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丁雨眠語氣沒什麼波動的應了一聲,之後被劉莉莉拉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而胖子等五人全都一臉懵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咱也不知道發生了啥,咱也不敢問啊。

不過他們卻絲毫沒有怨言,媽的,這是真好看啊,偷偷瞄幾眼也不虧啊。

這七八分鐘過得很慢,最起碼丁雨眠和劉莉莉是這麼認為的,隨著裁判一聲哨響,上半場的比賽終於結束,丁雨眠猛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直接向著比賽場地跑了過去,劉莉莉也緊隨其後的跟了過去。

「洛川!」丁雨眠終於等到了洛川,在這一刻她終於綳不住了,起身就向洛川跑了過去…… 果然,警長對著羅修平就是一頓跳腳大吼,口水狂噴,都要把羅修平淹沒了!

胖胖的警長一頓狂噴,把羅修平噴得步步後退!

韋步平、張保、黃橫面面相覷:他們也想上去幫忙,奈何人家說的是德語,除了罵人幾句口頭禪,根本聽不出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

胖胖的警長噴完,口水還在空中飛濺,他的一揮手,後面的警察一涌而上,就要把眾華人拿下!

秦棋臉上忽紅忽白,他拿不定主意——是束手就擒,還是奮起反抗?!

最終秦棋高聲叫道:「大家不要反抗,我們跟他們到警局講清楚就好!」

德國警員已經衝上前來,把秦棋等人一一雙手反扭,戴上手銬,接著令圍觀眾人吃驚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德國警員舉起手中的警棒,對著已經束手就擒的秦棋等人劈頭蓋腦一頓打,眾人吃驚之下吃痛,雪雪呼痛之下,有的被打得紛紛慘叫起來!

圍觀眾華裔噓聲大起。

那名胖胖的警長手拿警棒,指著圍觀眾人大吼大叫,韋步平、張保、黃橫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大概是警告眾人不可喧嘩!

秦棋等人繼續挨打,秦棋舉起被銬的雙手抵擋,不防額角被打了一棒,鮮血直流,眼睛迷濛看不見東西!

秦棋用袖子擦去眼睛上的鮮血,睜開眼睛,卻看到一根警棍向腦袋打來!

秦棋大驚向後連退幾步躲閃,卻撞在一個人身上,秦棋回頭一看,不由得大驚失色:撞在一名警員身上!

這警員顯然怒了,高高舉起警棍,就往秦棋腦袋敲來,秦棋想退,前面的警官已經跟進,也是高舉警棍,劈頭打來!

「完了!」

秦棋閉上了眼睛,但意料中的**卻沒有打在頭上,秦棋睜開眼睛一看,就看到剛才出手相助的英俊年輕人雙手分別抓著一根警棍。

兩名德國警員正在用力往回拽,然而卻如蜻蜓撼柱——一動不動!

那名年輕人就是張保了,他雙手一松,兩名警員正往回拉,猛然失力,哎呀一聲,摔了個屁股墩!

其它警員看到居然有人敢反抗,放棄了眼前對手,嗚啦一聲,一齊沖了上來,向張保打去!

忽然有2人一聲吶喊,如猛虎下山,加入戰團,雙拳直上直下,忽左忽右殺入戰團!所到之處,德國警官紛紛被打倒在地!

只是那倆人不敢傷人,致使德國警官爬起來還可以繼續戰鬥!

圍觀眾人當中,有人醒悟過來,喝一聲彩,眾人這才醒悟過來,喝彩連連!

「好功夫!力從地上起,拳從心頭髮!節節能發勁,攻守寸步間!沒想到在德國能看到正宗大洪拳!」

眾人的喝彩聲也沒法掩蓋一名6旬老者的說話聲,只見他頓了一下又朗聲道:

「纏綿如水疾如風,萬拳如龍勁如鍾! 極致纏綿:霸寵腹黑妻 單擒重手雲中霧,雙擒扣帶手上飄!好好好!詠春,又見詠春,我也露兩手……」

那說話的老者一生嗜武,看到兩名年輕人對付20多名警員,如趙子龍戰長板坡,入無人之境,不由得技癢,把衣袖捲起,一聲呼嘯,加入沖團!

「老爺子,使不得!」

「完了,這勸架的變成打架的了!」

……

這老者帶來的人大驚!

但那老者已經殺入戰團,隨手打倒兩名警員,腳踢翻一名!

只是在人家的地頭上,他也不敢下重手,那些警官翻身而起,繼續加入戰團!

打鬥中的一名年輕人朗聲說道:

「橋從橋上過,馬來馬上標!見形追形,無形打影!踩橫標馬上,掛捎打縱橫……三家合一體,是我蔡李佛……」

那老者縱聲大笑道:「年輕人有見識!知道我蔡李佛拳,不知道你有幾斤幾兩,待小老兒來秤秤你先!」

那老者唿啦一聲,雙腿左右開踢,眾警員紛紛閃避,那老者趁機靠近了那年輕人,忽然一躍而起,雙腿如剪刀般踢去,目標是那年輕人!

