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啊啊啊!」

「欻欻!歘!」

兩百多根箭矢,全部洞穿著那些小弟,從誰的弩箭里發出來的,又激射到誰的胸口上,穿胸而過,鮮血傾撒。

轉眼之間,兩百多人全部倒下,他們臉色發黑,在地上顫抖了幾下,便是中毒身亡。

三弟四弟五弟,都是驚駭的看著這一幕,來不及思考,他們三個一起上。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葉飛冷哼一聲,一人直接輕飄飄而上。

「砰砰砰!」

葉飛連續快速的擊出三掌,全部都到他們的腹部,他們丹田破碎,修為盡數毀滅。

「啊!」

三人狂噴著鮮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葉飛猛然落地,一個瀟洒的轉身,長衫一撩,單手倒負在身後,瀟洒異常。

「服不服!」

葉冷目站在他們面前,問著三人。 看到激動不已的溫璋,向來穩重的凌雲志也跟著鑽出了灌木叢,高舉雙臂,激動的高聲呼叫道:「快來人!我們在這裡!」

二人沒有呼喊多久,從遠處就「呼隆隆」的跑過來一群人,身穿各色服飾的眾人,立馬驚喜不已的將二人圍在中間,七嘴八舌的說什麼的都有。亂鬨哄的場面卻是讓溫璋、凌雲志二人熱了眼眶,紅了眼。

在溫璋激動地到處找那呼喊「溫珩」的聲音之時,忽然被一個巨力拉進一個溫暖又熟悉的懷抱,被緊緊的抱住之後,溫璋這才反應過來,抱著自己的是自己的老爹。

自從溫璋能跑能跳了之後,就很少被溫延這麼抱過了,此時被自己的父親抱著,溫璋只覺得是前所未有的安全舒適,忍不住的就像多抱一會。

溫延將溫璋緊緊的抱了一會兒之後,溫延這才將溫璋拉出懷抱,好好的打量了一番,上下打量一番之後,這才能夠確認自己真的是找到了自己的兒子。

沒等溫延看夠,溫璋就又被一個溫柔的懷抱包圍。相對於懂事後父親偶爾的懷抱,母親的懷抱幾乎在懂事之後就再也沒有感受過了,今天這個帶著馨香的溫暖的懷抱,突然就讓溫璋覺得很委屈,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感受到自己肩膀上隱隱的濕意,蘇妙娘心尖一軟,只得更加用力的緊緊的抱住他。母子二人互相依偎了一會兒,溫璋這才不好意思的退出蘇妙娘的懷抱。

蘇妙娘將溫璋小臉上眼淚用手帕溫柔的擦乾,對於兒子偶爾表現出來的軟弱,蘇妙娘選擇了用無聲的溫柔包容安撫。

凌茂鬍子拉碴一臉憔悴的拉著凌雲志上下打量,紅著眼眶,抹著眼淚,看著黑了也瘦了的凌雲志,心疼不已,父子二人相擁而泣。

在溫璋情緒稍微平靜一些之後,眾人忙七嘴八舌的問著各自關心的問題。

「還有錦山,溫家小子,還有錦山!錦山也跟你們一起呢吧?錦山還好嗎?」陳修言一看只有他們兩人,頓時著急了,趕緊出聲尋問道。

秦成成的父親秦君信艱難的擠到溫璋的面前,一向整潔的衣裳此時皺巴巴的,頭上的發冠也歪了,而秦君信此時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兩個寶貝閨女和兒子:「璋小子,我家成成跟蘭蘭有沒有跟你一起?他們現在在哪?還好嗎?有沒有受傷?」

溫璋眼眶微紅的看著眼前滿身風霜、一身疲憊、滿臉焦急、眼眶含淚的秦成成的父親秦君信,頓時心中有些難受,連抽噎幾聲之後趕忙高聲道:「秦叔,成成和蘭蘭跟我們一起呢,大家都在一起呢。叔叔嬸嬸,各位叔伯,你們別著急,我們都在一起,大家基本上都沒事兒,我現在就帶你們去找其他人。」

