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是……」婉兒和紫兒剛才也被自家小姐的歌給唱哭了。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她們也有點發懵,被劉銘華呵斥一下之後,兩個小丫鬟醒悟過了就急急忙忙跑了。要知道她們兩個身份實在是太低了!

她們的小姐小姌剛才還要對瀾兒跪地哀求,不用說她們了!還好,他們碰到了劉銘華這個好的主人,要不然她們命運不知道有多悲慘。

「來來,你們趕快請坐,還好這裡的石桌和石凳夠多。我先去洗下臉,剛才被小姌一曲催人淚下,實在受不了了。」

「我……我也要去洗臉。」瀾兒此刻害羞地捂著臉,都不好意思抬頭了。

唐朝這個年代的女子,特別是有身份的高貴女子,出門都是要化妝的。不過唐朝這個年代的化妝品實在是太坑美女了!瀾兒剛才哭得稀里嘩啦,那臉上就成了小花貓!還有點溝壑縱橫,山川大河的樣子了。瀾兒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

「我……我也去。」小姌同樣是害羞地捂著臉。只不過她剛剛想走,就被樂兒拉住了,樂兒笑嘻道:「啊,這位姐姐請留步!你一定是小姌姐姐吧?你方才唱的歌真是好好聽!」

小姌有點局促道:「啊,不要叫我姐姐,叫我小姌就好了。」

劉銘華在旁邊說道:「小姌,這個天下最可愛最漂亮的小女孩,就是瀾兒的妹妹樂兒!樂兒,今後你就不要叫小姌姐姐了,那樣叫她有點害怕,你就叫她小姌就好。」

「是的,叫我小姌就好了……」小姌如釋重負地看了看劉銘華。這個樂兒那可是瀾兒的妹妹,不用問身份也是無比高貴!在這種情況下,她怎麼敢做樂兒的姐姐?

樂兒一拍小手道:「好,那我就叫你小姌了!小姌啊,你方才的曲子,是何人所創?」

小姌指了指劉銘華斗道:「我那天聽銘華公子唱了幾句,就感到非常好聽,然後纏著公子教給了我。我只是用古箏配器而已。」

樂兒愣道:「是不是啊銘華哥哥?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會這種小女子的情歌?」

劉銘華哼道:「小小年紀,你知道什麼是情歌?不過小姌說得對,這首歌是我漫不經心教給小姌的。教她的時候就是清唱,沒有任何樂器。小姌能用古箏來配這首歌,而且配得這麼好?實在是令我驚訝啊!好了,你們幾個小丫頭,有什麼問題以後再問!沒看小姌現在臉哭成小花貓了?小姌,去好好洗洗臉。嗯,不要化什麼妝了!現在的化妝品太垃圾了,你們這樣的天生麗質是屬於天然美,用不著畫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知道了么?」

小姌低著頭小聲道:「知道了公子,那我就去洗臉了。樂兒妹妹,你們幾個稍等,我去去就來。」

小姌說完,羞愧地跑了。

樂兒有點狐疑道:「銘華哥哥,我怎麼發現你對這個小姌這麼好?好像處處在維護她?難道你還怕我刁難讓?本小姐豈是那種小肚雞腸之人?」

劉銘華沒好氣道:「你豈止是?而且你還是超級小肚雞腸!哎,你這臉上也是花花綠綠的,幹什麼啊?你一個小女孩,需要化妝么?對了,之前沒有見你化過妝啊?」

樂兒摸了摸自己的小臉,有點咬牙切齒道:「銘華哥哥,今天為了來見你,我可是精心化了這個妝,沒想到,在你眼裡竟然是一文不值?你說我之前為何沒化妝?之前我們幾個人亡命天涯,有飯吃就不錯了,小命隨時都能丟掉,那樣子還如何化妝?」

劉銘華一愣,然後笑道:「也是,這點我沒在意。哎呀,沒想到你這精心化的妝是給我看?女為悅己者容……看來古人誠不欺我也!」

樂兒怔了一下,喃喃道:「女為悅己者容?真是好詞!銘華哥哥,為何你的嘴裡總能蹦出幾句令人震驚的詞語呢? 狼少的心尖寵 我可認識不少大人物,不過那些所謂大人物都是一口聖人言,一口之乎者也,好像並沒有多少令人震驚、令人深思、令人深受啟發的語句出來!看來,還是我的銘華哥哥厲害!」