「我們自己人……」年輕人想說你人老糊塗了,自己人分不清?

但是老者雙腿已經如風車般踢來,年輕人不得不應戰,一躍而起,雙腿如風車般踢去!

「砰砰砰……」

倆人對碰了幾下,這才落到地上!

「好小子!有兩下子,看小老兒的絕招來了!」

老者風一般向前衝去,一老一少拳來腳往打將起來!

年輕人怒道:「我們是自己人!」

老者道:「自己人也要打!」

年輕人怒道:「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老者道:「打一會就不打了!」

眾德國警員面面相覷:法克!他們不是一夥的嗎?怎麼自己人打自己人?就像『日?本人』經常說的——這是什麼的幹活?

不過他們自家人打自家人,趁這個機會,喘口氣,歇歇吧!

眾德國警官雙手扶膝,像夏天的狗一樣喘氣:法克U!累死了!

「不好,疑犯不見了?」

胖警長忽然看到要抓的秦棋,已經不知去向,驚呼一聲!

眾警官如夢方醒,抬起頭向人群掃視,搜尋秦棋,哪裡有秦棋的影子?

胖警長大怒:「抓不到疑犯,也要抓幾個回去湊數!去抓那倆個打架的!」

「是!」

眾警員剛剛喘了一口氣,氣力有所恢復,此時上司下令,眾警員馬上拔開圍觀的人牆,向正在打鬥的那名老者和年輕人衝去!

圍觀眾人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看到如狼似虎的警官分開人群,不由得驚叫一聲,如波浪般向兩邊分開!

圈中那名老者和年輕人斗得正酣,倆人拳來腳往,拳**加發出的咚咚聲,如中敗革,聽這聲音就知道是真材實料的功夫!

圍觀眾人看到警員抓人,一鬨而散!

圈中打鬥的倆人也罷了手,唿哨一聲,一個向南,一個向北,走進人群中消失不見!

一會兒功夫,現場的人走得乾乾淨淨!只剩下一群警員面面相覷!

那年輕人就是韋步平了,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場,他心裡有氣。

「特么的!這老頭子有病!你們也不來幫忙把活擒了」

「我以為你想單打獨鬥呢。」

張保、黃橫對視了一眼,心裡暗暗好笑:他NN的,大家無緣無故的打了一場架…… 洛川等人正打算回休息室歇一歇準備迎接下半場的比賽,正巧在半路上碰見了丁雨眠和劉莉莉,陳品超一臉壞笑的用胳膊懟了懟洛川。

「兄弟,你的艷遇來了。」

「哈哈哈……」陳品超此言引起隊內一片鬨笑,洛川白了陳品超一眼,之後也懶得搭理這幫起鬨的人,而是直接迎了過去,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這兩人是不可能在這裡等著他的。

「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嗎?」洛川向前跑了幾步,終於和兩人碰上了。

「幫幫我……」丁雨眠見到洛川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瞬間聲音竟有些哽咽。

「這……」洛川愣住了,急忙將目光看向了丁雨眠身旁的劉莉莉。

「師傅,這裡人多,咱們出去再說吧。」劉莉莉也不方便直說,只給了洛川一個求助的眼神。

「很急嗎?」洛川開口問道。

「嗯。」劉莉莉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們先去校門口等我,我和他們交代一下之後就趕過去。」洛川說完,就向許大龍等人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而劉莉莉一邊安慰著情緒激動的丁雨眠,一邊如洛川所說往校門口的方向走去。

「大龍,下半場我可能沒法打了,你回去后安排一下。」洛川跑到許大龍身邊快速說道。

都市極品醫王 「出事了嗎?沒關係,你走你的,我們肯定能拿下,別耽誤正事。」許大龍還是第一次見洛川語速這麼快的敘述完一段話,所以也沒多廢話,直接就點了點頭。

「好,抱歉了兄弟們,大家加油,贏了我請客。」洛川說完便轉身跑開了。

「這小子該不會是約會去了吧。」趙晉笑著說道。

「不會,洛川不是那種人,而且他這麼著急明顯是出事了。」陳品超說道。

「我知道,我就是鬧著玩說一句。」趙晉急忙擺擺手解釋道。

「好了,下半場的事回休息區在安排吧,沒了洛川咱們照樣也能贏!」許大龍嗷的一聲喊,之後與眾人向休息區走去。

洛川一路小跑,終於趕到了校門口,丁雨眠和劉莉莉兩人焦急的站在門口,看來已經到了有一會了。

「這回可以說了吧,出什麼事了這麼著急?」洛川氣喘吁吁的說道。

「洛川,我爸中了沈家的圈套,你一定要幫幫他。」丁雨眠焦急的說道。

在韓國 「嗯?怎麼回事,工廠不是已經建完了嗎,沈家不能搞什麼貓膩啊,這產品的前景很火,他們又拿的大頭利益,沒必要啊,難道不是工廠方面?」洛川不解的問道。

丁雨眠剛想說話,洛川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洛川從衣兜里拿出手機,發現是自己老爸打來的,示意丁雨眠她們先等一下,之後便接通了電話。