說完溫璋示意其他人跟著他走,然後帶著烏泱泱的一眾人向著他們的營地走去。

此時溫續才來到被一邊一個牽著手前行的溫璋跟前,出聲問道:「小三,你們大家怎麼一出來就這麼久?而且怎麼會來到小涼山深處的呢?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

聽到自家大伯一針見血的問話,溫璋紅著眼睛點頭,低聲交代:「確實是出了一些事兒,具體什麼事兒一兩句話解釋不清楚,馬上就到營地了,到了那裡,一看你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

溫續聽罷,便知此次幾個孩子所遇到的事兒,恐怕不是小事,想來事情怕是不簡單啊。

蘇妙娘就在一旁不住的拿眼睛打量溫璋,眼中含有千言萬語,但是此時只有一句話:「你弟弟妹妹還好嗎?」

溫璋眼神堅定的出言安撫著蘇妙娘道:「娘,你放心,弟弟妹妹都挺好的。」

聽到溫璋肯定的回答之後,蘇妙娘這才放下心來,握緊了兒子的手,一路沉默不語的跟著帶路的溫璋前行。

「看,他們就在那裡。」走了不足半盞茶的時間,溫璋突然指著林子不遠處的一處坡地處,出聲道。

人語紛紛的眾人頓時一靜,緊接著眾人紛紛向著那處奔去。

本來留下的眾人在營地處休息的好好的,該休息的休息,該整理東西的整理東西。突然就在林子里傳來一陣嘈雜之聲,幾人頓時一驚,紛紛放下手中的東西,順手將法器召喚出來,圍在秦成成二人身邊,呈圓形準備對敵。

溫續、秦君信等人衝出林子來到溫珩幾人面前時,頓時停住腳,滿臉驚詫的看向幾個神情緊張、手持法器呈應敵狀態的半大少年。

凡看到這些的眾人,心中一時不知作何感想,幾個孩子都是天資極不錯的,在家中不說是掌中寶吧,也都是在嬌寵中長大的,別說這種如驚弓之鳥般的狀態,就是偶爾修鍊時受傷,家中長輩都是心疼不已。

而此時這種狀態,雖然理性上大家都知道在修真世界,這種狀態才是最有利於他們成長的,但是眼前一幕還是深深刺痛了他們的心——這幾個孩子到底是吃了多少苦,才能向現在這樣一有風吹草動就驚慌不已。

在確定幾個孩子認出自己並且慢慢放鬆之後,眾人這才一擁而上,將幾個孩子緊緊包圍住,各找各娃。

「成成,你這是怎麼了?受傷了嗎?嚴不嚴重?快,讓爹看看!」一聲驚呼傳來,緊接著就是秦成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拒絕道:「爹爹,我沒事兒,真的,休息幾天就好了……哎哎哎,你別扒我衣服啊,這麼多人呢,好歹給我留點臉,爹爹,你住手,你快住手!咳咳咳……」

頓時人群中傳出一陣善意的鬨笑聲。

陳錦山看到自家大伯黑著臉大踏步的來到自己跟前,陳錦山立馬躺不住了,掙扎著想要坐起來。還沒等他支起上半身,就被他大伯小心的扶著躺了下去。

第一次見到五大三粗的大伯如此小心的動作,陳錦山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順著他大伯的力度慢慢躺好,這才敢偷摸的打量他大伯的臉色。

陳修言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難看,即使陳錦山修鍊不認真也都沒有此時的臉色難看。偷瞄瞄到的陳錦山頓時心驚的低下頭,有些心虛的不敢看自家大伯。

誰知陳修言將陳錦山扶著躺好之後,下個動作就是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個療傷的藥瓶,倒出兩粒丹藥之後,反手餵給陳錦山,做完這些之後,這才柔聲道:「錦山,你告訴我,是誰傷了你?」

陳錦山眼眶頓時濕潤了,他緊抿著嘴角看著陳修言,連連搖頭,喉頭一陣上下滑動,好一會兒這才沙啞道:「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他們身著黑衣,將自己從頭包到腳,一絲一毫的特點都沒有,不知為何,很是突然的就襲擊我們。」