劉銘華得意道:「你才知道我厲害?」

劉曉芬這時對樂兒道:「樂兒啊,你是不是說錯了?劉銘華那可是我的哥哥啊!為何就成你的了?」

樂兒大方地拍了拍劉曉芬,笑嘻嘻道:「曉芬啊,你這麼小氣幹啥?你的哥哥……分給我一點還不行嗎?大家都是好姐妹,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樂兒都這樣說了,劉曉芬只能無奈道:「那行,那就分給你一點點了。」

武兒猶豫一下,悄悄推了推劉曉芬道:「曉芬,那我們是不是好姐妹?」

劉曉芬看了看武曌,堅定頭道:「是,當然是!」

武曌狡黠一笑道:「那我也能叫銘華哥哥了?你的哥哥也可以分給我一點了?」

劉曉芬這才驚覺中計,她有點咬牙切齒道:「分了分了,全部分給你們了!反正不管怎麼說,劉銘華那就是我哥哥!」

劉銘華看著幾個小女孩為了「銘華哥哥」爭來爭去,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劉銘華同時在心裡感嘆,這武曌不愧是女皇啊!剛才,她不露聲色很輕鬆就達成了她想要的一些東西!而且,看起來是那麼理所當然,是那麼光明正大!樂兒和劉曉芬根本就沒有拒絕的理由啊!

「啊,和這麼厲害的女皇糊裡糊塗就混在了一起?是福是禍呢?」劉銘華現在真心頭疼。

…………

PS:大家看過女作者寫的歷史么?如果沒有,請看

!這標準是美女作者啊! 【今天第一更!求下收藏啊!】

唐朝時期女性的服裝,可以說是在中國封建社會裡最暴露的。只不過,那是在盛唐以後,特別是武則天掌權之後!

現在,大唐開始發展沒有多久,還遠遠沒有達到盛唐這個標準。在唐朝初年,不要說什麼暴露的衣服了,女孩子出門都要帶上面紗的。

作為穿越人士,劉銘華非常期待女性服裝的開放早日來來臨!那樣的袒胸服裝,看著就有美感啊!

21世紀,在漢朝一個古墓里出土的一件衣服薄如蟬翼,整個衣服不足50克,摺疊以後可以放在一個火柴盒裡!可想而知,這需要多麼高超的紡織工藝?

漢朝還比唐朝早了幾百年,可以想象,唐朝這時的紡織工藝會有多麼高?肯定不會比漢朝差啊!實際上,唐朝一些絲綢製品的工藝簡直就是令人不敢相信,嘆為觀止啊!

不過在唐朝,穿衣服也要講究一個身份。有很多布料,就是有錢也買不到!比如說專門給皇宮的布料,在下面就很難買到。

瀾兒那是何等身份?可以說,凡是大唐有的布料,瀾兒那裡都會有!

因此,瀾兒今天帶來的衣服,絕對是小姌之前從來沒有穿過的!甚至是很難看到的。

接下來,劉銘華和瀾兒把小姌叫進了房間,然後瀾兒拿著一些衣服給小姌道:「小姌,你看看,這是我特意給你帶來衣服。你試一下吧!」

「啊?這麼多這麼好看的衣服?」小姌看到這麼多精美華麗,高貴不凡的衣服,一下子就愣住了!而且眼淚已經在她眼眶裡面打轉了。現在她對瀾兒的一絲埋怨早就煙消雲散,有的只是無限感激!

原來,瀾兒在心裡早就認可了她?而且給她準備了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剛才瀾兒故意難為她,看來只不過是對她的一個考驗?瀾兒是何等身份?還沒有見面就已經在心裡認可了她,作為一個身份低下的家姬,小姌怎麼可能不激動?

劉銘華笑道:「小姌,別傻站著了,趕快去裡面換衣服吧!」

小姌激動道:「公子,瀾兒姐姐,這……這些衣服真是給我的?我真的可以穿嗎?」

瀾兒撲哧一笑道:「小姌,這當然是給你的!剛才莫怪姐姐那樣試探你,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才能。但,我是無論如何不會趕走你的。要知道你可是銘華認可的,你說我怎麼有資格趕走你?哦,這些衣服我昨晚就準備好了,應該合適你的。」

「瀾兒姐姐……」小姌聽到瀾兒這樣說,更是淚水漣漣羞愧不已!