「怎麼了老爸?」

「你現在馬上去你丁叔那一趟,動作要快。」

「連你也解決不了嗎?」洛川心裡一沉,洛百川的語氣讓他感覺到事情有些大條了。

「就算解決你丁叔的公司也開不下去了,因為涉及到一個名譽問題,解決起來非常麻煩,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丁航的為人,連我也不敢輕易插手。」洛百川快速的說道。

「丁雨眠就在我邊上。」洛川說道。

「她和你講了?」洛百川問道。

尋爹啓示:萌寶買一送一 「還沒,她情緒有些不穩定,剛準備給我講的時候你就來電話了。」洛川如實答道。

「行了,你直接去你丁叔那吧,這次也算是對你小子的一次考驗,你解決不了的話我在動用我的人脈,如果你能解決的話自然皆大歡喜,小川記住,萬事小心。」洛百川叮囑完便掛斷了電話。

「洛川,我……」丁雨眠見洛川放下了電話,急忙湊了過來,可卻被洛川一揮手給打斷了。

「沒事,去你爸的公司那看看吧,別擔心,有我呢。」洛川安慰著說道。

「好……」不知道為什麼,聽完洛川的話后丁雨眠竟感覺湧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心感,雖然還是很焦慮,不過明顯緩解了不少。

「那我就不過去了,師傅你照顧好雨眠,等放學后我再去找你們。」劉莉莉見丁雨眠這副模樣也十分心疼,不過她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只好往後退了一步。

「好,放學等你消息。」洛川說完,便和丁雨眠走出了校門,從路邊攔了輛計程車開始起身前往丁航集團。

十分鐘后,計程車在丁航集團門口停了下來,洛川付完錢后便拉著丁雨眠走進了丁航集團。

剛走進公司,就看見韓雲霞在前台焦急的渡著步,洛川急忙迎了過去。

「丁嬸,公司出什麼事了?」洛川急忙問道。

「你丁叔已經在辦公室等你半天了,嬸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了,都給辦公室砸了,現在應該還在氣頭上呢,你和雨眠先過去吧,嬸得看著前台。」韓雲霞急忙說道。

「好,我們這就過去。」洛川說完便離開了,丁雨眠看了一眼韓雲霞,之後也快步跟了過去。

來到辦公室門口,洛川便抬起手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有事找去前台,別來煩老子!」辦公室里傳來丁航的怒吼聲。

「爸,是我,我和洛川來了。」丁雨眠急忙喊道。

辦公室里沉默了片刻,之後門從裡面被打開了。

「丁叔,發生什麼事了?」洛川走進屋內嚇了一跳,辦公室已經凌亂的不成樣子,花瓶玻璃杯等全被打碎在地上,像是被掃蕩過一樣。

「我被沈家那個老不死的給坑了,哎,鬧不好還得吃官司。」丁航怒氣依舊未消,只不過精神狀態明顯有些疲累。

「丁叔你先別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可以和我講講嗎?」洛川試探性的問道。

「之前沈家和我們合作,他們出技術我們出資金合辦了一個藥品生產廠,之後利益七三分,他們拿七成,我看這葯市場前景很好,便答應下來了,誰想到這老東西真是玩了一手好棋啊。」丁航憤然的說道。

「葯有問題?」洛川猜測道。

「嗯,問題還很嚴重,由於正在試用期,並沒有大範圍推銷,所以只是一小部分人進行了體驗,可如今已經躺在醫院的就已經有六七個體驗者了,而且病情還在繼續惡化。」丁航說道。

洛川這回明白了為什麼他老爸不能插手,因為一旦鬧出人命來,哪怕洛百川用自己的背景網將此事壓下,那丁航集團的信譽度也盡失了,商人最注重的就是信譽,一旦失去了這點,將永無可能立足在社會之上。

「可藥方是他們出的,與咱們又有什麼關係?」洛川突然想到了這點。

「問題就出現在這,藥方我去找過專業人士做過檢測,雖然有一定的副作用,可這副作用並不能導致這麼大的後果啊。」丁航嘆了口氣說道。

「沈家那邊聯繫過了嗎?」洛川問道。

「聯繫過了,那個老不死的,想讓我妥協門都沒有!」不提還好,一提到沈家,丁航的怒氣又躥了上來,順手就把自己辦公桌上的電話給扔了出去。

「沒道理啊,沈家這麼做我實在想不通有什麼利益。」洛川皺著眉說道。

「呵呵,那老不死的已經把目的告訴我了,只不過被我明確拒絕了。」丁航怒極反笑的說道。

「什麼目的?」洛川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