陳錦山猶疑再三還是決定將自己吃藥的事兒給陳修言和盤托出,於是陳錦山眼神飄忽、磕磕巴巴的對陳修言道:「大伯,還有一事,我……我將我爹娘留給我的強行提升修為的丹藥給吃了……」

陳修言聞言眼睛猛地瞪大,瞳孔微微收縮,嘴角一陣抽動,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病弱的少年。一陣沉默之後才確認般的再次問道:「就是你爹娘留給你的,讓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可使用的副作用很大的,那枚丹藥?」

陳錦山一雙白皙修長的手緊緊揪著蓋在自己身上的單子,微微低垂著頭,緊緊抿著嘴角,眼神下意識的往一邊撇去,一副做錯事的心虛的樣子,即使不敢直視陳修言,但是陳錦山還是肯定的點點頭。

陳修言一時無言,看著虛弱的躺在簡易搭建出來的床鋪上的親侄子,陳修言一時之間難以接受——自家弟弟臨死前親手交到自己手上的天資極佳、健康活潑的親侄子,此時卻是虛弱不已的躺在那裡,即使是起來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

陳修言難受的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只恨自己平時對陳錦山關心不夠,早知道就多給準備一些防禦或者防身的法器,也總比到了危急關頭只能靠吃這種幾近禁藥的丹藥保命的好。

看到忐忑的望著自己的陳錦山,陳修言用力的抹了一把臉,深深呼出了一口氣,勉強將情緒控制好了這才道:「錦山,別擔心,都會好起來的,大伯會不計一切後果的找方法讓你好起來!」

「即使你走不了了,或者今後都只能躺在床上了,大伯也會想辦法治好你!即使治不好也不要擔心,一切有大伯,大伯養你一輩子,如果大伯沒了,就讓你那哥哥姐姐們負責你的下半生!還有,那些傷害你的人,大伯一定會找到他們,大伯會幫你報仇的。」

本來聽到陳修言剛開始的話,還感動的熱淚盈眶的陳錦山,越聽越覺得他家大伯說的話有些不對勁,什麼叫「即使走不了了,只能躺在床上」?什麼叫「大伯養你一輩子」?聽得陳錦山一腦門的黑線,他想,再也不能再任由自家大伯自由發揮下去了,說不準,再自由發揮下去,估計自己馬上就要死了呢!

陳錦山連忙出聲打斷陳修言:「大伯,大伯,你聽我說。沒有那麼嚴重,只不過是靈根受損,今後修鍊起來可能費勁一些。」陳錦山本來還想著將溫珩有辦法恢復自己靈根的事兒一起說了,好讓自己大伯放心的,但是轉念一想,周圍這麼多人,人多眼雜的,還是不要給溫珩招惹麻煩的好。因此,陳錦山將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咽了下去。

本來準備長篇大論的陳修言立馬停住了話頭,在聽到陳錦山說,情況並沒有這麼嚴重之後,頓時覺得修鍊慢點好像也沒有什麼了。

最起碼沒有傷到身體,還能夠修鍊不是,至於修鍊慢點,不怕,自己今後多多努力,多給侄子搜羅一些有助於修鍊的靈丹妙藥就好了。只要人還活著,只要人還能站起來就好。

陳修言一向樂觀的想著。 龍天宇悄悄的打開大門,在進入大廳后又靜靜的合上了房門。

收斂氣息,安靜、快速來到通道的另一側入口,龍天宇便對著死神暴君的腦袋開了一槍。

死神暴君作為格雷格不計成本製作的.W,其力量、速度、防禦以及恢復都不是龍天宇之前對付的T001以及T002能夠比的。

武士之刃槍口噴出火舌,九毫米子彈以接近音速擊出,下一瞬死神暴君的後腦勺上就冒出了一朵血花。

「吼——!」

感受到自己腦袋後傳來的疼痛,死神暴君轉過身子對著罪魁禍首怒吼著衝去。

子彈只不過是嵌入了死神暴君的表皮,根本沒有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短短數秒,在死神暴君強大的恢復力下,已經不成樣子的銅製子彈便被其擠出體外。

