卧,仝一一給他拿了身之前常安他們在這過夜時留下的衣服,接了個局裡來的電話。

側卧雖然看起來甚少有人住過,但實在整潔,想起來白述的話蔡衍飛倒想和仝一一出門玩幾天,無論劇組後續工作如何,現在可是個好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