劉銘華鬱悶道:「哎,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女孩子有淚也不能輕彈吧?你倒好,你說說你今天哭了多少次了?幸虧現在你臉上沒有化妝,要不然又變成小花貓了!別猶豫了,趕快去裡面換衣服吧!」

「好的,謝謝公子,謝謝瀾兒姐姐!」小姌現在興奮壞了,抱著衣服就向裡屋走。

瀾兒突然攔道:「慢著!小姌,這裡也沒有什麼外人,你就在這裡換吧!」

「啊?」劉銘華和小姌兩個人同時目瞪口呆。當著眾人換衣服?這怎麼可以呢?

瀾兒難得頑皮一笑道:「小姌啊,現在我和銘華的事情,還沒有得到父母的認可。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就沒有辦法和銘華太過親近。

可是,這長安城裡,有頭有臉的公子,誰沒有幾個侍妾?如今,銘華的侍妾,是非你莫屬了吧?我不能做到的事情,我不能做的事情,現在只能交給你去做了。」

「可是這當著銘華換衣服……」小姌聽到瀾兒認可她是劉銘華的侍妾,她心裡也是狂喜啊!侍妾還是比家姬身份高了很多!不過,要當著劉銘華和瀾兒換衣服,小姌實在是太害羞。

瀾兒此刻道:「怎麼?害羞?這有什麼?要知道,你是銘華的侍妾啊!侍妾要做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那可是晚上都要和銘華睡在一起的!如今只是當著銘華換下衣服,有何不可?」

「這……」小姌現在滿面羞紅。實際上,讓劉銘華看她的身體,對於小姌來說這沒有什麼。自從進入文華閣以來,小姌實際上已經做好了獻身劉銘華的準備。小姌知道自己的姿色,任何男人看了都會動心!所以和劉銘華做那個……這個是在所難免的!只不過她雖然明白道理,但心裡還是放不開。

看到小姌害羞的樣子,劉銘華一頭黑線道:「好了瀾兒,不要胡鬧了!哪有這樣的?什麼就我的侍妾了?我現在才多大就要有侍妾?這玩笑開大了吧?」

瀾兒正色道:「銘華,你這可不是理由。你今年14了吧?要知道在大唐,14歲結婚者比比皆是!就說長孫皇后吧,她就是14歲嫁給當今聖上的!皇家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民間了!在民間,十二三歲結婚也有很多啊!因此你莫要拿年齡來做借口。」

劉銘華張口結舌道:「這都什麼朝代啊?這都什麼規距啊?我要強烈抗議!14歲,我還是未成年人呢!成年人是18歲好不好?我覺得要結婚還是22歲左右才好。我看這個婚姻法需要改!」

瀾兒驚訝道:「什麼婚姻法?哦,你是說大唐的婚俗習慣?不過要修改這個可是很難了。這都是千百年來形成的一種習慣。好了,銘華你莫要啰嗦了。

小姌,還愣著作何?我知道你害羞,可這一步你早晚都要走出去吧?難道你不願意做銘華的侍妾?」

小姌趕快道:「啊,願意,我願意!好了,我現在就換衣服……」

劉銘華一翻白眼對瀾兒道:「你這個人真是沒勁,你這樣逼迫人家有意思么?而且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瀾兒無奈道:「當然有意義!銘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如果拖延時間太長。那我豈不是害了你?小姌又不是外人,讓小姌補償一下,這有何不可?

我剛才也和你說了,這都是大唐的習慣。你看看那些世家子弟,哪一個不是妻妾成群?雖然我知道你潔身自愛,但也只能適可而止!在這個年代,要做一個風-流才子才能得到大家的認可!」

劉銘華暈道:「不會吧?花心的男人,誰喜歡?」

「花心?」瀾兒嘀咕一下,大概明白了意思,就繼續道:「花心是指風-流吧?在長安,哪個才子不風-流?那些所謂才子,都是成群結隊到花樓去流連忘返。誰能得抱得美人歸,誰的風-流佳話多,誰就出人頭地,受人崇拜啊!」

「啊?這不就是泡妞大賽么?誰更會泡妞,誰就最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劉銘華知道唐朝社會開放,誰知道竟然是這樣開放?如果是在21世紀,男人這樣花心,早就被千夫所指或被警察叔叔逮住關小黑屋了。

「泡妞?」瀾兒和小姌又聽到了一個新鮮詞語。

瀾兒繼續道:「銘華,你之前不在長安城,對於這些可能不知道。可是現在你進了長安城,就必須要適應這個習慣,你也不能太潔身自愛了!如果是別人,小姌,婉兒、紫兒,以及文華閣內十幾個小丫鬟,怕早就被吃掉了!小姌你說是不是?」

小姌趕快點頭道:「是的!銘華公子對我們太好了!因此,當銘華公子把賣身契還給我時,我也沒有走。因為再也找不出比銘華公子再好的男人了!