武士之刃作為貝雷塔M92F的改裝手槍,其擁有優秀的射擊速度以及精準度,可惜攻擊力的不足是龍天宇唯一不滿的地方。

不過這一次龍天宇的目的也不是要消滅死神暴君,而是吸引他的注意力罷了。

作為目前龍天宇見過的最強暴君,龍天宇沒有自信在不使用投影魔術的前提下消滅對方。

看見對方向自己怒吼著衝來,龍天宇當即打開大門進入了通道之中。

進入通道龍天宇沒有多做停留,立馬向著和眾人約定的地點跑去。

「轟!!!」

大約跑出十米左右,龍天宇背後就傳來了巨大的響聲,大量木屑飛出,附著在龍天宇的..S制服上。

「咚、咚、咚……」

背後傳來了急促且沉重的腳步聲,並且龍天宇能夠感覺的死神暴君距離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

沒有時間轉頭查看兩者之間的距離,龍天宇被褲子覆蓋的雙腿上爬滿了瑩綠色如同電路圖一般的光線,內力不要錢一般的灌入雙腿經脈之中。

強化魔術、輕身魔術以及基礎輕功運轉到極致,一瞬間龍天宇便竄了出去拉開了和死神暴君的距離。

感受到後頸處傳來的涼意,龍天宇的不由得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這一段事情說起來長其實都只發生在短短數秒之間,通道入口距離電線所在的拐角有著兩個走廊大約四五十米的距離,當龍天宇成功躲過死神暴君的攻擊后,龍天宇直接對著眼前的木門開槍,將其門鎖打壞。

一路暴力破門,龍天宇始終和死神暴君保持著大約十米的距離。

來到電線所在的拐角前,沒有任何猶豫,龍天宇直接一個加速便消失在了通道盡頭。

快速來到嚴陣以待的瑞塔等人身旁,龍天宇右手拿起霰彈槍,左手拿著突擊步槍死死的盯著拐角處。

「咚、咚、咚……」

低沉且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下一秒,兩米高的黑色人形怪物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開火!」

龍天宇大喊一聲,隨後辛迪、瑞塔以及喬治紛紛抬起手中武器,瘋狂的向其射擊。

龍天宇也是拿著突擊步槍直突突,略帶綠色的槍口火焰不斷噴出,朝著死神暴君那被金屬保護的心臟射去。

死神暴君當然也不是只會挨打,他一隻爪子護住腦袋,另一隻爪子高高舉起向著眾人衝來。

「叮、叮、叮、啪——!」連綿不斷的槍聲中混入了金屬斷裂的聲音。

由於胸前保護弱點的護甲被龍天宇擊斷,死神暴君前進的速度不由得減緩了下來,其高高舉起的利爪也護在胸前。

「就是現在!大衛!」看見貼在死神暴君肩膀上的電線,龍天宇對著一旁的大衛金喊道。

「收到!」下一瞬,大衛毫不猶豫的按下了身前的按鈕。

「噼啪!」銀白色的電火花出現,死神暴君的身體頓時一僵,隨後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你們快去電梯那裡,區區電擊根本不可能讓暴君失去意識多久。」龍天宇對著眾人說道,隨後立馬跑到死神暴君身邊,然後取下了對方脖子上的血液提取裝置。

「吼!」當龍天宇取下裝置並且快速趕上眾人進入電梯后,一陣憤怒的吼聲傳來。

這時間連半分鐘都沒到,雖然龍天宇也想過趁他病要他命,可惜死神暴君是胸口朝地,再加上龍天宇無法確定對方到底什麼時候會蘇醒,所以只能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來到地下二層,龍天宇等人打算在這裡等待凱文幾人取得P-培基,然後一起去三樓的實驗室之中。

沒有令龍天宇幾人久等,大約五分鐘后,凱文幾人就來到了電梯門口,與龍天宇幾人匯合。

「龍,你們怎麼在這兒?」凱文手裡拿著一個密封罐,疑惑的對著眾人說道。

「浣熊市大學的一樓大廳有一隻.W,它太強了,我們好不容易逃了過來。

你已經取得P-培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