瀾兒姐姐說得對--我身為銘華公子的侍妾,竟然沒有做好份內之事?真是慚愧。我現在就開始……換衣服……」

劉銘華站起來苦笑道:「好了好了,你在這裡換衣服吧,我先出去!等你們換好了衣服我再進來看。」

「銘華,你不能走!瀾兒和小姌齊聲喊住了劉銘華。

劉銘華鬱悶道:「惹不起我還躲不起么?這個也要逼迫?」

…………

PS:月底了,同學們的夢想杯票票快出手吧!消費500起點幣就有一張夢想杯票,月底不投作廢了!因此,請大家支持一下盡歡啊! 【今天第二更!求下收藏!推薦票!夢想杯票票!】

劉銘華也想入鄉隨俗,也想變成身在花叢中的風-流才子,可是要一下子完全忘記二十一世紀的標準,去適應大唐的標準?這一點劉銘華「臣妾做不到啊」!

瀾兒拉著劉銘華嘆息道:「銘華,只不過是讓小姌當著你的面換下衣服,這個太平常了吧?要知道那些大戶人家,來了客人後都可以把自己的侍妾、家姬、丫鬟送給客人玩樂,而且主人還可以和客人一起玩樂!那樣的場面,真是不可想像。但,這卻是真實存在的。銘華,你和這些人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劉銘華搖頭道:「我也不想和這些人比,我也不會成為那樣荒淫的人!」

瀾兒嘆息一聲搖頭道:「銘華,要知道,如果你太潔身自愛,那你就無法融合到長安城裡。遠的不說,你看看長孫嘉慶,他肯定是經常出入花樓吧?別的世家公子,你能找得出一個老老實實潔身自愛的嗎?」

「這個……」劉銘華想了想,他認識的人,還真是找不出不風-流的。最後,劉銘華嘆息道:「好吧,你今天煞費的苦心,我知道為什麼了。不過,我有我的風格,我會適應這個社會,但這個社會休想改變我!那啥,小姌,換衣服吧,你就當我不存在就好!或者把我當做一塊石頭一棵樹都行,那樣你就不會害羞了。」

「撲哧……」這一下,瀾兒和小姌都笑了。這一笑之後,氣氛就有點輕鬆了。

小姌笑了一陣,閉上眼,深呼吸一口,然後開始慢慢脫自己的外衣。

劉銘華趕緊低頭,不想看。

但是瀾兒卻像女王**美男子一樣,用手指勾住了劉銘華的下巴,然後慢慢地將劉銘華的頭抬了起來。

劉銘華無奈給了瀾兒一個白眼,看了看小姌,然後面部的肌肉就有點僵硬,眼睛就直了--小姌實在太美了!

既然看了,那就光明正大吧!因此,劉銘華就仔細打量著面前這個紅顏禍水級別的美女了!

長安現在天氣炎熱起來,因此小姌穿得並不多,現在小姌開始脫衣服,其風景就可想而知了!

小姌滿面緋紅低頭慢慢脫著衣服,偶爾抬頭看到了劉銘華那灼熱的目光,她的俏臉就更加艷紅了!

慌亂下,小姌動作有點大,再加上她胸前澎湃,沒想到衣服前面竟然一下子漲開了,裡面**無限啊。

小姌低呼一聲,趕緊捂住胸口,只不過,想到始終要脫了衣服換新的,小姌就一咬牙,慢慢開始脫了起來。

劉銘華咬了咬嘴唇,感覺到心跳越來越快。

終於,小姌脫了自己的衣服,雖然裡面還有**,但這裡面的**已經是很薄了,小姌的性感嬌軀暴露無遺,完全徹底對劉銘華開放展現了。

劉銘華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咳嗽一聲,感覺自己鼻子痒痒,身體某個部位反應劇烈!

瀾兒看到劉銘華這樣子,就欣喜地對著劉銘華耳朵小聲道:「銘華,我還以為你是鐵石心腸不會動心呢,如果那樣,那要如何為劉家傳宗接代?這下我就放心了!」

劉銘華一愣,然後惡狠狠道:「好你個瀾兒,竟然用這種方法來試探於我?我說你為何非要讓我看小姌換衣服!」

瀾兒小聲對劉銘華說:「哎,你也不能怪我試探啊,我們兩個在雪山上朝夕相處多少日子?而且還睡在一張……大床上,我都沒有見你如何……你說,難道我不應該擔心你的身體么?能不想辦法試探你?」

劉銘華咬牙切齒道:「大小姐,這個就不勞你擔心了!我劉銘華,上陣殺敵不怕幾十個敵人!在那個方面,我同樣可以對付幾十個美女!」

「什麼?幾十個美女?」瀾兒被劉銘華的話震驚了!不過她可是少女,也不好意思和劉銘華探討這個問題。

這時,小姌已經開始穿瀾兒給她的新衣服了。

一開始,小姌還有點緊張。但是看到劉銘華火熱的目光之後,小姌心裡反而有一種自豪了。她早就準備生生世世做劉銘華的女人,現在劉銘華表示出了對她的欣賞,小姌心裡豈能不高興?再者說了,女人都是喜歡新衣服的,有了這麼好的新衣服,小姌也慢慢忘記了羞澀,因此她穿新衣服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公子,瀾兒姐姐,我穿好了,你們看看……如何」小姌現在扭扭捏捏,有點不安。

瀾兒不斷點頭道:「甚好甚好,這衣服小姌穿起來比我穿著要好看。這衣服有點艷,不配我,倒是配小姌啊!」

劉銘華也點頭道:「不錯,真是不錯。不過,我突然想起,我有一種新衣服樣式不錯,就是過於暴露,但以後設計出來可以在家裡穿。」

瀾兒驚訝道:「銘華,莫非你還會設計服裝?」

劉銘華道:「我只是見到過那種服裝,樣式我可以畫出來。但是要說設計服裝?我不是特別精通。」

瀾兒奇道:「銘華,感覺你說的那一種服裝一定非常美吧?會不會是天上仙女的衣服呢?」

劉銘華給了瀾兒一個白眼道:「誰看到過天上仙女穿什麼服裝?」

瀾兒嘿嘿一笑,又對小姌道:「好了小姌,這一件不錯,剩下的你也試穿一下吧!」

豪門:契約小新娘 「好的公子、瀾兒姐姐……」現在的小姌早已忘記了羞澀,開始不斷換衣服。

這期間的過程,自然是無比那啥啊!讓劉銘華好好飽了一下眼福。

這時,瀾兒道:「嗯,外衣試好了,接下來還有**,你也試試!」

「啊?」劉銘華和小姌再次驚叫起來。**啊,那就是女性的**!要試這個,小姌必須是完全真空,這個尺度可就大了。

劉銘華站起來有點惱怒道:「這個我可不看,打死我也不看!」

瀾兒捂著嘴一笑說道:「銘華,小姌,你們想什麼呢?這**,你就是套在外面看看就好!」

「哦,原來是這樣?」劉銘華和小姌大大鬆了一口氣。不過與此同時,他們兩個心裡又都有一點失落。

瀾兒這時拿出一件**道:「這個可是大唐最輕薄的**了,堪稱薄如蟬翼!」

瀾兒說完,打開了一件透明的紗衣。

「老天?這……這是什麼?難道這就是傳說『素紗襌衣』?」劉銘華此刻大驚!

他看到了什麼?他看到了和西漢馬王堆出土文物「素紗襌衣」一樣的一件衣服!

馬王堆的出土的那件「素紗襌衣」,重量僅為49克!除去相對厚重的衣領、衣袖、衣襟緣邊的絹,真正紗衣恐怕重量才20多克。「素紗襌衣」其質地及紡織技術完全震驚了21世紀的人,因為這樣的衣服就算在21世紀也無法仿製!

為了仿製,專家可是煞費苦心啊!仿製的第一件素紗襌衣,重量超過了80克。後來,專家找到答案--原來21世紀的蠶比千年前的要肥胖許多,吐出來的絲明顯要粗、重,所以織成的衣物重量也就重了。

接著,專家們著手研究一種特殊食料餵養蠶,控制蠶的個頭,再採用這些小巧苗條的蠶吐出的絲複製素紗襌衣,終於織成了一件49.5克的模擬素紗襌衣!這一研究,竟耗費專家們13年的心血啊!

你說,劉銘華見到這麼一件國寶級別的「素紗襌衣」,怎麼可能不震驚?

瀾兒看到劉銘華如此驚訝,就道:「銘華,怎麼了?是不是之前沒見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